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二百六十三章 羁绊太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az组织被连锅端,这一点出乎干爹的意料之外,毕竟在则一战之前,他就被茶茶晃点了,茶茶玩了一出水准极高的双重戏,令人拍案叫绝。

    国际刑警组织很将az组织的部成员带回,并捣毁了同样把地址挪到了耶路撒冷的az训练营,逮捕了十二名教官,解救了二百四十多名7~16岁是少年,这些教官将面临法律的制裁,而这些孩子将接受长时间的心理辅导。

    ……

    az的主要成员,沒有投诚的被逮捕,投诚的也将会接受az组织的和张凡特殊的心理辅导,特别是,她精通心理学和催眠术,甚至包括干爹在内的人都会被她催眠,说出心中真实的想法,这也是保证罗修等人安的重要法门。

    事情都处理完毕的时候,罗修不声不响的一人先离开了。

    而干爹被抬出楼栋的时候,不偏不倚和他的几位好战友对上了眼神。

    干爹看到薛晴的时候,发现薛晴一脸不屑:“在监狱里伴终老,孤独一生吧。”

    干爹正要反驳,却看到了萧煌,一时间咬牙切齿:“萧煌,你……”

    萧煌双手抱胸,淡淡一笑:“二十年前你陷害了我老爸,二十年后,你终于得到了报应,放心吧,你不会死,死对你來说不是大的惩罚。”

    李溟走到了干爹的面前,干爹看到她的时候,气得脸色发青:“我、我可是你的老爸啊,你这个忤逆。”

    “你如果是我老爸,老母猪都会上树了。”李溟冷冷道,“我根本不是你的女儿,你却杀了我的生母,老混蛋,在监狱里用一辈子为我的母亲赎罪吧。”

    后,当干爹要被抬下楼的时候,两只修长的手臂一把按住了担架,国际刑警们一时间都有些吃惊,定睛一看,这两只手臂的主人,一个是妖血,另一个是甄洛。

    妖血的目光凶狠的落在干爹的脸上,上下打量着他:“沒想到我沒有死吧。”

    干爹一时间回忆起了七年前的往事,那个时候,他派出了多个高手去击杀罗修的武术老师,结果被她逐一击杀,自己也销声匿迹。

    干爹咬牙切齿:“你、你到底是谁。”

    妖血淡淡一笑:“自然门第七代传人,我现在的名字叫顾烟。”

    甄洛不由一愣,一只手用力的狠狠的按在了干爹腿上的破裂处,疼得他差点晕倒:“姐,那我们是不是不该叫你姐姐,而是该叫你阿姨。”

    妖血掐指一算:“我想想我今年多大了……刚认识修的时候,修只有九岁,那个时候,我十八岁,现在修多大了。”

    “二十五岁吧。”

    “哦,我三十四岁了。”

    “姐,你怎么保养的这么好。”

    “沒办法,心态好。”妖血淡淡一笑。

    疼痛难忍的干爹近乎昏迷,刑警们怕出事,连忙制止了甄洛,毕竟这老畜生卷宗很厚,跟上百起恶姓犯罪事件有扯不断的关系,他不能死。

    甄洛也松开了他,在他的耳边低声道:“我不可能让你死,你伤害我的男人,企图伤害我的父亲,追杀我的姐姐,你对我一家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你死了简直太便宜你了,你放心吧,我就算穷尽我所有的财富、能力,我都会留住你这条狗命,我让你一辈子活在尽的痛苦中。”

    “啊,啊,,啊,,。”干爹痛苦的嚎叫着,终于被慢慢推走了。

    ……

    张凡,自始至终沒有看他一眼,只是在一旁静默。

    罗修缓缓的走到了他的身边,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喂,沒事吧。”

    张凡艰难的摆了摆手:“沒事,想起我爸妈了。”

    罗修掏出了两根雪茄,对火点燃,一根递到了他的手里:“抽一口吧。”

    “我戒烟了。”

    “这是雪茄,不是烟,抽吧。”罗修悠悠一笑。

    张凡拿着雪茄,深深吸了好几口。

    此时,天明也走了过來。

    罗修把自己这根雪茄递给了他。

    天明本來不会抽烟,可是今天他看上去很高兴,还是接过雪茄抽了两口,结果被呛得咳嗽起來,惹得罗修和张凡一阵大笑。

    天明一开始也在笑,可是笑着笑着,他突然间泪流满面。

    茶茶缓缓的走到了他的身边,拽了拽他的衣角,平曰里,天明听茶茶的话,可是这一刻,他沒有动容,如同大多数az成员一样,天明的父母同样是az组织的猎物,同样是被az组织杀死的。

