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068章 祸从天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边飞鹰几人抬着尸体,赶往明月坊。

    可刚刚进屋,就听到了一个醉醺醺的声音,在议论朝政。

    “现在皇上病重,万一有个不测,这天儿一变,魏公公前途如何,还真不好说!眼下,魏公公他就是小寡妇看花轿,干着急!督造宝船的是内官监,有人要掉脑袋喽!”

    殷澄端着酒碗,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对着自己的同僚侃侃而谈。

    随后轰笑声传出,听得沈炼面色难看。

    魏忠贤魏督主,还有皇上重病在床,那是你一个锦衣卫该议论的吗?

    不要命!

    沈炼急忙走过去,单手一甩,扫掉殷澄手中的酒碗。

    啪!!

    殷澄转头,眼神阴戾,锦衣卫小旗你也敢动弹?

    可惜他看见的是,沈炼那张冷冰冰的脸。

    眼神一变,立即起身,声音有些惧怕的说道:“大大......大人。”

    “没轻重的东西,喝醉了在这丢人现眼,滚!”沈炼说完,揪着殷澄的衣领,直接向外一甩。

    当当当!!

    踉跄几步,殷澄知道自己上官这是为了他好。

    马上低头,想要走出明月坊。

    恰巧此时,一个躲藏在阴影里的手伸出,抓住了他的肩膀。

    “殷小旗不能走!你方才说的每句话,我都记在这无常簿上了!”

    “定安!”

    “在!”

    沈炼看着凌云铠,喝问道:“他是怎么进来的?!”

    “这......,大人赎罪。凌总旗想要进来,兄弟们实在拦不住。”定安一脸忐忑,有些担忧。

    “大人,今儿是中元节,街面上的事情,够您忙活了。这边的案件,不如交给下官,如何?”凌云铠不阴不阳的笑道。

    沈炼抓着刀鞘的手一紧,看着脚步虚浮,脸色苍白的殷澄道:“好!”

    说罢,他带着人向明月坊走出。

    路过凌云铠的时候,单手抓住殷澄,向外提去。

    啪!

    “大人,殷小旗说了谤君辱臣的妖言,不能走!”

    “凌总旗呛行,我不说什么。但是殷澄你想他怎么办?”

    沈炼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活都让给你了,老子小弟你还要交官,欺人太甚!

    “既然大人都说了,我凌云铠也不是不知道规矩。这些话谅他一个小旗也想不出来,下官只想问问他,都是从哪听出来的!”

    殷澄颤颤巍巍看了一眼沈炼,声音颤抖道:“大大大......大人,高高......高抬贵手......请请......请您放过......,放过小的......”

    “想自己扛?好,凌某成全你!来人,带殷小旗去诏狱!”

    殷澄闻言,浑身一颤,脑子一片空白。

    诏狱那是什么地方?

    身为北镇抚司小旗的殷澄,无比明白,那里是地狱!!

    奴属于凌云铠的手下,立即上前,卸下他身上的官帽,官牌。

    不过在卸刀的时候,发生了意外。

    殷澄抽出手中长刀,左臂用力扣住面前的锦衣卫,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喝道:“我死都不回去诏狱!都别过来,否则我就杀了他!!”

    说完向明月坊大门退去,一人不敢上前,怕殷澄伤了自家兄弟性命。

    砰!

    挪动到门口,一脚将手中锦衣卫踹向围杀他的人,转身便逃!

    凌云铠看着逃走的殷澄,轻笑一声,心中暗道不自量力。

    这里是京城,锦衣卫南北镇府司在此,你一个小旗能逃到哪里去?

    “百户大人,刚刚殷小旗讲的时候。他笑了!他笑了!他也笑了!”凌云铠伸手虚点沈炼身后的几个锦衣卫,缓缓说道。

    “你们几个,给我追!务必要将他追回来!”

    “是!”三人抱拳回道,然后立即追出明月坊。

    事关身家性命,由不得他们不去。

    “凌总旗满意了?”沈炼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冷声说道。

    “大人,咱们也追上去吧。否则逃了殷小旗,我们几个难辞其咎啊!”话音落下,带头追人去了。

    “跟上!”沈炼说完,紧随其后。

    跟在身后的杀戮预备役们,你看看我,我瞅瞅你,各都是摇了摇头。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沈炼一个百户,会怕一个总旗。

    在京城呆了半年,锦衣卫上下级之间森严,像凌云铠这样的总旗,简直要上天!

    他们哪里知道,凌云铠的舅舅,叫做魏忠贤。

    否则单凭凌云铠呛行,沈炼几个大耳刮子下去,都是轻的!

    殷澄疯狂逃窜,身后跟着一锦衣卫。

    他不时回头望去,还能看见狞笑的凌云铠,和一脸阴沉的沈炼。

    这一次,他真的栽了!!

    正所谓祸从口出,想不到他一个当差多年的小旗,居然会死在这张臭嘴上!

    不!应该说是死在——酒碗上!!

    “殷小旗,你跑不了得!束手就擒,交代出指使你说出那番话的人,我凌云铠可以担保你,平安无事的从诏狱当中出来!”

    殷澄对此嗤之以鼻,完好无损的从诏狱出来,你特么糊弄鬼呢!

    沈炼真的很想从背后,一刀砍死凌云铠。

    这厮先是呛行,随后要送他手下小旗进诏狱,现在又想着让自己丢命,其心可诛!

    不过他不能这样做,他很少意气用事。

    边飞鹰几人在后面晃晃悠悠的跟着,他们如果想要抓住殷澄,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擒拿。

    但是这对于他们,有什么好处吗?

    答案是——没有!

    到时候不单单是得罪沈炼,自己等人也不能跟着查案了,主线任务二遥遥无期,傻子才干这事呢!

    殷澄逃窜的这条街比较繁华,周围廷阁酒肆,人影络绎不绝。

    他加快速度,蹬蹬蹬三两下,直接攀上屋顶,飞快奔逃。

    追击他的锦衣卫,有些身手灵活之辈,与他一模一样,窜上屋顶。

    有的人只能在街面上,不时抬头望一望,艰难的吊在身后。

    沈炼和凌云铠,二人身手不弱,俱是上房。

    边飞鹰几人,轻功自然不必多说,轻巧的一个挪移,瞬间飞至房顶。

    凌云铠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殷澄,手中钢刀拔出,掷向殷澄。

    刷!

    钢刀破空,殷澄察觉到身后的袭击,反身一刀击去。

    当!

    这一刀力大无穷,竟然直接将他击落地面,掉在院中!

    砰!

    正准备睡觉的贺如龙,突闻院内声响,眉头一皱,推门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