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821章 各方反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警方是很晚才接到报警电话,知道天都夜总会发生枪战的消息。等大队警察赶到现场时,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即便是经验最丰富的警察看到天都夜总会二楼的犯罪证据,也都感到触目惊心。无论是毒-品数量、枪支弹药还是绑架贩卖人口的事实,都是今年来在全省范围内规模最大的犯罪活动。目睹这些的警察心里都清楚,涉及到如此严重的团伙犯罪,除非是发生奇迹,否则几个主犯肯定是逃不过死刑了。

    往日顶着著名企业家的光环,光鲜得出现在人前的罗克就象换了一个人,被人捆得象只粽子似的,垂头丧气地站在墙边。当他看到带队的警察时,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异彩,跳起来大声喊:“我是无罪的,这些人非法闯入我的地方,故意罗织这些罪证陷害我!马队长,你可得公平办案,不能让我这样遵纪守法的商人蒙受不白之冤啊!”

    罗克的这番话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带队的马群身上,不少人的目光中都带上了几分特殊的意味。

    身为焦点的马群非常不自在,特别是龙五冰冷的眼神,更是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知道这次算是被罗克坑惨了,马群忍不住在心中暗骂这家伙真是个扫把星,他一言不发地快步离开罗克,就好象对方有传染病似的。

    罗克等人被抓、天都夜总会被查的消息很快就被有心人传了出去,一时间在省城和江浙省都激起了不小的风浪。不少官员都通过各种渠道和公安联系,询问为什么要突然查罗克。有两个主要领导甚至直接拍了桌子。说公安局这么做是在故意针对省内的私人企业家,非常肯定地说这是有人在陷害罗克。好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然而当这些人知道,展开这次行动的根本不是公安局。而是国安局的特别行动组后,全都陷入了沉默之中。特别是几个消息灵通人士打听到,带队的还是特勤局的人,更是陈老的贴身护卫后,恐慌的情绪开始一些人中间蔓延。

    身为一名官员,揣测上面的想法和打算是必修课。这次针对罗克的行动居然是陈老身边的人亲自出马,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很可能是陈老的意思。陈老居然亲自过问罗克的问题,这让那些和他交往甚密的官员全都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就连两个拍桌子的领导也不敢再向公安局施加压力,反而口风一转说象罗克这样犯罪分子确实该查。以维护法律的公正性。

    这一晚许多人注定要失眠了。不过要是他们知道,罗克遭此灭顶之灾的原因,只是因为他盯上了萧平的仙壶公司而已,不知道这些人会有怎样的想法。

    就在许多人惶惶不可终日的同时,造成这次事件的主角萧平,却已经回到农庄了。萧平在警方赶到前就离开了天都夜总会,毕竟这次行动是由国安局和特勤局联合完成的,要是让人知道他和这事有关,说不定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

    回到家的萧平先痛痛快快地洗了把澡。坐在床边想了一会后,拨通了张雨欣的电话。

    春节的时候张雨欣陪父亲回了趟老家,然后又和父亲一起去了母亲的家乡看望外公外婆。春节假期过后,张雨欣就直接港岛那边处理公事。到现在都没机会和萧平见面,为此也感到有几分内疚。

    所以虽然是凌晨时分接到萧平的电话,张雨欣也非常高兴。在电话那头柔声问道:“怎么这时候打电话给我?”

    “想你想得睡不着,所以就打电话给你了呗。”萧平口花花地说着甜言蜜语。只是想逗张雨欣开心。

    张雨欣果然更高兴了,不过她毕竟不是未经世事的天真女孩。知道萧平这时候打电话来,肯定不单单只是想自己这么简单,立刻轻声嗔道:“油嘴滑舌,说吧,究竟有什么事。”

    “其实最近确实发生了一点事情。”萧平本就没打算对张雨欣隐瞒,把最近发现假冒的养生口服液,然后一路追查,最终在今晚对罗克发动雷霆一击的经过都告诉了她。

    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萧平接着对张雨欣道:“我估计这罗克敢这么嚣张,和他有关系的官员可不止严铮一个,恐怕今晚有不少领导都睡不着觉呢。其实这事和陈老没什么关系,就是保护他的龙五被这帮家伙气坏了,故意借着陈老的名头教训他们呢。”

    听萧平说到这里,张雨欣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故意笑吟吟地问:“这事和我又没什么关系,你干嘛打电话告诉我呢?”

