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330章 绝世好剑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贺如龙没有深究,步惊云究竟是如何得到《圣灵剑法》的。

    只要目的能够达到,任务可以完成,他才懒得去管。

    “大师言重了,这是剑法原本。上面招式,我已悉数记下。”步惊云说着话,从怀中掏出一个类似东瀛卷轴的玩意儿,递向他。

    贺如龙伸手接过,耳边立即响起了原始之初的声音。

    【支线任务(一):刀剑笑,完成!将《傲寒六诀》、《圣灵剑法》,带回原始空间。任务完成,奖励:一千功德金光。

    (提示:请请正式杀戮者,编号:001,在回归原始空间后,提交任务所需秘籍。中途丢失,未能上缴,则视作任务失败。)】

    这东西看似是东瀛之人常用,实则是自中原传过去的。

    其实那处小岛之上,很多物品都是学自神州。

    只是后来有些改良,后世之人看见,还以为是他们自己独有的玩意儿呢!

    “我们这就启程上路吧,拜剑山庄虽然不远,但是却还要坐上一段时间的船只。”

    另一边剑贪看着在酒楼之上,相谈甚欢的二人,可谓暴跳如雷。

    说来也是,人家这边刚刚跪地,给你狠狠磕了三个响头。

    地面上铺筑的青石板,都要叩碎。

    谁承想你竟理也不理,恐怕是个人心中都会产生不忿。

    “刷!”

    剑贪身体宛如柳絮一般,轻若无物的飘到了酒楼之上。

    两条如剑般的胡须,止不住的跳动,可见他心中此时的愤怒。

    “轻功不错,只是所学剑法太多,导致唯杂而不纯。遇见一般武者,杀之如屠狗。可是一旦碰见真正的高手,你连三招都走不过。”

    贺如龙看着两眼怒火喷涌的剑贪,毫不在意的评价道。

    “你?!”

    剑贪将视线转移至步惊云身旁的大和尚,顿时感觉一阵血腥刺鼻的气息,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在贺如龙身后别着的八杀刀,只露出一角。

    但是那上面散发的煞气,着实骇人。

    ‘高手!且叫老子试上一试,看看此人的实力。’

    剑贪所学虽然甚杂,可也称得上一句江湖一流高手。

    到了他这般境地,耳聪目明自然不在话下。

    先前二人交谈,他亦是听得一清二楚。

    尤其是拜剑山庄四个字,令其颇感兴趣。

    剑贪这一次自塞外来临中原,正是因为其师兄剑魔,说拜剑山庄即将有一柄绝世好剑出世。

    现在看来,面前的和尚应该也是为此。

    所以二人属于敌人!

    如此倒不如趁机出手,好好探探贺如龙的底细。

    这样的话,在拜剑山庄争夺绝世好剑中,才有优势。

    想及此处,剑贪两条胡须倏地如剑般直刺。

    上面裹挟浑厚真气,当真是锋锐无双。

    普通武者遇见这等怪异的招式,恐怕今日便要栽了。

    可惜贺如龙不闪不避,只是看着剑贪的双眼中,闪烁着名为不屑的神色。

    ‘这种目光,好让人火大啊!’

    “叮!”“叮!”

    两条好似利剑的胡须,猛地刺在贺如龙胸膛之上,发出金铁交鸣之音。

    “这?!”

    还不待他惊讶,贺如龙随手打出一拳。

    速度快若奔雷,气劲直扑面门。

    欲要闪避,可他突然发现,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轻功,居然躲不开!

    “轰!”

    一道人影自酒楼,宛如炮弹一般射出,撞入对面的高楼。

    “咳咳......”剑贪胸骨断裂,五内俱焚。简简单单的一记直拳,就让自己身受重伤,什么时候中原武林,出了如此厉害的高手?

    其实他并不知道,神州高手很多,变态更是层出不穷。

    似剑贪这种实力的家伙,充其量只能做个高级炮灰。

    “要不是看在你还有点用处的份上,今日就杀了你。”贺如龙对于他,没有什么好感,更谈不上恶感。

    只是突然对自己出手,实在让人不爽。

    可惜想要铸造绝世好剑的元神,非贪嗔痴三毒血不可。

    “惊云,我们走吧!”

