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二百五十三章 酷似姐姐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罗修准备下线了,下线前,热情的蓝月送给了他一张回城卷,死界同样有游商,游商的商品不能用杀戮值,却可以用死界币购买,这种卷轴的价格恒定在20死界币一张。y

    而且,罗修发现,在死界中,自己是可以把np加为好友的,这里的np,实际上和玩家沒有本质区别。

    ……

    夜里十二点,带着几丝满足感,罗修下线了,两个多小时的拼杀,自己的经验值丝毫沒有提升,却把米小果的等级带到了41级,估摸着再有个三两天的功夫,米小果就可以参战了。

    罗修住的是海景别墅,面朝大海,气候宜人,为了照顾他的起居,甄洛、薛晴、目怜心、妖血和李溟都跟他住在一起。

    走出房间,缓缓走进客厅,他还沒拿起哑铃,一人突然出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赶紧老实睡觉去。”

    罗修一回头,发现薛晴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罗修尴尬的笑了笑:“晴儿,我锻炼一下好不好。”

    薛晴知道,罗修即将迎來一场现实中的大战,自己本不该劝他休息,可是他的身体状况,一直让她牵肠挂肚:“那就这样,稍微锻炼一下下好了。”

    “你困了就去睡吧。”

    “我不困,也是刚下线。”薛晴打了个哈欠,“她们倒是先睡着了。”

    “今天什么情况。”

    “沒办法,她们刚才都喝了点酒,特别是姐姐,近这几天她一直忙得很晚。”薛晴幽幽道。

    望着薛晴的眼神,罗修只是淡定的笑了笑。

    ……

    罗修虽然腹部受伤,却也是个身残志坚的好搔年,他双手各举一个哑铃,主动给自己进行锻炼,练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已经是满头大汗。

    薛晴不敢让他洗澡,怕影响伤口,所以从卫生间打了温热的水,把一条手巾浸泡其中、拧干,随后给他擦干净了身体。

    这种情形,对于过去的她來说并不陌生,不知道做过多少次,毕竟那个时候的罗修伤势比现在沉重,根本法自理。

    但是这一次,她感觉自己也好,罗修也罢,都跟以前不同,以前两个人只是单纯的好友关系,甚至是哥们,她给他擦拭身体的时候,他根本不会避讳什么。

    可是现在,当薛晴不小心擦到他小腹的时候,他内裤中的某个不老实的部位居然强势激凸了。

    很不幸,薛晴看了个满眼。

    罗修尴尬的像转过身去,却被薛晴一把拉住了。

    薛晴不怀好意的望着那小家伙,露出了一丝yd:“说说看,这是什么情况。”

    罗修内牛满面:“晚节不保啊。”

    薛晴蹲了下來,继而给他擦拭双腿,这一刻,罗修感觉自己身的刺激元素都在朝着那神秘的部位涌动着,整个人激动到难以自控。

    ……

    沒办法,越是精壮的男人,生理需求就越是旺盛,过去的雇佣兵生涯中,因为职业需求,罗修曾经在欢场纵横多年,和交际花、小明星、女强人都有过一夜之欢,荷尔得到了充分的释放。

    反而是这两年,身边先后出现了多个好女孩,因为自己已经告别了那不堪回首的雇佣兵生涯,所以自己论如何都不愿意去伤害她们,特别是在沒确定自己感情走向的时候。

    可是现在,他虽然不确定走向,却深深的知道,自己的确是喜欢薛晴的,而且是相当喜欢,如果沒有薛晴的出现,他早已经死了。

    ……

    薛晴骨子里带着一股yd,但这种yd,也只会赠与罗修,因为这股yd之中,包裹着一种深入骨髓的保守,那便是已经认准了罗修是她唯一应该去相守的男人,既然是在自己男人的面前,自己又何必拘泥矜持。

    擦干净了罗修的身体,薛晴一双不大不小的星眸凝视着罗修。

    罗修很虚伪,问道:“她们都睡了。”

    薛晴点了点头,一张俏脸居然红了。

    得到了这个答案,罗修索姓不要脸了,一把握住了薛晴的手,道:“跟我睡。”

    ……

    把薛晴带到了自己的房间,罗修关上了灯,不想让薛晴尴尬。

    他很清楚,薛晴有l睡的习惯,不l睡不着,开着灯让她脱衣,她肯定不习惯。

    房间里,很传來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轻薄的衣物,从薛晴曼妙的身体上一件件剥离下來。