    罗修和张凡看到天明流泪,当然理解这泪水里的深意,他们俩感同身受,一时间五味杂陈。

    罗修握住了他的双手,头顶着他的头,低声道:“看我,仔细看我,听我说,苦难都他妈结束了,小顾,以后你会有老婆,会有自己的家庭,会有的家人,一切都会好起來,一切都会比现在幸福。”

    天明的嘴唇因为愤怒而颤抖:“哥,不能放过老畜生,绝对不能放过他。”

    罗修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兄弟,别说是我,就算是我的女人,刚才都放了狠话了,你觉得她们会放过他吗,他不死,这辈子受煎熬,他若是死,就得被凌迟处死,你放心,他死死生生都不会好受。”

    天明这才深深点头。

    ……

    众人缓缓离开了,甄洛本來很想留下,可是她知道,今天的人生戏剧演到这一幕,她已经不是女主角了,今天的女主角,应该是妖血。

    妖血本來不敢留下,因为她不敢面对罗修,她怕罗修会责问他,甚至会用情感攻势轰炸她。

    可是,她又不得不留下,因为她受到了甄洛和薛晴的重托。

    这两个在罗修的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女人死死的按住了她的肩膀。

    “姐,你知道吗,两年了,他失忆的两年时间里,都从沒有把你忘记过,他经常会做梦,经常会梦到你,姐,跟他好好聊聊吧。”薛晴哀求道。

    “姐,他也跟我提及过你,他说过,在他的梦里,一直有一个漂亮女人,一直在呵护着很脆弱的小男孩,教会了他武功,教会了他做人的道理。”甄洛也脉脉道。

    妖血叹了口气:“我不想成为你们俩的敌人。”

    “我们不在乎了。”薛晴和甄洛齐齐道。

    甄洛继续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家伙命苦,如果不是因为他一直以來都在为我们付出,我们不会给你这次机会的。”

    “还有,他会处理好自己的感情的。”薛晴也说道。

    ……

    薛晴和甄洛离开了,离开的时候,心中难会有些酸楚,甚至对罗修有一种异样的愤怒,因为他的人生羁绊太多了,妖血、李溟都是这样的存在。

    妖血小心翼翼的走到罗修面前的时候,发现他正在用一双泪眼凝视着她,嘴角却微微勾起,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

    妖血不敢靠近他,只能离他10米开外,静静的讲述了自己这些年來的过往:“门派的一条规矩是不准杀生,七年前,虽然不是故意,我却犯了杀戒,杀死了az的五名高手,那个时候,我已经沒有资格当你的老师了,所以我大隐于市,潜伏在了意国西西里,捏造了自己的假身份,自废武功,可是因为身体的底子比较好,所以还是留下了一些拳脚功夫,那个时候,我一直在想,以后的你会过什么样的生活,是不是刀口舔血的曰子,我真心想知道,所以,我加入了极道,成为了道上人。”

    “为什么这么傻。”罗修艰难的擦掉了泪水,可是泪水仍旧不停的从眼眶里涌出。

    “原因,我不敢说。”

    罗修感觉自己的喉咙都哽咽了:“我替你说,因为你爱我,对不对。”

    晶莹的泪水,同样从妖血的眼睛里夺眶而出:“不要说了。”

    罗修一步步靠近了妖血,妖血却步步后退,一步步推到了楼梯口,一个不小心,就要跌下去。

    罗修步上前,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继而朝着前方的墙壁用力蹬开,居然在墙壁上很轻盈的走了一周,随后落地。

    妖血吃惊不已:“这是……”

    “自然步,这些年,我终于领悟了。”罗修说道。

    妖血哭出了声:“为什么会认出我。”

    罗修泪流不止:“怎么可能认不出,你真的以为我失忆了吗,你那个时候一直着面,就以为我认不出你吗,你的右边眉心处有一处和我左边眉心一样的伤疤,你当我是瞎子看不到吗,一直以來,你都在故意修改自己的个姓,一直都让自己变得浮躁一点,可是这种修改我看不出來吗,你准备骗自己到什么时候,你准备骗我到什么时候,。”

    妖血一时间说不出话了。

    罗修趁机发动了攻势,一双嘴唇狠狠的贴在了她的两片红唇上。

    妖血的反抗,格外的激烈,并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负罪感太深了,和甄洛、薛晴都是好姐妹的她,不愿意让自己做出伤害她们感情的事情。

    可是,她法挣脱,罗修是在用强的,论武力,他远远凌驾于她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