范文阅读网

第054章 信王府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盏茶的工夫儿不到,王三一脸恭敬的双手捧着人皮面具,呈到贺如龙眼前。

    “怎么使用?”声音冷酷,不容拒绝。

    “公子,这东西......”王三讲的很细致,低眉顺眼,似乎接受了自己弟弟被杀的命运。

    贺如龙接过面具,按照他话中所说,一一做好,戴在脸上。

    随手将屋内铜镜拿到眼前,看了看。

    “还不错,你果然没有骗我。这是五百两银子,拿好了。”贺如龙从空间中拿出五百两白银,放在桌上。

    王三眼中大喜,没想到面前的公子哥,看起来不好惹,却是个蠢货。

    不仅放了他,还给他银钱。

    双手捧住银两,脸上笑开了花。

    贺如龙微微一笑,右掌泛起银芒,单手击在了王三的头颅上。

    他连哼都没哼,闷头栽倒在地。

    “蠢货。”贺如龙怎么可能让他活着?

    先不说杀了他弟弟,其本性贪婪,以后整不好还有什么幺蛾子事儿。

    那个老鸨子也是,将这种人带到他身边,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心。

    可惜自己并没有从他们兄弟二人的对话中得知,老鸨子到底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否则他不介意,手上再多出一条人命。

    贺如龙离开时,没有将桌上的五百两银子取回。他既然说了要给王三五百两,那么一分都不会少。

    相信如果他的好友来探访,发现银子和尸体,会帮助自己处理的干干净净。

    毕竟五百两银子,够逍遥快活几年了。

    午夜,王府外静悄悄的。

    唯有打更人的吆喝声,显得如此刺耳。

    贺如龙一席黑袍,潜入信王府邸。

    沿途巡逻的守卫,被他轻巧的避开,一路畅通无阻来到后殿,信王就寝之地。

    说起朱由检,他成年结婚后并没有去封地,也一直没有就藩。因为其兄天启帝比较喜欢他,迟迟不叫唯一的弟弟离开自己,而且天启帝一直没有子嗣,需要有近亲留在身边以备不测。

    否则的话,贺如龙说不好还需要费一番工夫儿,到达信王封底地才可以。

    可惜啊,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为了扳倒阉党,居然害得他落水重病在床。

    不由得感慨一句,造化弄人。

    信王屋内灯火通明,似乎他在和手下说着什么。

    贺如龙靠近,全力倾听。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一个男声,低沉的问道。

    “准备好了,五个月后宝船差不多可以造好。小人曾经的军中袍泽郭真,正是负责校检的郭公公。”

    “好!这一次一定要万无一失,让魏忠贤那厮失宠!”

    声音咬牙切齿,似乎对阉党恨之入骨。

    贺如龙不屑一笑,你真的是为了扳倒阉党吗?确定不是为了九五之尊的位子?

    皇家向来无情,谈父子、谈兄弟简直是鸡同鸭讲。

    听到这里,贺如龙知道该自己出场了。

    想要投靠信王,不露出点本事,怎么才能让人接纳你?

    砰!

    “谁?!”两道呵斥声,同时喊出。

    贺如龙双手推开大门,身着黑袍走进屋内。

    “在下白鬼,特来投靠信王。”他抱拳,弯身行了一礼。没有报出真名,只是一个化名。

    “投靠?”信王此人很年轻,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贺如龙,随后给身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

    今天他们二人谈论的事情,骇人惊闻。

    别看他是当今皇帝的弟弟,若是传了出去,恐怕一样会掉脑袋。

    那太监,才不管你是谁,他们眼中只有督主魏忠贤!!

    信王主仆二人打量贺如龙的时候,贺如龙也在打量他们二人。

    眼前站着那人,腰间挎着一把刀,其刀身修长形似禾苗,应该是苗刀。苗刀是一种双手长刀,刀身修长,兼有刀、枪两种兵器的特点,有着身摧刀往,势如破竹的说法。

    男性,身穿锦衣卫千户长袍,又使苗刀,不是陆文昭还能是谁呢?

    诤!

    “阁下夜闯信王府,按照规矩,是不是该留下点什么?”陆文昭缓缓拔出腰间苗刀,面色冷峻说道。

    贺如龙摇了摇头,道:“你说笑了,我不是夜闯信王府,而是前来投靠信王的。魏忠贤把持锦衣卫,东缉事厂,凡是不从者,皆下诏狱。搞得昏官当道,民不聊生。东边又有鞑子虎视眈眈,再不变天,恐怕我大明就要亡了。”

    “住口,一派胡言!”陆文昭大喝,脚下用劲,飞速奔向贺如龙。

    同时单手挥刀,向其头颅砍去。左手一摆,狠狠按在刀后,加强攻击威力。

    倭刀术——掌破刀势!!

    当真有一股身摧刀往,势如破竹的气势。

    贺如龙早在潜入王府之时,便已经将寒月刀挂在腰间。

    他眼中精芒一闪,右手握住刀柄,刹那间整个屋内,寒气迫人。

    诤!

    一抹刀光浮现,在屋外月亮的衬托下,显得煞是美艳动人。

    斩将刀法——横断沟渠!!

    叮!!

    二刀相撞,陆文昭苗刀当即被击开,破了个一干二净。

    紧接着贺如龙反手一刀,一式勒马扬威使出!

    以下击上,令人猝不及防。

    陆文昭双眼一瞪,急忙按下刀柄,挡住那开膛破肚的一刀。

    随后借力转身,乘势回攻猛刺贺如龙,施展反击。

    这一式刀招,乃是倭刀术中的回刺刀势,曾经死在他这一击下的好手,不计其数!!

    谁知,贺如龙还是那一刀,依旧是一抹刀光浮现,然后陆文昭的苗刀被破。

    ‘你奶奶的!!’

    侥是以陆文昭中年混迹官场的心性,心里都忍不住骂了一句。

    接连两刀,被人一刀逼开,还有比这更郁闷的事情吗?

    “好了,文昭,不要再打了。”信王终于开口说话,喝退陆文昭。

    见此,他只能无奈退开。

    人家才是主子,他不过是个奴才罢了。

    “你叫白鬼是吧?说吧,想要什么?”

    贺如龙笑了笑,道:“锦衣卫千户!”

    “不可能!”信王脸色一变,锦衣卫千户,说起来简单。

    但是不要忘记,现在把持两大机构的是魏忠贤!!

    他一个皇帝的弟弟,算是个什么东西,胆敢随意安插人手进入锦衣卫,而且还是个千户的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