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715章 乐极生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和以往一样,萧平送来的小叶紫檀总是能让人满意。林祖康笑眯眯地看着工人小心地锯开树干,心满意足地看着没有丝毫空洞的木材,对着萧平直竖大拇指。

    林祖康先检查的是那三棵比较大的小叶紫檀。这么大的紫檀料又完全没有空洞,价格自然到了十分惊人的程度。好在林祖康知道萧平这次运来的木材不少,已经和哈扎克苏丹事先准备好了充足的资金,所以并不用付不出钱而担心。

    “小萧啊,这三棵确实都是难得的好料。”林祖康做生意向来诚实守信,对萧平实话实说:“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你就吃点亏给个优惠价,每棵紫檀树一千两百万美元,怎么样?”

    其实对萧平来说,得到这些紫檀树几乎没花什么本钱,这三千六百万美元几乎就等于是白赚的。他自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立刻点头答应下来:“没问题,就照您开的价成交吧。”

    萧平如此干脆也让林祖康很高兴,乐呵呵地笑道:“够爽快,再去看看沉香木吧?”

    这次林祖康带来不少木匠,在锯开紫檀树的同时,那边已经有人在检查沉香树了。看到老板和萧平过来,一个工头模样的人立刻迎上来道:“林先生,我们已经仔细检查过所有的沉香木树,其中有三棵没什么收获,但还有两棵却非常好,总共找到三个多立方的沉香木!”

    这个结果虽然不如萧平希望的那么好,但倒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虽然萧平采用他独家的种香方法,能极大地提高沉香木的质量,不过也并不能够保证种过香的树就一定能够生成大块的沉香木。其实按照普通标准来说的话,五棵沉香树中发现三立方米的沉香木,已经是非常惊人的收获了。

    在木匠们发现的沉香木中。有两块的体积不小,足够做两件小家具了。用沉香木做的小玩意儿已经很珍贵,能做小家具的木料自然就更不用说了。林祖康看到这两块沉香木料也不禁两眼发亮,立刻给萧平开出了两千万美元的价格。

    对萧平来说这些钱和捡来的差不多,照例想都不想就点头同意。至于另外那些散碎的沉香木,萧平也懒得再计算价值,就当是赠品送给林祖康了。

    这八棵树的收获已经让林祖康眉开眼笑,乐呵呵地对萧平道:“这次多亏了你送来这么多好木材,苏丹的宫殿也不用停工了。多亏了你啊!”

    “林先生您这么说真是让我汗颜了。”萧平笑眯眯地道:“我这么做可是有钱赚的,应该说多亏了你们买我的木料才对啊!”

    “哈哈,我们各取所需,各取所需!”萧平的话让林祖康大笑起来,看得出此时这位南洋大亨的心情很好。

    就在萧平和林祖康说话时。之前负责锯开三棵大紫檀的工人,全都集中起来去处理最后两棵比较小的紫檀树。这两棵紫檀就是自行倒下,在炼妖壶的河流里浸泡过的那两棵。因为运输的原因所以最后才被运进仓库,自然也就被安排到最后检查了。

    然而用来剖开树木的链锯才响了一会就停下了,取而代之的是木匠们响亮的交谈声。虽然萧平不懂他们说的当地话,但只从语气就能听得出来,这些工人全都十分惊讶。甚至还有些不知所措的意味。

    林祖康也察觉到手下的异常,不由得皱起眉头吩咐身后的秘书:“去问问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大惊小怪?”

    那秘书连忙应了一声刚要过去,木匠们的工头已经手舞足蹈地跑过来。用当地话对着林祖康“叽哩哇啦”地说了一大通。

    刚开始林祖康对属下大惊小怪的表现很不满,但他在皱着眉头听那工头说了几句话,也渐渐地面露惊讶之色,很快就问身边还莫名其妙的萧平:“小萧。这两棵紫檀是在哪里找到的?是不是在河里被发现的?”

    “唉哟,被发现了吗?”林祖康的话让萧平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对方发现了这两棵紫檀浸过水,所以老林表示不满了呢。

    不过这本来就是事实,萧平也没想要强词夺理,只是笑着对林祖康道:“没错,这两棵树确实是在河里被发现的。我想虽然浸过水了但好歹也是小叶紫檀啊,所以就一起运来了。我对这两棵树也没抱多大希望,林先生您看着给个三瓜俩枣的就行了,或者您直接拿去,就当抵消那些番红花球茎的钱好了。”

    萧平这么说也已经十分大方了。这么大的两棵小叶紫檀就算浸过水,至少也能值个好几百万美元的。番红花球茎只是难以买到,真正的价格其实并不算贵。几百万美元买六万只球茎绰绰有余,就算再加上运费也用不了那么多。

    不过林祖康似乎并不领萧平的情,只是激动地摆摆手道:“这不是浸过水的事,现在他们也没确定,这事三言两语的也说不清楚,走走,先过去看了再说!”

