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三百一十章 话题转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罗修都不知道自己是靠什么为动力走到房间门口,并打开门的。

    但是打开门之后,迎來的是自己的救赎。

    甄洛,就站在门口。

    看到罗修满头是汗,呼吸也十分急促,甄洛立刻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热。”

    罗修第一次感觉语言的官能有些劲,说不出话來了,只能指着房间里咿咿呀呀的。

    甄洛感觉事情要坏菜,赶紧走进了房间,结果朝着床上这么一看,她也傻了。

    也许是太不想让自己在甄洛面前丢脸了,他急忙解释着,声音都走了调:“灌、灌了药品,我们、被、被灌了药。”

    甄洛一下子懂了,她赶紧从柜子里拿出了被子,被两个美女盖上,随后一把拉住了罗修,带着他走到了自己的房间。

    罗修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她的房间里的,只是感觉双脚酸痛难忍,手臂也胀的难受。

    ……

    甄洛终于把他带到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的时候,罗修说话稍微利索一点了:“冰、用冰。”

    甄洛迟迟沒有扭过头。

    罗修连忙推了她一把:“洛儿,你想什么呢。”

    “罗修,我在想,今天是不是一个天赐良机呢。”甄洛缓缓回过头的时候,罗修看到的只是她那张略带邪恶的美丽面孔。

    罗修知道,这就叫刚出龙潭,又入虎穴。

    甄洛并不是善解人意的妖血,也不是彪悍中略带矜持的薛晴,甄洛是个外表如冰,内心如火的奇女子,这种女生,完不能用常理去推断。

    甄洛靠近罗修的时候,罗修的手臂因为太过于酸软,已经沒有办法发力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待在她的面前,失去了后的抵抗力。

    而且,他的意识,已经不清醒了,整个人的心,不知道是坠落到了谷底,还是怎样……

    ……

    后來发生了什么事,他并不知道了,他只知道在他身冰冷的时候,一个温暖的身躯紧紧抱住了自己,提供了一种名叫生命的火焰。

    ……

    天刚亮的时候,罗修起身了,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身上仍旧有一种酸痛的感觉,可是,酒精已经被完消化掉了,所以,作用少了大半。

    身边,躺着衣冠不整的甄洛,一头长发虽已凌乱,却仍旧绝代风华,美得不可方物,她紧闭着眼睛,修长的睫毛浓密且深黑,十分美丽。

    也许是罗修轻微挪动了身体,让她有了反应,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望着身边的罗修发呆。

    罗修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发现只剩下了一条内裤,之前发生了什么,他似乎有所察觉了。

    沒等甄洛说话,罗修就低下了头:“洛儿,咱们结婚吧,只是……我放不下她们,能让我善待她们吗。”

    甄洛调侃道:“这是怎么了,罗大侠。”

    “我不是人,我是禽兽,我禽兽不如,我不该伤害你。”

    甄洛的心眼太好,实在不忍心再欺负他了,只能说出了真相:“昨晚,你只是不如禽兽而已。”

    这一句话,就让罗修顿悟:“你的意思是……”

    甄洛起身,调皮的坐在了他的双腿上,继而在他的脑门上亲了一口:“罗修,你是真心爱我的,对不对。”

    罗修羞涩不已:“知道就好,何必说出來。”

    “你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怎么回事吗。”

    罗修摇摇头:“再也回忆不起來了。”

    “你昨晚踉踉跄跄跑到了卫生间里,勾着自己的喉咙,吐出來了。”甄洛说道,“如果换了是别的女人,肯定会觉得你根本不爱她,会失落的……明明喝了春天的药,却不肯和自己心上人沒课辣舞,这种人,不是白眼狼,就是真君子,罗修,我现在才知道,你对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罗修抿嘴一笑:“不想起床,拿点酒,如果有下酒菜好,我想和你聊聊,海阔天空的聊聊。”

    “好,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來。”

    ……

    甄洛去了厨房,拿了些酒,又热了几道小菜,端着这些东西上了楼,可是刚进房门的时候,她突然思忖了片刻,又走出了房间。

    几分钟后,她回來了,面带羞涩。

    很,她坐在了罗修的身边,和他推杯换盏,轻描淡写的吃喝起來。

    甄洛伸出手,摸了摸他那棱角分明的小腹,正常的男生,能练到六块腹肌已经很不容易了,可是他连后两块腹肌都练的格外饱满。

    “罗修,以后能不能不要那么刻薄自己,现在是和平年代了,不是前些曰子那种动-乱时代了,你的战国已经结束了,你现在要做的只是平静的在游戏世界中战斗了。”

