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三百章 夏威夷情事(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夏威夷,美国唯一的群岛州,由太平洋上132个小岛组成,四季如夏,却也四季迤逦,是旅游胜地之一。

    飞机在檀香山国际机场降落,而旅游的主要地点,也是檀香山。

    至于众人下榻的酒店,则是夏家的产业,夏家以旅游业、餐饮业和房地产为主,夏家的酒店名为夏莲酒店,是球知名的连锁大酒店,在檀香山的酒店是七星级的水准。

    虽然不知道罗修到來,可萧煌已经在昨天打了招呼,所以酒店还是刻意腾出了一个小院供他们居住。

    这就是夏莲酒店的特点,他们的酒店具东方风格,有些像华夏的东北地区的农家院,但是水准高出很多,起居室有水床,有情趣床,甚至还有专门供小孩子居住的童趣间。

    萧煌的两个幸福的烦恼就在他的身边,一左一右。

    夏天揽着他的手臂,桀桀笑道:“静,咱们去开个情趣间吧,里面有秋千,可好玩了。”

    萧煌瀑布汗横流:“内啥,我身体不好,消受不起,还是留给罗修吧。”

    夏天笑问:“修弟,你要不要去。”

    罗修的老脸红到了脖子根:“内啥,我就算了,以前见识过了。”

    说完这句话,他发现自己离死不远了,身后几道凶光怒气冲冲的瞪着他,都把他谋杀了。

    静扶额轻叹:“修修,來年春暖花开,嫂子会去拜祭你的。”

    话音刚落,薛晴一把将他放倒,拖着脚就往前拽:“小子,进房间受死吧。”

    “饶命,女王饶命啊。”

    妖血道:“死罪可,活罪难逃,拖进房间,严刑拷打。”

    罗修望着薛天,泪眼汪汪:“天哥救命啊,你女儿要谋杀亲哥了。”

    薛天看不下去了:“内啥,老虎,你不是说想投资我的水果店吗,怎么着,咱们聊聊去。”

    布老虎很yd:“是啊,天哥,我和老郭都有这个想法,就是不知道怎么跟你玩耍,是吧老郭。”

    “是啊,我们俩准备投资500万左右,你看行不。”

    “别站在这说了,地下有台球厅,你们一边打球一边聊。”夏天摆手道。

    于是,悲催的罗修被这些沒良心的贱人抛弃了,苦逼的被几个美女扔进了情趣房中。

    ……

    所谓情趣房,很多人都懂,罗修懂,只不过这几年他选择了遗忘。

    所以被拖入这间房的时候,他一声不吭,只是凝视着房间里的陈设发呆。

    薛晴的目光转向了墙板上的一个人形玩偶,看了几眼之后,有些吃惊:“诶,这玩偶,怎么长得这么像洛儿。”

    甄洛也走过去拿起了玩偶,一时间瞪大了眼睛:“诶,是很像啊。”

    此时,罗修已经悄声息的爬起,缓缓的走到了房间门口。

    然后,李溟突然乱入,一下把他撞得连连趔趄,倒在了甄洛的脚下。

    可悲的是,穿着清爽荷叶色短裙的甄洛,今天木有穿打底裤,而偏偏罗修的头不由自主的栽倒在了她的双腿下,那美妙的绯色遁入眼帘,让他大饱眼福。

    甄洛低下头,面表情的望着他:“罗修,你看够了沒有。”

    罗修捂住了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甄洛轻笑着,缓缓蹲了下來,轻轻捏住了他的脸,和颜悦色:“那你就给我解释一下,这个人偶是怎么回事。”

    罗修发现自己说话都结巴了:“这、解、解释了,你不杀我,她们会杀了我,不解释,你会杀了我,她们不会杀了我,横竖都是死啊。”

    甄洛道:“我可以劝她们杀了你之后,不把你分尸煮汤喝,怎么样。”

    薛晴一把夹住了他的脖子:“是啊,就算是煮汤,我也不会放胡椒的。”

    李溟颇为赞同:“就算是放了胡椒,我也不会喝两碗的。”

    妖血坐在了秋千上:“就算是喝了两碗,我也不会打嗝的。”

    罗修哭了:“你们杀了我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薛晴彪悍的将他按倒在地,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脊椎骨上,而甄洛坏,直接坐在了他的背上,和薛晴來了一个十指紧扣,妖血则坐在了他的腿上,至于李溟,她拿起了一根狗尾巴草引逗罗修的脚心,传说中的酷刑已经被她们活学活用了。

    房间内,哀嚎声此起彼伏,房间外,目怜心和白色凝霜一脸奈的对视。

    白色凝霜艹着极为生涩的汉语说道:“心,进去看看。”

    目怜心道:“正合我意。”

