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一百八十八章 迷乱夜宴(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草莓一愣:“笑哥。”

    妖君淡淡一笑:“老板,我的意思是,咱们别着急喝,一边吃菜一边來,这么好的菜,别糟践了,您说是吧。”

    卓越不在乎钱,倒是对这个小草莓有几分怜爱:“行,草莓啊,先吃菜,慢慢喝,你已经喝了4杯,我记在心里了。”

    草莓其实已经醉了,坚忍着,低声道:“笑哥,谢谢你替我解围。”

    妖君也低声叹道:“我也是孤儿,你也是孤儿,同病相怜,老哥不帮你,帮谁啊。”

    这句话,勾动了草莓的情绪,小姑娘差点泪流满面:“哥,你不准煽情,我听了难受。”

    妖君也不管什么场合,直截了当把参肚双烧这道名菜从秦池王者身边端來,放在了她的面前:“吃,吃饱了再喝。”

    ……

    在场的人,其实沒有几个是真正意义上的坏人,看到小草莓这么拼命,一个个的心情都不算很鲜艳,一个小姑娘,为了自己的团队,舍下面子猛喝,也可见林海听涛平曰里对她投入了多少关注。

    林海听涛一直低着头,捂着脸,眼泪早已经决堤,他在心中把自己咒骂了几百遍,用尽了“孬种”、“怂货”这类的词汇,今天,但凡是有一丝办法,他也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小草莓喝酒。

    小草莓的一双醉眼望着他,慢慢凑到了他的身前,低声道:“大叔,我刚懂事的时候你就收养了我,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冻死在路边了,哪会有今天,今天就是我报答你的时候了。”

    林海听涛听罢,难受了。

    ……

    与此同时,在天西区和天南区交界的一家名叫“香驴珍”的涮肉馆的包房里,又是另一番天地。

    萧煌带着自己的老兄弟布老虎、李想三兄弟、涅槃的五人,加上黎明颂歌,一共十一人坐在了一桌,正在嗨皮的吃着香嫩可口的驴肉。

    这火锅,是鲁地的改良菜,驴肉补气血,驴皮汤美容,老少皆宜。

    这也是罗修第一次和李想三兄弟在现实中见面。

    李想和关云飞的长相和游戏世界别二致,李想像极了一个文质彬彬的经理人,而关云飞卧蚕眉、丹凤眼,倒是有点酷似他的祖上关云长,至于张达则是一个白脸的粗犷汉子,和布老虎长相酷似,只是对方是个大黑脸。

    张达家里祖传酿酒手艺,他本人就是闻着酒香长大的,他家的酒是纯粮食酿造,沿用古法,酒精度数不是很高,不过酒却是十分香醇,豪爽的他今天刻意带了一坛二十公斤重的米酒,拿出了豪放的黑窑泥碗,给在场的每一个人满上。

    小本來是不喝酒的,急忙推辞,张达却憨笑道:“妹子,你别多喝,就一碗,这酒喝少了不醉人,还有些许甜味,不信你尝尝。”

    小试探着尝了一口,顿时有一股甘冽而清爽的味道进入了喉咙之中,口齿留香:“这,这是酒还是饮料,怎么这么好喝。”

    张达哈哈一笑:“妹子,不瞒你说,俺家是古法酿酒,祖上在西汉年间就是酿酒高手,现在已经传了九十九代人了,不说啥,俺家的酒,能pk掉市面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酒,绝对绿色低碳节能环保。”

    布老虎道:“老张莫要吹牛逼,当心遭雷劈。”

    “你大爷的死老虎,每次都跟老子pp,不服是吧,不服就跟俺一醉方休。”

    李想奈了:“你们俩怎么每次见面都对喷。”

    萧煌摆手道:“随他们去吧,來,咱们先喝一碗,这酒刚一开盖就把我馋坏了。”

    张达道:“还是煌哥说话中听,來,煌哥,干了。”

    黎明颂歌也举起了酒碗:“想哥、关二哥、张三哥,这碗酒,我带我家老板跟你们赔不是了,以前的那些恩恩怨怨,都在酒里了。”

    李想刚要客气两局,张达却摆手道:“诶,黎明老弟,我是个粗人,我只认可你,你老大,说真的,他什么鸟人,他自己清楚,我不认可他,今天你要是跟我再跟我提他,别怪我翻脸。”

    说着,张达起身就要走。

    黎明颂歌很为难,急忙拦住了他:“三哥,你别生气,我不是这个意思。”

    “老三,你干嘛呢,有病,哪能这么为难黎明。”李想狠狠给了他肩膀一拳,“坐回去,今天一块喝酒是高兴的事,别扯这些沒用的。”

    李想轻易不发火,一发火,张达都害怕,急忙赔着笑脸道:“哥,你说啥就是啥,你也知道,我这人是直脾气。”

    “你这是赶黎明兄弟走,他对咱们怎么样,你比谁不清楚。”李想继续训斥自己的三弟。

    张达急忙向黎明颂歌拱手:“老弟,我刚才失言了,一会儿罚酒三碗。”

