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二百六十五章 释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如果你觉得我还是你女儿的话,就拿着。y”薛晴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支票,支票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壹仟万整”的字样。

    薛晴哪來的这么多钱呢。

    原因很简单,涅槃正式建帮之后,不但甄洛得到了自己父亲于阔海的充分信任,被任命为海澜集团的副董事长,“开国元勋”们也得到了丰厚的奖励,比如薛晴,她是一次姓获得了五千万华夏币的奖励,此外,她的待遇也大大提升。

    一千万对于现在的她來说,并不算多。

    但是,薛天沒见过这么多钱,这几年,他事业红火的时候,顶多只有百万余收入而已。

    薛天拿着这笔钱,不由陷入了沉思。

    罗修和薛晴对视一笑,都沒有说话。

    许久之后,薛天才问道:“你们说的虚拟产业,真的这么赚钱吗。”

    薛晴笑道:“99%的汗水1%的天赋。”

    “女儿,我现在不是不想金盆洗手,我只怕……”薛天有些难以齿。

    罗修淡淡一笑:“你上面还有个老大,对不对,叔叔,我只给你传达一个信息:近要严-打。”

    薛天吃惊不已:“严-打,真的假的。”

    罗修摊摊手:“你不信就继续咯,嗯,我吃饱了,谢谢你的包子。”

    说话间,罗修起身离开了。

    薛晴也站了起來,追随着罗修的脚步,一起离开了,只把薛天留在了早点铺里,拿着支票发呆。

    ……

    车子开到半路上的时候,薛天的电话打了过來,电话中的薛天毫不犹豫的对女儿说道:“我想通了,我想和自己的女儿开开心心的生活。”

    这一句话让薛晴险些泪流满面:“爸爸,我等你这句话等了许多年了。”

    当天上午,薛天召集了所有弟兄,在自己的酒吧里举行了金盆洗手仪式,邀请了自己的老大,老大对于薛天的行为非常不解,基于对老大的情义,薛天把罗修的话转达给了他。

    可是,他并不是薛天,沒有自知之明和先见之明,在仪式上痛斥了薛天之后,愤然离开,薛天断绝了关系。

    薛天则在当天宣布,他将变卖自己当天的所有产业,去做正当的水果生意,他的小弟很忠心,绝大多数留下來,准备跟自己的老大重创业。

    而事实证明,薛天的这个举动实在是太明智了,就在三天之后,在多方艹作下,华夏政-府展开了一波前所未有的扫黑风暴,所有涉及黄赌毒和非法走私、买凶杀人的组织、社团都被列入了黑名单,受到了清扫,薛天的老大因为走私枪支、贩卖毒品、组织卖-银等罪状而被拘捕,面临着至少是期徒刑的审判。

    至于薛天,他只是在当天接受了刑警的询问,因为他已经弃暗投明,重做人,所以逃过一劫。

    同样是与此同时,以az为首的境内外雇佣兵组织也受到了大清洗,az已经覆亡,与az的色彩相似的多个组织被国际刑警组织配合当地政-府清剿。

    至于罗修,因为他为国际刑警组织提供了关于az的许多罪证,所以包括他、张凡、萧煌等多人在内,均得到了特赦,得以重做人。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

    挂断了薛天电话的时候,罗修的手机也响了起來,他打开一看,來显上赫然写着萧煌的名字。

    这一刻的罗修,脸上的表情比平静:“晴儿,我先把你送回家,我得去找萧煌。”

    “嗯,知道了。”薛晴道,“控制下自己的情绪,为了我。”

    罗修紧紧握住了她的手:“知道了。”

    ……

    把薛晴送回了家,罗修掉转车头,前往了天州市总医院,在加护病房的门口,他和萧煌打了照面。

    萧煌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看到罗修之后,不由叹了口气:“我爸不行了,他想见你,向你认罪。”

    罗修点了点头:“我进去看看他。”

    说话间,萧煌把他引领到了自己老爸的病房里。

    进了房间,罗修看到了一个满头银发,身体消瘦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看到罗修之后,有些诧异,之后突然间觉悟了:“你、你是罗文的儿子吧。”

    对于罗修來说,他始终觉得杀害自己父母的仇人是干爹,对于萧煌的父亲,他一开始也憎恨过,可是近这一段时间以來,他的仇恨已经尽数释然了:“伯父,我是。”

    萧煌的父亲已经跪不下了,冲着自己的儿子深深点头:“给他跪下。”

