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三百五十二章 愧疚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5

    完了,又被哪个死丫头下药了!罗修的心中异常清楚这一点。

    但是,今天这股药劲似乎来的有点邪性,他一时间居然法摆脱,只感觉自己根本就不想去找什么破解方法。

    不远处,张凡望着罗修,又望着李溟,不由叹了口气,暗暗道:小修修,这种药12小时内解,你今晚算是在劫难逃了。愿春哥与你同在。

    ……

    于是,处于迷醉状态的罗修,不知道被谁带入了房间中。

    天气凉爽的当下,房间里却充满了炽热的温度和雌性荷尔弥散的味道,让罗修没有抵抗的意识,他的双眼恍惚的望着对面的美女,嘴巴里说出的只有一句话:“你是谁?”

    对方一阵惊异:“不是吧,你怎么喝得这么多?”

    “我没喝多……我……”罗修的大脑中,黑恶魔和白天使在积极的斗争着――

    黑恶魔:“不要告诉她真相!”

    白天使:“好啊,好啊!”

    但是,他本人却仍旧固执的说道:“我又被下药了。”

    对方也吃了一惊,没想到罗修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淡淡一笑之后,说了一句让罗修死心塌地的话:“药是我下的,我故意的,修哥,如果我不下药,你还准备让她们等你到什么时候?”

    罗修大惊失色的功夫,她却已经走出了房间。

    罗修的潜意识里猜出了她要去做什么,他踉踉跄跄的起身,朝着门口走去,可是走着走着,只感觉药力的作用大了,自己寸步难行,只想找一个温暖的身体依靠一下!

    ……

    刚才走出房间的女生,当然是李溟没有错,她找张凡配制的药非常强劲,虽然对身体没有副作用,可是却也解,如果12个小时内不做点爱做的事情,身体的那种燥热和兴奋的酸楚感会一直存在,让人找不到任何的方法解决。

    她一直走向了前方甄洛和薛晴的房间。这两姐妹因为关系甚笃的原因,近一直睡在一个房间里。

    只是,房间门四敞八开,房间里传来了欢声笑语,从刀把走廊走进去,李溟只是扫了一眼,发现两位女主角都在之后,这才往正在烧着开水的壶中放入了张凡配制的。

    这一刻,李溟的心里比的安静:修哥,虽然彼此深爱,可是我毕竟伤害过你,按道理说,你不应该那么早和我发生那些过往。换做是原来的我,肯定不会允许其他女孩子接近你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偏偏是那么爱她们……她们一个跟你有两年离别之痛,一个对你有救命之恩,你不能忘本,给她们名分吧,别让她们苦苦等待了!

    ……

    房间里,甄洛和薛晴聊着聊着天的功夫,甄洛感觉自己的眼皮有些抬不起来了,今天她喝了不少酒,困意上来了,而薛晴今天喝得正好到位,口渴的很,听到水开的声音,立刻站起身来了:“洛儿,我去泡点菊花茶,你喝不喝?”

    甄洛已经软绵绵的躺在了床上:“我不行了,困死了,我要睡觉,你喝吧!”

    薛晴奈,只能帮她脱掉了外衣,让她沉沉睡去了。

    “唉,不中用的家伙,喝这么少就困了!瞧瞧我,今天可是喝了好几碗呢!”薛晴站起来走到了门口,把水壶拿下来泡起了茶。

    这茶水很香甜,香飘四溢,成分并不完是菊花,还有一些甄洛平日里自己晒干的玫瑰花瓣,这诱人的茶香也颇为拉仇恨,很就把妖血给吸引了进来:“呵呵,泡茶呢?我也来掏一碗喝!”

    薛晴道:“姐,把门关上,好像有点凉,洛儿正睡觉呢!”

    “好,我这就关门!”妖血关上房门,很从薛晴手中接过了茶碗,慢慢的品味起来:“诶,这茶真不错啊,挺好喝的!”

    薛晴道:“必须的,我还加了一点蜂蜜呢,怎么样,喝完是不是感觉喉咙滑滑的,很舒服?”

    “小丫头,挺会享受的嘛,这茶比我的苦丁好喝多了。”说话间,妖血喝了一小杯,“再来一杯!”

    前前后后,妖血喝了三杯。

    薛晴也非常渴,也喝了两杯,喝完之后,望着甄洛,不由得联想起了罗修:“姐,我有点担心修哥,今天他可喝了不少,万一喝多了,自己没法照顾自己怎么办?”

