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94章 够朋友的萧老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就在这一片安静中,黑豹和元宝放开了藏獒的咽喉,昂首阔步地回到萧平身边,安静地站在原地既不跳也不喊。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它们的动作中充满了不屑的意思,显然根本没把那两只藏獒放在眼里。

    不过黑豹和元宝确实有这样的底气,现在其他人看它们的眼光都不一样了。本来离萧平很近的那些人都不由自主地移开几步,不敢和这两条一口就咬死藏獒的猛犬靠得太近。

    藏獒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咽喉处被咬出一个大洞,鲜血还在从伤口里泊泊地流出来,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钟元龙在愣愣地看了自己的藏獒几秒钟后,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喊:“我的宝贝啊!”

    钟元龙是真的心疼。两条藏獒可是值三十来万呢,居然这么轻易就被咬死了!一直以来只有钟元龙欺负别人的份,他可是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怒火中烧的种元龙抬起头满脸阴沉地盯着萧平,和父亲一模一样的小眼睛里闪烁着凶恶的光芒,已经到了发飙的边缘。

    然而还没等钟元龙开口,萧平已经抢先朗声道:“别忘了我们之前说好的条件,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难道你还想反悔?这张脸皮还要不要了?!”

    萧平的话让钟元龙愣住了,他看看周围的人群,发现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不屑的表情,特别是那些经常和自己斗狗的人,目光中更是充满了戒备。钟元龙知道要是自己现在和萧平翻脸,那些斗狗的肯定不会再和自己玩了。而且用不了三天整个乡就会全都知道,他钟元龙和人斗狗输了就耍赖的事。钟元龙可丢不起这样的人,只能先咽下这口恶气,再慢慢想办法讨回这个场子了。

    想到这里钟元龙怨毒地瞪了萧平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他怕自己再多留一会,就会忍不住和萧平发生冲突。两条藏獒已经死了,要是还丢了面子和信用的话,那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看着钟元龙气呼呼地离开,萧平也只是冷冷一笑。别看这家伙的父亲是小洲村的地头蛇,平时人五人六的十分嚣张,但萧平其实并不怕他。刚才萧平用语言挤兑住钟元龙,只是想避免些不必要的麻烦而已。钟胜利父子识相点也就算了,要是敢来找麻烦的话,以萧平现在的人脉,要摆平他们绰绰有余。

    等到钟元龙走远了,中间人才小心翼翼地绕过黑豹和元宝来到萧平身边,笑眯眯地问:“萧老板这两条狗可真厉害啊,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场子里玩玩?”

    这中间人自己也搞了个斗狗场,今天这场斗狗的盘子也是他开的,偶尔还会给输光的赌徒借点高利贷,称得上是全方位服务的典范。

    不过萧平对这项对方认为很有前途的行业并无兴趣,只是礼貌地摇头道:“抱歉,我养狗只是想看护农庄,要不是钟元龙威胁说要带藏獒来封我的门,我是不会和他斗狗的。”

    既然萧平不愿意,中间人也不勉强,只是把那三万块钱递给他道:“这是刚才斗狗的彩头,萧老板你点一下收好吧。”

    萧平也没接钱,只是笑眯眯地问中间人:“刚才那个盘口也是你开的吧?这次赚了不少吧?”

    中间人嘿嘿笑道:“托你的福,大家都押钟元龙赢,这次赢了两万来块呢!”

    在这种乡下地方,一场斗狗能赢两万多也算不错了,难怪中间人这么高兴。萧平略一沉吟,只从对方手里接过自己原来的一万块道:“我只要自己的本钱,既然这次斗狗害大家输了那么多钱,那就麻烦你把这两万块分给输钱的人吧。”

    萧平的声音很大,周围有不少输钱的人都听到了。众人一扫之前垂头丧气的模样,脸上重新出现了笑容。中间人惊讶地看了萧平一眼,忍不住敬佩地道:“萧老板果然大方,两万块钱就这样散出去了。”

    “大过年的输钱不吉利啊。”萧平真诚地笑:“这事本来就和我有关,绝不能让大家受损失。”

    “够朋友!”中间人朝萧平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凭开出的赌票把钱还给那些赌输的人。一时间农庄门口尽是欢呼声,大家纷纷称赞这里的萧老板真是够朋友,会做人!

    在众人的称赞声中,萧平笑着回农庄去了。那两万块本来就是钟元龙的,拿他的钱来做好人萧平是完全没有压力。萧平不知道的是,他今天的行为很快就传遍了周围几个村庄,所有人都知道农庄的萧老板够大方、讲义气。萧平只不过是拿了钟元龙的钱慷他人之慨,却让他在十里八村的口碑大好。更让萧平没想到的是,这件看来微不足道事还种下了善果,在不久的将来还能为他避免一场大祸。

    钟元龙气呼呼地回到家里,眼睛都被怒火烧得通红,随手把桌上的东西都扫到地上,以此来稍稍舒解心头的郁闷。自从父亲成了小洲村的一把手后,钟元龙还没象今天这样吃过那么大的亏呢。这让钟元龙对萧平恨之入骨,仅仅从他身上捞点好处已经远远不够,还要让他身败名裂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不过钟元龙虽然在小洲村可以说是只手遮天,但愤怒的他倒还没完全失去理智,强忍住怒气拨通了电话小声道:“山子,我要你打听的那件事有眉目了么?”

    电话那头的人嗯一声,然后“哇啦哇啦”地说了起来。钟元龙听了一会后,脸上的愤怒渐渐换成了阴险和得意,向对方道了声谢后就挂上了电话。

    钟元龙考虑了几分钟后,拨了另一个电话小声道:“爸爸,农庄的底我摸清了,在乡里县里都没什么关系,那小子就是个面团,我们要他圆就圆就他扁就扁!这次我想把事做得干净点,让那小子永远都翻不了身!是,我不会乱来,等你回来商量好了再动手,行,就这样!”

    放下电话后,表情狰狞的钟元龙咬牙切齿道:“萧平……这次老子不但要你的农庄,还要你的小命,等着瞧吧!”

    钟元龙不过是个小村庄的衙内,别说在整个江浙省了,就算只是在苏市也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家伙而已。萧平的人脉关系最差也是市公安局局长,高的已经是省里的第二和第三把手,当然不是钟元龙这种小人物能打听得到的。

    钟胜利父子根本想不到,看上去是个软柿子的萧平却是自己完全惹不起的人。他们不对萧平下手也就算了,只要稍有异动撞得头破血流还是轻的,说不定连身家性命都要搭进去。

    ===分割线===

    感谢书友"仙逆独家粉丝","cf007"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