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三百三十章 报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79阅这药不一般,

    药性强烈,且攻其一点,不及其余,

    可是,罗修却异常的平静,已经放弃了抵抗,

    笔墨妖姬感觉非常奇怪,罗修为什么会这样做,她不懂,

    “修哥,在我怒睡你之前,能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不抵抗,”

    “我只是有点难过,”罗修叹了口气,“这一晚如果你把我睡了,我想我也留不住你了,”

    这句话,居然说到了点子上,

    笔墨妖姬在实施犯罪之前,的确想到了这一点,那就是和罗修一夜迷情之后,立刻离开,绝不拖泥带水,

    而罗修,已经看破了这一层,

    笔墨妖姬的愤怒,难以用语言來形容,她狠狠的坐在了罗修的身上,掐住了他的脖子:“你为什么这么冷静,为什么,你就不能糊涂一次吗,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少年,你知不道我爱了你多少年,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

    笔墨妖姬的泪水,一滴滴的溅落在罗修的脸上,却让他的心境加平和了:“月儿,我不想让你离开我,我也想告诉你,爱这个东西,真不是占有就能占有來的,你是个聪明的丫头,自己想想到底该不该这么做吧,”

    “你混蛋,你坏蛋,”笔墨妖姬的眼泪已经泄洪,法收拾,

    ……

    终,在灵与肉,感情与私欲的抉择下,笔墨妖姬还是选择了高尚,她从冰箱里取出了冰块,用冰凉的毛巾在罗修的身上擦拭了一遍,让药性以的速度退去了,

    随后,她以转身离去,

    可是,罗修却抓住了她的手,继而将她紧紧拥抱,

    “坏蛋,你对付女人真的有一套,可是我,我,我不吃这一套,”笔墨妖姬挣扎着,却怎么也法挣脱,

    罗修沒有一言一语,只有行动,抱得越來越紧,

    笔墨妖姬承受不住了,她发现自己的心根本就逃不掉,这个男人有毒,十几年前就有毒,如今毒性深了,已经让她彻彻底底的泥足深陷,再也法自拔了,

    ……

    终,笔墨妖姬释怀了,她轻描淡写的摆开了他的手:“不走,可是从今天开始,我已经开了竞争模式,修哥,我爱你,所以不会放弃,永远不会放弃,”

    笔墨妖姬说着就离开了,罗修一时间失魂落魄,居然忘记了关门,

    不知不觉之中,一双手轻抚着他的脸,一双丰满的嘴唇在额头上烙印下了痕迹:“虽然沒有听得很清楚,可还是听到了你的节操满满的声音,”

    罗修抬头一看,发现这人居然是李溟,

    罗修站了起來,而李溟则顺手关上了房门,

    李溟沒有甄洛绝美的容颜,亦沒有妖血妖冶的身段,也沒有目怜心傲人的身高,甚至,她在很多外人眼中,性情也是相对冰冷,比较难以相处的,但是,对于罗修的了解程度,她不输给外人,

    ……

    “刚才你听到了,”

    “嗯,夏莲酒店的隔音板效果沒有那么凶残,透过门缝还是可以听到一点的,”李溟说道,“罗修,你到底是什么人,妖姬怎么了,要模样不输给晴儿,要身材不输给洛儿,你就那么不愿意推倒她吗,”

    罗修叹了口气:“我有血有肉,有心有肝,也有感情,妖姬喜欢我,我何尝不喜欢她,可是,我绝对不会利用她想报恩的心态去强行占有她的,这样做有悖于我做人的初衷,”

    李溟脸红了:“对不起……”

    罗修背对着李溟,颇有些感触:“溟溟,我是个身体戒不掉女人的禽兽,说真的,妖姬这种级别的美女主动投怀送抱,我心里痒痒,换在两年多以前,早就推了,不但推,我还能推出花样來,可是溟溟,这两年,我的确变了很多,和她们相处久了,我才发现自己原來还是一个人,”

    李溟叹了口气:“这样很辛苦吧,我不了解男人,可是我知道,很多事,特别是和xing有关的事情,一旦沾染,就如同吸毒一样,很难戒断,”

    “其实挺好的,”罗修说道,“幸福达到一定的指数是,能够超越竖心旁的xing福,”

    “呵呵,别跟我扯淡了,你在用阿的精神胜利法吧,”李溟抿嘴一笑,

    罗修一把抱起了李溟,往床上一扔:“对你就不需要精神胜利法了,今天让我实实在在推了你吧,”

    李溟虽然被他粗暴的推在了床上,却笑得花枝乱颤:“哼哼,贱人,你能做到吗,”