    “这样吧,咱们过去看看。”

    “好。”

    两个人关上了房门,让甄洛安睡,自己则很走向了罗修的房间。

    ……

    只是,两个人打开房门,走进屋的时候,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地面上凌乱着罗修的衣服,不远处,还能听到罗修咬牙切齿的声音。

    她俩面面相觑,不由自主的目光对视,随后赶紧走进了房间。

    结果这么一看,两个人都惊呆了。

    罗修一丝不挂,正在从床头柜里找东西呢,可是翻箱倒柜找了半天,居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已经被某个姑娘温柔的算计了一次,那个不和谐的道具,早已被她藏起来了。

    甄洛和妖血看到现在的罗修,眼睛都瞪大了,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罗修看到她们俩的时候,也傻了眼,虽然视线有些模糊,但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两个人应该是他的心上之人,他连忙冲着她们摆手道:“出去,赶紧出去啊!”

    妖血毕竟阅历丰富,一看到这情形,立刻联想起了上一次的情景来:“晴儿,又不知道是哪个小丫头使坏了,这家伙中招了!诶,晴儿,你怎么了?”

    薛晴的脸都红透了,菊花茶并不是正经八板的茶,里面不含茶碱,所以对药物没有什么化解作用,恰恰相反,她在里面还放了并不该放的蜂蜜,这反而坏了大事,这种药,遇到糖分之后,效果还会提升。

    罗修是喝了纯粮食酒的,酒中本来就有这种成分,而且,罗修的麻酱小料里为了让口味适合大众一点,也放了糖。所以,她们俩现在罗修是半斤八两……

    只不过,薛晴的意志远远没有罗修坚定,因为,她对罗修的爱,是盲目的,她爱他的一切……而罗修也爱极了她的一切,心中却一直存在着一种“守护情结”,

    妖血看出情况不对劲,感觉自己的小腹也是一阵热胀,可是,她还有理智存在。

    实际上,妖血和罗修,才是真正的一类人,她们都有顾忌彼此感受的想法。

    所以,妖血的大脑中斗争了片刻之后,还是嘴角微扬,一把将薛晴推到了罗修的怀里,自己则踉踉跄跄的走出了房间。

    而刚一出房间,妖血就和前来窥探军情的李溟碰上了。

    李溟看着妖血脸色涨红的样子,一时间知道坏事了。

    可是,一种由衷的佩服之情,也席卷了她的心头。

    她赶紧拉住了妖血的手,带着她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倒了一杯水给她之后,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解药给她服下。

    吃过这药之后,妖血身的汗水开始挥发,不多久,整个人清醒了。

    她凝视着面前的李溟,思忖了片刻之后,照着她的小脸狠狠捏了一把:“用心良苦啊,告诉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溟平日里和妖血的话并不多,可不代表李溟不爱她,恰恰相反,李溟是既爱她,又尊重她:“姐,我想成修哥和她们俩,可是我没想到,你也是这么想的。”

    “这药没有副作用吧?”此时此刻,妖血关心的还是罗修的身体。

    “没有,只是在12个小时内,必须宣泄一下,要不然情绪久久难以压抑。”

    “这样就好。”妖血叹了口气,“溟溟,不是我说你,你这么做多此一举了。她们和修之间,难道还需要药物吗?”

    李溟嘴唇紧咬:“姐,我把你也考虑在内了,我知道你是茶控,只要嗅到茶的味道,你绝对会进去讨一杯的,而且,你就住在她们俩对面,门又一直开着,你一定能……”

    说到这里,李溟居然掉泪了。

    “怎么了,傻丫头?怎么哭了?”

    “我想让修哥对你负责任。你苦苦等了他那么多年,他应该负起责任来!”

    妖血一直以为李溟私心很重,可是这一刻开始,她完抛下了这个想法,她紧紧把她搂在了怀里:“傻丫头,修对我来说,像情人又像弟弟,如果我们俩想有什么事情发生,你觉得还需要药物吗?根本不用,只要一个眼神的交汇,该干什么,自然就会干些什么的。还有,我也不会离开的,我知道我离开了修,他根本不会同意。你应该知道,他的内心深处一直住着一个孤儿。”

    李溟已经是满脸泪水:“姐,我今天是不是做错了?”

    “一点都没错。虽然他和晴儿之间不需要药物,可是没有这个东西,晴儿这傻丫头还要等待多久啊!修啊,哪都好,就是意志力太强了,过去充当职业佣兵的他,总觉得自己下半身犯了很多罪,所以现在一直包含愧疚感活着,我想你的药,能够让他消除这种愧疚感也说不定。我觉得,他应该感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