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四百七十六章 江伊凡的婚礼(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罗修箭步冲过去,一把夺过了这人手中的枪,摸了摸质地,不由冷笑道:“果然是高手啊,象牙做的枪,的确可以避过一般的金属探测器,可是却避不过我这种金属透视器!”

    “你……”对方咬牙切齿。

    今天是江伊凡的大喜日子,罗修当然不会让这种不速之客捣乱,一个眼神,和柏恩峰都心领神会,立刻把这厮架走了。

    ……

    5分钟之后,罗修把这人带到了金皇大酒店的地下室。

    现在的金皇,早已被海澜集团收购,自然归于罗修的管辖。

    随后,罗修让两个人松开了他。

    对方,也露出了本来面目,长得挺帅,只是肤色很黑,年纪有三十多岁。

    罗修上下打量着他片刻,就认出了这个从没见过面的家伙:“你是卢俊飞吧?”

    “你是谁?”对方嘴唇紧咬。

    罗修冷笑道:“罗修,凡哥的兄弟。你这畜生,凡哥待你不薄,为什么要在他结婚的时候给他捣乱?”

    “少他妈跟我说这个,既然被你抓住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姓江的待我不薄,为什么抢我的女人!?”对方对江伊凡似乎很不屑。

    罗修仍旧很平静:“你配不起她,她当然不会跟你在一起,这么浅显的道理,你都不懂吗?还有,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一直拖累她,可曾给她做过一顿热饭,可曾在她失落的时候给她任何帮助?你没有!”

    “别提这个贱人,这贱人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还对姓江的念念不忘!”

    “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让她忘掉江伊凡的能力!你是个懦夫,是个没有担当的怂蛋,你这种人,什么样的女人都不会喜欢你!”

    对方暴怒的冲向了罗修,说话就要挥舞拳头。

    和柏恩峰一动不动,因为他们很清楚,卢俊飞根本打不过罗修!

    而事实也是如此,罗修只是轻描淡写,都没怎么用力的一脚,就把卢俊飞踹得飞出去好几米!

    卢俊飞倒地后,半天才爬起来,但是望着罗修那双同样愤怒的眼睛,他已经没有想要继续跟他抗争的勇气了。

    对于这种人,罗修也实在懒得搭理:“阿峰,小欧,先扣押这厮几个小时,等到凡哥婚礼结束之后,报警,把监控交给警方。”

    “好的,哥!”

    ……

    卢俊飞的身上,只有一把手枪,没有找出其他的凶器,而手枪里面,有5发子,据他自己交代,有一发子,是留给他自己的。但是,罗修报以鄙视的笑,这种人,连给他打了一下都不敢还手,就算有本事杀人,还有本事自杀吗?闹剧,属于闹剧!

    于是,罗修根本没把这件事和江伊凡说上一句。

    ……

    下午三点半,江伊凡终于来了,刚一来,就被十多个礼花招呼了一通,林诺和罗修坏,两个人一左一右,一人一脚把他揣进了娘的怀里,后还逼着他抱着娘走了40多级台阶。

    老家伙呲牙咧嘴:“好小子,林诺,你小子已经结婚,就饶了你了,罗小子,你小子好别结婚,要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罗修笑得肚子疼:“老家伙,我等着你!”

    江伊凡和林诺的同学都笑到捶地了。

    ……

    婚礼典礼上,也闹出了很大的乐子,因为他们没有请专门的主持人,主持人是罗修和张凡这俩流氓。

    所以,江伊凡很倒霉,惨遭两个贱人的蹂-躏,倒是柳兰,他们的嫂子没怎么被调戏。

    不过,煽情的场景,却还是出现在了柳兰的身上。

    华夏的婚礼上,少不了一个环节,那就是给父母敬茶。

    平常的人在这个环节,只需要深鞠一躬,给自己爱人的父母敬茶就可以了,可是江伊凡不同,江伊凡是跪在了柳兰的父母面前:“爸、妈,把兰兰交给我吧,我会好好照顾她一辈子的。”

    柳兰的父亲还好,母亲潸然泪下:“小凡,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们俩,如果没有我,你们俩早就在一起了。”

    江伊凡却摇了摇头:“妈,当年是我不好,我太心高气傲,太不务实了。现在我们都已经成熟了,我不会再让您失望了。”

    柳兰的母亲是含着泪喝下了自己女婿递上来的茶:“小凡,以后如果兰兰有不通情达理的地方,就跟我说,我饶不了她!”

