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二百七十九章 罗家的遗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重要的事。”

    “是的,爸爸是这么说的。”

    罗修一阵疑惑,却还是跟着甄洛一起走出了房间,來到了客厅里。

    现在,处于办公上的考虑,他换了居所,一个月前他在靠近天南大学的地方买了一套别墅,却沒成想,此举招來了一群美女的讨伐,随后,也不管他愿意与否,这些美女都住在了他的别墅里。

    今天的客人不只是于阔海一个人,还有一个西服革履的老人,看上去有六十多岁的样子,看到罗修下楼之后,这男人步走到了他的面前,伸出了手:“您好,罗先生,我是罗文先生的律师,总算找到您了。”

    罗修吃惊不已,不由把目光转向了于阔海:“伯父,这是怎么回事。”

    于阔海笑道:“该是谁的,这辈子都跑不掉,这位老先生就是当年你父亲罗文的律师,他不但保管着你父亲目前拥有的所有财产,还保管着你父母的dna,现在只需要验一验你的dna,就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罗文的亲生儿子,能不能拥有这份遗产的继承权了。”

    罗修冲着这位老人家深深点头:“这些年多谢您了,您心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罗先生,您看您什么时候方便。”

    罗修说道:“今天可以吗。”

    ……

    老实说,罗修虽然和自己父母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是个孝子,近这几年,他每每來到天州,都会拜祭自己的父母,可是父母的遗产,他却从沒有过多的关注过,因为他觉得那些东西与亲情关。

    可是他也是个知冷知热的人,于阔海好不容易找到了父亲的律师,自己必须要给于阔海一个面子。

    所以,吃饭前,他就给于阔海的私人医生提供了血样。

    律师为了验证这份血样的可靠姓,跟着私人医生一起走了。

    于阔海则留了下來,和罗修等人吃午饭。

    这个中午下起了小雨,让九月中的天气有些小小的寒意,罗修也沒有错过展示自己厨艺的机会,他做了一个滋补而温热的甲鱼火锅,又用出众的刀法切了很多令人垂涎欲滴的食材,比如羊肉、牛肉、甚至是蛇肉。

    几个美女作陪,为了让于阔海不至于尴尬,她们都坐在了于阔海的身旁。

    上一次看到罗修的眼泪之后,于阔海便不再干预他和美女们的事情了,而且,用一句比较功利的话來说,现在的罗修对海澜集团也有很大的帮助,他现在在《屠神》的死界、人界的影响力,帮助海澜集团与不少大公司缔结了合作关系,让海澜集团赚得盆满钵满,难能可贵的是,罗修不贪财,一个月前,他再度拒绝了于阔海要送给他10%海澜集团干股的想法。

    所以,于阔海特别看重他。

    ……

    今天吃着这顿比较特殊的料理,于阔海也十分高兴,不时的给罗修碰杯,喝上一小口:“罗修啊,你的厨艺很出色,是以前练就的吗。”

    罗修仍旧直爽:“以前因为任务需要,当过厨师、中餐厨子、西餐厨子都做过。”

    “今天的火锅很好吃。”

    “您过奖了。”

    “罗修,以后跟我说话不需要那么客气,咱们都是一家人了。”

    “好的,伯父。”

    听着这爷俩一唱一和,甄洛在一旁偷笑:“你们爷俩是在演戏么,怎么看上去这么假。”

    “小丫头说什么呢。”于阔海沒好气道。

    薛晴也不像以前那么单纯了,说话也带着一种邪恶的小目的:“伯父,那我们几个也是自己人吗。”

    于阔海的回应出乎她的意料:“如果你们愿意的话,都可以认我做干爹。”

    一听到“干爹”这个词,罗修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后背发凉。

    妖血显然是心疼罗修,轻咳了一声:“伯父,这个词真的很敏感。”

    于阔海一愣,不由笑道:“是啊,这个词害苦了你们了,罗修和李溟应该有深刻的理解吧。”

    李溟叹道:“可是看到别人有爹,我们心里还是很眼热。”

    目怜心搅动着自己的佐料,略有所思的样子,很显然,她也在纠结这个词汇。

    罗修看到气氛不对,说了一句冷笑话调剂气氛:“要不就不要人干爹了,不是有什么表叔、表大爷吗,我看你们就认个表爹好了。”

    话音刚落,几个美女笑到肚皮抽筋,妖血是剧烈的咳嗽起來,薛晴赶紧递给了她一杯饮料。

    妖血一边喝着饮料,一边捶着他的后背:“倒霉孩子,你真烦人,这时不时的冷笑话是要闹哪般。”

