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891章 金老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萧平的话让东哥全身一颤,但他很快就大声否认:“什么幕后指使,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明白对吧?”萧平一笑,然后就打了个响指。

    灵犬立刻就明白萧平的意思,开始慢慢地用力咬下去。

    感到脖子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东哥立刻就顶不住了,连忙带着哭腔地大声道:“是金老板,镇里的金老板,金元良!”

    “是他?!”东哥的话让旁边的陈兰也吃了一惊,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原来如此!”

    陈兰的反应让萧平明白东哥并没有胡说,于是他命令灵犬放开这家伙,冷冷地道:“你可以滚了!要是不服气的话,欢迎随时回来找我!”

    “不敢不敢!”此时此刻东哥哪敢流露出丝毫不满,忙不迭地起身就跑。

    另外几个被咬伤的混混也都站起来了,见老大都跑了,自然全都跟在后面。别看这些家伙模样凄惨,但速度倒也不慢,很快就转过公路的拐角不见了。

    不过在走过拐角的一刹那,东哥悄悄回头看了眼身后的萧平等人,目光中满是怨毒之色。刚才他是被几只灵犬吓破了胆,眼下回过神后,立刻想到了对付这些狗的办法。

    东哥有几个朋友就是用涂了毒药的弩箭偷狗的,只要手里有这样的家伙,就能轻易把这几条狗给干掉,到那时候一定要把今天丢的面子好好找回来。

    想到这里东哥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得意的笑容,只是他一笑就看得出掉了好几颗牙,未免有失东哥的大哥风范。

    萧平看着东哥等人离开。这才微笑着对基地的工人道:“愣着干嘛,这车是咱们种子基地的了。快开回去吧,别客气!”

    “好嘞!”那工人应了一声。发动了三轮车的马达。另一个工人坐到后面的车斗里,两人从大路上回种子基地去了。

    萧平则和陈兰并肩走在菜地中间的水泥小路上,灵犬则摆着尾巴跟在他们后面,就像是在保护两人似的。

    陈兰似乎有什么心事,一路上都没有开口说话,最后还是萧平先问她:“刚才那家伙提到的金元良是什么人,我觉得你好像也认识他。”

    萧平的话把陈兰拉回到现实中,她满脸厌恶地道:“金元良是大场镇的一个商人,听说生意还做得挺大的。还是镇里的政-协-委-员。刚开始兴建种子基地那会,他来找过我一次,提出要做基地出产的翡翠蔬菜的独家代理商,被我以留种蔬菜不出售的理由拒绝了。”

    说到这里陈兰停了一下,然后接着道:“当时金元良没说什么,事后他也没有再提起这事。要不是今天东哥又提起他来,我都快把这人给忘了。”

    听了陈兰的话后,再结合东哥的交代,萧平更确定金元良就是幕后指使。商人追逐利润。他要包销种子基地的翡翠蔬菜的想法并不令人意外。再加上这家伙貌似在镇上也有些势力,能叫得动东哥这样的混混为他办事也在情理之中。

    想到这里萧平沉吟着问陈兰:“你和这个金元良接触过,觉得他是个怎样的人?”

    “这人表面看上去还挺正派的,说话彬彬有礼。待人也很和气。”陈兰边回忆边道:“不过……我总觉得他不是好人。”

    萧平好奇地问:“为什么?”

    陈兰俏脸一红,但见萧平正满怀期待地等着自己回答,于是把心一横道:“金元良跟我说话的时候。那眼神老是……老是往人家这里飘,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俏寡妇边说边指了指自己高耸的胸膛。俏脸已经变得像块红布差不多。要不是因为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是萧平,陈兰是绝对不会回答的。

    “这样啊……”陈兰的回答让萧平恍然大悟。连忙把目光从她的胸口移开后斩钉截铁地道:“你说得很有道理,这家伙确实不是好人,完全有可能做出找混混来基地捣乱这样的事,以达到他包销蔬菜的目的。”

    陈兰担忧道:“如果真是金元良在后面捣鬼,我们的麻烦就大了。听说他在镇里很吃得开,有不少当领导的朋友。这次金元良没能如愿,肯定还会想其他手段针对种子基地,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萧平冷笑道:“就凭一个镇里的政-协-委-员,也想给种子基地找麻烦?之前是因为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谁,所以才被那伙混混有机可趁,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了。”

