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一百八十九章 迷乱夜宴(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宴会散了,酒足饭饱,萧煌兴致很高,拉着罗修走出了香驴珍火锅店,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一边走着,萧煌一边说道:“今晚会有好戏看。”

    罗修何等聪明,即便是喝了那么多的酒,头脑仍旧保持着清醒:“你是说卓越那边。”

    “我不瞒你,我在卓越团队里动了些手脚,今晚他们那边会出些状况,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萧煌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我这个人,一做坏事就睡不着,所以今晚才会喝那么多的酒。”

    罗修却摆摆手道:“你又沒做过几次坏事,不至于这样,再说了,你对付的是卓越,他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萧煌叹道:“我以前对一个好人做过坏事,那一天,不论我给自己灌多少酒,都济于事,我一直保持着清醒,一直在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忏悔,他是我兄弟,是我这辈子好的兄弟,我却为了一己私欲,在生死关头出卖了他,直到现在,我都法原谅自己。”

    罗修不由一愣:“煌哥,你不像这种人。”

    萧煌望着罗修,不禁摇了摇头:“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罗修也有些奈:“每每想去回忆,就会头痛欲裂,我也是平常人,我承受不了这种痛楚。”

    “罗修,看到你,我好像就看到了那个兄弟一样,我真的很想和你做一辈子的朋友。”萧煌握住了他的手。

    罗修安慰道:“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想你的那位兄弟如果知道你的苦楚,也会原谅你的。”

    萧煌摆摆手:“算了,不说了,咱们散步,散步。”

    罗修又问道:“煌哥,你刚才说你在酒池肉林动了手脚,究竟做了什么。”

    “呵呵,好说,我的雇佣兵在他的酒里下了药。”

    ……

    酒池夜总会里,酒宴也几乎要散了,绝大多数人都走出了单间,去卡拉k唱歌了。

    林海听涛却沒去,今天他吃得有点上火,正闹肚子,正在卫生间里解决个人问題呢。

    他关着卫生间的门,门口却传來了沉重的脚步声,不大一会儿功夫,两个男人走进了卫生间。

    “老大,你说卓越哥把咱俩支出來干什么呢。”一个声音听起來像极了酒神买醉。

    “艹,你小子废物,这都看不出來,沒看见酒席上躺着小草莓吗,听说卓越哥是萝莉控,喜欢这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据说前几年沈倾城年纪小的时候,就被他玩过不知道多少次,这几年出落的年纪大了,他反而不玩,把这双破鞋送给妖君了……”这人的声音,根本就是酒神独醉。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林海听涛惊出了一身冷汗,眼睛都瞪得溜圆,赶紧穿好了裤子,猛然间冲出了房门。

    酒神团队哥俩一时间噤若寒蝉:“哥,你、你在啊。”

    林海听涛沒工夫搭理这俩人,急急火火的朝着卫生间跑去。

    而这俩人则对视而笑,不由互相击掌。

    ……

    与此同时,包间里,的确之剩下了卓越和草莓两个人。

    为了林海团队,可怜的草莓今天前前后后喝了十杯酒,早已经醉到不省人事,正在沙发上昏睡,而卓越则一步步的靠近了她。

    酒神独醉说的不错,卓越是个萝莉控,他特别喜欢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这几年被他玩弄的学生-妹不知有多少,而且每次玩完肯定会付一笔高额的酬金,甚至他自己还养了两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对人家做了很多孽,他特别喜欢这种含苞欲放的青涩身躯,这种躯体,能给他带來极强的征服感。

    今天,卓越沒有喝太多酒,但却已经精虫上脑,望着面前的小草莓,他的大脑里联想到的画面只是粗暴的拨开她的衣服,用残忍的方式霸王硬上弓,彻底占有她。

    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这么想。

    他知道林海听涛是自己的老朋友,也知道这个女孩子对林海听涛有多么重要,他不应该这么做,可是他就是法忍住心中的这种悸动。

    望着天然去雕饰的纯洁少女,他感觉自己很难把持了,他四下扫了一眼,看到周围空一人,步走上前,蹑手蹑脚的剥掉了小姑娘的上衣。

    草莓是个白白净净的女孩子,十八岁的她身躯已经开始发育,只是还沒有完成熟,紫色的吊带下,包裹着一双沒有经过任何人洗礼的纯洁骄傲,微微隆起的巅峰让卓越一时间黑暗崛起,欲罢不能。

    他贪婪的拨开了她的吊带,让那纯白的骄傲只能被一副白色的武装包裹,那平坦的小腹是勾起了他的限欲念。

    他再也忍不住,立刻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很变赤条条的出现在了草莓的面前。

    继而,他爬上了她的身体,开始解开她的裙子:“小草莓,让叔叔好好疼疼你……”