    月光,顺着户,调皮的斜射到房间里,映射在晴美女的身上,白皙胜雪的肌肤和自然优美的线条在月光下彰显遗,每一寸肌肤,都能让罗修热血澎湃。

    罗修的心中,有一杆恒定的天平,那就是关于情感,对他來说,爱谁就是爱了,不会隐瞒,不会矫情,不爱谁就是不爱,说破大天也不是不爱。

    因为不矫情,所以他很就走到薛晴的面前,双手搂住了她纤细的腰。

    此时的他,实际上也脱得只剩下了一条黑色的小内内,完美的倒梯形身躯,每一寸都充斥着很强很狰狞的线条和棱角,不论是斑驳的伤疤还是汹涌的刀剑痕迹,抑或是优美的肌肉线条,都让薛晴看得如痴如醉。

    薛晴,实际上是很好色的,她喜欢罗修这种不管人还是身体都有故事的男人,他足够成熟,懂得体贴照顾她。

    ……

    紧紧抱着她,罗修也感受到了薛晴略显急促的呼吸,一时间,罗修调侃般的笑着,让她不由自主在他的胸口痛下一拳:“大魂淡,笑个屁。”

    话音刚落,罗修就发动了突然袭击,一双浓情蜜意的嘴唇,急速出击,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抵达了她的阵地前沿,狠狠的叩开了牙关,直到那香甜的妖舌。

    薛晴的反应,恰恰与白曰里李溟的反应相反。

    她根本沒有挣扎,而是羞涩的迎合着罗修。

    罗修的进攻,带着华丽的技巧,每一次攻势都热情似火,却又错落有致,调和着她每一根愉悦的神经,让她不至于过分亢奋,也沒有被冷淡的感觉。

    许久、许久,他才松开了薛晴。

    “你这家伙,以前肯定沒少欺负别的女孩子。”薛晴气呼呼道,“这么懂,以前肯定调戏过谁吧。”

    罗修很坦白:“别忘了,我以前是做雇佣兵的,我们的生涯中,会经常接触到女人。”

    罗修触及这个话題的时候,薛晴的脸色一片绯红:“别说了,说这些,你会不开心的,这应该是不值得回首的光景吧。”

    罗修苦笑道:“除了和几个战友关系甚笃,除此之外,真沒什么开心不开心可言,特别是对待女人这个问題上,我不是清教徒,可是在第一次和女人负距离接触之前,一直都想着和自己喜欢的女人在婚之夜轰轰烈烈的战上三百回合,可是事与愿违。”

    薛晴的脸红得发烫,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的第一次,给了谁……”

    “时年四十三岁的亿万富婆。”罗修叹了口气道,“不想说是为了任务,可事实的确如此。”

    “那一年,你多大。”

    “十八岁。”说到这里的时候,罗修扭过了头,很显然,这段经历,让他不堪回首,让他羞愧难当。

    薛晴惹火的娇躯,狠狠的贴在了他的后背上,胸前那充满姓的规模热情的抚慰着他的神伤:“罗修,你听我说,你一个字一个字的给老娘听清楚了,过去的你,不管做过什么,都是情非得已,都是你的生存之道,跟你本人的人姓关,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是清楚的,还有,你再给老娘记住,从今往后,不管是谁跟你在一起,你都不准再提及这些事情了,我不爱听,我不愿意听,我不愿意你说完之后是这副嘴脸。”

    过去的二十五年,流血不流泪的雇佣兵,哪怕直面死亡都沒有眨过眼的铁汉,在这一刻潸然泪下,他清清楚楚的知道,这才是爱情,以前的职业生涯中的欢爱,都是浮云。

    今天的薛晴,成熟的像极了一位姐姐级恋人,她走到她的面前,扬起手臂,拭去了他的泪水:“乖,不要哭了,知道你过去很委屈,可是现在,你过得比任何人都好,你看看,现在多少人都在关心你,都在呵护你,多少人离开你就活不下去了,为了这些人,你也得好好活着,也得好好的照顾自己啊,你说对不对。”

    罗修沒有说话,只是低头亲吻她,她努力的回应,用刚刚被罗修教会的方式去回应着。

    ……

    情感的战场,不知不觉的漂移到了床上,但是主动权却已经易手。

    薛晴凝视着罗修,说出了心里话:“心中有一块石头还沒有落地,并不安稳,所以罗修,我今天不能把自己给你,可是,我允许你提出一个并不过分的要求。”

    罗修反而有些羞涩,甚至出人意料的结巴起來:“床、床头柜的第、第一个抽屉里,有、有、有……”

    薛晴笑得要捶地了:“废柴,是不是有什么邪恶道具啊。”

    “沒、沒办法、我、我、我……”罗修急了,照着自己的脸就是一嘴巴,“我也是正常男人,我也有自己的生理需求。”

    “上说,99%的男人第一次都是跟自己的五姑娘,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