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849章 惊喜的拉姆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最近拉姆塞的事业也是蒸蒸日上,又在纽约最繁华的曼哈顿岛上开了一家新的连锁餐馆。眼下餐馆已经进入了开业前的倒计时,所以最近愤怒主厨几乎都在即将开业的新餐馆工作,和萧平见面的地方也约在那里。

    拉姆塞早就吩咐过了,只要萧平一到就立刻通知自己。所以当豪华轿车把萧平送到了新餐馆,他报上名字后就被门口的侍者迎了进去。

    萧平跟着侍者前往餐馆的厨房,因为拉姆塞正在那里对所有的设施做最后的检查。拉姆塞本身也是厨师出身,所以对厨房设施的要求特别高。

    萧平还没到厨房门口呢,就听到了愤怒主厨标志性的大嗓门:“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点小事都弄不好!我再三强调了,厨房设施不能有丝毫马虎,为什么这两边的高度差了两毫米?给我立刻反工重做!”

    听着拉姆塞的吼声,萧平也不禁暗叹愤怒主厨真是名不虚传,在他手下工作还真是够惨的。

    带萧平来的侍者显然也很害怕拉姆塞,听到他在厨房里大发雷霆,犹豫着要不要在这个时候进去讨骂。

    萧平看出了侍者的迟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回去吧,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侍者如蒙大赦地跑了,萧平独自走进厨房,立刻看到拉姆塞在痛骂几个带头盔的工程人员。而令愤怒主厨如此生气的原因,不过是因为两个相邻的操作台高度相差了两毫米而已。

    那两个工程人员也是满脸尴尬,但出现这样的问题确实是他们的失误,所以倒也没办法反驳拉姆塞。

    见此情形的萧平也感到有些好笑,立刻提高了声音道:“拉姆塞,我的朋友,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呢?”

    “谁在罗嗦?!”正骂在兴头上的拉姆塞本能地大喝一声。然后立刻想到这是萧平的声音,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勉强对他笑道:“萧,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就听到你在大发雷霆。”萧平笑眯眯地对愤怒主厨道:“我给你带来些让人高兴的好东西,要不要先看看?”

    拉姆塞当然知道萧平指的是什么,立刻对那两个工程人员道:“立刻返工。一定要在餐厅营业前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工程人员连连点头。立刻开始忙碌起来。对他们来说哪怕是通宵加班工作,也比被愤怒主厨指着鼻子骂要好多了。

    拉姆塞则来到萧平面前,迫不及待地问他:“番红花呢,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萧平把一只装着番红花的小盒子递给拉姆塞。笑眯眯地对他道:“你可是著名厨师,东西的好坏就自己看吧。”

    拉姆塞本就是厨师出身,自然对鉴别这些食材十分在行。他仔细地检查了盒子里的番红花,还象卡佩一样取出一些来碾碎,进一步地品尝这些珍贵调料的味道,最后惊讶地问萧平:“萧,这些番红花都是你培育出来的?”

    “当然。”萧平毫不客气地点头道:“你知道的,我在这方面很在行!”

    有翡翠蔬菜作为例子,拉姆塞对萧平的深信不疑。连连点头道:“这些番红花的品质非常好啊。就算称之为极品也不为过!说真的,你每季能供应多少给我?有多少我全要了!”

    “先别急着谈数量,再给你看样东西。”萧平今天就是来找拉姆塞谈生意的,自然要把己方的优势全都亮出来。面对有些疑惑的拉姆塞,他很快就把卡佩亲自写的鉴定申明的复印件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愤怒主厨狐疑地接过复印件看了一眼。立刻就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道:“卡佩亲自签名的鉴定申明,我的上帝,你是怎么说服他签发申明的?卡佩这个老顽固脾气差得很,已经有好几年没签发过这样的鉴定申明了,上次我去找他签一份声明,结果居然把我赶出来了,这老混蛋!”

    虽然拉姆塞口口声声说卡佩是个老混蛋,但对他的钦佩之情却是溢于言表。愤怒主厨就是个直性子,有这样的表现也在情理之中。

    看着愤愤不平的拉姆塞,萧平忍不住暗暗吐槽:“居然还嫌人家卡佩脾气差,我看坏脾气的人明明就是你自己好不好。卡佩好歹也是老牌贵族,骨子里还是很骄傲的,肯定是拉姆塞对人家呼三喝四的,结果被卡佩给赶出来了吧!”

