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一百零四章 卓越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两个楼距离不远,且对方声音很大,罗修立刻就听出这人是谁了。他暗暗道了一声“不好”。赶紧冲出房间。

    薛晴见势不妙,也赶紧跟了出去。

    与此同时,那边一楼的门已经开了,从里面走出了披着深色外套的小,她应该是刚刚被惊醒,衣衫不整,上衣的吊带松松垮垮,虽然用外套紧捂着,可那丰满的规模还是微微露出了一片雪白。

    砸门的男人倒是没有多看,身后的几个男人目光狎昵,其中一个打着耳钉的男人冷笑道:“长得不错、身材也不错,要不这样,赌债肉偿吧,老鬼!”

    “我看行!看这意思,没准还是个雏儿,这样吧,陪我们兄弟玩一晚上,就把你欠我们的债消了,怎么样?”

    这男人先是一愣,思忖了片刻之后道:“也好。”

    小怒了:“什么也好,你把我当什么了?我的命运就这么被你摆布了吗?”

    男人咬牙切齿:“要不怎样?你个死丫头,我是你爸爸,我把你养大,我有权管你!你给老子还债也是天经地义!”

    打耳钉的男人走过去,一只咸猪手拉住了小雪白的手腕:“哎呦,皮肤还挺光滑的,啧啧,大腿也挺长,这要是架在肩膀上,还不得爽死,哥几个别愣着,捂住她的嘴,别让她喊出来,咱们跟她好好玩玩去!”

    耳钉男应该是这几个人的头头,他一说完,这几人如同饿虎扑食一般冲过去,一个拿出了手绢捂住了她的嘴,另几个人则把她抱起。

    小拼命抵抗,有力的双腿照着一个男人的脸上踢去,正中面门,差点把这男人踢晕。

    这男人恼羞成怒,抡圆了胳膊就要甩给她大嘴巴:“艹,臭娘们,你还敢发飙!找死啊!”

    然而,话音未落,他的手就在半空中停滞,一只有力的手如同老虎钳子一般捏住了他的手腕,只是略微发力,就让他守不住了,嗷嗷惨叫!

    这几人一看来有人乱入,赶紧放下小,齐齐围住了来人,耳钉男是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水果刀,晃了晃,指着他,厉声道:“你特么谁啊,找事是吧,活腻味了?”

    对付这种人,罗修根本没二话,步冲过去,速度如闪电,等到耳钉男反应而来的时候,他已经被一记力度不轻不重的肘击打在小腹,呼吸困难的倒地,岔气了。

    可是,这还不算完,罗修的眼前,各有一个男人冲将过来,而且纷纷朝着他祭出了一拳!

    然而,他却不慌不忙,直到这两拳临近的时候,这才左右开弓用拳头回击!

    一时间,拳头相碰,这两个人只感觉自己的手臂一阵剧痛,胳膊已然脱臼!

    后一个混混绕到了罗修的身后,手里握着一把尖刀,奔着罗修的身后捅来。

    然而,还没近身,只听见“噗通”一声,他已经摔倒在地,再一看身后,薛晴已经伸出了一条笔直姓感的雪腿,将其绊倒。这厮也惨,脑门先着地,两颗门牙当场被磕掉!

    那个砸门的中年男子刚想脚底抹油,就被罗修一把抓住肩膀,冷冷道:“罪魁祸首,国都解放了,哪跑?”

    罗修只是微微发力,对于这男人来说就如同千斤力量落在肩膀上,让他一动也不能动。

    这男人气得面红耳赤,怒骂道:“又是你搅局,你特么和我闺女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总管闲事?”

    “这几个货是谁,你又来找小什么麻烦,说!”罗修没回应他的问题,反而加用力的按住了他的肩膀,反问道。

    这男人被罗修按的一阵剧痛,顿时不吭声了。

    薛晴走到了小的面前,一把揽住了她的肩膀,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小的嘴角微微颤抖,刚说了一个“姐”字,就发现自己声音发颤,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这才说道:“他肯定又欠了赌债,找我还呢,我不肯,这些人就想赌债肉偿,想把我强-歼……”

    薛晴听得火大,指着那中年男人骂道:“你还是人吗?简直畜生!她好歹是你女儿啊!”

    这中年男人不敢废话,只能老老实实听着。

    可是,耳钉男却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一手捂着小腹,一手指着罗修:“这没你事,你管我们卓越赌场的闲事,不知道我们的来头有大吗?”

    罗修冷笑道:“听你口音,是东州人吧?”

    “没错,我们大老板是天州大名鼎鼎的卓越哥,你惹得起吗?”对方一提及自己的后台老板,立刻活灵活现,摇头摆尾。

    东州距离天州很近,是人口大省,东州打手下手黑、出手重,不计后果,所以在发达的天州市,很多有“背景”的老板喜欢雇佣东州打手,这一点倒是不让人感觉意外。

    只不过,罗修听到“卓越哥”这个名头的时候,总觉得十分耳熟。

    但是,这又如何?

