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二百四十章 沈倾城的表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看到千秋霸业和三大团队同气连枝,方明勃然大怒:“老萧,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咱们俩可是发小啊。”

    萧煌面表情:“所谓发小,也不过只是童年的几年交情而已,我和罗修的关系,你根本法企及,而且,我萧煌欠罗修的太多了,必须得还给他了。”

    方明怒骂:“你这混蛋。”

    国士双却走出來替自己的老大顶雷:“方老大,要骂就骂我吧,所有的计谋,都是我想出來的,所有的决定,也都是我郭刚替他做出的。”

    方明这才明白,原來之前千秋霸业的玩家在副本中的一切举动,包括后來v和太极悟虚实的加入,实际上都是国士双从中作梗。

    可是,现在明白这些还有什么用,一切都晚了。

    三大团队连同千秋霸业,很拉开了一张包围,将一骑绝尘和双会死死压制,这一刻,千秋霸业的雄厚实力才被罗修看到。

    原來,萧煌这厮一直都在装孙子,他本人早已经得到了夏家的认可,得到了大量融资,而且,甄洛的父亲于阔海也暗中会晤了萧煌的老丈人,双方已经在暗中达成了某种默契。

    现在的千秋霸业,拥有精兵五万,而且方兴未艾,和三大行会的五万雄兵加在一起,气势如虹,很冲碎了对方的防线。

    甄洛再次与妖君直面的时候,周围已经人能够阻挡她。

    而妖君左右环顾,却发现罗修早已经弃他而去,去和田放单练了。

    而另一侧,法防扎实的太极悟太虚挥舞手臂,和香女战至一处。

    酒神独醉拔剑出鞘,想要与甄洛争锋,却被薛晴镇压。

    甄洛冷冷注视妖君,沉声道:“來战。”

    妖君很清楚,甄洛的实力非常强劲,他不敢造次,冲上前去的时候,挥舞手臂,施展出了极为强劲的斗战罡气。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甄洛却爆发出了荡剑疾风反制。

    一时间,两股剑气撞击在一处,激荡起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火花。

    轻灵的灵剑士的远程技能,居然化解了暴力武者的远程绝学。

    妖君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

    甄洛淡淡一笑:“以往和你pk,吃亏其实是吃在了气势和装备上,这些年,你养尊处优,一直穿着世上双的装备,助长了你的骄狂之气,你也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一般高手跟你厮杀,难会被你的气焰震慑,可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是华夏区的女神级存在,我的装备不在你之下,我的艹作和走位,是凌驾于你之上,我凭什么不敢跟你硬撼。”

    今天的甄洛,语气平淡,却饱含杀意,这样的甄洛,妖君以前根本沒有见识过。

    所以,当甄洛以惊人速度冲刺到他面前,开自己眼花缭乱的洛神舞步的时候,妖君居然沒有多少防备的能力,只能以暴制。

    可是,甄洛的动作太轻灵了,妖君很难捕捉到,特别是她的走位速度,简直有点神乎其神。

    妖君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阵的刺痛,一个个伤口出现,伤害虽然不高,每一次只有几百点血,可是累加起來也是非常伤人的。

    让他郁闷的是,他已经失去了己方医者的援助,自己的知心爱人沈倾城此刻已经被目怜心连人带宠死死纠结住,只有招架之功,毫还手之力。

    妖君越是着急,甄洛速度越,他的大招连续被甄洛破解,甚至连必杀技横冲直撞都被甄洛以轻捷的脚步闪开。

    而且,正是因为必杀技被闪避开,下一秒,妖君大祸临头。

    火,妖冶的火,愤怒的火,激-情四溢的火从甄洛的剑端升腾起來,让这把剑凝聚为了火色巨剑,紧接着,洛女神传说中的必杀技,断流火殒祭出。

    巨大的火舌,挥洒而出,來來回回肆虐着妖君的身体,每一段伤害高达1300点,连续四段,妖君一幸,部中招。

    此时的妖君,若不是靠着7级血瓶的治疗,血量已经走空。

    甄洛马杀到,躲开了妖君的横扫,继而把剑横在了他的脖颈处。

    妖君心如死灰,已经闭上了眼睛:“要杀要剐,随意吧。”

    甄洛冷冷一笑,转瞬间收剑入鞘:“退出此战,饶你不死,你的团队也可保,否则,你必死。”

    妖君轻哼道:“他娘的,还挺霸气,跟罗修学的吧。”

    “给个痛话吧,韩笑。”甄洛一步不让。

    妖君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己方玩家的数量已经不多了,照这样杀下去,恐怕他们就要被杀绝了。

    一时间,爱兵如命的妖君泪流满面,终于服软了:“求洛神姐放过兄弟们吧。”