    在萧平的印象中,林祖康向来是个开朗豁达的老人。多年来经历的大风大浪,已经练就了林祖康处变不惊的气质,还没见过他这么激动过。

    这让萧平也有些紧张,连忙提醒林祖康:“行行,咱们去看了再说,您可别太激动,对身体没好处。”

    林祖康根本没把萧平的劝解当回事,加快脚步去看那两棵浸过水的紫檀树。在最初的混乱过去后,木匠们已经开始重新剖开树干。不过这次已经换了工头亲自出马,他拿着链锯沿树皮谨慎地往里切,谨慎的样子让萧平想起了以前见过那些赌石客解石时的情形。

    萧平看了好一会,工头却才切掉一小块树皮,这让他忍不住小声对林祖康道:“林先生,他这样也太小心了吧?这样就算到明天都弄不好啊!”

    林祖康根本没工夫搭理萧平,只是紧张地看着工头的一举一动。萧平自讨了个没趣,只能尴尬地摸摸鼻子继续耐心等待。

    那工头仔细地打量着被切掉树皮的木质部分,很快就转身向林祖康大声叫嚷起来。这家伙激动得面孔都扭曲了,表情看上去甚至有几分狰狞,语气也非常不客气。以至于萧平怀疑工头是不打算要这份工作了,所以才用这种态度对他的大老板,这分明是要辞职的节奏嘛!

    不过林祖康对工头的态度并不在意,而是大步走过去轻抚着树干上被剥去树皮的部分,低下头仔细打量着手掌下的木质。萧平注意到一贯豁达的林祖康越看越不淡定,嘴里也不知道喃喃自语地在念叨些什么。其他人默不作声地则在他身边,既不阻止也没有其他任何动作,让整个场面看着有几分诡异。

    萧平实在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走上前去轻声问林祖康:“林先生,究竟是什么情况?”

    “阴沉木,这是阴沉木啊!”听到萧平的声音,林祖康猛地抬头大声道:“小萧,你找到小叶紫檀阴沉木了!”

    这句话刚一出口,林祖康突然一仰头向后便倒。幸亏萧平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林祖康,没让他的后脑直接磕到地上。否则的话就是这一摔,对年纪已经不小的林祖康恐怕都是致命的。

    萧平扶助林祖康让他慢慢躺在地上,眼见林祖康双目紧闭全身僵直,连忙问其他人:“怎么回事?林先生以前有什么急病吗?”

    “没……没有啊!”林祖康的秘书急得都快哭了,惊慌失措道:“林先生身体一向不错,最近喝了萧先生的口服液,精神更是好了许多……”

    这秘书也是急糊涂了,在这危急当口介绍起林祖康平时的起居来。不过从他开始那几句话里萧平也已经知道,林祖康平时身体健康,这次突然会这样,显然是因为发现这两棵紫檀成了什么阴沉木欢喜过度的缘故,所谓“乐极生悲”就是这样的。

    林祖康的情况很糟糕,脉搏弱到几乎摸不到的程度,脸色也越来越难看。萧平对这位南洋大亨的印象很好,而且事情的起因还是自己送来的木材,自然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林祖康死在自己面前。

    萧平在转瞬间就有了主意,抬头对林祖康的秘书喝道:“还愣着干嘛,快打急救电话!其他人都给我让开!林先生需要更多新鲜空气,不想害死他就走远一点!”

    萧平这句话一出口,自林祖康的秘书起往下所有的工人都跑得远远的。都怕万一林祖康有什么意外,自己会成为别人职责的对象,毕竟害死林祖康的罪名谁都担当不起。

    见所有人都远远地走开,就连打急救电话的秘书都推到了紫檀树的另一边,萧平意念一动,将炼妖壶从自己手臂上召唤出来。

    “这次的买卖有点亏,赚了几千万美元却搭进一滴灵液,还不能另外收费!”萧平一面在心中暗暗吐槽,一面小心地将一滴灵液倒进林祖康的嘴里。

    灵液很快就渗透进林祖康已经变得苍白的嘴唇,他的脉搏也随之变得稳定起来。这让萧平暗暗松了口气,知道林祖康的命算是保住了。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