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799章 都在想办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这个勃然大怒的家伙名叫罗克,表面上的身份是省城的年轻企业家。据说他的生意做得很不错,公司还是当地的纳税大户,和不少官员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也算是当地的一个名人了。

    不过只有罗克本人和非常熟悉他的人才知道,在这些光鲜的外表下,罗克究竟经营着一些什么生意。罗克是几家地下赌场的幕后老板、好几家夜总会和酒吧也完全受他的控制,除此之外什么组织妇女进行色-情-服-务甚至是贩-毒都是他赖以发财的路子。对罗克来说,只要能赚钱的买卖就是好买卖,至于这买卖合不合法,他根本就不关心。

    当然,罗克并不是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也知道自己暗地里做下的这些事,足够枪毙十几次的。为了给那些违法犯罪的行为打掩护,他表面上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近年来更是和一些官员拉上关系,为自己编织出一张巨大的保护网。

    从一年多前开始,罗克就注意到了“仙壶”这家公司。不过当时他以为仙壶公司只是一家生产高档农产品的企业,并没有太将其放在心上。但当“仙壶”牌养生口服液推向市场后,罗克对这家公司的看法就和以前不同了。这口服液实在太受欢迎了,要是能搞到配方的话,肯定也大赚一笔。

    罗克本来就是捞偏门起家,什么专利、知识产权对他来说屁都不是,立刻就派手下去想办法搞配方。也就是从那时候起,老是有人到萧平的口服液工厂去偷药渣,甚至还有试图收买工厂员工的事情发生。

    不过这养生口服液本就来源于炼妖壶,普通人根本不可能通过药渣推断出配方来。再加上萧平谨慎的操作,罗克的计划最终还是落空了。

    然而罗克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一计不成立刻又生一计。这次他索性不要什么配方了,直接买了两条生产线做起了假冒养生口服液的生意。

    按照罗克的计划,自己先做个一两年假冒口服液的生意,也能赚个盆满钵满。到时候“仙壶”这个牌子肯定也被假货搞砸了,自己正好趁此机会向仙壶公司发难,想办法把口服液的配方搞到手。只要有了配方,到时候另起炉灶推出自己的口服液,绝对是日进斗金的好买卖,说不定比贩-毒还赚钱呢。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假冒的养生口服液才刚上市没几天,居然就被人给查了,怎么不叫罗克气恼不已。单是这样也就算了,更让他愤怒的是对方不但扣留了他的货,甚至还把工厂都给一锅端了。几百万的投资就这样打了水漂。罗克从出道到现在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难怪会如此生气了。

    罗克从自己的消息渠道得知,这次针对自己的行动就是仙壶公司签的头。所以他现在对仙壶公司是恨之入骨,恨不得立刻就把仙壶公司整破产,全没想到要不是自己贪图钱财先假冒了人家公司的产品,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这世界上有很多人就是这样,遇事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错误。总是把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

    砸掉了电视之后,罗克稍稍冷静了一些,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道:“孙科长吗?我是罗克啊,有件事想要麻烦你。什么时候方便我们见个面详谈吧。对对,这个忙你可一定要帮啊,我全指望你了,好好。见面再说!”

    罗克很快就挂了电话,神色阴沉地喃喃自语:“老子花了那么大的本钱巴结了你三年。就算是一条疯狗也喂得熟了,这次也到了你给老子出把力的时候了!”

    就在罗克找人对付仙壶公司的同时,萧平也在为挖出制假集团的幕后指使而忙碌。

    在和苏晨临以及夏阳分手后,他直接开车去了省公安厅找了督办此案的李承泽,提出想单独和那些制假者见一见面。

    萧平的要求是绝对违反规定的,按理来说李承泽肯定会一口拒绝。不过夏阳已经私下关照过李承泽,要他给萧平提供方便。再加上萧平还向李承泽出示了国安局的证件,他要审问这些犯人自然没有问题。在李承泽刻意提供方便的前提下,萧平得以单独和这伙中的几个小头目分别见面了。

    萧平首先见的,就是被这些人一致指为老大的康有年。所有被抓回来的人在初审中都一致指证,康有年在工厂里的地位仅次于武毅。要说还有谁知道后台老板的消息,那就一定非他莫属。

    和之前在制假工厂外战战兢兢的表现不同,在拘留所里的康有年显得放松得多。虽然面对神色冰冷的萧平,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似乎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康有年在这里见到了萧平,还以为对方也是警方的人了,对他的畏惧一下子就消失了大半。

    说起来康有为这种人都是几进宫的老油条了,自然很清楚警方的几率,知道就算自己咬死都不松口,最多也就是吃点小小的苦头而已,人生安全还是能得到保证的,毕竟就算是警察也不敢在拘留所里杀人不是?