    布老虎咧嘴笑道:“错,是罚你少喝三碗。”

    张达急了:“毛啊,少喝不行。”

    众人哈哈大笑。

    黎明颂歌道:“三位哥哥,我先干为敬了,前几天我家老大接风宴沒叫你们來,这件事他做的不对,希望三位哥哥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介意。”

    话音刚落,黎明颂歌扬一仰脖,一饮而尽。

    众人也都跟着一饮而尽。

    小平时沒有喝过酒,今天也是开了荤,一碗酒缓缓入口,小脸一时间红了:“诶,酒怎么这么好喝。”

    罗修郁闷到挠头:“三哥,你这贱人,非惯着她喝酒,完了,又一个酒痞诞生了。”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萧煌则给每一个人满上了酒:“老弟,你管的也太宽了,小的年纪也不小了吧。”

    “嗯,煌哥,我二十一岁。”

    “都成年人了,喝点酒又怎么了,喝,今天老哥给你做主。”

    罗修则说道:“喝酒归喝酒,肉照吃,來,大家吃肉,今天煌哥请客,别跟他客气。”

    萧煌笑了笑,伸出了两根手指头:“二十斤驴肉,不够吃继续点。”

    罗修则端起了酒碗,站起身:“多谢煌哥请客,自从我、晴儿和小到了天州,已经有两位大人物请客吃饭了,我都有些过意不去了。”

    李想道:“下一顿算我的,改天有时间,老萧帮我说和说和,把老方也叫來了,我请你们吃渝城锅子。”

    “好。”萧煌道,“你的手艺,我必须领教领教。”

    说罢,萧煌一仰脖,又是一饮而尽。

    甄洛和薛晴在这种场合,不但喝酒,而且很善解人意,给几个老爷们都夹了大块的肉,让他们赶紧趁热吃。

    罗修对萧煌存在着一种近乎跨越了世纪的纠葛,现在为了共同的关系,也大方的撇下了,和众人大朵颐,大口吃酒。

    萧煌不时的和他目光相对,眼神中充满了敬意。

    现在的萧煌,不确定罗修到底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只知道罗修的确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而他本人是看重这种人的,所以,他的内心也在挣扎着。

    这种挣扎,化为情绪,只能以酒來化解。

    ……

    酒过三巡,二十斤肉被几个彪悍的爷们吃了个七七八八,二十公斤米酒喝得一滴不剩。

    罗修一把按住了张达的肩膀,开始撒娇:“三哥,沒酒了。”

    张达是个爽姓的人,外粗内细,跟自家兄弟金钱上不计较,酒却很计较,今天他带了很多喝酒用的竹签子,一根是一碗,他看了一眼罗修面前的竹签子,差点吓哭了:“卧槽,啥情况,你这是喝了多少啊。”

    罗修摆摆手:“沒数,不过二十碗总是有的。”

    张达惊呆了:“艹,一碗小半斤,二十碗就是十斤酒啊,兄弟,不能喝了,就算是米酒也醉人啊。”

    罗修大怒:“你跟兄弟不实在,我就要喝,你不给不行。”

    张达奈,只能拿起了手机,拨了个电话,冲着电话里厚道:“小六,送酒來,香驴珍这边,对,一点,沒酒了。”

    萧煌按住了张达的肩膀,同样只是半醉半醒:“沒错,再來一坛,这酒真好喝,诶,对不对啊,黎明。”

    黎明颂歌早已经喝多,趴在桌上睡着了,身前也放着十多个竹签子。

    甄洛也喝了不少,不过人还算清醒,看着一桌子人得有半桌子都跪了,赶紧打电话喊人:“喂,小凤,对,把行会里会开车的,力气大的兄弟叫过來,香驴珍这边,二楼二号包房,他们都喝多了。”

    薛晴同样沒有喝多,今天很清醒,她也不是傻子,今天的罗修,似乎有意灌醉自己似的,她在甄洛的耳边小声嘀咕道:“不会有事吧,洛儿。”

    甄洛摆手道:“不会,一会儿小心,尽量不要让萧煌和罗修独处,容易出事。”

    她们俩窃窃私语的时候,罗修已经看到了,他是读唇语高手,自然看得懂。

    ……

    十多分钟之后,酒送上來了,酒本來就不少,坛子又大,是两个大小伙子抬上來了的。

    罗修先一步给这俩倒上了酒,随后贴着她们的耳朵说道:“放心吧,我沒喝多,你们刚才说的什么,我都听到了,我不会和萧煌独处的,现在,时候未到。”

    甄洛和薛晴听到这句话,总算是放心了。

    罗修道:“你们俩人,我什么都不说了,都对我有情有义,我这话在酒里了,今天你们真拿我当自己人,就跟我喝,咱们不醉不归。”

    很遗憾,甄洛和薛晴都被罗修的这句话忽悠了,于是跟他干了一碗又一碗……

    结果是,她俩倒了,罗修屁事沒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