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四百一十章 第一位的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之所以甄洛对罗修进行这样的诱导,并非为了把罗修培养成一头禽兽,而是为了唤醒他对生活真实的渴望。因为长久以来,唯有罗修一个人是远离生活的,甚至和生活背道而驰的。包裹在他体外那种貌似对生活的渴望,实际上是对自己狂野内心的一种宣泄方式!

    甄洛的呼吸声显得很急促,一双媚眼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薛晴的身上,发出了想要求救的信号。

    只可惜,刚才就一直在听着甄洛喋喋不休训话的薛晴其实是坏的,她一直都在火上浇油,刚才使坏的方式是保持沉默,而现在使坏的方式仍旧是这一招。

    所以,即便是罗修都看不下去,他一把揪住了甄洛的衣服,继而将她的浴巾一把扯掉,随后是将她推到了床上!

    欲念,如果炽热的火一般,点燃了那五平米多的战场。

    甄洛已经感觉到了害怕,强劲的代入感被罗修施加在她的身上,让她如同猎物一般,双腿居然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凝视着面前比野兽狂躁十分的罗修,甄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怯生生的问道:“你要干什么,修哥?”

    罗修却躺在了两个人的中间,嘲弄般的问道:“你说呢?”

    “我不知道啊!”

    “好啊,马上让你领教一下!”说话间,罗修一把抱住了薛晴,没有任何前奏的引领,只是略微亲吻,安抚,便突然间轻举妄动起来!

    这种情况都大大出乎甄洛的意料!

    这一刻,甄洛仿佛回到了两年多以前,那个真情告白后,和薛晴在一起的时候,略微显得迷乱的夜晚。只是这一次,比上次的剧情加激烈!

    老实说,战火,往往就是这么被点燃的。

    甄洛这位始作俑者已经吓得慌不择路的起身了,可是,走了几步之后,她却发现自己法挪动身体了,罗修的右手居然紧紧抓住了他。

    身后,身体和身体剧烈碰撞,负距离的运动发出的声音让甄洛第一次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她终于爆发般的哭了起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要这样!”

    然而,她说不要,就真的能不要吗?

    至少这一次,是可以的。因为,这一切都是幻象!

    ……

    甄洛恍恍惚惚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仍旧坐在床边,仍旧披挂着浴巾,薛晴坐在罗修的身边,和她的装束近乎相同,而罗修也穿着运动短裤,一脸尴尬。

    薛晴不停的捏着他的脸,非常生气的样子:“修哥,再有下一次,我真的跟你绝交,怎么能这么欺负我们俩呢!”

    这一刻,甄洛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修哥,你对我做了什么?”

    罗修仍旧保持着清醒:“也许以后某一天,在情难自控的时候,我真的会变成禽兽,一口气吃掉你们俩,但至少现在,我真的做不到。我刚才只是用了我一年多以前在中东某国和一位催眠拳师学会的拳法,在你们两个人的头顶上一人给了一拳,让你们产生了幻象而已。”

    “幻象?”甄洛羞涩的问道。

    “是啊,是幻象。”

    再次得到了真实答案之后,甄洛泪崩了,气的转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刻,显得很淡定的倒是薛晴,她一个暴栗打在了罗修的后脑勺上:“你这个大混蛋啊,干嘛用这么卑劣的方式欺负她呢?”

    罗修嘴巴还挺硬:“这哪叫欺负,这只是顺坡下驴好不好?”

    “你还敢说?”薛晴道,“修哥,你有点过分了,去哄哄她!”

    “那你怎么办?”

    薛晴轻笑:“你到今天还不了解我吗?我皮糙肉厚,一点事都没有。”

    说着,薛晴已经拿起了衣服走进了卫生间:“我去找姐姐她们,那些家伙都在小峰家里打牌呢,我技痒难耐,必须过去参一手!”

    ……

    薛晴还是走了,把时间留给了甄洛。

    罗修很走到了甄洛的房门前,刚想敲门,可是想了许久之后,还是决定曲线救国。

    他走到了薛晴的房间,顺着户爬了出去,直奔甄洛的房间,来到了她的床前,本想看看哪个户开着呢,结果发现所有的户都关上了。

    此时,甄洛就躺在床上掉眼泪呢。

    罗修只能敲了敲玻璃,把甄洛吓了一跳,可也仅此而已,她一脸怒容的瞪了罗修一眼之后,紧接着就转过身去,不再搭理他了。

    罗修知道该怎么办。他故意装作失足跌倒,差点滑落到楼下,硬是一只手拿住了墙边,这才勉勉强强支撑住!

