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280章 证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张雨欣的目光首先落在萧平身上,见他安然无恙后也暗暗松了口气。不过她很快就发现袁荣国手里的橡胶棍,立刻秀美倒竖地大声喝道:“刑讯逼供?你这个警察是不想当了吧!”

    刚开始袁荣国也被突然闯进来的张雨欣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对着张雨欣怒目而视道:“你是什么人?这里是警察局,不是可以随便乱闯的地方,立刻给我出去!”

    此时刘军也赶到审讯室。他的资格要比袁荣国老得多,一眼就看出这个漂亮的女人虽然年轻,但隐隐有股凌厉的气势,一看就是个颐指气使惯的主。而且她大半夜的敢到警察局来呵斥一个警察,眼样子还有很强的后台。

    想到这里刘军也不禁在心里暗暗叫苦,不过是询问一下案情而已,怎么会惹上这么一位的?事到如今刘军也没有办法,只能陪着小心上前道:“这位女同志,我们正在办案,请不要妨碍我们的正常工作。”

    “正常工作?”张雨欣用眼角扫了一眼刘军,然后指着袁荣国道:“你们就是这么做正常工作的?他究竟犯了什么罪,要这样反铐着?还有这个人,拿着棍子想干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的花样!”

    说真的张雨欣的问题还真让刘军难以回答,毕竟萧平名义上只是来协助调查的,根本不应该铐着他。至于袁荣国手里的橡胶棍就更不好解释了,哪怕萧平是嫌疑人也不能这样对他。本来在办案的时候稍稍有些出格也是很常见的,但这种事毕竟放不上台面,要是认真说起来的话,袁荣国真有可能因此被撤职。刘军当然不会承认这是己方的错误,只是和颜悦色地道:“这个嘛……其中恐怕有些误会。”

    萧平的遭遇让张雨欣就象发怒的雌豹,就差要对袁荣国亮出建立的爪子和牙齿了。她根本不相信刘军的话,只是冷笑着道:“我不管这是不是误会,总之谁负责这件事的,就等着停职吧!”

    张雨欣说这番话时气场强大,旁边的萧平忍不住微笑起来。他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张雨欣时,她也是一副女强人的样子,把医院的领导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而这是张雨欣第二次在萧平面前表现出如此强势的一面,让他明白其实张雨欣还是很关心自己的,之前心里的那些小疙瘩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萧平心情大好的同时,袁荣国却已经恼羞成怒。对他来说今天实在不是什么好日子,什么事都是那么不顺。先是被萧平冷嘲热讽一番,却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得到,然后又被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女人连番威胁,甚至说要停他的职!

    本来就心情极差的袁荣国终于忍不住了,用橡胶棍指着张雨欣大声道:“你知道什么,他在七月八日凌晨的一起严重伤人案中有重大嫌疑,受害人已经指认动手的就是他!”

    袁荣国的话也让张雨欣大为惊讶,一时之间也不由得愣住了。

    今天下午张雨欣鼓起勇气打电话给萧平,想为前几天的事向他道歉。然而萧平的手机无论如何都达不通,无奈的她只好打电话去农庄了。张雨欣也曾带茉茉去农庄玩过,和王大炮他们还算熟悉,正着急的王大炮就把萧平被警察带走的事告诉了她。

    张雨欣根本不知道警察为什么会抓萧平,只是知道这个消息后就匆匆赶来。眼下听萧平居然牵扯到这么大的事里,她难免会有些进退失据。

    不过张雨欣毕竟是职场女强人,很快就冷静下来问刘军:“指证萧平的人叫什么?”

    按理刘军是不能透露受害者的名字的,但他不想得罪看上去如此强势的女人,想也没想就答道:“许亮!”

    听到这个名字张雨欣心里立刻亮得跟明镜似的,她深深地看了萧平一眼,目光中写满了爱意和感激。在这一瞬间张雨欣就作出了重要的决定,深深吸了口气道:“我可以为萧平作证,罪犯不可能是他!”

    “为什么?”袁荣国不甘心地问。

    “因为……”张雨欣向萧平微微一笑道:“那个时候我们俩个在一起!”

    “什么?!”

    “不可能!”

