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四百七十九章 羁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不得不说,甄洛是非常了解罗修的,外人看来,罗修是个没心没肺没城府的男人,甚至有些时候说话豪放不拘一格,给人的感觉还有些粗鲁。

    可实际上,只有他身边的‘女’生才能了解,他的内心深处有多么纤细和脆弱。过去的羁绊一直到现在仍旧没有在他的心中彻底排除掉,一涉及到情感的纠结,他就好像换了个人一样。

    所以,在喝了酒之后,他想找的人,只有妖血,因为她比自己年长,说话的时候非常有分寸,也懂得疼人。

    可是,妖血现在是不适合陪伴他的时候,因为体内的那个小‘精’灵的存在,这个月份,甄洛绝对不会想让她有什么闪失。

    但是,甄洛也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罗修做事同样很有分寸。

    ……

    喝完酒回到楼上的时候,他只是在妖血的房‘门’前深情望了一眼,随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禁闭上了房‘门’。

    这个情形,顿时让人有些吃惊。

    除了妖血之外,几个美‘女’都在角落里偷窥呢,看到这情景,难有些‘摸’不清头脑。

    李溟问道:“诶,这什么套路?”

    薛晴撇撇嘴:“至少我是没看懂,不知道你们怎么看?”

    倾城娃娃道:“躺着看。”

    薛晴笑道:“那就去躺吧!”

    倾城娃娃调侃道:“那我真的去了啊!”

    薛晴迫不及待的把她推了出去:“那就去吧!”

    倾城娃娃害羞了:“晴儿姐讨厌!”

    薛晴的目光继而转移到了其他姐妹的身上:“那你们谁去?”

    几个人都抿嘴一笑:“我们都不去!”

    ……

    于是,看似没有什么僵持和尴尬,众‘女’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睡觉。

    可是,没过五分钟,某‘女’就法淡定了,悄声息的溜出了房间,之拿着一把早就未雨绸缪的钥匙,缓缓的打开了罗修的房‘门’。

    可是,进入房间之后,她发现罗修并不在卧室里。

    她倒是很聪明,直奔浴室而去,结果退开浴室‘门’的时候,发现了眼前令人触目惊心的一幕。

    罗修整个人躺在了浴缸力,眼神都近乎凝固了,看似是正在睡觉,实际上,水已经没过了他的鼻孔,而他则失去了意识。

    她吓坏了,赶紧冲过去把他扶了起来,艰难的把他背出了浴室。

    放在‘床’上的时候,她用手‘摸’了‘摸’他的鼻孔,还好,有呼吸,而且呼吸还算均匀。

    这一刻,她那‘乱’跳的芳心这才平稳。

    罗修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露’出了一丝微笑:“溟溟,你怎么过来了?”

    李溟骂道:“你这老家伙,是不是老年痴呆又犯了?说过你多少次了,喝多了之后不准沐浴,只能淋浴吗?”

    罗修这才恍然大悟:“我又沉底了?”

    李溟没有说话,眼眶‘潮’湿了。

    罗修这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浑,居然又把以前众‘女’的教导忘在了脑后!

    他赶紧坐起来,伸手‘摸’她的脸。

    可是,李溟却嗔怒的拍飞了他的手:“滚!讨厌你!”

    罗修嘿嘿一笑:“我不是没事吗?”

    “你要是有事,你觉得我会饶了你吗?就算你死了,我都会把你的尸体五马分尸的!”

    “你舍得吗?”

    “绝对舍得!”

    罗修知道,李溟是真生气了,刚才那种情形,说起来真心很危险,就算他有功夫护体,可如果真的在水里多呆一会儿,他肯定完蛋了。毫疑问,李溟真心是救了他一命。

    老实说,他很自责,今天,一块喝着酒的时候,聊到了兄弟情,这四个老爷们抱头痛哭,罗修、萧煌和张凡,原先az的xyz老三位,都有太多的伤感了。

    多年的训练,多少好哥们在他们的身边死去?又有多少好姐妹在训练中,抑或是在任务中替他们挡枪?这样的生死之情,作为一个人,怎能忘记?

    所以,这些事情,永远是羁绊,只要喝酒的时候偶然提及,就会让人伤心‘欲’绝,痛不‘欲’生。

    ……

    看到罗修不说话了,李溟也不想继续责骂他了:“哥,我知道你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罗修说道:“我想起了前任v,他和阿峰一样,都是我的好兄弟。”

    李溟摆摆手:“哥,能不说了吗?”

    “可以不说,可是,怎么能忘记呢?”罗修仍旧耿耿于怀,“多好的兄弟,没有死在训练场里,没有死在自相残杀的对抗赛中,后居然是为了我而死的。那次任务,他如果不是替我走了一遭,就不会喝下那杯毒酒,根本就不会死!”

