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882章 春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陈兰啊陈兰,你现在总该明白,人家根本没把你当回事了吧!象他那样的大老板,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怎么会看上你一个寡妇?”心中气苦的陈兰正在自怨自艾,萧平的话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你……你说什么?”陈兰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下意识地问了一声。

    “我明天一早要和种子基地新请的保安们见面,所以今晚就不走了。”这次萧平说得详细了一些,看着陈兰问道:“你有地方住吗?没有的话我就在车里凑合一夜得了。”

    虽然知道萧平是因为公事才留下的,但陈兰还是非常高兴,想都没想就说:“可以住我家!”

    萧平迟疑道:“你家?你上次不是说家里就你一个女人,孤男寡女的不方便么,这次怎么……?”

    陈兰横了萧平一眼道:“上次对你还不了解,我一个女人家怎么可以随便带男人回去?”

    被俏寡妇这风情万种的一瞥闹得心痒痒的,萧平忍不住调笑道:“你的意思是咱们现在已经熟到可以同居的地步了?”

    “想得美!”虽然心里隐约对萧平的说法有些赞同,但陈兰还是啐了他一口道:“我爸已经出院了,有他老人家在,就算让你在家住一晚也没人会说闲话!”

    “哟,伯父回来啦。”萧平庆幸道:“幸亏你说了,我还来得准备点礼物,否则空手上门那就太失礼了。”

    萧平向来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在去陈兰家的时候,还真的带上两盒养生口服液。和提着两盒礼品的萧平提一起往家走,陈兰觉得全身不自在——这样子也太象女婿初次上门了。

    两人到陈家时。陈兰的父亲陈援朝坐在院子里晒太阳。老人家恢复得不错,虽然行动还有些迟缓,但生活上基本都能自理了。

    看到女儿和一个陌生小伙子一起进来,陈援朝浑浊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对这年轻人的身份非常好奇。

    “伯父您好。”没等陈兰开口呢。萧平已经快走两步向陈援朝问好:“我叫萧平,是陈经理的同事,这次是来处理种子基地的一些问题,今晚可能要住在您家了,打搅啦!”

    听说萧平原来是女儿的同事,陈援朝释然之余又有些失望。含糊不清地道:“不要紧,家里条件差,委屈你们城里人啦。”

    “伯父您太客气了。”萧平笑眯眯地道:“这里空气清新地方又大,我觉得比城里好得多呢。城里空气不好,住的地方和鸽笼差不多大,在我看来比农村差远了。”

    听这年轻人说话风趣。陈援朝开心地笑了。萧平也不含糊,拿出哄老人的手段,很快就和陈援朝聊得热火朝天。

    旁边的陈兰见父亲和萧平聊得开心,也不由得流露出欣慰的笑容。之前她还担心萧平这样的大老板会对父亲摆谱呢,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陈兰不知道的是,萧平从很年轻的时候起就一个人生活,对年长的人总是感到特别亲近。这也是他会那么受长辈喜爱的原因。

    见父亲和萧平聊得甚至忘了自己这个女儿还在旁边,陈兰也没觉得不开心,只是笑吟吟地道:“你们聊着,我做饭去了!”

    因为今天有客人,所以陈兰特意多做了几个菜。陈兰的手艺很不错,虽然都是些家常菜,但也让萧平赞口不绝。这顿晚饭也是吃得其乐融融,特别是陈援朝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消失过。

    不过老人家毕竟身体不好,吃过饭没多久就回楼上的房间休息去了。陈兰收拾完桌子后,就忙着为萧平整理床铺。

    陈家的客房在一楼。虽然不大但很干净。一张单人床和一套桌椅,就是客房里全部的家具了。张兰拿了一套干净的被褥给萧平铺床,虽然已经晚春时节,但晚上还是有点凉的,总要盖条薄被才行。

    萧平就站在桌前。看陈兰给自己铺床。俏寡妇似乎特别喜欢趴在床上整理被褥,上次为萧平铺床是这样,这次也同样如此。因为姿势的关系,此时陈兰的腰肢显得特别细,翘臀也格外浑圆饱满。

    如此美景萧平当然不会错过,他一面欣赏着陈兰动人的身姿一面回味着她腰肢那美妙的触感,顿觉小腹中有股火焰开始燃烧起来。想起上次在办公室的窘境,萧平连忙在椅子上坐下,至少这样可以避免身体的某些部位意外地碰到陈兰。

    此时陈兰也已经铺好了床,她也想起了上次在办公室的事,俏脸微红地对萧平道:“乡下地方条件简陋,你就将就着住吧。”

    “这样很好,我非常满意。”萧平不敢站起来,坐着向陈兰道谢:“谢谢了啊!”

    陈兰白天还耍了些小计谋,骗得萧平搂着自己走了好久。然而在这样的春日夜晚和萧平独处,却让她觉得有些不自在,连忙朝萧平笑笑道:“那你早点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晚安。”萧平向陈兰笑笑,看着她把门给关上了。

    陈兰把床铺得很厚,枕头更是拍得又松又软,躺在上面非常舒服。不知道为什么,柔软的床铺又让萧平想起了陈兰,特别是白天搂着她的腰肢时的那种美妙触感,重新又涌上了萧平的心头。

    说心里话陈兰人长得漂亮,沙漏型的身材更是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风韵,要说她对萧平没有丝毫吸引力那是骗人的。

    不过陈兰一看就是个安分守己的女人,而且现在又成了萧平的下属,所以他也是有意和这个俏寡妇保持距离,以免给陈兰带来不必要的困扰。

    然而有时候往往事与愿违,萧平越是和陈兰保持距离,俏寡妇就越是想和他亲近,着实让萧平有些不知该怎么好了。

    萧平想了一会也没想出什么好对策,索性躺到床上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伸手关了房间里的灯,就准备早点睡觉了。

    然而就在萧平快要睡着的时候,迷迷糊糊的他却突然听到一阵“哗哗”的水声,令萧平立刻就清醒过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