    袁荣国和刘军同时大声惊呼,两人脸上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就连萧平也暗自惊讶,忍不住向张雨欣投去了询问的目光。张雨欣只是对萧平微微一笑,虽然她什么话都没说,但却已经一切尽在不言中,萧平瞬间就明白了,张雨欣这是想帮自己脱罪。

    刘军也开始认真起来,神色凝重地对张雨欣道:“你再说一遍!”

    张雨欣毫不在乎道:“再说一百遍也行,那天晚上我和萧平一直在一起,从晚上九点到第二天上午八点,他都没离开过我!”

    “不可能!”袁荣国大声道:“据我们所知萧平还是单身,怎么可能整晚和你在一起?”

    袁荣国实在是方寸大乱,才会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就连刘军也不满地皱起了眉头,人家两个成年人整晚在一起怎么了?别说萧平还是单身,就算他已经结婚了和其他女人过夜也不违法,只要其中不牵涉到金钱交易,警察也就管不着。

    相对来说还是刘军比较冷静,很快就皱着眉头道:“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萧平之前说他独自在家睡觉?”

    此时的张雨欣已经下定决心要保萧平,早就在心里想好了借口,立刻流利地回答:“我想……他是怕这事传出去对我的名誉不好而已。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那天晚上九点到第二天上午八点,我和他一直都在我湖畔花园16号的家里,根本没有离开过!”

    如果说刚才张雨欣还是随口说萧平和她在一起的,这次说得如此详细,简直就是明目张胆地和萧平对口供了。刘军和袁荣国都没想到她的胆子这么大,等想要阻止时已经来不及了。

    张雨欣这么做也大出萧平的意料。要知道张雨欣的身份特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今天张雨欣的证词很快就会传出去,对她的名誉还真是不小的打击,不过为了萧平,张雨欣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想到这里萧平也不禁有些感动,向张雨欣微微一笑道:“她说得没错,那天晚上我们的确在一起,只是我不想影响到她的名誉,所以之前一直没说实话。”

    刘军还在做最后的努力,严肃地提醒张雨欣:“你要知道,作伪证是犯法的!”

    “我自己就是法律硕士,不用你提醒!”张雨欣轻蔑地一笑道:“萧平的嫌疑已经洗脱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张雨欣的话让刘军有些为难,不知道该不该让萧平走。今天的事居然弄到这步田地,也让他感到有些憋屈。

    不过要说几人中最窝火的非袁荣国莫属。原本以为板上钉钉的铁案,莫名其妙地冒出来一个证人,就被萧平给轻易化解了,这本来就够令人不快的了。而张雨欣还口口声声说要袁荣国脱了这身警服,这就让他更加生气。眼看事情就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袁荣国开始作最后的挣扎,瞪着张雨欣大声道:“你作证也没有用,我们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怎么能肯定你的证词一定可信?这个人必须在这里留满24小时才能走!”

    袁荣国的话让张雨欣眼中闪过一丝怒火,她冷冷地从手提包里取出身份证扔在桌上道:“这是我的身份证,你还有什么话说?!”

    袁荣国也豁出去了,拿起身份证看了几眼道:“咦,不是本省户口!这样的话你的证词可信度不高啊,除非……有人愿意为你担保!”

    张国权原来的确不是江浙省人,他来这里工作后才把户口迁来的。就是因为担心有人说自己为子女谋福利,所以张雨欣的户口一直都留在老家,没想到这也成了袁荣国为难萧平的理由。

    张雨欣可不是好惹的主,眼见袁荣国使出了如此卑鄙的手段,她立刻决定痛下杀手,不动声色地淡淡道:“我在本市还有个住处,我的同住人一定会愿意为我担保,而且他是本省户口。我把电话号码给你,你自己打电话过去问吧!”

    没等袁荣国多说什么,张雨欣已经写下一串数字,带着意味深长的表情把电话号码递给了他。

    袁荣国也已经骑虎难下,也不管现在已是半夜,立刻照着号码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年纪不小的男子,被人半夜吵醒的他有些不耐烦地问:“谁?”

    “你好,我是本市东城区警察局的警官。”袁荣国口气生硬地问:“有个叫张雨欣的住在你那里吗?”

    电话那头的人愣了一下,很快就焦急地问道:“警察同志,请问雨欣她怎么了?”

    袁荣国没好气地道:“她可能是个罪犯!我们怀疑她涉嫌在一起刑事案件中作伪证,你愿意为她做担保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