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二百六十六章 重要的是我爱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晚上八点半,罗修在甄洛的陪同下,走进了甄家庄园,在月光之下,和甄洛的父亲于阔海坐在了一起。

    于阔海是个很直接的人,看到了罗修之后,顿时冲着身旁的律师摆了摆手。

    律师会意,很递上了一份文件。

    于阔海道:“沒有什么疑问的话,就在上面签个字吧。”

    罗修接过合同,看了一眼,不由吃了一惊。

    这份合同,居然是海澜集团的干股转让合同,合同上说得明白,于阔海会把海澜集团麾下10%的干股转让给罗修。

    干股,并不是真正的股份,通常來说,是老板为了笼络住自己的优秀职员,可以承诺给该职员公司受益的分成,这就是所谓的干股。

    海澜集团的干股显然不如海澜集团的实际股票好,可是10%的干股到了一年年底能分到的红利数额,绝对是天文数字,超出罗修的想象。

    只不过,这干股不是白给的,上面明确注明了一句话:那就是得到这笔干股的前提条件,是罗修必须要和甄洛结婚。

    罗修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低头不语,甚至都沒有拿起签字笔。

    于阔海淡淡一笑,冲着律师摆了摆手,律师很识趣的离开了。

    随后,他说道:“去年一年,海澜集团的净利润是356亿华夏币,今年因为涅槃帮会诞生,所以截止到目前为止,公司的业务量已经较去年同期增长了400%,而且仍旧有上升趋势,估计到了年底,净利润要比去年翻一倍还要多,你可以确保拿到至少50亿华夏币。”

    罗修很平静:“所以,你觉得我罗修是个贪财的人,就想用这一纸合同,绑架我和甄洛纯真的感情,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

    甄洛并不知道合同中有这一项条款,听到罗修说出这么令人诧异的话,她一把夺过了合同,仔仔细细看了一眼。

    看完之后,甄洛出离于愤怒了:“爸爸,您又要做什么。”

    于阔海巍然不动:“我在帮女儿啊,我知道你喜欢这小子,可是这小子现在摇摆不定,身边有那么多女孩子,我想让他收收心而已。”

    甄洛攥紧了拳头:“谁允许您这么做的,我们的感情我们自己说了算,为什么非要用这么耻的方式。”

    于阔海听到这句话,也愤怒了:“洛儿,我是你爸爸,你怎么能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甄洛喘着粗气,目光决绝:“爸爸,您是真的想让我跟您永远的断绝关系吗。”

    于阔海冷笑道:“洛儿,你舍得吗,别忘了,我们之间也有合同,如果你跟我断绝关系,海澜集团未來的继承权,你现在手头25%海澜集团的股份,都会失去,海澜集团也会停止对涅槃的赞助。”

    “你真的以为我会害怕吗,爸爸,如果您这么想,您就大错特错了。”

    “洛儿,你闭嘴,爸爸这么做不是为了你好吗,你们俩为什么这么在《屠神》里拼命,不就是为了在一起吗。”

    只可惜,于阔海的话并沒有止住甄洛的愤怒:“可是爸爸,就如同当初我不想嫁给方明一样,现在我也不想你用这种方式绑架我和罗修的感情,我们俩的感情走向,我们自己控制,用不着其他外力。”

    此时,罗修站起來,按住了甄洛的肩膀,亦压住了她的火气:“伯父,我罗修不贪财,我可以直截了当的告诉您,我以前赚过多少钱,我做的行业并不光明正大,可是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我也赚了十几亿,可是您知道吗,这十几亿都让我挥霍一空了,我这人喜欢装逼,我杀人越货之后,心中都是会充满忏悔,所以这些年,我以匿名的方式,给很多家慈善机构捐过款,细细一算的话,沒有10亿也有8亿了,我不在乎钱,我当初进入《屠神》的初衷,也不是为了终那笔天文数字的奖励金,我是为我喜欢的女人进入《屠神》的,当时,那个女人不是洛儿,我遇到洛儿的时候,我又多了一个奋斗的目标,我可以实实在在的告诉您,我爱您的女儿,我也爱另一个女孩子。

    我这二十多年,过得并不平静,羁绊一直在我的骨子里流淌,我不可能因为一张至少有50亿华夏币每年的巨额支票,就出卖我对羁绊的执着。

    谢谢您这么瞧得起我,让我今天才知道,我罗修原來值这么多钱。”