    萧平不知道的是,他猜的也是**不离十。当初拉姆塞去找卡佩时,情况正是如此,所以才没能得到调味料专家的鉴定声明。

    萧平当然不会去深究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是笑眯眯地对拉姆塞道:“别管卡佩脾气如何,他亲笔签发的声明可是得到全世界承认的,这点总不会错吧。”

    一般来说老美的脾气都比较直爽,拉姆塞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明知萧平这么说是为了提更高的要求,但愤怒主厨还是老实回答:“没错,有了这份声明,到哪儿都能理直气壮地说这些是极品番红花。”

    “那你开个价吧。”萧平面带微笑道:“看在我们一直都合作愉快的份上,只要和我的心理价位差得不是太多,我是不会拒绝你的。”

    萧平这么说反而让拉姆塞有些为难了。其实他早就打听过了,法国的圣壶公司给同样的番红花开出了每克三百欧元的高价,这个价格接近平均价格的二十倍。但即便如此,“圣壶”牌番红花还是供不应求。

    之前拉姆塞还觉得奇怪,为什么萧平的番红花这么好卖。在见过了实物,又看到了卡佩签发的声明后,愤怒主厨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不过拉姆塞当然不可能也开出每克三百欧元的收购价,他想了好一会,试探着对萧平道:“每克250美元,你看怎么样?”

    听到拉姆塞的报价,萧平也忍不住笑了。每克250美元大约等于185欧元,虽然比在欧洲的零售价低了不少,但人家拉姆塞提毕竟是批发价。而且萧平让地狱厨房销售公司的产品,本身也有借机做广告的意思。考虑到地狱厨房能带来的宣传效应,萧平觉得愤怒主厨开的这个价格还算公道。

    想到这里萧平淡淡一笑,对正紧张地等着他回答的拉姆塞伸出手道:“成交!”

    “成交!”拉姆塞高兴地握住了萧平的手,有些迫不及待地道:“现在就去我的公司把合约定下来吧!”

    对此萧平也没什么意见,于是去了拉姆塞的公司签约。

    仙壶公司和地狱厨房的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类似的供货合同几乎已经形成了固定的格式,只要把货物的种类、单价和供货量等项目填一下,合约基本就算是定下来了。

    按照合约的规定,萧平的仙壶公司从即日起向地狱厨房集团供应极品番红花,价格是每克250美元,并且每年的价格提高15%。仙壶公司将保证番红花的品质保持在一定水平,每一季都会向地狱厨房集团至少供应五公斤的番红花。

    萧平把合约传真回国内,让公司的律师团队看过没有问题后,干脆地在合约末尾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拉姆塞心满意足地笑道:“合作愉快,萧!”

    “合作愉快!”萧平也笑道:“我会尽快让人把番红花送过来,第一批是六公斤,你准备好收货就行。”

    对整个美洲市场来说,每季五公斤的番红花实在是太少了。没想到萧平第一次就增加了供货量,拉姆塞喜出望外之余也对萧平表示了深深的谢意。

    “反正今后在整个美洲范围了,仙壶公司的番红花只会通过地狱厨房的渠道销售。”萧平和拉姆塞客气了几句后正色道:“这东西也是很好的药材,肯定会有人想要买回去当药材的,其中的比例就由你来掌握,仙壶公司是不会过问的。”

    萧平话音刚落,拉姆塞立刻就瞪着眼睛气呼呼地道:“在我眼里番红花唯一的通途就是给食物调,只有厨房才是番红花应该发挥作用的地方。那些装神弄鬼的巫医居然用番红花给人治病,简直就是莫名其妙。除了各大餐厅外,我绝对不会把番红花卖给任何其他人!”

    拉姆塞的话也让萧平哑然失笑,没想到愤怒主厨对用番红花入药还有如此深的怨念。不过想想也是,拉姆塞把烹饪当成终生职业,无论是办杂志还是开公司都是围绕这一主题的,当然看不惯有些人把番红花这样珍贵的调料用来治病。再加上愤怒主厨的性格,不把番红花出售给餐厅意外的客户也不奇怪。

    当然,既然拉姆塞是番红花的美洲地区总代理,他爱把东西卖给谁是他的自由,萧平自然不会发表意见。

    两人又随便聊了一会,萧平就起身告辞,回拉姆塞为他预订的豪华酒店休息去了。

    独自在异国他乡的萧平有些无聊,丝毫没有出去走走的**,连晚饭都是叫客房服务送到房间里来的。

    吃过晚饭后,萧平洗了个澡后就早早上床了。然而他刚刚迷迷糊糊地睡着,房间里的电话就把萧平给吵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