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482章 往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乔老爷子已经恢复了平静,萧平的话并没有让他有太大的反应。老爷子不喜不悲地坐在桌边,轻轻啜饮杯中的好茶。

    直到杯中的茶汤少了一半后,乔老爷子才淡淡地开口道:“都过去了。”

    这老爷子向来就是个惜字如金的主,即便是当年曾救过陈老这样大事,居然也想只用这四个字就轻轻揭过了。

    不过虽然乔老爷子是这么想的,但萧平可没打算轻易放过他。在来狮子山的路上萧平的八卦之火就一直在熊熊燃烧着,此时好奇心更是接近顶峰,要是不从乔老爷子这里问出点什么来,接下去几个月萧平晚上都别想睡好了。

    抱着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态度,萧平先挑起了话头:“您可别说,陈老这么多年可一直没忘记过您,他可是一直惦记着您炒茶的手艺呢。这次陈老就是因为喝了我的茶,觉得我的手艺和您很象,这才知道您还在人世的呢。”

    听到萧平这么说,乔老爷子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喜色。他倒不是因为陈老还记得这份人情而高兴,反倒是因为有人尝出萧平炒的茶和自己同出一脉而感到欣慰。对这个爱茶如痴的老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把自己的炒茶手艺传承下去更重要的事了。

    萧平当然不知道乔老爷子为啥高兴,而是顺着自己的话头往下说:“说真的,陈老可一直没忘记你的救命之恩,上次说到你他还很激动呢,差点连心脏病都犯了,吓得那些保健医生紧张死了。”

    说到这里萧平也在心中暗暗向陈老道歉:“不好意思啊,老爷子。为了打动乔老爷子,只能请您扮一回病人了。不过您老放心。只要有我在,什么心脏病之类的完全不在话下。”

    果然,当听到陈老差点心脏病发作后,乔老爷子的神色也是微微一动。看得出来他其实还是挺挂念陈老这个老友的,只不过天性有些淡漠,所以才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见乔老爷子果然意动,萧平继续火上加油:“陈老对您的救命之恩可是念念不忘,当初你们失去联系后,他可是派人来找过你好几回呢。可惜您已经音讯全无了。这次知道你在狮子山,陈老首先想到的就是要亲自来看您,不过您也知道,到了他的那个身份地位,离开京城就和古时候皇帝出巡差不多了。牵扯太大,最后只能无奈地放弃了。”

    “还是别来的好。”听萧平说到这里,乔老爷子出人意料地道:“他要是来了,这茶室以后就不会有如此的意境了,可惜啊!”

    乔老爷子的话也没错。要是象陈老这种级别的领导特意来茶室一游,当地政府肯定不会视而不见。到时候各种保护纪念措施肯定会源源不断,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茶室是绝对没办法再保留原来的风韵了。

    听了乔老爷子的这番话,萧平也是惊讶无比,不可置信地瞪着眼睛看着他,一时之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说真的乔老爷子有这样的见识不会让萧平惊讶。令他惊讶的是老爷子居然开口说长句子了!在萧平的记忆中,乔老爷子从没说过超过五个字的句子,这次居然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字,实在是令人惊讶。

    不过乔老爷子一口气说出这句话后。似乎也打开了话匣子。他看着面前半慢的茶杯,用近乎自言自语的声音道:“那是大运动的第三年。小陈一家被下放到山里来接受‘劳动改造’。这家人一看就是读书人,哪有力气干那些繁重的农活?偏偏干校的人盯得他们特别紧,小陈一家刚开始那阵过得真是辛苦。”

    那位几乎全国人民都尊称为“陈老”的领导人,在乔老爷子口中居然成了“小陈”,还真是让萧平有些不习惯。不过当年乔老爷子就是这么叫的,现在他这么叫也无可厚非。

    萧平听乔老爷子说起往事,知道他是打算把当年的那段事情告诉自己了,连忙提起水壶给老爷子把茶杯添满,然后安静地等着他往下说。

    “小陈的父母都有些年纪了,家里就他一个小青年,虽然他连干完自己的活也很吃力,但还是坚持帮父母也做掉一点。”乔老爷子已经完全陷入到对过往岁月的怀念中,话也比平时多了许多:“他每次都累得要死,但第二天一准坚持干活。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只要有时间就帮忙搭一把手,一来二去的就和他们一家熟了。我叫小陈的父母叔叔阿姨,小陈就管我叫乔大哥。”