    “我这不是怕咱爸着急嘛,毕竟龙五身份特殊,以免他误会这是陈老的想法。”萧平笑道:“我想还是尽快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咱爸,不过这时候我打电话给他不太方便,就只能让你转告他啦!”

    张雨欣被萧平这个“咱爸”说得心里甜甜的,但却故意嗔道:“别胡说八道,那是我爸,不是你爸!”

    萧平哪能听不出来张雨欣是故意这么说的,立刻笑嘻嘻道:“别啊,咱俩谁跟谁啊,你爸不就是我爸么?这事实谁都改变不了,你想赖也赖不掉哇!”

    “就你能说!”张雨欣表面上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心里却甜滋滋的,很快就对萧平道:“我知道了,现在就打电话给我爸,把这些事都告诉他。”

    “咱爸的事就全靠你了哈。”萧平笑眯眯地道:“不耽误你办正事。”

    “再见,我想你!”张雨欣透过电话表达了对萧平的思念之情,然后依依不舍地挂断了电话,拨通了父亲的直线电话号码。

    张国权知道这件事后,第一反应是震怒。在自己治下的省城居然还有这么一个为非作歹的犯罪集团,经营者这一家藏污纳垢的夜总会,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都没被取缔,这其中显然大有问题。要不是这次罗克惹上了萧平,他的罪恶勾当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在毒害无辜群众的同时,也不知道要腐蚀多少国家干部。想到这里张国权就既惊且怒,深深感到自己在很多方面的工作还是没有做透做好。

    不过张国权毕竟也是一方封疆大吏,考虑问题自然要比普通人全面得多。在最初的愤怒过去后,冷静下来的张国权立刻想到这是个很好的契机,正好借此机会清理掉下面一些不合格的干部。不但要把这次事件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而且还要把坏事变成好事。

    想到这里张国权索性不睡了,来到书房考虑接下来的行动策略。干部调动向来是件麻烦事,往往是牵一发动全身,必须要十分谨慎才是。好在如今整个江浙省政坛只有张国权一人知道,这次针对罗克的行动并不是陈老的意思。这让他掌握了极大的先机,要推行之前的计划无疑会少许多的阻力。

    张国权在书房一坐就坐到天亮,眼看着太阳已经升起,他习惯性地拆开一支养生口服液喝下,然后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萧平。

    “这小子,居然闹出这么大的事来,但还真是个福将啊。”张国权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不过这事他居然会通过雨欣告诉我,难道他们两个……”

    想到这里张国权苦笑着摇摇头,看着窗外的阳光道:“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只要雨欣觉得幸福,我这个老头子何必管得太多!”

    就在张国权想到萧平的同时,陈老也在和龙五谈论他。

    经过一晚之后,龙五已经把罗克与他的手下,连同他们所有的犯罪证据都移交给了江浙省警方。因为这件案子有“威胁领导人安全”的可能,所以国安局也有人留下共同办案,倒也不用担心当地警方会对罗克徇私枉法。

    龙五知道陈老有早起的习惯,在完成了所有的交接手续后,立刻就打电话向陈老汇报此事,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陈老,我违反纪律了!”

    陈老一生不知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早就练成了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本领。听了龙五的话后他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只是淡淡地问:“出了什么事?”

    龙五也不含糊,毫无隐瞒地把事情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到最后坦然承认道:“我知道用威胁您安全的理由有些借题发挥,不过这些人实在太可恶了,他们犯下那么多罪行却没人管,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知道这么做违反纪律,等我把口服液送到后,立即就打辞职报告,回家种地去。”

    陈老并没有表态,只是不动声色地问:“国安局收集的那些人的罪证可靠么?”

    “完全可靠。”龙五斩钉截铁道:“行动是我亲自指挥的,那人的夜总会里有毒-品、枪支弹药,还绑架了几个十多岁的小姑娘,那些人还打算逼她们去从事色情行业。”

    “我知道了。”听龙五说到这里,陈老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厉芒,但他还是语气平静地道:“这事我知道了,你把口服液送到后就好好工作。你才多大啊,正是为国效力的时候就想着退休了?真是乱弹琴!”(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