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三百五十一章 喝到位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5

    甄洛真心有女中豪杰的架势,待到张凡把蛇杀好之后,还真的把鹌鹑蛋大小的蛇胆一口吞了下去,那气势真不是一般小女子能具备的。

    张凡佩服的五体投地,直竖大拇指:“妹子,你行啊!”

    甄洛擦了擦嘴,淡淡一笑:“清肝明目,这可是好东西,怎能错过,不过话说回来,凡哥你的捉蛇功夫不错。”

    张凡笑道:“这里的生态环境好,食物链上的生物自然也是长势喜人,你看这蛇,蛇肉又肥又饱满,看着就好吃。”

    张凡的话,当天晚上就得到了验证。

    ……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林海听涛走进了厨房,一看到江原就大声招呼道:“兄弟,你看谁来了?”

    罗修一回头,立刻发现了一个高大健硕的身影,正冲着他挥手呢:“罗修,今晚是不是火锅,我可都闻到味了,这锅底太他娘的香了!”

    罗修回头一看,顿时大喜:“老笑,你个贱人终于来了!”

    两人朝着对方走过去,把对方狠狠的抱住,一通大笑,好不豪迈。

    沈倾城就在罗修的身后,莞尔一笑道:“看来投奔你是投奔对了,跟着你,有火锅吃啊!”

    罗修毫不掩饰自己的慷慨:“何止有火锅吃,还有肉吃有酒喝呢!大块肉大坛酒!”

    ……

    妖君这一行,来的并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一个三十人的核心团,除了他俩,秦池白起、秦池王者甚至破喉咙都来了。

    罗修知道破喉咙对自己还有一些耿耿于怀,所以和妖君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赶紧走了出去,看到破喉咙之后,第一时间把他抱了起来。

    破喉咙也是讲理讲面的男人,近很长一段日子以来,他也成长了不少,看清了很多事情,对罗修的那种淡淡的怨,已经消弭了很多。今天,看到罗修这么热情,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修哥,我……”

    “你来迟了,你们都来迟了,你们早就该来投奔我和你洛儿姐了!为什么现在才来?别看别处,说的也是你,贱人王者!”

    秦池王者过去和江原是有些纠葛的,可罗修这一发难,他也不好意思了:“修哥,过去都是我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要不然还是我的错,不管,一会儿罚酒三杯!”

    “没问题!”

    江原走过去,和我为刀俎、酒神独醉等人都拥抱了一下,这些人以前和江原在游戏里都有过过结,现在却相逢一笑泯恩仇了,毫疑问,罗修的大度,人能及。

    ……

    罗修做事很贴心,他们出发前就让他们在飞机上倒好了时差,来到这里之后,他们可就舒服多了,一个个眉头都舒展开了。

    于是,众人很开摆开酒宴,就在院子里吃喝起来。

    今天,瓦锅、辣汤、鲜肉、脆爽蔬菜,管够。张凡刻意带着柏恩峰、等人又去林子里抓了几只蛇回来,切了好几盘子蛇肉打火锅,那蛇肉的味道配合由牛油、辣椒等作料炒出来的辣汤,蘸上罗修拿手的麻酱小料,简直爽至极点。

    至于酒,则是当地的华夏工人用往年的高粱酿造的,年头不算短,度数不高,味道却极为醇厚,甚至连平日里不喝酒的人喝上几口,都有点上瘾。

    秦池王者别说是罚酒三杯,直接喝了三碗。

    喝过酒,这厮的脸红了,话也就多了:“修哥,过去我多有得罪,你别放在心上。”

    破喉咙也端起了酒碗:“修哥,过去我对你也有成见,现在才知道,其实是自己不成熟。”

    罗修却摆手道:“说起来,其实还是我的错比较多。秦羽,过去哥坑过你,把你的那票兄弟坑得挺惨的,又是掉灵核又是丢装备的。还有成宜,对于令尊的事情,我这辈子恐怕都有洗不脱的罪责。”

    秦池王者的脸上挂不住了:“那些事都是游戏里发生的,游戏外面的事,你没什么对不住我的。倒是我,我这个人,是个小心眼。”

    过去和秦池王者关系不睦的我为刀俎也走到了秦池王者的身边,揽住了他的肩膀:“现在改了不就行了?都成一家人了,还提这些干什么!”