    罗修已经耻的脱起了衣服,

    其实,早在过去,罗修和李溟都把对方看光光了,二十岁那一年,李溟受过重伤,伤口就在小腹,当时在场的只有罗修,罗修不顾男女之间的矜持,脱光了她的衣服,把她的伤口处理干净的,甚至在后來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一直都在帮她换药,同样毫避讳,

    而且,为了怕李溟尴尬,罗修从那以后就变成了一个专属于她的流氓,整天用荤段子和她互相调侃,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两个人,超越了生死之交,甚至超过了伉俪情深,毕竟,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太长了,从死人堆里一起爬出來的日子也太多了,

    ……

    李溟沒有离开,

    罗修拿來了酒和小菜,两个人如同往昔,罗修光着膀子,李溟也只穿着背心,拿着酒瓶对吹,

    李溟深藏不露,酒量极好,今天是肆忌惮,和他一边喝着,一边聊起了以前发生的一些往事,

    罗修的确成熟了,过去很多不幸的遭遇,此刻被他当做了笑谈,他豁达、敞亮,像极了涅槃的当家,像极了游戏世界中的修罗,

    李溟一开始的时候也在笑,可是笑着笑着,她哭了,

    沒错,是哭了,而不是流泪,嚎啕大哭,劝都从劝说,

    雇佣兵的生涯如同是苦药,越熬越苦,即便是摆脱掉那种生活之后,每每想起,还是让人难以承受,

    罗修却很高兴:“一直说自己是爷们,现在又如何,归根结底,你还是个女人吧,”

    李溟的小脑瓜扎在了他的怀里:“你承认我是女人了,你这个王八蛋终于承认我是女人了,”

    “废话,你他妈纯娘们,谁说你是男人,老子灭了谁,”

    “王八蛋,不准骂街,”

    罗修捧着她的脸,淡淡一笑:“那就不骂,做吧,”

    话音刚落,他的嘴唇毫征兆的吻在了她的轻薄双唇上,

    这,是一种乱入,就如同当初第一次去海澜岛的时候的那次乱入一样,

    李溟根本不想逃避,心中对于罗修,除了爱还有愧疚,找不到其他杂质,所以也甘心让他侵略自己,

    罗修并不客气,因为他知道,对李溟不需要这样,外表清冷矜持的李溟,内心深处的热度令人难以想象,

    ……

    激吻,很演变成了激斗,两个人,如同两只发了欲念高昂的野兽一般,几乎是撕碎了对方的衣服,狠狠的撕扯在一起,罗修紧紧的抱着娇小的她,如同怀抱着整个世界,一双火热的双唇在她的脖颈处、身体上,烙印下一块块泛着水痕的炽烈烙印,舒爽、却也酸楚,

    李溟拼命想要迎合着他,可是发现自己根本不具备任何技巧,以往灵巧比的双手双脚,此刻笨拙的如同木桩一般,

    但是,这不要紧,她的导师名叫罗修,

    ……

    罗修,润物细声一般,缓缓的开了那个名为“世界”的圣堂之门,在门前久久停留,

    李溟的眼眶里是泪水,脸上都是汗水,甚至神情都有些恍惚,

    只是,她并不害怕,反而,有一种期待,

    罗修的利齿,咬了咬她的耳垂,疼得她狠狠捶打他的后背:“坏蛋,你咬我干什么,”

    “我,恨,你,”罗修给出了答复,随后,他以为直接、粗暴的方式,进入了她的世界之中,

    李溟很冤枉,她本想叫屈,却已经來不及,紧紧抱着她的罗修,先她一步,溢出了炽热的几乎可以灼烧皮肤的泪水,

    这一刻,李溟懂了,

    她何尝不恨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听信了干爹的鬼话,如果不是两年多以前参与了击杀罗修的那场恶战,罗修的世界中还会出现甄洛、薛晴、目怜心吗,甚至,连妖血都不会再次出现吧,如果当年沒有伤害罗修,那么,别说今天,也许两个人早就从az毕业,觅得一个安静逍遥之所,过上神仙眷侣般的生活了吧,

    这不是沒有可能,

    两个人认识了整整17年,从孩童时代便相识,从孩童时代便一起携手爬出死人堆,17年,到底积蓄了怎样深厚的感情,

    可是,两年前的一切,葬送了这林林总总的美好,

    李溟又哭了,哭得刻骨铭心,她的肠子都悔青了,她的大脑中,一直都在yy着,,若是沒有两年前那档子事,今天这一幕早该发生了,不,两个人的孩子,估计都已经有一两岁了吧,

    ……

    李溟终于知道,其实今天,罗修的所作所为,就是在报复她,报复她破坏了两个人初的美好,报复她让他现在处境艰难,要去面临一个接着一个的抉择,报复她这辈子都必须在愧疚中法挣脱,永久相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