    萧煌是个孝子,很听父亲的话,当场双膝跪倒在地。

    罗修却一把扶住了萧煌,两个人暗暗叫力,终,z沒有拗过x,还是被他强拉了起來。

    看到这情形,萧煌的父亲老泪纵横:“孩子,我对不起你,因为我的过失,害你失去了至亲,我不会原谅自己的。”

    罗修叹了口气:“伯父,上一代人的恩怨,等您百年之后,去天堂里和他们释怀吧,我和萧煌是兄弟,我们从战场里摸爬滚打过好多年,我们从死人堆里把对方背出來好几次,我对他沒有仇恨了。”

    “那对我呢。”

    萧煌的目光转向了罗修,希望他能够说几句让萧老爷子欣慰的话。

    这一次,罗修沒有直白:“真正杀害我父亲的凶手是李泽瑞(干爹的真实姓名),不是你,你只是替罪羊。”

    这一句话,其实等同于原谅了他。

    ……

    罗修沒有在房间里久留,因为呆久了,他怕自己的心中会重积聚仇恨,所以,说完这句话,他就离开了。

    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得到了罗修原谅的萧煌的父亲,终于闭上了眼睛,走完了他并不漫长的一生,享年五十九岁。

    当天下午,按照他生前的嘱咐,萧煌以简单的方式为他举行了葬礼,当天就火化了。

    也是基于对萧煌的兄弟之情,罗修参加了葬礼。

    ……

    晚上七点半,吃过了简单的答谢宴,萧煌把罗修送出了饭店,冲着他深深鞠躬。

    这一次,罗修接受了。

    “兄弟,我们父子俩欠了你太多了,这辈子恐怕是还不清了。”

    罗修则摆了摆手:“他欠我的,已经用这条命偿还了,你不欠我什么,背负着沉重的负担,这些年你们爷俩都很辛苦吧。”

    萧煌叹道:“那一年之后,父亲就淡出了自己的圈子,终曰买醉,十多年前,他得了糖尿病,两年前,他得了尿毒症,这几年一直过得非常辛苦,现在他去世了,对于他來说也是一种解脱吧。”

    罗修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太难过了,死者已矣,照顾好生者吧。”

    萧煌道:“你真正的嫂子近有苏醒的迹象。”

    罗修知道这个真正的嫂子是什么意思。

    萧煌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两个人从小就认识,十六岁的时候萧煌开始和她谈恋爱,相恋了十多年,三年前,这个女朋友出了车祸,需要一大笔钱动手术,萧煌当时拿不出钱,只能委曲求的入赘夏家,成为了一直明恋自己的夏家女儿夏天的丈夫,夏天出钱救了萧煌深爱的女人,可是手术后,他的女朋友一直都处于昏迷状态,至今沒有醒过來。

    萧煌是个重情守义的男人,三年了,他沒碰过夏天一个手指头,和她相敬如宾,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一直沒有得到夏天父亲的赏识。

    这件事,是萧煌公开的秘密。

    现如今,萧煌的一桩心愿其实已经了了,父亲的去世未必是坏事,至少表明了他以后将不会和罗修为敌,这样的话,他的路会很宽。

    毕竟是做了很多年的弟兄,萧煌也放下了脸面,冲着罗修道:“以后罩着点我吧,千秋霸业不会长期指望夏家过活的,我早晚会脱离夏家。”

    罗修深深点头:“哥,我知道,等嫂子醒过來的时候,也是你离开夏家的时候,我只是希望,那个时候好能和第二块建帮令出现的时候吻合。”

    萧煌吃惊不已:“你的意思是,涅槃不再争夺华夏区第二块建帮令,你们不是想建立分会吗。”

    “建毛啊,那是之前跟你赌气,存心耍你的,一个帮会管理起來都很吃力,何况是两个会,再说了,我们近又要在死界扩军,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再弄个分会啊,放心吧,再刷世界b的时候,我们不会参战。”

    萧煌深深鞠躬:“老弟,多谢你了。”

    罗修挠了挠头:“还有一件事,你自己处理吧,那就是和孙谋、李想以及韩笑的关系,100级的时候就要开国战了,我建议你们夺取建帮令的时候,不要互相厮杀,好开和平模式,国战一开,咱们终究是自己人,要枪口对外的。”

    “我知道,他们不就在饭店里吗,我进去和他们聊聊。”

    ……

    处理完这些事,今天还不算完,甄洛走出饭店的时候,來到了罗修的身边。

    罗修一把捏住了她的小手:“洛儿。”

    甄洛有些羞涩:“别这样,周围人太多了,对了罗修,今晚你有时间吗,我老爸要和你聊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