    “您放心,她不会的。”

    ……

    至于柳兰,同样是一肚子的歉意,当她跪在江伊凡父母面前的时候,两位老人也有点不知所措。

    “爸、妈,对不起,我不是个称职的儿媳妇,以前总是欺负小凡……我希望您们二老能够都担待一点,因为,我以后还会欺负他,会欺负他一辈子。”

    说到后一句话的时候,柳兰泣不成声。

    谁都听出来柳兰的意思了,她欺负江伊凡一辈子?那是不可能的,她只会用一生的爱去弥补江伊凡。

    罗修的眼圈也红了,冷静了半天,才把两个人搀扶起来:“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天涯携手,海角相随!”

    ……

    这一晚,所有人的情绪都不错,确切的说,所有人的情绪都达到了一个高峰,前所未见的婚礼,豪华的盛宴,足量而香醇的美酒,让人流连忘返。

    只是这一晚,罗修却并没有喝多,作为江伊凡的主持人兼伴郎,他一直跟随江伊凡左右照顾他,毕竟,今晚是婚之夜,他不能喝醉了。

    ……

    这一天,很晚的时候,宴会才散,把半醉的江伊凡和柳兰送上了车,送走了所有的客人,罗修这才来到了地下室的门口。

    可就在这里,甄洛已经等候多时了。

    看到甄洛,罗修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毫隐瞒的交代了真相:“洛儿,卢俊飞企图行刺,被我抓了,就关押在地下室,我正准备把他交给警方呢!”

    甄洛叹道:“我就一猜,之前我看到你们扭着一个人过来了,真没想到是卢俊飞。”

    罗修说道:“要不要见见这货?”

    甄洛摆摆手:“我才不见这种龌龊的货色呢!我只是担心你,怕你有什么事。”

    罗修摸了摸甄美女的小脑瓜:“傻丫头,我有的只会是好事,不会是坏事。稍等我一会儿,我报个警。”

    甄洛扑哧一笑:“嘿嘿,赶紧的,今晚姐姐我找你还有事呢!”

    “嘿嘿嘿,小妞,是不是看到人家结婚,你也心痒痒了,想跟我洞个房?”

    “死鬼,算你说对了!”

    色胆包天的贱人修淫笑着,心满意足的打了个电话。五分钟后,卢俊飞在罗修的谈笑之间被扭送到了派出所。

    这种小人物,永远入不了罗修的法眼,也只能生活在自己的舞台的幕后,甚至是自己生命中的过客。

    ……

    罗修也很打道回府,带着一干小妞回家了,至于闹洞房,那就了,毕竟江伊凡也是个老家伙了,万一把老家伙弄得气喘吁吁,晚上还能不能愉的洞房了?

    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中,仍旧可以嗅到一股清的花香,这是妖血喜欢的兰花的味道,没喝多少酒的罗修看到的是一群喝得醉醺醺的菇凉。

    当然,这些人中不包括妖血。

    妖血撇撇嘴道:“修,残局交给你收拾了。”

    罗修伸出手指正要数数,妖血奈道:“别数了,一共七个。”

    罗修也有点懵:“七个?怎么是七个?”

    妖血没好气道:“当然是七个,你忘了你刚把果儿收了?”

    罗修差点被这句话噎死:“姐……不带你这么损我的!我还没收呢!”

    “没收?要不今晚就收了吧!”

    罗修郁闷了:“姐,你是不是喝酒了?”

    妖血坏笑道:“不喝自醉。”

    “……”

    奈,罗修只能把妹子们一个个的抱回了房间。

    ……

    但是,这些妹子中,坏的仍旧是甄洛!

    罗修后一个把她抱紧房间的时候,她自己关上了门。

    这一刻,罗修已经知道自己上当了。

    于是,他把甄洛往床上一扔,转身就要跑。

    甄洛哪肯放过他,步冲过去,跳到了他的身上,来了一个骑乘:“臭哥哥,往哪跑!今晚你是我的人了!”

    罗修吓得魂不附体:“完了,敌的酒品又发作了!”

    甄洛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他推倒在了床上,继而为他宽衣解带:“嘿嘿,罗小正太,落在本魔头的手里,还想身而退?放心吧,没门!你跑不了,你就是我的!”

    “雅蠛蝶!”

    甄洛可不管这一套,立刻卸去了武装,很霸道的扑了上去。

    毫疑问,甄洛也学会了享受男色,所以爱情这种事,真心不再是男人单方面占便宜了。

    ……

    第二天一早,罗修腰杆酸痛,缓缓的走下了楼,而此时,楼下坐着一群宿醉刚醒的妹子,罗修揉了揉眼,发现情况不太对劲,总感觉似乎多了些人。

    没错,是多了些人,多了江伊凡和柳兰,诶,我勒个去,怎么这俩人也来了?

    看到吃惊不已的罗修,江伊凡会意的笑了笑,很来到了他的身边,照着他的小腹就是一记轻拳:“臭小子,你做的好事,我都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