    康有年已经决定了,无论吃什么苦头都不会开口。象他这种在道上混了多年的家伙对这些事可是门清,知道只要自己不把老大招出来,在外面的老大用不了多久就能想办法把自己捞出去。要是连老大都进来了,那大家就只能窝在一块吧牢底坐穿了。

    不过康有年很快发现,自己的如意算盘似乎并不是那么好打的。萧平进了小小的审讯室后,慢慢从包里拿出几样东西放在桌上。他从包里拿出来的东西不过是几包纸巾和几瓶矿泉水而已,而且全都没有拆过封,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然而萧平凝重的神色却让康有年的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总觉得这些东西有问题。

    萧平也不象其他警察那样摆出一幅威严的样子,借此给被审问的人增加心理压力。他的态度甚至可以称得上很和善,用平静的语气不紧不慢地道:“康有年对吧?我有些问题要问你,希望你配合一下如实回答。”

    这样的态度让康有年更加不安,但他还是装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昂头道:“我已经交代过了,我只是工厂的保安,负责安全问题而已,其他的事什么都不知道。”

    萧平也不着急,只是淡淡地追问:“那谁知道呢?”

    “当然是武毅武厂长啦。”康有年貌似很配合地道:“和老板联系,进出货什么的都是武毅一手负责,厂里的任何事他都知道。”

    康有年看上去是有问必答,但其实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透露出来。他很清楚武毅根本没被警方抓住,把一切推倒武毅头上和死无对证也没啥区别。

    萧平淡淡地看着貌似平静的康有年,嘴角渐渐流露出一丝冷笑。自从拥有了炼妖壶后,他的五感比平常人灵敏得多。在审讯室这么安静的地方,甚至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声。

    萧平听得清楚,刚刚康有年在回答问题时,心跳的频率明显快了许多,而这正是撒谎的迹象。无论一个人的心理素质有多好,在撒谎时心率总会有细微的变化。康有年哪里想得到萧平有这样的本事,在不经意间就把自己给暴露了。

    “康有年,我本来希望这是一次坦诚的谈话,但看来你有些不识相。”萧平一面说一面拆开一包纸巾道:“是你逼我动手的。”

    “我没撒谎……”康有年还想狡辩,然而萧平却已经突然抓住他的双臂用力一啦。

    康有年的双肩同时发出“咔嗒”一声脆响,竟然是被萧平生生拉得脱臼了,巨大的痛苦令他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惨叫。

    萧平紧接着抓住康有年的头发往后一拽,逼着他把头仰了起来。萧平立刻把厚厚一叠纸巾捂在康有年的口鼻上,然后慢慢将矿泉水倒在纸巾上。

    纸巾碰到水后立刻粘成厚厚一层,在盖住康有年口鼻的同时也将空气隔绝在外。忍受着剧痛的康有年骇然发现自己无法呼吸了,本能地想要拿掉盖在脸上的湿纸巾。但康有年的双臂已经脱臼,任他怎么挣扎也做不到这个简单的动作。

    “呜呜……呜呜!”康有年一面发出呜咽,一面拼命地扭动身体。不过他的双肩被萧平按住,根本动不了分毫,只感觉到肺中的空气越来越浑浊,终于明白和萧平作对的可怕下场。

    “这样闷死根本查不出任何外伤。”看着垂死挣扎的康有年,萧平面无表情道:“恐怕看守所里又要多出一件无头公案喽!”

    从萧平眼中看到了森森杀意,康有年最后的心里防线崩溃了。他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拼命地点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愿意说。

    萧平看懂了康有年的意思,但他故意又等了十几秒,然后才动手揭开康有年口鼻处的湿纸巾,面无表情地对他说:“讲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