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二百七十四章 活(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数分钟后,所有人都走出了矿山。

    在拆专家的努力下,定时炸的外围被拆开了。

    但是,拆专家也说了,这定时炸装得很有学问,在剪掉正确的线之前,是法从妖血身上拆掉的,一旦强拆,定时炸就会提前引爆。

    而且,这炸威力极大,即便是穿着防服,也不能保证绝对的安。

    ……

    罗修终走到了妖血的面前,手中紧握着一把剪刀。

    这一刻,他平生以來第一次双手颤抖。

    他害怕了,他怕死,他怕死了之后,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为他难过。

    可是,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薛晴、甄洛一例外,都站在了妖血的面前。

    他一阵讶然的时候,目怜心居然也走了过來,紧接着,是笔墨妖姬……

    罗修的双眼里都是泪水,情感的闸门几乎要法遏制。

    但是,这些人偏偏这么邪恶,就不是让控制自己。

    很,张凡和az的所有成员,都走到了妖血的身边。

    甚至,还有随行而來的倾城娃娃,林海听涛和林海草莓。

    罗修的双眼已经被泪水完遮挡住了,整个人不停的流泪:“我擦你们大爷,你们脑子都进水了是吗,干嘛这样啊。”

    张凡沒好气道:“你大爷,多亏俺知道你小子的花花肠子,事先喝了解药,要不然这么精彩的一出好戏怎么能赶上。”

    罗修哽咽道:“老子沒说你,你死不死跟老子沒关系,我是问娃娃、问妖姬,问……”

    罗修再也承受不住,抱着头,嗷嗷惨哭。

    林海听涛含着泪,却嘴角微扬:“老兄弟,老哥其实也沒啥牵挂了,唯一的牵挂,其实就是草莓,草莓现在愿意跟我一起死,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林海草莓坚毅的擦掉了眼眶里的泪水,说道:“江哥,你们如果都不在了,我们还怎么欢乐的玩耍,只是,我有一个要求。”

    “你,你说……哥、哥会答应你的。”罗修艰难的说道。

    “如果我们都活着,都不死,我希望你给我和海哥当证婚人。”

    这一刻,林海听涛都傻了眼:“草莓,你说什么。”

    林海草莓笑着流泪:“海哥,我爱你,一直都爱你,娶了我吧,过两年,等我长大一点,我给你生孩子。”

    林海听涛声流泪。

    罗修的目光转向了笔墨妖姬。

    笔墨妖姬同样噙着泪:“我犯花痴好不好,我暗恋江哥哥,这样可以吗。”

    罗修的目光,后落在了倾城娃娃身上。

    倾城娃娃倒是很淡定:“我今天沒吃药,放弃治疗了,话说,贱人修,你哭得样子丑死了,怎么这么难看。”

    有些人,罗修的目光不会落在他们身上,因为他知道,就算是陪着他一起死,这些人也不会有什么怨言,可是有些人,他真的不想让他们死。

    定时炸的时间很富裕,有半个小时这么长,只是抉择很难做出,三根线,到底要剪断哪一根。

    红黄蓝,罗修艰难的做着选择題。

    终,他选择了红线……

    就在他即将剪断这根线的时候,他突然冲着身后挥了挥手。

    这一刻,张凡等人冲着笔墨妖姬等人就要挥手刀。

    笔墨妖姬早有防备,突然冷不丁的转过身,一把捏住了张凡的老脸:“省省力气好不好,想想咱们一会儿吃什么好吃的压压惊。”

    听到这句话,张凡的心都被揉碎了,七尺高的汉子很郁闷的流泪。

    望着可爱的倾城娃娃,同样在流泪。

    李溟冲着众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动手,她则以的速度走到了干爹面前,连拖带拽把他拽到了定时炸的辐射范围之内。

    干爹当然法反抗,只能在地上缓缓爬行。

    李溟步走到了他的面前,一双眼睛狠狠的瞪着他。

    干爹的目光在闪避,可是,还是被李溟看出了一丝端倪。

    李溟冷笑着,突然间站了起來,步走到了罗修的面前,一把抢过了剪刀:“我來。”

    罗修嘴唇紧咬:“我有把握吗。”

    李溟淡淡一笑:“只有三分之一的把握。”

    妖血已经要说不出话了,嘴巴里哽咽着,说着:“滚、滚、滚……”

    很显然,她不想让他们跟自己一起倒霉。

    可是,李溟却不管三七二十一,思忖了片刻之后,突然间果断的出手,一下剪断了蓝色的线。

    这一幕,來得太过于突然,让所有人始料未及。

    可是,炸,真的沒有引爆……

    李溟深呼了一口气,道:“猜对了。”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即便是猜对了,这定时炸上的时间仍旧在走,而且,居然只剩下了倒数十秒钟。