    “洛儿,我沒办法答应你,你应该知道,但凡是我们这种人,警惕心和危机意识强到变态,根本就不允许自己松懈下來,还有,锻炼可以强身健体,你沒看到你老爹近的身体多棒吗。”

    甄洛奈了:“不想承认,可是这就是事实。”

    罗修继续道:“还有,女生不都喜欢身体强壮的男人吗,现在只是不谙世事,如果有一天……”

    说到这里,罗修脸红了。

    甄洛捏住了他的脸:“好色本姓还是暴露了吧,既然这样,何必憋着自己。”

    “那是两码事。”罗修说道,“洛儿,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宁可偷偷揩你们的油,吃你们的豆腐,也不会去把你们拖到床上,怒睡一天一夜的。”

    甄洛淡淡一笑,随后从地上拿起了之前从罗修房里找到的一个杯子形状的东西,但是,它的确不是喝水用的杯子:“所以,就用这种东西來解决。”

    罗修汗如雨下,连忙去夺,却被她一把放在了自己的内衣里:“有本事就來抢。”

    “你……不带这么耍流氓的。”

    “你才知道我是流氓啊,太晚了吧。”

    “靠……”

    甄洛给他倒满了酒:“罗修,以前我对你,是爱慕,是爱惜,爱慕你的才华,爱惜你的品质,现在,概括为一个字了,罗修,自打我上小学开始,就有人追我了,一直到我上初中、高中,到了大学之后,追求者多了,但是所有这些人,都是为了我的三样东西。”

    “美貌、身体、家世。”

    “你很睿智。”甄洛道,“我也是正常女人,我也需求一个男人身上的三种东西。”

    “自信、担当、实力。”

    “不好意思,你答错了两样。”

    “有沒有实力所谓,有沒有自信也所谓,实力和自信,可以培养,但要是这个男人沒有担当,那就什么都不是了,沒有担当的男人,这辈子都不能作为依靠,吃干抹净他会不认账;一旦平步青云,他会抛弃自己初的挚爱;一旦一败涂地,他会一蹶不振,我希望一个男人有三种东西,,担当、理智、身体。”

    “洛儿,我听不懂了,解释下行不。”

    “行,先把这杯酒喝了。”

    “好。”罗修一仰脖,一饮而尽。

    甄洛又给他倒满酒,说道:“担当不用说了,说说理智吧,罗修,就拿你來举例,首先,你不是处,过去因为任务需要,你阅人数,用你自己的话说,被你怒睡过的妞,沒有一百,也有五十了,你是个身体根本戒不掉女人的男人,可是现在呢,你身边多少个和你两情相悦的女人,我可以说一句很透彻的话,你推倒其中哪一个,甚至是我,我们都不会反感的,可是呢,你越是拥有的多,你反而变得非常理姓,昨天,你那么难受,那么想要,你都控制住自己了,罗修啊罗修,你知道我有多么恨你,同时又有多么欣赏你吗,我可以告诉你,这也是我老爹欣赏你的理由,这也是我和我老爹唾弃方明的理由。”

    “好吧。”

    “还有后一点,身体,说到这里,我先澄清一件事,罗修啊,我不是什么女神,晴儿也不是,烟姐和溟溟,都不是,我们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俗女人,我今年都二十五岁了,身体上还未经开垦,可是心理呢,早就熟透了,就拿昨天來说吧,看到你的身体异军突起的时候,我能不心动吗,我喜欢强壮的男人,我希望他身体好,能跟我嘿咻到老,我告诉你,我可以为了他去做各种保养,让自己的身体尽量保持年轻,不会让他再出去偷吃,我会死死的把他攥在自己的手心里,就算是死,他也得死在我的怀里,死在我后面。”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修已经潸然泪下,主动脱掉了女神外衣的甄洛,才是真实,也是他理想的甄洛,长久以來,他都误会她了,他一直觉得她的身上有一层光环,有一层外壳,实际上,她在他的面前,是如此赤诚,如此写真,她俗气的就是自己的婆娘,就是自己未过门的媳妇。

    薛晴……又何尝不是。

    听到罗修哽咽的声音,被甄洛安排躲在卫生间里的薛晴也ld不住了,从墙角探出了头:“修……哥。”

    甄洛站起身:“傻的就是晴儿,我为什么跟她关系好,因为她一点心眼都沒有,她和你亲热亲热,都觉得愧疚,都会请求我的原谅……罗修啊,我今天就把话给你放这了,我认可晴儿,我今天,就把你交给晴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