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二百四十六章 永不瞑目(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甄洛在欢喜之余也走到了他的身边,问道:“怎么了。”

    罗修不愿意在喜庆曰子里让她不痛,爽朗一笑道:“沒事,我正高兴呢,我也有兽疗技能了,以后等我有了宠物,可想而知我有多强力了吧。”

    甄洛嗤之以鼻:“切,到时候照样扁你。”

    罗修拱手道:“是,我的帮主大人。”

    甄洛笑靥如花:“不准取消了,一会儿下线,中午爸爸请客吃饭,另外,爸爸要我告诉你,他要正式和方家解除我和方明的婚约。”

    薛晴不声不响的走到了甄洛的身后,一只手捏住了甄洛的"iatn":“这意味着什么。”

    甄洛反过來一把捏住了她的脸:“我不知道。”

    一时间,两个人打闹成一团。

    罗修知道,自己欢乐的麻烦时代,终于到來了,甄洛和薛晴,到底要如何取舍呢。

    可是他知道,自己也要下线了。

    他是不得不下线,因为手机和登陆器绑定的原因,他已经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來的电话,这个人是谁,他再清楚不过了,他要和这个人,把羁绊多年的事情解决掉。

    所以,趁着众人在线上庆祝的时候,他拂去功名,下线了。

    ……

    他接起了手机,电话那边,传來了一个略带几丝沙哑,却又有几分柔和,很独特的女声:“我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这一句话,让罗修激动的眼眶泛红:“你在哪。”

    “就在你家门外。

    罗修嘴角微扬,步跑出了宿舍。

    宿舍外,站着一个个头不高,身穿深色长裙的美女,她沒有甄洛和薛晴那种火爆的身材,长相甚至也及不上她们,甚至看上去有些青涩,可是,在az漫长的佣兵生涯中,她却是罗修一直难以忘记的羁绊。

    今天,她终于舍得出现了。

    l很清秀,脸上从不涂抹任何奢侈的化妆品,五官是沒有经过任何的雕琢,她眼睛不大,笑起來却又别样的风韵,她鼻梁不高,嘴唇也不是很姓感,却带着异样的风情。

    她,是让罗修唯一能够幼稚的理由。

    罗修走到她面前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控制,一把将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两个人,许久未见了,上一次分开的时候,是两年多以前,那一次,l深深伤害了他。

    但是,罗修却从沒有记恨过她,因为他知道,她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l接受了罗修的拥抱,可是脸上却沒有任何的表情,她左手抱着罗修,右手的袖子里,突然间探出了一把细细的,像极了画笔的东西。

    这东西,声的被她紧攥在手中。

    她沒有热血到去和罗修说什么永别之类的话语,只是很务实的把它戳进了罗修的腹中……

    本來,她觉得罗修是沒有防备的。

    可是,当她退后了一步,看到了罗修的时候,却发现他仍旧在笑:“溟溟,你可以释怀了吧。”

    l的嘴角,莫名其妙的颤抖起來,心,也跟着沒出息的加速了跳动。

    罗修是她的猎物,是干爹分派给他的任务,老谋深算的干爹很清楚,现在的az组织中,唯有l有100%的几率杀死他,并不是因为l多强,而是因为罗修对l下不出去手。

    l的凶器,只有三公分左右插在了罗修的腹部,这是她的惯用手法之一。

    l是个优美的杀手,精通绘画的她,掩护身份是一个名叫“李溟”的画家,她除了擅长狙击,还善于把画笔制作成武器,或者是吹箭,或者是匕首。

    罗修,曾经是冷血的l唯一挚爱过的人,却因为一个事实的存在,让她背弃了罗修,所以,两年多以前的那场恶斗中,她的每一次攻击都会罗修造成了致命伤。

    而现在,同样是因为这个事实,让她又一次充当了伤害他的人。

    l不屑毒杀,她的武器中,从不含有毒药,而这一次,也是如此。

    这种偏向腹部的攻击,完是她心中动摇的表现,如果她真的不动摇,恐怕这一击已经穿透了罗修的心脏。

    任务,按道理说,是失败了,3公分的伤害,对罗修來说不足为奇。

    ……

    罗修继而握住了她的手腕,这一刻,l沒有任何挣扎的力气。

    “溟溟。”罗修微笑着说道。

    “别叫我溟溟,我是l。”

    “溟溟。”说着,他用力把她的手朝着自己的腹部狠狠戳去。

    “噗嗤”一声,犀利的笔端大半支沒入了罗修的腹腔,疼痛难忍的罗修,嘴角终于溢出了殷红的鲜血。

    l,李溟呆呆的站在了原地,眼眶中,眼泪在打转,却一直坚忍着沒有溢出來。

    “罗修(小修修)。”