    甄洛听到响声,看了一眼就被吓坏了,赶紧打开了户。

    可就在此时,罗修突然一发力,直接站起身来,闯进了房间!

    甄洛意识到自己上当了,照着他就是一通猛打。

    这一次,她是真生气了,力度还不小。

    只可惜,甄洛就算力道再大,心中也存有不舍,而且,她这种并非专业人士发出来的力道,对于专业人士罗修来说并不算什么。

    罗修选择的方式是行动,而并非沉默,他那两片不要脸的嘴唇狠狠的贴在甄洛的小脸蛋上,不停的亲吻着。

    甄洛第一次激烈的反抗着他,就好像两个人以前从没有发生过什么,就好像是被陌生人非礼一样,节烈极了。

    罗修却非常认真,紧紧抱着她,根本不松手。

    女人,也是一种虚伪的高级动物,在罗修源源不断的输出爱的烙印之后,她终于半推半就半矜持。

    看到这情况,罗修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转移到了她那两条雪白的双腿上,结果发现她的双腿都已经湿透了。

    甄洛羞涩的继续捶打他,已经发出了那种隐晦的信号,罗修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充当什么柳下惠,而是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抱起。

    甄洛的双腿精巧的别住了他的狼腰,让他加舒畅,罗修也不再矜持,挥舞那把能够穿透人心的爱情之刃,凶狠的进入了她的神秘世界。

    老实说,甄洛和罗修如此亲密的时刻在两年中,不,是从第一次开始,用十个手指头都能输出来。甄洛清清楚楚的记得是4次。两年多了,一个风华正茂,现在才不到28岁的女人,仅仅有4次,者毫疑问是对她的一种煎熬,如果这样都不恨自己面前这个男人的话,也真的是说不过去了。所以之前她痛骂罗修的那些话语,真理之中,也带着吐槽的成分。

    罗修都清楚,只是,罗修永远有自己的操守。他知道自己“博爱非薄情”的性格其实已经伤害了甄洛,让她不能分享到一份完整的爱情,如果刚才真的做了禽兽之举,和甄洛、薛晴上演一出三p大戏的话,那就太有悖于他的初衷了,所以,他才会出此下策。

    但是现在呢?不需要了。

    ……

    甄洛也不需要验证这是不是梦境了,即便是梦境,自己心爱的男人也终于回来了,他用自己结实的爱意,去表达了对她长达数年的思念。

    当两个人紧紧相拥,当活塞运动持续进行的时候,甄洛感觉自己的后背袭来了一股热流。

    罗修落泪了。

    一来,太舒服了,许久没有这么痛过了。这就如同是第一次和甄洛亲密接触一样,那种羞涩却饱满、饱满却又异常紧致的身体,他永远也戒不掉。

    二来,愧疚,深深的愧疚,两年多了,他逃避了太多东西,甚至逃避了甄洛,即便是回到家中,也没有跟她好好的温存过,除却第一次,那仅有的3次如同应付差事一般,完背离了他对甄洛的爱。

    甄洛在他的耳边道歉了:“修哥,我错了,不该那么数落你,我知道你一直心里有我。我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就知道我在你心里是排在第一位的。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原则,也有自己的操守。以后我再也不会那样对待你了。”

    “我也不对,知道吗?过去的两年,我过得很不好。”

    “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又不是没跟我说过。”甄洛说道,“明明有如花似玉的老婆在家里,自己却常年在外,有家不能回,任何一个男人都把持不住的。”

    “洛儿,不想说话了,只想要,不停的要。”说着,罗修加了节奏。

    甄洛的生理情绪已经被触动,随着罗修的动作、话语而变得法遏制,冲动的身体之中,血液、体液川流不息,甚至连心跳都在加速。

    ……

    两个人进入了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一场激烈的交锋之后,两个人依靠在一起,缓缓的入睡了。而当睡了三两个小时,又睁开眼睛的时候,又忍不住继续交战。就这样循环往复,不知道经历了几多轮回。

    老实说,罗修真的想让时间停留在这一秒,永远也不要前行。

    但是时间如此残忍,绝对不会为一个人停留过多的时间。

    ……

    第二天一早,当两个人苏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和煦的阳光已经照射在了两个人的脸上,两张迷离的睡脸,两双惺忪的睡眼四目相对的时候,都露出了一丝yd的坏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