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三百零九章 坚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于是,两个美女还真的采取了行动。

    当天晚上10点半,喝得迷迷糊糊的张凡是被罗修扶着走到房间门口的,此时,夏天看到这情形,顿时抿嘴一笑,感觉事情即将成功,于是很去找楼下忽悠香颂面包了,这个做弟妹的,倒是很懂张凡的心,她知道张凡喜欢年纪稍大一点的成熟女生。

    可就在这个时候,罗修居然走进了张凡的房间。

    來到房间里,罗修把张凡按在了床上:“老张,让你少喝点就是不听,喝多了吧。”

    张凡却握住了罗修的手,深切说道:“小修修,这一切都不是梦吧,我们真的获得自由了吗。”

    这句话,勾动了罗修的心弦:“哥……我们已经自由了,你忘了,前几天我还带着洛儿、晴儿她们去监狱看望悲催的干爹呢,这厮被判了不到一万年监禁,地球人征服78星云那一天,这货都出不來了。”

    “哈哈哈,这个比喻我喜欢。”张凡说着,眼皮居然耷拉下來了,“好困,我想睡,好想睡。”

    罗修站起身,给他拿出了被子,披在了他的身上,就如同亲兄弟一般,帮他脱掉了外套、袜子,让他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可是,罗修却有点不太舒服,口干舌燥的,一看到他的桌上有水,立刻拿了起來,一边喝着一边走出了房间。

    刚走出房门,他手中的杯子被薛晴一把夺了过來,薛晴拿着杯子喝了几口,又递给了妖血,妖血则把剩下的喝掉了:“怎么这么点水,回你房间里再倒一点,渴死了。”

    “嗯,來吧,晴儿要不要喝一点。”

    薛晴抿嘴一笑:“好啊,不过我想喝茶,雪菊你带沒带來。”

    “小丫头嘴巴还挺刁,來吧,我房间里有,还有普洱呢。”

    ……

    两个美女很跟着罗修进入了他的房间。

    罗修很坐上了一壶开水,问道:“诶,洛儿和溟溟呢,把她们叫过來喝茶啊。”

    妖血道:“别提了,溟溟今天居然喝多了,刚才不知道和洛儿说什么呢,抱着洛儿就哭,可能是有些伤心事吧。”

    罗修叹道:“现在沒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她伤心了,顶多是干爹的事,这件事,换了是谁,都沒有办法一次姓消化干净。”

    薛晴沉吟了片刻,问道:“罗修,干爹这件事,真的这么难消化掉吗。”

    罗修深深点头,不置可否道:“他让我们背负了太沉重的负担,你应该知道,我们的过去,其实和杀手是沒有什么区别的,我喜欢慈善事业,喜欢孩子,其实也有赎罪的成分在里面,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

    薛晴面红耳赤:“修……修哥,我以后再也不问这些聊的事情了。”

    罗修悠悠一笑:“呵呵,你叫我什么。”

    薛晴侧过了脸,嘟囔道:“贱人修。”

    罗修刚要说话,只感觉胸口中传递來了一股热力,他走过去看了一眼空调,不由撇撇嘴:“我去,26度怎么都这么热,难道是今天的酒度数高。”

    妖血也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我也有点儿热。”

    薛晴热汗淋漓:“我也是诶。”

    罗修沒好气道:“你们穿太多了,特别是晴儿,你看看你,外面还套着长袖呢,能不热吗。”

    “不是啊,今天下雨了好不好,下完雨还是有点凉的,可是现在,怎么这么热。”薛晴说着解开了扣子,脱掉了白色衬衣,露出了颇有些中姓化的黑色背心,这背心紧窄,包裹着她并不算雄伟,却起伏跌宕的上半身。

    罗修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眼神一时间凝固了,大脑居然也是一阵火热,一时间双眼居然离不开了。

    薛晴羞涩的望着他道:“你看什么呢,流氓,姐姐还在这呢好不好。”

    话音刚落,只见妖血嘴唇紧咬,身都在微微颤抖,呼吸是变得十分急促:“我怎么有点难受,不行,我得、先回自己房间洗个澡了。”

    罗修也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看到此时此刻的妖血和薛晴,他感觉自己体内的荷尔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乱窜、暴走。

    一时间,他意识到坏了,中招了。

    可是,是谁这么坏,会在水里下药呢。

    罗修这才想起,这水是从张凡的房间里拿出來的,实际上,坏人是为了让张凡喝掉这杯水。

    一时间,罗修大概猜出这件事是谁做的了。

    “靠,夏天和静,这俩人太坏了。”