    破喉咙道:“修哥,过去我父亲的事情,我深入调查过,虽然我不愿意承认,可是不得不说,在他的事情上,他自己本身就犯了很多不可饶恕的错误……而且,他终,不也是死在了杀手的手里吗?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罗修的身后,李溟刚要站起来说话,却被甄洛按住了,甄洛很清楚,在这个节骨眼上,也没有比让李溟去承担什么了,那些事,都是因干爹而起。

    罗修说道:“害你父亲的那个人,害了我将近二十年,他害死了我的亲生父母,也害死了原先az绝大部分成员的父母。”

    破喉咙深深点头:“这件事,笑哥跟我透露过。”

    “他已经被我们绳之以法了,现在就关在海外的某个监狱里,是重刑犯,他死不了,这辈子都得关在里面,一辈子备受良心的谴责。”

    “这就是好的结局。”破喉咙道,“一切都因他而起,一切因他结束,就为了这个,咱们得喝上一碗!”

    罗修站起身,冲着张凡一摆手:“各位过去跟我有过结的老大,今天我敬你们一碗,以后,你们跟着我和洛儿混,大家一条心,劲往一处使。”

    说吧,张凡端着酒坛,随着罗修一起走到了一骑绝尘诸将的身边,和酒池肉三个团的老大和破喉咙都喝了酒。

    到了妖君这,罗修却不喝了。

    妖君没好气道:“大爷的,瞧不起老子是吧?”

    “毛啊,咱俩又没过结!”说着,罗修从张凡的手中接过了酒坛:“兄弟,我一直都很佩服你,你的凝聚力挺强的,能把酒池肉三大团捏合在一起,兄弟们又能不计前嫌的在一起奋斗,关键时刻还能不离不弃,这种情义,很难得。”

    话不在多,在精,寥寥数语,罗修说在了刀刃上,把妖君的眼泪勾下来了:“这些兄弟……都是我这辈子的兄弟,我们一起享过福,一起吃过苦,我不济的时候,他们都没有丢弃我……还自己掏本钱帮我,没他们,我也不能坐在这里跟你喝酒。”

    罗修瞪大了眼睛:“你错了!”

    妖君没好气道:“老子怎么错了!”

    罗修道:“我告诉你,我也不可能舍弃你,从你小子跟我认识那一天,我就下了一个决心,你小子早完是我的人,我早晚得收了你,我不会等到你一蹶不振那一天再管你的,我得赶在那之前!”

    妖君已然眼泪成诗:“你这王八蛋,到了今天才他娘肯说出这些话来啊!”

    英雄惜英雄,罗修也忍不住潸然泪下:“你他娘才王八蛋,你知道老子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吗?孙谋这兔崽子耍个性,不来投奔老子,李想这老不死雄心壮志,也他娘的耍脾气,也不来跟老子混,你知道老子的心里多难受吗?你他娘的再不来,老子真的找几个人做了你了!”

    罗修的性情,被自己的话语激奋起来,越说越难以控制,捂着脸,哭得非常难看。

    林海听涛站起身,想过去劝他,却被甄洛拦住了,别的兄弟站起来,也被张凡用眼神制止了,这一男一女都是了解罗修的人,知道他此时此刻的心境。

    妖君流血都不流泪,困难的时候都没掉过眼泪,现在好日子来了,却陪着罗修哭得很崩溃。

    一边哭着,这俩人也紧紧的握住了手,握得虎口发酸都不自觉。

    可是,别说他们俩,就连涅槃的很多爷们也在流泪。他们之中,很多人想念起了远在华夏的孙谋、李关张兄弟……好的兄弟,却不能在同一个营帐下喝酒吃肉,这就是锥心之痛。

    ……

    哭过之后,罗修也肆忌惮的给妖君擦掉了眼泪,妖君亦是如此做,两个人又蛇精病一般的大笑起来,随后,两个人一人抱着一坛酒,痛淋漓的喝了起来。

    这两个人,骨子里都有一种极致的豪迈,都是豪气干云之人,也都是有血有肉有担当的男人,正是因为如此,两个人才会这么投脾气。

    ……

    大吃大喝,加上低度醇酒,让现场的气氛十分高涨,众人一直喝到了将近午夜,这才起身收工。

    也许是因为过于兴奋的原因,喝了许多酒的罗修走路倒还轻便甚至是背着已经醉到不省人事的妖君回到房间的。

    沈倾城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你们这些臭男人,喝点酒就没分寸。”

    罗修一瞪眼:“弟妹,你如果这么说的话,别怪我今晚不客气了!”

    沈倾城花容失色:“你要干嘛?”

    “我要非礼你老公!”

    “靠,你太狠了吧!”

    甄洛看这架势还真悬,妖君的菊花没准要不保,赶紧把他拉了出来:“别搭理他,这货多了!”

    ……

    罗修其实已经感觉有点不对劲了,今天这酒热乎乎的,喝下之后,小腹一阵胀热,身体有一种特别饥-渴的感觉,只是望着甄洛,他的视线模糊了,似乎有点看不清楚对方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