    贺如龙话音落下,纵身一跃,已经跳到了酒楼之下。

    步惊云见此,只好跟上。

    二人来到码头之时,已经日落西山。

    “船家,拜剑山庄。”说罢丢了一块碎银子过去,船夫接过,眉开眼笑。如此阔绰客官,几年都不见一回。看来今日,要卖力尽早赶到那座小岛了!

    “好嘞!”

    船夫正要泛舟,贺如龙眉头一皱,大手伸出搭在他的肩膀上,身影好似鬼魅,于空中留下道道残影,落在岸边。

    “轰!!”

    二人刚刚落地,小舟猛然间变得千疮百孔,破烂不堪。

    “这......这是......,我的船呦!”船夫上一秒还沉浸在喜悦当中,下一秒立即变得如丧考妣。

    吃饭的家伙没了,以后一家老小可怎么活啊!

    “无妨,事后贫僧会赔偿你的。”

    贺如龙虽然有时候,狠起来不像是个人。

    但他分的很清楚,江湖是江湖,百姓是百姓。

    纵然自己可以拍拍屁股,转身走人。

    可是船夫一家今后,恐怕就要举步维艰了。

    银子对他来说,那和石头没啥区别。

    举手之劳,他并不介意。

    况且这也是他惹出来的麻烦,当然要擦一擦屁股。

    不过若是遇见贺如龙自己都不能搞定的事情,估计这厮会毫不犹豫的转身就逃。

    至于救人,对不起。

    贫僧觉得还是自己的性命,比较值得珍惜。

    “噗!”“噗!”

    水面炸裂,几十位身穿黑衣的剑客,自河水中跃出。

    不待贺如龙动手,这群人到是先下手了。

    背后利剑拔出,飞射岸上三人。

    仔细看去,每一柄长剑后头,都拴着一根绳索。

    他们动作整齐划一,看样子是某个势力培养出来的。

    “真是多事之秋!酒楼遇见捕神和剑贪,莫名其妙的打了一场。莫非现在的江湖人,都以为贫僧转性了?”贺如龙此时此刻,心中恼火。

    他僧袍一摆,施展空间撕裂,一瞬间冲入剑客们的阵型当中。

    “不好!”

    一声惊呼过后,贺如龙双拳挥舞。

    一龙一虎,如影随形。

    螺旋之力击打在剑客们的身上,让人惊骇欲绝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他们猛然间卷成一团,如同麻花。

    骨骼混合着血肉,惨不忍睹。

    码头之上,瞬息之间漂浮出浓重的血腥味。

    船夫哪里见过如此恐怖景象?

    他立即跪地干呕,恨不得把自己的肠子都吐出来。

    几个呼吸工夫儿,黑衣剑客全灭。

    “好身手!不愧是闻名已久的血僧悟道,只是我傲天今日不是来找你的麻烦。步惊云,你斗胆坏我婚事,可知罪?”黑夜中,一队人马出现。

    为首者身披红色斗篷,上面绣着各种图案。

    远处看去,像是个大花袍。

    配着一张小白脸,令人止不住的厌恶。

    贺如龙顿时知道,原来自己遭了无妄之灾,又是步惊云惹出来的乱子。

    他这人真是有毒!

    “据说你当时,使得一手精妙剑法,瞬杀十余位江湖好手。今天本少爷也不欺负你,便以剑破剑!”傲天这话听起来很大度,只是贺如龙却翻了翻白眼。

    这厮绝对是个蠢货中的蠢货,他要是真的大度,怎么可能在河中埋伏剑客?

    不过是因为看自己在场,人海战术无用罢了。

    话虽然说的漂亮,但明智之举,应该是隐藏不出,或是直接退走。

    哪怕被他发现了,直接下令让人断后。

    现在不敢一拥而上,便表明了傲天害怕自己。

    那么既然你明知不敌,不特么跑路,在这里装逼是几个意思?

    莫非是觉得,贫僧不敢杀了你!

    还别说,贺如龙今天饶了两个人的性命,对于傲天升起的杀心,一时之间并未压制。

    “长离剑!”

    傲天话音落下,身旁一个剑仆立即对敌,背后长剑出鞘。

    “诤!”

