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058章 施主高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贺如龙暗暗催动银像功,银芒隐匿,并没有表现出异于常人之处。

    只有将功法催发至极限,才有异象产生。

    挽了一个刀花,寒月刀护在胸前,对面前十八铜人道:“开始吧,让白某人见识见识,少林寺十八铜人阵。究竟是否有传说中,那么厉害!”

    话音落下,十八人闪转腾挪,顷刻间将贺如龙围住,水泄不通!!

    观战的胡明远等人,手心出了一把汗。

    自家百户大人若是败了,今天的消息必然会传出去,到时可就丢脸了。

    而且他们现在已经打上了贺如龙的标签,想要转投其他百户,何止一个难字。

    咄!

    空气爆开,十八柄铜棍,从四面八方击打而来。

    当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诤!

    寒气降临,侥是以铜人横练功夫,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刀芒璀璨,十八根铜棍竟然齐齐荡开,连贺如龙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这是什么刀法?好大的煞气!”老方丈心中暗惊,想不到这锦衣卫百户看起来年轻,可是身上的煞气居然能让他侧目!!

    此人到底杀了多少人,才能累计其身煞气?

    不提老和尚心中惊疑,练功场内的十八铜人,后脊冰寒刺骨。

    仿佛下一刻,被他们围在阵中心的那人,会暴起杀人!!

    观战的锦衣卫们,齐齐后退。

    ‘太特么冷了!!’

    “大人......大人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相比于向后退去的锦衣卫,胡明远三人是欣喜的。

    贺如龙在北镇抚司的时日,一直不显山不漏水。

    别人只知道他有背景,不敢轻易得罪。

    谁能想到,人家不仅有背景,还特么有实力!

    十八铜人不愧是自小在一起修炼,他们铜棍荡开,借力一转,瞬间反击!

    眨眼间,铜棍再次袭来。

    贺如龙单手压下寒月刀,真气吞吐,刀光乍现!

    呼吸之间,上百道刀光,笼罩在他周身。

    斩将刀法——横扫千军!

    不仅可以攻敌,更可以护己。

    十八柄铜棍瞬息而至,诤诤诤!!!

    刀光散去,露出毫发无损的贺如龙。

    再看十八铜人,他们手中的铜棍皆被削断。

    从长棍变成了短棍,看着他们略微错愕的表情,一时间令人哭笑不得。

    老方丈傻眼,这特么还比试个屁呀!

    兵器都没有了,单单凭借刀锋,恐怕自小修炼硬功的十八人,眨眼的工夫儿就得一刀两断。

    “百户大人威武!”

    “百户大人威武!”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一众锦衣卫,立即齐声呼喊。

    方丈的脸色铁青,提出闯关的是他。

    现在的情况,自己必败无疑。

    不想让贺如龙进藏经阁都不行!!

    ‘唉!老衲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希望到了我佛如来处,师父他们不要怪我。’

    十八铜人看着手里的短棍,眉头紧紧皱起。

    望向贺如龙手中的寒月刀,满脸忌惮。

    他们可不会傻乎乎的认为,自己的修炼的硬功,会比手中的铜棍要硬。

    “算了,白施主,是我们败了。老衲这就领你进入藏经阁,允你一观。”方丈似乎老了十几岁,身杆仿佛弯曲下来。

    “方丈,我们不服。白施主只是凭借手中刀锋,胜之不武。”其中一个铜人踏前一步,严肃说道。

    “唉!败了就是败了,我们少林凭什么在王朝更迭之间,得以生存?凭的正是信之一字!老衲说了,只要白施主可以闯过十八铜人阵,便允许他进入藏经阁一观。而且,你们不要忘记,他是老衲我收的俗家弟子。”

    十八人神情恍惚,是呀!

    虽然方丈连法号都没有赐下,但是说到底,他是正八经的俗家弟子,少林门人。

    当然,寺内其余人不承认。

    可是不管你认不认,仪式都举行了,捏鼻子也要认!!

    “既然诸位觉得白某人是凭借手中刀锋之利,胜之不武。那么我不用刀便是,让你们心服口服!!”贺如龙随手将寒月刀掷于地面,刷的一声。

    刀入石板三寸有余,在阳光的映射下,熠熠生辉。

    “好刀!”方丈忍不住赞道,一柄宝刀,对于武者的提升,他身为少林方丈,怎会不知晓。

    同时看向贺如龙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

    虽然先前他逼迫自己,欲进藏经阁一览。但是单凭现在这一手,掷宝刀而不用,只为了让十八铜人心服口服,就不得不让人竖起一根大拇指。

    其实贺如龙真的没有那么高尚,他又不傻!

    寒月刀再怎么锋利,那也是他自己的东西!

    闯关之时,并没有不允许使用兵器。

    只是他害怕,自己进入藏经阁出来的时候,少林寺一众门人,怨气爆发。

    跟他拼个鱼死网破,那就不妙了。

    可贺如龙现在弃宝刀不用,从某种方面来说,更让人心服口服。

    即便他进入藏经阁,少林寺的和尚有诸多不满,也不会说什么。

    这就像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被害者因为犯罪者一些举动,从而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

    显然贺如龙妥妥是个“犯罪者”,少林寺则是那个无辜的“受害人”。

    “白施主,高义!”

    十八铜人这句话,差点没让贺如龙笑的散功。

    这和尚练功练傻了吧?

    说实话,成为少林的十八铜人,确实挺惨的。

    从小在山上长大,除了少室山一亩三分地,没有去过其它地方。

    每天要做的,除了练功还是练功。

    对于人情世故,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他们一生只有三件事情,一是守护少林安危,二是负责下山弟子闯关,三是老了以后,训练新的十八铜人。

    十八人围着贺如龙,缓步奔行,寻找破绽。

    贺如龙定定的站在原地,四肢头颅不时闪过一丝银芒。

    让观战的人以为,自己的眼睛因为疲劳产生了错觉。

    “喝!”一声大喝,十八人齐齐攻来!

    拳脚泛着金芒,凌厉无双。

    看的周围的锦衣卫,心中暗暗咂舌。

    这一拳倘若打在自己身上,不得立马落个筋骨崩断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