    ……

    这顿饭,因一个笑话而吃得很开心,除了甄洛,其他几个美女算是放下心來,因为她们能看得出來,于阔海对她们的那种特殊的敌意,要消失了。

    喝着饭后茶的功夫,律师和医生也走了进來,罗修站起身的时候,并不是走过去询问什么情况,而是去了厨房,拿出了两份热汤:“忙活半天,还沒吃饭吧,尝尝我的手艺。”

    这个举动,也让律师和医生吃惊不已。

    律师冲着罗修伸出了大拇指:“罗先生,您的涵养真是像极了您的父亲。”

    罗修淡淡一笑:“看來已经定论了,我就是罗文的儿子。”

    “沒错,dna检测已经做出來了,你和罗先生的dna相似度是9999994%,足可以确定你就是他的儿子,所以,接下來的遗嘱是有效的。”

    “律师先生,您别着急,先吃点东西,王医生,您也辛苦了。”

    ……

    罗修的话暖人心,他刻意做的热汤也很暖人胃,律师和医生喝着热汤的时候,罗修又给两个人加了面,拿來了各种清爽的拌菜。

    律师吃着吃着,颇有些感触:“我能问你一个比较唐突的问題吗。”

    罗修点头:“您请讲。”

    “您应该对您的家族还存有印象,遗产应该是很丰厚的,您就那么不着急知道遗嘱吗。”

    罗修哈哈一笑:“说真的,我不是很在乎,我赚的钱挺多的,够我们花的。”

    律师也不说话了,很内涵的笑着。

    ……

    吃过饭,律师从一个公文包中拿出了罗文的遗嘱,而与此同时,10个彪悍的年轻人用两条长扁担抬进來了一个偌大的箱子,看着他们格外吃力的样子,可想而知这箱子到底有多沉重。

    罗修感觉有些奇,他在乎的不是里面东西的价值,在乎的是这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让10个人都这么劲。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当这箱子抬进客厅的时候,扁担居然发出了折断的声音,几个年轻人赶紧把箱子落地。

    几个美女也啧啧称奇。

    目怜心道:“这里面到底放了什么,怎么这么重。”

    “金银财宝。”薛晴试探着问了一句。

    “目测是这样的。”甄洛调侃道:“罗修发达了,于老爷子,我以后不跟你混了,要跟罗大大混了。”

    于阔海笑而不语。

    这10个大小伙子都不是一般人,都是于阔海得力的保镖,受过极为专业且严苛的负重训练,一个人举起两百斤的东西不成问題,他们十个人抬这箱子都非常吃力,箱子到底有多重,可想而知。

    于阔海一摆手,10个大小伙子都离开了,而医生也礼貌的离开了。

    现场一片沉静,所有目光都落在了律师的身上。

    因为年龄的积淀,律师显得很沉静,他慢慢的打开了自己的文件包,从里面取出了保存完好,边角却也已经泛黄的遗嘱:“罗文先生的遗嘱是这样的,,我宣布,我死后,我的部财产都归我妻子江心月所有。”

    话音刚落,众人均是一愣,倒是罗修表情淡定。

    可是,律师很又拿出了第二份遗嘱,这份遗嘱,是罗修的目前江心月的:“我宣布,我死后,我的部财产都归我和我丈夫罗文的爱子罗修所有。”

    ……

    说罢,律师把两份遗嘱都递给了罗修,让他核实。

    罗修从上面斑驳的印记上就能看出,这两份遗嘱确实是很多年前签订的,上面的曰期也写着2004年4月5曰的字样,两份都是如此。

    如此可以证明,他的父母不但是真心相爱的,而且相比较自己的父亲,母亲显然爱自己。

    罗修的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了,其实罗家有多少遗产留给他,他并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是自己的父母一直爱着他,这就足够了。

    ……

    看着罗修动容,甄洛等人也有些感触,甄洛是走到了他的面前,握住了他的手。

    薛晴则有些尴尬,可还是被妖血和李溟推了一把。

    律师又拿出了一叠文件:“您父母去世后,属于他们的遗产分别是323亿华夏币,1355亿美元,5344万欧元以及美国甲骨文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投资公司的股票,目前的价值约为6亿美元,此外还有龙都市故宫的两处房产,天州市天心区的两处别墅,美国洛杉矶的一处商业中心,还有跑车、房车等等,当然,还有你面前的这件东西,请您打开过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