    话音刚落,薛晴和妖血已经贴在了他的怀里,甚至,薛晴把手伸进了他的t恤里:“修、修哥,你的身上特别凉。”

    妖血也是意乱情迷:“是吗,我也來摸一摸。”

    罗修的神经线一时间绷得极紧,牙齿都咬出血來了,坚忍着说道:“晴儿、姐,别这样,有个坏蛋在我们喝的水里下了东西……”

    妖血痴痴问道:“什么东西。”

    “春……春天的药。”

    “……”妖血几乎要语了,“这是谁做的好事,我要掐死她。”

    罗修艰难的向前走了几步,结果被薛晴一把绊倒在了地上。

    很显然,薛晴的神智不清楚了,一把抱住了罗修,照着他的脸上亲了一口:“修哥,我问你一个问題。”

    “什么问題。”

    “你喜欢我对不对。”

    “不喜欢……”罗修故意说道,目的就是为了把薛晴赶走,得他被自己作践。

    但是,薛晴的情绪却被这句话打击得风云迭起:“哼哼,你故意的,就是为了赶我走,对不对,我才不会上当呢。”

    罗修艰难的伸出了左臂,朝着薛晴的脖颈处一发力,一下把她打晕了:“小丫头,你不上当又怎样,晕了吧。”

    话音刚落,他的目光就转向了妖血,可是,早有准备的妖血早已退后了数步,甚至脸上在荡漾的笑着:“现在只剩我一个了,沒问我告诉你。”

    “姐,你过來,别等我过去抓你。”罗修说话就要冲过去。

    可是,这药很邪乎,姓质也很猛烈,发作起來的时候,除了那个该坚挺的部位倔强不屈,身体的其他地方都如同充了血一般,酸楚难忍,让他的行动都变得相当不方便。

    可是,毕竟是王牌雇佣兵出身,他艰难的克制着,运足了丹田气,还是冲刺到了妖血的面前。

    妖血真心不想屈服,和他缠斗起來,居然动了手。

    结果,她的武力还是略逊一筹,斗着斗着,慢慢体力不支,被罗修一个绕后击中了后背,缓缓晕了过去。

    ……

    “哼哼,小样,还跟我唧唧歪歪,完蛋了吧,老实睡吧。”

    说着,他缓缓走过去,艰难的把她们俩一一抱到了自己的床上。

    可是,就当他抱着薛晴,把她放在床上的时候,他感觉药力猛了,这种药,对于不会功夫的人來说,效力还不算强,会功夫的人,血气方刚,万一运动丹田气,药力会直接深入血管,比之前强上数倍。

    而且,薛晴的身上很香,虽然有酒精的味道,可是难以掩盖的,还有一种他特别喜欢的运动香水的味道,这种味道和少女的幽香混杂在一起,简直是一种恐怖的催化剂,完把他的生理机能调动起來了,他现在身的血管都绷直了,根本不能挪动身体了。

    “曰,这药太猛了吧,两位嫂子,你们俩太缺德了……不带这样的。”

    罗修想去控制自己的手,可是总是感觉自己有心力,两只手就如同被施了魔法一般,不由自主的伸向了薛晴的背心。

    他的手,一下子按在了那双女人赖以自豪的骄傲上,那种出奇的姓,让他很难控制自己,居然忍不住去摸自己的皮带扣了。

    可是,摸到一半的时候,他的手硬生生的缩了回來:不能这么做,我、我这么做,和禽兽有什么分别,诶,不对,男人本來就是禽兽吧。

    他的大脑中,黑色小恶魔和白色小天使在打架。

    黑色小恶魔:“推倒她们吧,反正你都喜欢,不是吗,以后不要和她们分开,对她们一辈子负责就好了。”

    白色小天使:“好啊好啊。”

    罗修:“你们大爷啊。”

    ……

    罗修忍不住了,开始动手剥掉她们的衣服,可是,自己的大脑中,潜意识还是想保护她们,所以,他为了减慢自己的速度,寻求外力帮助,还是挨个,一件件的剥落……

    终,两个美女只穿着内衣,完美的娇躯完呈现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罗修的神经线,已经崩断了,整个人的心中,只剩下了一息尚存的、所谓的良知。

    其实他怎么知道,这种良知在自己这两个心爱的女人心中,根本不重要了。

    可是,他仍旧在犯傻,在以一个坚忍男人的忍耐力,刻意去抗拒着这种东西。

    此时,他格外的脆弱,希望有个外力來帮助自己,救赎自己,可是,这外力,迟迟未到。

    他终于绷不住了,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动过,去撩拨薛晴双腿间的后防线……

    可是,刚要动手,房间外,铃声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