    说罢,罗修冲着于阔海深深点头,转身而去。

    甄洛毫不客气的跟了出去。

    于阔海望着这俩人,一时间感觉到了心口隐隐作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痛楚还沒到吃硝酸甘油的程度。

    毫疑问,罗修今天并沒有放狠话,否则,他又得住院了。

    ……

    走出了庄园的时候,甄洛一把拉住了罗修,沒好气道:“刚才为什么不狠狠驳斥他几句,这么客气干什么。”

    罗修也沒好气的捏住了甄洛的俏脸:“他是我伯父,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我把他数落得去了医院,对咱们有什么好处。”

    这一句话就让甄洛差点泪崩:“罗修,我……对不起,我失言了,可是我……”

    “洛儿,你别表态。”罗修说,“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首先要告诉你,我很爱你,可是我的情况,你是了解的,晴儿,救过我的命;烟儿,她是我的师父,如果沒有她,也不会有今天的我;还有李溟,我和她都救过对方的狗命,这些羁绊,这辈子法释怀。”

    甄洛有些自惭形秽:“我沒救过你的命。”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爱你。”

    甄洛声泪俱下:“罗修……”

    “不管伯父怎么看我,我不会放弃你们任何一个人,直到我的心有所归属的那一天,当着伯父的面,我不能气他,我现在只能给你打一记强心针,我告诉你,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真的法说服伯父,和他吵起來了,差的结果不是和他断绝关系,而是放弃海澜集团的股份。”

    甄洛吃惊不已:“这是什么意思。”

    罗修嘴角微扬,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很短的五位号码,又在上面连连拨号,艹作了几下之后,递给了她。

    一时间,一个非常柔和的女声在甄洛的耳边说道:“您当前的可用余额为九亿五千六百二十四万九千五百五十五点二八元……”

    这一刻,甄洛是震惊。

    “我失忆之前,存了一笔数额三亿多的钱,这笔钱,是很干净的钱,做雇佣兵,未必只是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同时也会做一些为国为民的好事,这些钱,就是这么來的,我把黑色收入都挥霍了,而这些钱,我一直留了下來。

    前些曰子,和天明重见面的时候,天明把为我保管很久的这张银行卡还给了我,密码是你的生曰。

    你也知道,现在的人们都好赌,前些年世界杯足球赛开赛的时候,博彩业赚了几千亿,今年在《屠神》里也是一样,外围下注很大,赌哪支团队能够成为第一个获得建帮令的团队,当时,方明的赔率高,是一赔一点二的赔率,咱们涅槃很低,只有一赔三,我赌上了所有钱,所以,我赚嗨了。”

    甄洛仍旧泪流不止:“告诉我,你是什么意思。”

    “洛儿,我是个男人,我养自己的女人天经地义,就算海澜集团不给咱们投资,你的男人,我,也养得起你,养得起整个团队,这就是我要表达的意思。”罗修坚定的把银行卡递给了甄洛。

    甄洛抱着他,放声痛哭:“罗修,咱们几个私奔吧,我不想再过得这么辛苦了。”

    “傻瓜,这只是预防针而已,我拿给你,只是告诉你咱们还有退路,可是你不能拿这张卡堵死和自己老爷子的路,你知道吗,我已经沒有爸爸了,你这有爸爸的人如果都不珍惜自己的爸爸,我会瞧不起你的,我也不会……再爱你的。”

    说到这里,罗修的嗓子也哽咽了,他憎恨沒出息的自己,他不知道为什么过去那些年自己可以做到那么冷血,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对自己根本经不起情感的洗刷。

    可能原因只有一个,爸爸也好,妈妈也好,这两个词汇对于他來说,都是禁忌。

    ……

    两个人抱头痛哭的时候,于阔海就站在他们的身后,此时的于老爷子也在不停的擦着眼泪,多少年來,他一直不看好甄洛的感情,可是在这一刻,他被甄洛喜欢的男人感动了。

    这个男人尽管在哭泣,可是内心世界仍旧强大如斯,虽然有过不堪回首的往事,可是他的心中仍旧保存着作为一个纯粹的人执着的羁绊。

    于阔海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如此卑劣,如此不堪,甚至都不如这个杀人如麻的雇佣兵。

    ……

    许久之后,甄洛和罗修的情绪平静下來,罗修一回头,看到了于阔海,顿时尴尬的说不出话來了。

    于阔海叹了口气,慢慢转过了身:“你们俩好自为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