    倾城娃娃也走了过來:“我也想参一手。”

    “來,同去。”

    这几人很打开了虚掩的房门,进屋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白色凝霜:“g。”

    目怜心:“你们这种禽兽的行为实在是……太刺激了,我也要加入。”

    倾城娃娃在洁白的小胸脯上划着十字:“主说过,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溟姐,狗尾巴草还有木有,给我一根。”

    一时间,这几个美女齐齐动手,倾城娃娃用狗尾巴草挠着罗修的另一只脚的脚心,白色凝霜则去捏脸,目怜心平曰里对罗修好,今天也腹黑的用狗尾巴草去挠他的鼻子,害得他不停的打喷嚏。

    房间外,静和夏天在偷窥。

    静:“天天,看样子,修修很享受啊。”

    夏天:“是啊,爽叫声不绝于耳。”

    萧煌擦汗:“这是爽叫吗,分明是惨叫啊。”

    二女齐齐道:“不,这绝壁是爽叫,煌哥哥,你要不要试一试。”

    萧煌身都在打冷战:“我,我沒犯什么错啊。”

    静:“你对我们很好,当然沒犯错,我们必须奖励奖励你。”

    夏天:“是啊,煌哥哥,來吧。”

    萧煌:“诸位爱卿,來护驾。”

    夏天:“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沒用了。”

    破喉咙:“是啊,我正忙着呢。”

    妖君:“贱人,扑克准备好了沒就在这胡咧咧,打牌啊。”

    破喉咙:“打毛啊,先把欠我的128给我。”

    妖君:“沒问題,不过你不要在这里搅和人家好不好。”

    破喉咙:“好啊。”

    ……

    罗修房间里的趣事,许久才平息,罗修被调戏的眼泪都出來了,整个人力的瘫软在了地上。

    甄洛拿着手中像极了她的小玩偶,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偶然摆在这里的吧。”

    罗修的脸上黯然失色。

    甄洛一下子明白了:“我不问了,这个我收好,送给我吧。”

    他不问,罗修却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

    这是三年多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奉命赴夏威夷公干,在一家小摊前捏泥人,因为心中念着甄洛,所以就捏了一个甄洛的泥人。

    之后,他住进了这家夏莲酒店的这个房间。

    第二夜,为了完成一个重要任务,他被迫在酒店里和一个美国富婆共赴巫山。

    老实说,那个富婆长得很漂亮,身材也是极好,甚至善解风情,可那一夜之后,他望着小泥人,联想起了那龌龊的一夜,呕吐不止。

    ……

    “罗修,你怎么了。”甄洛推着他,发现自己沒办法把他从梦魇中叫醒……罗修目光呆滞的望着那张猥琐的床,一时间眼眶里溢出了泪水。

    这一刻,他的眼泪,很多人都懂,而懂的是李溟。

    李溟一向特立独行,她走到了罗修的身边,也不管薛晴是否高兴,一把推开她,朝着罗修的嘴唇狠狠吻了一口。

    罗修,转瞬间苏醒过來,虽然泪水沒有止住,情绪却平复了:“都过去那么久了,也该忘了,要不然,到一地伤心一次,以后还能成什么大事。”

    李溟擦干了他的眼泪,可是沒成想,自己的泪水不知什么时候流了出來。

    薛晴也不介意她刚才的冒失,用手抹去了她的泪水。

    李溟粗口了:“马勒戈壁的,果然是一天佣兵,一世烙印。”

    甄洛思忖了片刻:“你这样不是事,这样吧,那个老东西就被羁押在拉海纳监狱,距离这里也不远,明天咱们去看望看望他。”

    甄洛话音刚落,就被罗修紧紧拥抱:“不想再和你们分开了。”

    妖血看到这情景,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摸了摸身上,找到了一盒坤烟,拿出一根抽了几口:“在这么美丽的地方服刑,却不能去欣赏这个地方的美,应该是一种酷刑吧。”

    ……

    这一夜,罗修就睡在了这个房间,强制自己忘却某件事,他把房门紧锁,房卡自行保留。

    几个美女都呆在房间外,都在想方设法的打开房门。

    不大一会儿功夫,夏天走了过來,手里拿着一张房卡:“这张可以进去,不过我给你们一个不成熟的建议,好一个人进去,谁去,你们自己商量吧。”

    夏天扔下卡就走了,把困难的抉择留给了几个美女。

    妖血望着这张卡,叹了口气:“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说罢,他先走了。

    “同感。”李溟也走开了。

    目怜心望着甄洛:“洛儿姐,交给你了。”

    倾城娃娃:“唉,感情的事麻烦了……凝霜,咱们走吧。”

    终,只有甄洛和薛晴留了下來。

    薛晴刚要走,却被甄洛一把抓住了手腕:“一起进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