    李溟的眼眶也湿润了:“哥,原来这么多年了,你的伤口一直没有复原,这些事情……”

    “怎么能忘记?这么深刻的羁绊,永远法忘记啊!”罗修掉下了眼泪,“我修建了一座陵园,陵园里安放了他的墓碑,可是尸骨何在?早已经在异国他乡化作了土!”

    李溟也流泪了:“他也是我好的老大哥……”

    两个伤心人,不由自主的抱在了一起。

    也许,这就是化解忧伤好的方式。

    但是,罗修也仅此而已,今天的他,被酒‘精’完麻醉了身体和‘精’神,整个人的状态很差。

    抱着李溟,不知道情绪低‘迷’了多久,他才缓缓的闭上了眼泪。

    李溟赶紧把‘潮’湿的‘床’单换下去,铺盖了一‘床’大被子,和他睡在了一起。

    ……

    第二天一早,还是李溟第一个睁开了眼睛,看了一下时间,刚刚是早晨6点多一点。

    罗修仍旧在睡梦中,而且睡的很香。

    她披上了睡衣起身了,走到‘门’外的时候,发现‘门’口站着甄洛。

    李溟坏笑着走到了她的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该‘交’接班了。”

    甄洛却不以为然:“你再陪他待一会儿吧。”

    “洛儿,怎么?”

    “我用大脑都能想象出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对不对?”

    李溟面红耳赤:“什么都瞒不过你。”

    甄洛看到李溟的脸‘色’有些不对劲,也有些紧张:“昨晚是不是他又变成老样子了?”

    李溟点了点头:“我只要再迟来一会儿,明年的今天就不是什么好日子了。”

    听到这里,甄洛差点不淡定了:“这个老崽子,叫他不要喝那么多!”

    李溟却摆手道:“我算过了,他昨晚喝的不多,只是心绪太重,酒入愁肠了。”

    甄洛眉头紧蹙:“那些事情,真的很难忘记吗?”

    李溟的眼眶又一次‘潮’湿了,她点了点头,声音再度哽咽:“洛儿,那些事情,怎么能忘得掉?只希望以后每一天都很乐,让他慢慢的淡化那些事……还有,他再出现昨天那种酒醉的状态,就把他待到一个没有浴缸的房间里睡觉。”

    “溟溟……”

    “洛儿,对不起,我的心情影响到你了。”李溟说道,“一会儿看到他的时候,什么都不要说了。”

    甄洛把她缓缓的推向了罗修的房间:“再去陪陪他吧,这个时候,他需要的是你。”

    李溟却摆了摆手:“这个时候,他需要的是……”

    话音刚落,甄洛的身后传来了妖血的声音:“应该是我吧。”

    ……

    两个小时后,罗修恢复了昔日的神采,很耻的抱着妖血从楼上走了下来,吆喝道:“小妞们!早餐准备好了没?本大爷饿死了!”

    话音刚落,甄洛就回应道:“吃货,你除了饿还知道什么?”

    罗修桀桀一笑:“还知道‘色’!”

    “完了,你这家伙没救了!”

    “可是我还没放弃治疗!”

    一下楼,他才把妖血放下,望着饭桌上的牛‘肉’面,垂涎‘欲’滴:“知道不?我的特长就是吃牛‘肉’面。”

    李溟轻哼道:“对对对,你的优势就是一口气吃五碗。”

    “谁说的,我现在能一口气吃七碗!”

    “我去!你技能提升了?”

    “必须的!25级技能了!”

    妖血照着他的脑‘门’拍了一下:“没正经,赶紧吃吧,别废话了!”

    ……

    不得不说,李溟出马,能帮助罗修调和到那些羁绊,而妖血出马,则能让罗修恢复如初,两个人都是罗修好的‘药’。

    也是因为这种‘药’力的作用,罗修这顿饭吃的很了,只不过,他只吃了三碗拉面。

    吃饱喝足,打了打拳头,他继续上线了,今天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好日子,水‘精’灵之地将迎来后一战。结束之后,有几率爆出妖血所需求的后一件水‘精’防具。

    所以,一上线之后,罗修就大开杀戒了,带着队伍一通横扫,杀的小鬼们屁滚‘尿’流!

    下午一点,他们已经把整个水‘精’灵之地清空了第一遍,带领众人,以惊人的速度来到了水‘精’灵之地终b的面前。

    这个终b,长得相当拉轰,身体仍旧是水‘色’,身高约有一米九,头戴金冠,身穿重甲,披挂着水‘色’披风,胯下骑乘着一匹水晶独角兽,威风凛凛,看到罗修的时候,一脸不屑,还没等罗修说话,就张口质问道:“宵小之辈,是不是觉得杀光了朕所有的手下,再想杀朕就手到擒来了?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你有资格杀我吗?你有实力杀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