    剑身笔直,于月下泛起阵阵寒芒,绝对是一并不可多得的宝剑。

    傲天手握长离剑,脚下一动,突然化作一道旋风,向步惊云掠去。

    贺如龙眼中泛起一抹杀机,而这抹杀机正好被他的手下们捕捉。

    按照道理来说,一般的江湖高手,或是老人,都很爱惜自己的面子。

    在傲天点名指出,他是来找步惊云麻烦的。

    贺如龙若是爱惜面皮,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即使他心中对于那几十位剑客的偷袭,非常恼火。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由于他本人,许多年并未在江湖卷动风云。

    固然中原各大门派,依旧留有他的传说,可对于那些后起之秀,威慑力并不大。

    如果今日换成经历过贺如龙那个年代厮杀的老一辈武者,定然是掉头就跑,哪里还会像傲天似得,罗里吧嗦说了一堆废话。

    “少爷!快回来!”

    傲天既然敢出拜见山庄,自然带出了个中好手。

    “诤!”“诤!”

    几声长剑嗡鸣,四道人影如惊雷般窜出,目标正是贺如龙。

    “萤火岂敢和皓月争辉?”

    一道冰冷的声音乍起,如同万古寒冰,冻煞人心。

    四位剑仆尚未和贺如龙交手,心却凉了半截。

    空中接连闪过四道残影,打算救下自家少爷的剑仆,顿时化作无头尸体,无力的自空中跌落地面。

    “砰!”“砰!”

    “什么?!”傲天眼角余光捕捉到这一幕,可谓是惊骇欲绝。

    悟道和尚实力高强,他知道。

    可是那四位剑仆,放在江湖上足以力敌一流高手。

    但转眼间俱是被人扭下头颅,和尚你未免太特么凶残了吧!

    这个时候什么美人、婚礼、报仇,全部被傲天抛之脑后。

    他整个人化作的旋风,突兀偏离了步惊云的方向,欲要逃跑。

    “想跑?刚刚有机会安然退去,现在你真的没有生机了!”

    贺如龙的话,令傲天亡魂大冒。

    这摆明了是告诉他,老子今天要杀你!

    “轰!”

    随手红出一道罡气,瞬间击中傲天。

    旋风散去,露出了嘴角溢血的他。

    “你不能杀我!我师父是剑魔,你若是杀了我,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傲天此时心中后悔,早知道悟道和尚不要脸,他就不跑出来报仇了。

    其实这是不可能的,傲天从小便是拜剑山庄的少庄主,又有剑魔悉心教导,为人倨傲。

    而且自古以来,就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说。

    固然步惊云没有抢走他的新娘,可问题是步惊云帮助别人夺走了他的老婆。

    胸中傲气凌然的傲天,倘若不来报仇,那就不是他了。

    “嘿嘿,小子。你又犯了一个错误!贫僧自行走江湖以来,从不接受人的威胁。假如你跪地磕头,说不得还有一线生机。所以你就安安心心的上路吧!贫僧会为你念经超度,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傲天闻言,泪涕齐流。

    十八年后我能知道自己是谁吗?

    不待贺如龙出手夺命,傲天一咬牙,直接跪地哐哐哐,连磕三个响头。

    顿时,码头上变得寂静无声。

    贺如龙惊讶傲天的举动,自己说磕头求饶,你还真磕啊!

    至于拜剑山庄的人马,则是惊愕。

    少庄主居然丢掉了往日的傲气,毫无骨气的跪地求饶。

    要知道这种举动,简直和杀了他没什么两样。

    傲天心中宛如刀刮,可是他明白,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活着才有可能报仇!

    悟道和尚要去拜剑山庄,骤时他一定要让师傅剑魔,活生生剐了面前的和尚,以报今日羞辱。

    感受着自傲天那里传来的恨意和杀意,贺如龙笑了。

    放过捕神和剑贪,其中自有二人对他,并未产生仇恨的原由。

    捕神是为了坚守心中的正义,他仅仅只是想缉拿贺如龙归案罢了。

    剑贪则是为了试探一二,杀招亦是未出手。

    先不说傲天因为偷袭,给他的第一印象很糟糕。

    贺如龙的准则一向是,对于那些想要杀他的人,一个不留!

    即便知晓敌人的未来,不能有什么大成就,可谁知道中途万一有什么奇遇呢?

    到时候自己岂不是要坐蜡!

    “还好贫僧说的是,只能留有一线生机。傲天,你的生机被心中杀意扑灭了。”

    闻言,傲天抬头欲要争辩。他知道逃是逃不了的,唯有说动悟道和尚,才能活命。

    胸中言辞尚未出口,却不想一直白嫩的大手,狠狠扣在了他的面门之上。

    “少庄主!”

    “惊云,一个不留,明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