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672章 吕长庚道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对文烨来说萧平的这句话比任何称赞都要令人高兴,他立刻爽朗地笑道:“哈哈,你的意思是之前还不是真的佩服我吧?”

    萧平也不隐瞒,只是嘿嘿笑道:“之前没这么了解你,说佩服什么的只是客气话而已。”

    文烨再次高兴地笑道:“还是你实在,以前可没人对我这么说过。”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韵月会-所。

    虽然文烨完全靠着自己的能力打拼,但毕竟无法摆脱父亲给他的影响,来韵月会-所吃饭就是如此。如果他只是医药公司的研究员,开着这辆中档车连会所的大门都进不来。然而有了文子平儿子的身份,门口的保安远远看到文烨的车就连忙拉开了大门,连问都不问就让他进去了。

    文烨自己也明白这点,对萧平自嘲地笑笑:“我说是说自己打拼,不过有时候还是会沾他的光。”

    萧平不以为意地笑道:“你就别矫情了,有利条件放在眼前不用就是傻瓜。和绝大多数人相比,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

    知道萧平说得没错,文烨的心情重新好起来,乐呵呵地对他道:“走,吃饭去!”

    “等一下。”萧平从钱包里拿出韵月会所的钻石vip卡道:“有利条件不用是傻瓜,我有vip卡,能打折!”

    “乖乖,钻石卡!”文烨接过贵宾卡叹道:“这种vip卡我都没有,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不过感叹归感叹,文烨倒是很赞同萧平的说法,于是不客气地拿他的卡去订包厢去了。

    韵月会-所的老板吕长庚坐在他最喜欢的摇椅上,慢条斯理地品着上品的龙井茶。这茶是他一个朋友送的,据说是某个茶叶爱好者自己种植亲手炒成的。数量非常稀少,市场上根本没有卖。

    吕长庚开始还不信,在品尝了之后不得不承认这是自己喝过的最好的茶。不过眼看着茶叶越来越少,吕长庚也开始担心,生怕以后再也喝不到这么好的茶了。

    就在这个时候,会-所的领班小兰站在门口小声道:“吕先生,上次打擂台的那个萧平又来了。”

    吕长庚不动声色问:“是来捣乱的?”

    “这倒没有。”小兰摇头道:“他是来吃饭的。”

    “那有什么好担心的?”吕长庚失笑道:“我们打开门做生意,有回头客是好事。只要他不闹事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你先去忙吧。”

    “是。”小兰低低地应了一声。但还是留在门口没有走。

    见手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吕长庚不禁皱起眉头道:“有什么事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小兰连忙道:“吕先生,他不是一个人来的,是和文公子一起来的。”

    “文公子?”这下吕长庚也吃了一惊。连忙坐起身子追问:“文书记的儿子?”

    “就是他。”小兰点了点头,然后又补充道:“那个萧平和文公子说说笑笑的,看上去两人似乎很熟。”

    吕长庚沉默了一会,挥了挥道:“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小兰低低应了一声后快步离开。

    知道这个消息的吕长庚也坐不住了,站起身看着窗外自言自语:“上次帮雷安的儿子出头,这次又和文子平的儿子搅到一起。这个萧平还真是交游广阔啊,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由着王家那个小子在这里乱来,真是失算!”

    萧平当然不知道。自己只是和文烨来吃顿饭而已,居然能给这里的老板造成这么大的困扰。文烨用萧平的钻石vip卡订到一个很雅致的小包房,酒过三巡后两人正聊得开心,却有人在外面轻轻地敲响了门。

    文烨示意候在旁边的服务员去开门。那个长腿姑娘刚开门就惊讶地低呼一声,连忙小声地向门外那人打招呼:“老板好!”

    敲门的正是吕长庚。他摆手示意服务员到外面等着。然后满面笑容地进包房向两人打招呼:“文先生,萧先生,两位大驾光临让我深感荣幸,冒昧过来打声招呼,还望两位不要见怪啊!”

    “吕老板太客气了,快请坐。”文烨笑呵呵地站起身向萧平介绍:“萧平,这位是吕长庚先生,韵月会-所就是他家的。”

    萧平这才知道知道眼前这个中年人原来就是韵月的老板。虽然他对韵月会-所没什么好感,但既然人家老板以礼相待,萧平也不会恶语相向,也站起身笑道:“吕先生好,请坐。”

    “打搅打搅。”虽然吕长庚嘴里说着打搅,但却老实不客气地坐下了。

    三人随便聊了几句,在气氛变得比较和谐后,吕长庚终于转入正题,叹息着对萧平道:“萧先生,上次你朋友的事我很遗憾。都怪我御下不严,没能保护好客人的安全,让你的朋友受委屈了。发生那事时我正好不在申城,回来后已经严惩了有关人员,但还是觉得非常不安。

    今天正好文先生也在,我就正式向你道个歉,还请你和你的朋友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以后多来韵月走动走动,权当是大家交个朋友。”

    吕长庚故意装作不知道被打的雷潜龙是谁,以免以后更加难以交代。萧平也不去拆穿他,只是微微一笑道:“吕先生太客气了,打伤我朋友的也是韵月的客人,我知道你们也有自己的难处,这事不能完全怪你们。而且打人凶手也得到应有的惩罚,我朋友也从韵月的赔偿中看到了你们的诚意,这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萧平这么说自然不是怕了吕长庚,实在是不想再惹出什么麻烦来。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吕长庚放低了姿态来道歉,也没必要揪住别人不放,那样实在没什么意思。而且就象萧平说的那样,雷潜龙被打的事说道底还是要算在王震那些人的头上,全都怪罪在韵月会-所头上并不公平。

    吕长庚拉下脸来找萧平和解,本来是准备好受他一顿冷嘲热讽的。没想到萧平这么好说话,三言两语就把以前的过节轻轻揭过了。

    大喜过望的吕长庚忍不住笑道:“好,萧先生为人大度,我吕长庚愿意和你交个朋友,有一件事必须要让你知道!”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