    罗修一把推开了中年男子,走过去和耳钉男直面,按住了耳钉男的肩膀,和他四目相对。

    这一刻,耳钉男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这个男人有杀气,杀气不仅是从眼睛里散发出来,身上也带着一股令人畏惧的气息。这男人,什么来头?

    “听好了,这男人是她继父,可是女孩的亲妈去世了,两个人没什么关系了,以后别来找这女孩子麻烦!有什么烂账破账,算在这男人身上!要不然,来一次,我弄你们一次,不信就试试!”

    小生怕这些人曰后找罗修麻烦,急忙道:“哥哥,你别管了,我没事……”

    “可、可是,他欠我们赌场的钱……”

    “他是他,这女孩是这女孩,两码事,他卖房卖血卖菊花还债,他天经地义,跟这女孩没关系!”

    耳钉男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可仍旧在装腔作势:“哥们,你、你得罪我、我们赌场,不会有好、好果子吃的!”

    “那就试试看吧!”罗修扭过头,朝着小走去,“对了,这哥几个的医药算在这老鬼身上!”

    耳钉男不敢再招惹罗修了,毕竟眨眼之间罗修就灭了三人,而且看上去游刃有余,根本没拿出真功夫,要是玩真的,他们今天能不能身而退还要另说!

    于是,他赶紧搀扶起自己的属下,又一把揪住了中年男人的头发,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

    “没事吧,小?”罗修走到了她的面前。

    小连忙摆手:“我没事,可是你们,你们真的不该招惹这些人,这些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

    薛晴却陷入了沉思:“卓越哥……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在哪听过似的?”

    “诶,晴女王,难道您过去也混过?”罗修调侃道。

    “混你大爷!少惹老娘生气!”薛晴没好气道,“想想小该怎么办吧,她肯定是住不了这里了,这帮家伙算是盯上她了!”

    罗修也知道,这群赌场的打手不可能只听罗修的一面之词就放过小,如果她那继父还不了债,他们还是会找上门来的,这是自己在,能帮助小,万一自己和薛晴不在,那该当如何?

    “小,现在你还是和女伴一起住吗?”薛晴问道。

    “没有,其实昨天,他们已经来过一次了,女伴被吓坏了,昨天就搬走了……”

    “这样啊,要不,你先暂时搬过来跟我住吧?”

    “这个,不太好吧,我的生物钟和你们的不太一样,我……”

    “这有什么不一样,我们不也是晚上折腾,白天睡觉吗?”

    小仍旧面露难色:“还是不打扰了,大不了我搬走好了。”

    “你怎么这么怕他们啊!”

    “我……”小尴尬的说不出话了。

    “晴妞,别为难她了。”罗修从口袋里拿出了电话,“这样,你们先回家,随时保持联络,我出去一趟。”

    说着,罗修立刻从路边拦了一辆出租。

    ……

    毫疑问,罗修是追着那几个打手去的,这几个打手,一直把中年男人带入了一辆金杯,随后驱车就朝着外环线的方向开去,而罗修的出租则在后面紧紧相随。

    在车上,罗修打了个电话给阿成,阿成那边也很接通:“修哥,这么晚找我有事?”

    罗修点头:“我开门见山了,我问你一个人,看你知道不?”

    “嗯,你说。”

    “卓越哥你认识吗?”

    阿成听罢,顿时深深点头:“艹,这是个大流氓啊!别说是道上混的,就算不是混的,也有很多人认识他!”

    “他这么出名?”

    “嗯,真名叫啥不知道,江湖人称卓越哥,据说是天州一个倒腾股票的大老板,巨有钱,而且很有背景。据说近把手伸到咱们这边来了,搞了洗浴中心、酒吧、地下赌场什么的,这货只手遮天,黑白道都有认识人,别说一般人,就是牛逼人也很难动他!”

    听到这里,罗修的大脑中,几片碎片似乎慢慢拼凑起来,过去,他的确认识这个卓越哥,但怎么认识的,他没有印象了。

    ……

    挂断电话,出租车也开到了东郊区一个灯火辉煌的大型洗浴中心下。

    交了车,罗修下车,尾随那几个人。

    那几个人并没有走前门,而是走入了洗浴中心旁的一个胡同,那个中年人被他们用刀子抵住后背,吓得双腿哆嗦,别说喊出来,就是走都走不起来。

    罗修很跟进了胡同,左拐右拐,跟着他们来到了洗浴中心的后身。

    耳钉男在一个小门前有规律的敲了几下之后,门开了。

    而此时,罗修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去,一把按住了门把手。

    小门上有个门灯,透过泛着黄晕的灯光,耳钉男一眼就认出了罗修,顿时吓得面如土色:“你、你怎么跟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