    不远处的两侧,传來了三个人的呼喊声,一个男人,两个女人,男人是高大的张凡,两个美女,则是花容月貌的甄洛和薛晴,她们俩的身后,跟着妖血和目怜心。

    妖血暴怒,冲上去,一脚踢飞了呆若木鸡的l,腰间的匕首猛然拔出,照着l分心就刺。

    就在这一刻,罗修却低吼道:“姐,别伤害她。”

    妖血的刀子,硬生生的顶在了l的胸口,刀尖已经刺破了她的裙装。

    “修,你怎么这么傻,这个女人要害你,你为什么不还手。”

    l恍如隔世的苏醒过來,踉踉跄跄的爬到了罗修的身边,却被甄洛和薛晴狠狠的推开了。

    甄洛一把抱住了罗修,声嘶力竭的骂道:“滚,别碰我的男人。”

    这一刻,薛晴倒是比甄洛冷静,她慌乱的拿出了手机,试着拨号,可是手却在剧烈的颤抖。

    张凡走來,一把从她的手中夺过了手机,拨通了医院的号码:“涅槃宿舍这边有伤员,过來,一点。”

    “y哥,,再打一个110,抓走这臭娘们。”薛晴哭出了声。

    张凡犹豫了片刻,还是听从了薛晴的命令。

    只是,他正要拨号,罗修就冲着张凡嘶吼道:“别打,别打。”

    鲜血已经浸染了罗修白色的上衣,剧烈的疼痛感,让他近乎陷入了昏迷状态,可是,他仍旧道出了一句话:“凡、凡哥,把、把真相拿给她看。”

    “你个傻逼。”张凡的眼眶也湿润了,“你为什么不自己拿给她看,你他妈有病啊,为什么要挨她这一刀。”

    “呵呵呵呵……我他妈才沒病呢,我不挨这一刀,我不见血,这娘们看到真相也不相信啊。”

    话音刚落,他伸出了手,摸了摸甄洛的脸,又摸了摸薛晴的脸:“对不起,我不是个好男人,我他妈也是个花心萝卜,见一个,爱一个……”

    他终于忍不住,一扭过头,一口浓重的鲜血喷在了地上,整个人失去了生息。

    ……

    此时,l已经不是l,整个人瞬间还原到了李溟的状态,她不敢靠上前,只是痛哭流涕。

    目怜心跌跌撞撞的跑到了罗修的面前,嚎啕大哭。

    甄洛和薛晴也已经崩溃,面对罗修的伤口,她们措手不及。

    张凡很冷静,急忙劝解开几个美女,把罗修的身体放平,撕开了他的上衣,让他的血液顺畅的流通,至于伤口的位置,他也沒敢轻动。

    薛晴和甄洛怒视着李溟,冲过去就要揍她,只可惜,妖血拦住了她们:“你们如果想让罗修死的话,就过去杀了她,沒有人拦着你们,去啊,杀了她啊。”

    两个美女也怔住了,身躯在这一刻几乎法挪动。

    实际上,现在杀了李溟也沒有用,罗修才是关键的。

    张凡凝视着李溟,狠狠剁地:“你真心要被老不死的利用到死啊,到现在还看不出罗修对你的感情吗。”

    李溟语。

    ……

    终,赶到宿舍门口的,只是救护车,沒有警车。

    罗修被送进來了医院,在医院外,很就出现了焦急的人群长龙。

    薛晴和甄洛,收拾着自己残缺的情绪,安慰众人,可是现在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罗修的情况。

    护士知道罗修的身份特殊,多次出入手术室,传达给了她们好消息,,罗修的伤势不重,不致死。

    ……

    罗修进入医院大约一个小时后,萧煌也赶來了,把甄洛和薛晴单独拉到了一边,说了半天话。

    随后,他的目光又转向了在阴暗角落中蹲着的李溟。

    李溟抬头打量了他一眼,沒有说话,继续自顾自的望着地面,这一刻,她的心乱极了。

    萧煌道:“近期我会安排你们在秘密居所居住,不要露头了,罗修呢……罗修因病医治效,死亡。”

    “z,你又在搞什么鬼。”李溟沒好气道。

    “沒搞什么鬼,欠人家的,总要还的。”萧煌淡淡一笑。

    ……

    中午十二点半,手术结束。

    当医务人员推着罗修“冰冷的尸体”走出手术室,当医生对着诸位家属说出“对不起,我尽力了”这句话的时候,人们陷入了悲恸之中。

    不知情的目怜心和妖血,死死的推着他的“尸体”,哭得一塌糊涂,脾气火爆的张达差一点就动手打了医生,多亏是被李想和关云飞拦住了。

    孙谋哭得不像个团队老大,后是被自己的几个兄弟搀扶出去的。

    这一天,昏天暗地,数不清的人丢掉了主心骨。

    ……

    此后的三天,罗修被“办理后事”,被“火化”。

    随后,甄洛、薛晴相继“病倒”,被于阔海安排去海外疗养,而涅槃则归于平静。

    罗修的时代,看似是结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