    听到这里萧平不禁暗暗咋舌,还真是看不出来啊,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乔老爷子还有这样的经历。陈老当年都叫他乔大哥啊,老爷子还真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呐。

    乔老爷子可不知道萧平在想些什么,继续自顾自地往下道:“小陈人很不错,也不象有些城里人那样看不起我们乡下人。更让我意外的是,他年轻轻的居然对茶也很有研究。而当时我在十里八乡算是炒茶技术比较好的,和小陈就更有共同语言了,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说到这里乔老爷子停了一会,喝了口茶后才接着道:“那年夏天雨水特别多,后山爆发了山洪,我们公社的年轻人被组织到山上去抢险。我就在那个时候救了小陈一次,顺带也摔坏了这条腿。不过……一条腿换一条人命,很值得!”

    虽然乔老爷子轻描淡写地就把这件事给揭过去了,但萧平还是惊心不已。在爆发山洪的山上抢险,本来就已经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每个人都随时会有生命危险。老爷子居然在那种情况下救了陈老,这可绝对算得上是过命的交情。

    现在萧平想象当时的情形,乔老爷子为了救陈老肯定已经是豁出命去了。也算是老爷子好人有好报,这才只是伤了一条腿而已,要是运气差点的,很有可能把自己的性命搭上了,都不能救陈老脱险。

    陈老肯定也是看出这一点,所以才对乔老爷子的救命之恩念念不忘,在知道了他还在人世时会那样激动。

    乔老爷子说到自己的腿受伤时还是面不改色,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他又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后,才继续往下道:“后来运动结束了,小陈一家去了京城。虽然刚开始我们还有联系,但人家的能力和前途放在那里,今后可是有大成就的人。我不过是山里的一个茶农,何必和这样的大人物保持联系?所以我就搬到狮子山上住,也免得别人说我攀附权贵。”

    “乔老爷子,您可不能这么说啊。”萧平不同意老爷子的观点,耐心地劝慰道:“陈老怎么说也是您的老朋友吧,老朋友保持联系,谁能说半个‘不’字?只要您不从陈老这里为自己捞好处,这‘攀附权贵’四个字怎么也落到您头上啊!”

    也许是因为乔老爷子今天说了太多的话,他并不打算和萧平争论此事,只是默默地摇头,表示自己不同意萧平的说法。

    萧平很了解乔老爷子的性格,对他的反应也并不感到奇怪,很快就接着道:“过去的事咱就不说了,陈老知道您还在世可是高兴得很,请您去京城玩呢,你们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也该见见面了。”

    乔老爷子干脆地摇头道:“不去!”

    萧平对老爷子拒绝去京城也早有准备,摇头苦笑道:“就知道您不会去的。好吧,既然您不愿意去,那我给您拍段录像给陈老送去,让他看看老朋友总成吧?您有什么话想对他讲的也能直接说,这可比写信方便多了。”

    乔老爷子想了想,最终还点了点头道:“好!”

    见老爷子答应了,萧平连忙拿出特意买的平板电脑摆弄了一会后对着他道:“行了,录像开始,您有什么话尽管说,录完了我会亲自给陈老送去。”

    也许是第一次拍摄录像的缘故,乔老爷子显得有些紧张。他冲萧平点了点头,然后就直直地盯着平板电脑,好像能在屏幕上看出花来似的。

    萧平知道乔老爷子平时话就不多,所以在旁边耐心地等待。然而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乔老爷子还是保持刚开始的姿势,盯着平板电脑一言不发。

    看着乔老爷子的表现,萧平也只能挠头了。之前他还和陈老开玩笑呢,说以乔老爷子的脾气,就算给他拍了录像,很有可能和拍张照片差不多。当时萧平只是说笑话,没想到事实还真是这样呢。

    “老爷子,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萧平苦笑道:“咱们是拍录像啊,您至少也得说些什么,不能只瞪着镜头看啊。”

    乔老爷子抬头看着萧平茫然地问:“说什么?”

    萧平差点被老爷子的问题憋出内伤来,好在他灵机一动想到个办法,连忙笑眯眯地道:“老爷子,也许是我在旁边您有些话不太好开口。这样吧,我倒外面等着,您关上门放放松心情,也许就能想到该说什么呢。”

    乔老爷子也很赞同这个提议,于是萧平就到外面当起了门卫。乔老爷子在独自一人时果然要放松许多,萧平才等了十几分钟而已,就听到他在里面大声道:“小子,进来吧!”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