    毫疑问,这是一个双重定时炸。

    罗修的反应显然比李溟,此刻的他一把将定时炸从妖血的身上狠狠摘掉,朝着前方迅跑跑出了三十米开外,用尽身力气,把它扔向了半空中,随后转身就跑。

    还沒跑出二十米,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这定时炸在半空中爆炸了。

    剧烈的冲击力险些席卷了罗修,橙红色的火焰在半空中肆意乱舞,而随着这颗定时炸的爆炸,整个三号矿山也被引爆,一时间,隆隆巨响不绝于耳。

    众人,都在朝着后方转移,那些來不及开走的卡车,被滚落的巨石打压,砸得面目非,所幸的是,沒有任何人员伤亡。

    罗修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把妖血吓坏了。

    妖血步走过去,一把抱住了他,这才发现,他安然恙,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罗修身都在颤抖。

    甄洛步走过來,拍了拍妖血的肩膀,把自己的手指点在了嘴唇上提示她,她这才领悟,一时间羞涩的俯下身体,照着罗修的嘴唇亲吻了一口。

    罗修这才恍如隔世的苏醒过來:“大家都沒事吧。”

    “都沒事,只是砸坏了几辆车。”甄洛道。

    “洛儿,我……”

    “罗修,什么都别说了,我释怀了。”甄洛动情道,“以后咱们在一起开开心心的生活,好不好、”

    林海听涛也走到了罗修的面前,伸出了手,一把将他拉了起來,和他紧紧相拥,这一刻罗修才发现,大叔居然哭出了声。

    罗修则在笑:“不准反悔哦,要娶草莓的,我给你们当证婚人。”

    林海听涛道:“两年之后,等她到了年龄,我一定娶她,兄弟,你沒事就好。”

    身后,草莓妹子欢喜不已,而倾城娃娃在一旁默默的,开心的流泪。

    ……

    这一夜,罗修需要感激的人太多了,以至于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所以,什么都不说,做,就是了。

    事情突发半个小时后,国际刑警和澳洲刑警赶來,带走了包括干爹在内的所有人,那个活着的干爹一双眼睛狠狠的瞪着李溟,根本不知道李溟是怎么猜出那根救命的蓝线的。

    李溟在这一刻,也沒有给出他答案。

    而是在他们都被逮捕,离开之后,这才公布了答案:“死掉的那个干爹,才跟我妈妈有关系,这个干爹,有一个人左眼里有一小块特别不明显的红色斑点,可是那个活着的家伙沒有,我妈妈生前喜欢蓝色,所以这家伙应该是憎恨蓝色的,所以我选了蓝线。”

    妖血走过去,紧紧抱住了她:“对不起,我给大家惹麻烦了。”

    李溟冷冷道:“你知道就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做事情怎么一点分寸都沒有,今天多亏是猜对了,真的猜错了,这么多人跟着你一起死,你不愧疚吗,拜托以后做事成熟一点好不好。”

    妖血泪流满面:“对不起。”

    “真烦人,还哭呢,烦死了。”李溟一把推开了妖血,“贱人修,我饿了,想吃东西了。”

    罗修抱住了妖血:“这里阴气太重,不爽,咱们去二号矿山那边,吃烤肉,喝啤酒。”

    大难不死,众人都想好好的嗨皮一下了,谁也沒有反对。

    ……

    一个小时后,在距离三号矿山大约有五公里开外的二号矿山外,篝火早已经点起,篝火之上,炙烤着各种美味的肉食。

    az组织在今天算是彻底的土崩瓦解了,只是其中的过程,耐人寻味。

    甄洛公布了真相,原來,她晕倒之中,很就被薛晴掐人中掐醒了,醒过來之后,她不敢托大,很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老爸,于阔海爱女心切,很就派出了自己的保镖团,也就是刚才那些人助战,这些人都不是华夏国籍,而是国际佣兵,专门负责保护甄家人的安,这一次,为了爱女,甚至是为了未來的女婿,老爷子下了大本。

    罗修的一意孤行,换來的惩罚很严重,几乎每个美女都灌他酒,只可惜,他本來酒量就好,今天又心情大爽,特别能喝,根本灌不醉。

    另一个一意孤行的家伙就是妖血,她得到的惩罚是帮助大家烤肉,大家沒有任何人责怪她,因为她在此之前,是为涅槃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如果沒有她和倾城娃娃的串联,就沒有那数万人的海归团介入十悲妖塔的战事,涅槃也不会真正意义上的成立帮会,沒有众人今天在这里把酒言欢。

    只是,她有些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一直羞涩的低着头。

    甄洛走了过去,突然间抱住了她,不由分说,照着她的嘴唇狠狠吻了下去,甚至还伸出了舌头。

    一时间,妖血有些不知所以。

    甄洛松开她的时候,说了一句很实际的话:“不要离开,就是赎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