    甄洛摆了摆手,一时间,战友会意,很让出了一条生路给一骑绝尘。

    妖君也沒有食言,大手一挥,带着自己的弟兄们撤退了。

    酒神独醉是不甘愿的一个,他是被自己的兄弟我为刀俎活活拉出去的,出了包围圈之后,他已经哭成了泪人:“让我杀进去,让我杀进去,建帮令不能丢啊,不能丢,丢了,兄弟们就散了。”

    妖君走到了他的面前,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來,给我起來,兄弟,我跟你说件事。”

    酒神独醉抹了抹眼泪,哽咽道:“笑哥,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一战,咱们输惨了。”

    妖君道:“那我问你,咱们要建帮令,是为了什么。”

    “建立帮派啊。”

    他说完之后,粗枝大叶的我为刀俎都大笑起來。

    妖君沒好气道:“你这家伙啊,我沒法说你了,平曰里脑子不是挺的吗,这块建帮令就是钱,咱们现在却得不就是钱吗。”

    “你的意思是。”

    妖君指了指身边的沈倾城:“城城已经把5亿转入到了我的户头里了,我跟方明签了条款,这5亿是订金,不管事情成功与否,都不需要还了,合同在手,他能奈何我。”

    “5亿啊,我擦,这么多……”酒神独醉道。

    沈倾城笑了笑道:“呃,何止5亿,确切的说,是6亿。”

    妖君一愣神的功夫,沈倾城居然又向他发出了交易申请,给他妥妥的交代了1亿华夏币。

    这一刻,妖君都动容了:“城城,你干嘛呢。”

    沈倾城道:“这是我的嫁妆,现在都给你了,笑笑,你若负了我,我先杀了你,然后再自杀。”

    妖君的嘴唇都在颤动,眼眶里,眼泪在打转。

    沈倾城却冲着众人一摆手:“兄弟们,已经红名的,随着刀俎和独醉练级去,这一战,虽败犹荣,人人有赏,绝不落空,都去吧,奖励金至少1亿起。”

    一时间,一骑绝尘的众人都颇为感动,纷纷拜服而去。

    等到众人都离开之后,妖君熊抱住自己深爱的女人,痛哭流涕:“城城,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笑笑,我以前辜负你太多了。”沈倾城动情道,“我是个残花败柳,身子早就被卓越糟践了,你不嫌弃我,把我视为珍宝,一直呵护有加,我一直觉得对你有愧。

    我是个有野心的女人,一直想要做大事,甚至想要压住你的风头,成为掌控你的女人……可是,今天我才发现,我错了。

    5亿,整整5亿,足够你舒舒服服过一辈子,娶个比我好百倍千倍的女人的财富,你居然那么轻易的就交给我处理了,笑笑,你对我是真心的。

    我沈倾城不是沒良心的女人,为了你,我愿意放弃我以前所有不该有的幻想,我愿意跟你好好的过曰子,给你生孩子,这辈子都不和你分开,只要你,只要你不嫌弃我。”

    妖君怎么会不明白自己女人心里的想法,他明白,可是一直不说,他知道,自己的女人以前对罗修产生过幻想……毕竟,罗修是不世出的英雄,很少有女人对他不动心。

    可是,今天沈倾城能把事情做到这个份上,甚至把自己的部身家都倾囊而出,已经表明了她的立场。

    妖君开怀的笑了,一双大手拂去了沈倾城的泪水:“别人怎么评价你,都是别人的事,我韩笑这辈子爱你的女人,就是你,你破了我的童子身,你夺走了我的初吻,你占据了我太多的第一次,如果你真的抹抹嘴走人了,我真的饶不了你,城城,天亮之后,跟我去民政局吧,正式的做我的女人吧。”

    这不是妖君心血來潮,而是他处于本心的想法,也是他的梦想,这个外表像极了英雄的普通人,其实这辈子[***丝的梦想,就是能和沈倾城相扶到老,就这么简单。

    沈倾城紧紧的抱住了他,翘起脚尖,在他的耳边低声道:“不过,我想先洞房,后领证。”

    妖君哈哈一笑,冲着前方的战友们喝道:“兄弟们,你们先练着,我和你们嫂子下线有话要说。”

    我为刀俎爽朗大笑:“笑笑,注意肾体啊。”

    众人都邪恶的笑了。

    ……

    而战场中,两**仍旧在肆虐,群杀技能此起彼伏,周围的玩家数量,越來越少。

    双会几乎被消灭殆尽,而千秋霸业和三大团队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人数折损过半。

    方明再也沒有复活,他的后一个灵核,是被罗修亲自了断的,罗修十五米开外的一记血殒,穿透了他的身体。

    方明,真正的心如死灰,赔了夫人又折兵。

    而消灭了方明的势力,却不代表战事的导向会偏向罗修这边,恰恰相反,局势仍旧出现了极为复杂的变化,的势力,蠢蠢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