    野蛮而低俗的行径,令人不忍正视。

    可就在这关键一刻,门却被撞开了。

    一个男人如同发了狂的狮子,急速冲刺到了酒池肉林的身边,抡圆了拳头,照着酒池肉林一通猛打:“艹-你-妈,她还是个孩子,你他妈怎么能下手,卓越,你他妈禽兽不如。”

    卓越一下子被吓萎了,整个人呆若木鸡,一张胖脸被一双铁拳当场打得鼻青脸肿,疼痛难忍,整个人护住了自己身体,连连后退:“艹,老林,你疯了。”

    打闹声,不知怎么,居然就沒有盖过楼下喧闹的歌声、人群的叫声,酒神、秦池、鱼肉甚至连妖君、沈倾城等人,都跑了上來。

    妖君看到室内灯光昏暗,顿时打开了灯,结果眼前的一幕让他莫名愤怒:“老板,你怎么可以这样。”

    地面上一片狼藉,酒瓶倒了一地,一旁的沙发上,小草莓昏迷着,雪白的娇躯被脱得只剩下内衣内裤。

    “艹,你是牲口啊。”看着赤条条的卓越,我为鱼肉都怒了。

    沈倾城赶紧跑过去,帮小草莓穿上了衣服。

    而此时,秦池王者和秦池白起等人赶紧跑过來,拉开了卓越。

    “艹,别拉我,我要弄死他。”林海听涛怒指卓越:“你个狗曰的,草莓是我亲的人,一直被我当做女儿,你他妈也上,你是人吗,她今年才刚刚十八岁啊,你个狗曰的,老子跟你恩断义绝,林海从今天开始退出酒池肉林。”

    卓越被几拳打醒了,一时间意识到自己被算计了,应该是酒里出了问題。

    可是,事已至此,作为一个骄横跋扈的老大,他又怎么可能服软,何况他已经被自己的属下虐打:“去你妈的,爱滚就滚,以后老子一分钱也不给你,马勒戈壁的,今天老子已经答应给你们一千五百万了,还要怎么样,别说沒玩她,就算玩了她,一千五百万不够吗。”

    秦池王者和秦池白起死死的拽着林海听涛,这让林海听涛加怒不可遏:“你们这两条狗,你们真他妈杂碎,松开老子,点。”

    秦池王者看到这场面,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卓越对他情深意重,他沒办法放任林海听涛去攻击他,只能压低了声音道:“哥,我求你了,你走吧,草莓不是沒出事吗,走,明天和老大好好谈谈,都消消气。”

    秦池白起都给林海听涛跪下了:“老哥,给我老白一个面子,赶紧走吧,咱们都是一家人,不能这么折腾啊。”

    妖君冷笑着,突然间走了过來,一把拨拉开白起,一脚踢飞了秦池王者,用力握住了林海听涛的手,在他耳边低声道:“哥,明天上线,我给你一个交代,今天赶紧走,把草莓弄醒了再说,另外,今天的事,弟兄们绝对不会说出去,绝对。”

    妖君这一动,我为刀俎和走了过來,一把拽住他:“哥,我站在你这边的,赶紧走,点。”

    酒神独醉和酒神买醉则以速度走到了卓越身边,也按住他,不让事态扩大。

    林海听涛还是听了妖君的话,很就走到了沙发前,抱起了小草莓,速离开了现场。

    ……

    二十多分钟后,在林海听涛家的卫生间里,小草莓吐得一地狼藉。

    林海听涛默默语的擦着地板,一双眼睛早已黯淡。

    小草莓倒是个女汉子,吐干净了,人也清醒了不少,顿时问道:“大叔,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林海听涛承受不住了,闷闷的哭了起來。

    “大叔,到底怎么了。”

    林海听涛抡圆了手臂,照着自己的脸狠狠的抽打起來:“我沒本事,都怪我沒本事……”

    林海听涛的举动把草莓吓得不轻,她走过去,艰难的按住了他的双手,哭得雨打梨花:“大叔,你到底怎么了。”

    她一直追问,林海听涛一开始不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可是追问了许久之后,他还是艰难的道出了真相。

    ……

    草莓听罢,也溢出了眼泪,说出的话语让林海听涛心疼不已:“大叔,你救了我,沒有让我被那禽兽毁掉,我已经很知足了,大叔,咱们读力吧,以后再苦再难,我也跟着你,我不会让一个兄弟姐妹离开你,以前一直都是你帮我们,现在我们帮你。”

    七尺高的汉子,痛淋漓的哭着,长期以來的憋屈,都释放了出來,小草莓抱着他,嘴角微扬:“大叔,谢谢你保住了我珍贵的东西,我这东西,谁都不能给,只能给我这辈子爱、尊敬的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