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084章 强取豪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贺如龙回府不久后,信王果然派人送来了药材。

    但是送药的人,却不是陆文昭,也不是王府的管家或者仆役,而是他的队友吴泽和丁文兴。

    “白兄,这是信王送你的药材。说是陆文昭找到沈炼后,便会通知我们三人。”丁文兴将锦盒放置于书桌上,随后在一旁坐下道。

    “我知道了。”贺如龙回道,毫不在意。

    “白兄,上一次火烧案牍库。我们二人未去,希望你不要见怪。当时吴某断了一臂,丁兄又受了内伤。就算去了,也是徒增烦恼累赘。”吴泽解释道,似乎对于火烧案牍库的任务,很是惭愧。

    二人身上未有丝毫恶意,贺如龙就当他们说的是真的了。

    “不要再提了,反正任务已经完成了。”

    “那我们二人告辞了。”

    “请。”

    贺如龙目送两人离去,摇了摇头。

    他们的心思,岂能不知?

    以后所有的任务,都寄托到自己身上了。

    相信即使贺如龙狠狠敲他们一笔功德点,二人都会捏着鼻子认下。

    不过吴泽和丁文兴的功德点,他还真看不上。

    当初乃是因为初入原始空间,所以才从丁文兴身上捞了一笔功德点。

    那个时候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哪里还能管那么多?

    可是现在不一样,做事还是留些余地的好。

    当然只是对自己人留余地,对待敌人最好的方法还是斩草除根!!

    ......

    午夜,一处寂静小院中。

    “沈炼,我们是朋友吧?”陆文昭问道。

    “朋友?大人八年前便认识郭真,你和他乃是军中同袍。你让他在皇上新造的宝船上动了手脚,然后杀了他灭口。后又命令凌云铠杀北斋,逼迫我去烧毁案牍库。

    你怕我一个人不保险,又找了一个神秘人。紧接着裴纶重伤,他后腰处有刀伤,想必是你的苗刀所伤。你说你当我是朋友?这话,你信吗?”沈炼一脸平淡,只是话音落下嘴角的疾风,让陆文昭有些恼火。

    “你本没有必要卷进来!这个北斋啊、裴纶啊什么的,你救他干什么?”

    “那你结党谋逆又算什么?”

    “沈炼,我拿你当兄弟。进去,杀了他们两个人!再将宝船监造纪要拿出来,你就能活!”说到这里,陆文昭已经是低吼了。可以见得,他对沈炼还是有些感情的。

    “你让我卖了北斋和裴纶换活路,你和阉党行事有何分别?一丘之貉,充什么硬货!”

    “你真把自己当好人了?你不清楚,自己手上沾了多少人命!”

    轰!

    贺如龙受够了二人的磨磨唧唧,直接从外面冲了进来。

    在他看来陆文昭完全是在对牛弹琴,所以他很干脆的出手了!!

    一柄明晃晃,森寒寒的宝刀,在月光照映下,显得异常凄美。

    宛如海中升明月,煞是耀眼与迷人。

    可是在这背后,隐藏的却是无尽的杀机!!

    刀芒凌冽刺骨,院内树木,俱是笼罩一层寒霜。

    贺如龙猛然出现,寒月刀狠狠劈下。

    沈炼与陆文昭乃是对立而战,呈一条直线。

    但是贺如龙的刀,并没有避开陆文昭。

    竟然打着一刀两命的算计!!

    二人一个向右扑去,一个向后疯狂暴退。

    轰隆!

    斯拉!

    巨大刀痕留于地面,周围寒霜遍布。

    屋子门窗破碎,木屑翻飞。

    “你疯了!”陆文昭起身便喝,显然被贺如龙突如其来的一刀吓到了。

    另一边沈炼已经退到屋中,由于其身法灵敏到是没有受伤。

    “沈炼,交出宝船监造纪要和绣春刀,白某人放你们归去!”贺如龙提着寒月刀,一步步向屋中走去,身上气势蒸腾而起,煞气冲天。

    陆文昭听了他的话,眉头紧皱。

    “白鬼,信王陛下的吩咐是......”

    “你不必多说!我只知道他说的是,拿回宝船监造纪要,并没有说取谁的性命!”贺如龙直接打断他的话,能不动手轻松的完成任务,谁都愿意。

    可惜回答他的是,漫天火光。

    呼!

    “哼!垂死挣扎罢了!”

    真气灌注寒月刀,丝丝寒意降临此地。

    门口的火焰,好像被压制住了。

    里面的沈炼,单手提刀,打开榻上的暗门,欲要钻入。

    “轰!”

    一声巨响,门上的火焰嗤的一声熄灭,随后爆开。

    刷!

    沈炼急忙向后躲去,咄!!

    寒月刀死死钉在暗门之上,刚刚若是他不躲,必然落得个肠穿肚烂的下场。

    两只漆黑大手,悄无声息的向沈炼头颅盖去。

    迫于无奈的他,只好使出江湖绝技,懒驴打滚。

    咕隆!

    轰!!

    木榻炸裂,直接将下面的地洞露出。

    寒月刀飞起,贺如龙转身将它握在手中,向沈炼刺去。

    一连几招,皆是沈炼被动迎敌。

    一时之间,有些焦急。

    晃眼刀光显现,森寒刀气纵横,小小的屋子,眨眼间变得七零八落,破烂不堪。

    唯有一个人影,在刀光中游刃有余。

    “你真是属泥鳅的!”贺如龙抬起右手狠狠一劈,刹那间百余道刀芒劈出,瞬间笼罩沈炼周身。“这一次,我看你怎么躲!”

    就在此时,屋顶破碎,落下一人。

    这人正是贺如龙要杀之人——边飞鹰!

    他落地之后,抬起拳头,狠狠向刀芒击出。

    轰!

    一瞬间,刀芒破碎,在合围之际一道黑影窜出。

    “又是你!一连两次破坏我的好事,真以为白某杀不了你们吗?”贺如龙低吼出声,此时此刻哪怕脾气再好的人,遇见接连破坏自己好事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呵呵,贺兄,好久不见!”边飞鹰似笑非笑,一脸你好道。

    “见你老母!”贺如龙爆了一句粗口,然后抬起手中寒月刀,向其劈去。

    这一刀他倾尽全力,体内真气犹如奔涌长江,向刀内灌注。

    随后但见,一道巨大刀芒自寒月刀中斩出。

    森寒透骨,威势无双。

    “死!!”这一声大喝,震的整座房屋摇摇欲坠。

    面对贺如龙含怒一击,边飞鹰脸都绿了。

    虽然知道他们最近做的事情,很招人恨。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被人恨到这种地步。

    上来就是杀招,屁话都不跟你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