    虽然萧平说得轻松,但陈兰却没有他这么乐观。身为本地人,陈兰可是听过不少和金元良有关的传说。

    有人说金元良靠做生意发了大财,凡是有人挡他的财路,总是会遇到各种莫名其妙的倒霉事,最终不得不向他低头让步;还有人说金元良和主要镇领导都称兄道弟的,在镇上许多重要的事情上都有发言权;还有人说金元良做的不少生意都是见不得光的,要不是他在镇上的人脉,早就被抓去坐牢了。

    如今种子基地就是被这样一个人盯上了,陈兰很难象萧平这样淡定。看着胸有成竹的萧平,她觉得自己身为种子基地的经理,有义务向老板说明其中的情况。

    就在陈兰想要向萧平详细介绍金元良的情况时,萧平却突然严肃地对她道:“陈兰,我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要问你,你一定要老实回答我,行么?”

    难得见到萧平这么认真的样子,陈兰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见陈兰答应了,萧平沉声问她:“你觉得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当然是好人!”陈兰毫不迟疑地问答。

    “这就怪了!”萧平皱眉道:“你说那个金元良老是不怀好意地看你,所以他就不是好人。我还两次看过你洗澡呢,怎么就是好人呢?”

    没想到在种子基地面临危机时,萧平居然还在纠缠这个问题,陈兰也不禁又好气又好笑。特别是在听到萧平又旧事重提时,俏脸更是羞得通红,低下头小声解释:“你的情况不一样,那两次都是误会嘛!”

    女人就是这样。只要她们对某人很有好感,就会自己为对方做的一些不好的事情找借口。虽然陈兰已经不再年轻但也不例外,转眼就找到了原谅萧平的理由。

    陈兰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萧平再不明白真的就是个白痴。看着俏寡妇含羞带臊的样子,他也不禁有些心动,凑近过去小声笑道:“其实我真的没看清楚,看样子以后要创造更多的意外才行呢!”

    “想得美!”萧平的话令陈兰羞不可抑,给了他一个白眼后连忙加快脚步向前走去,把金元良的事全给忘了。

    “嘿嘿!”看着陈兰曲线玲珑的背影,萧平也忍不住笑了。不过他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就沉下脸来自言自语道:“镇政-协-委-员,好大的官啊,难怪这么无法无天呢,哼!”

    就在同一时间,金元良接到了东哥的电话。后者正在赶往镇卫生院打狂犬疫苗的路上,电话接通就哭丧着脸道:“金老板,您交代的这事我没办好。”

    “怎么回事?”金元良声音低沉,但语气中已经带上了几分不满:“你居然连一个小寡妇都对付不了?”

    东哥连忙道:“哥几个对付那个小寡妇当然没问题,可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三条狗,凶得要命啊。我和好几个弟兄都被咬伤了,现在正要去镇上打疫苗呢!”

    “废物!”听说东哥和他的手下居然被三条狗给吓住了,金元良忍不住骂了一句。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什么,带着笑意对东哥道:“被咬伤好啊,这就是逼对方让步的好机会啊!”

    “金老板,您的意思是……”东哥试探着问。

    “你们打完针就去镇派出所报案,就说种子基地纵狗伤人,或者其他的什么理由都行。”金元良冷笑道:“总之只要找个由头,让警察把那个小寡妇带回来关上几天,我就不信这样她还不松口!”

    东哥踌躇道:“报警?我看到那些警察就心慌,而且……他们也不会听我的啊。”

    金元良把握十足道:“你尽管去,我会跟派出所打招呼的!”

    知道金元良在镇里十分吃得开,东哥这才放心道:“成,我听您的,打完针就去报警。哼,种子基地的狗咬伤我们好几个人,一定要让他们赔偿!”

    “记住,关键是要让警察把人带回来!”金元良叮嘱了一句,随手就挂断了电话。

    “一群目光短浅的家伙,就知道赔偿!”对东哥等人的表现很是不满,金元良满脸鄙视地摇了摇头。

    从内心深处来讲,金元良是绝对看不起东哥这种人的。一帮痞子混混而已,为了几万块钱就什么事都愿意做,就是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

    在金元良看来,那个种子基地才是真正的摇钱树。只要能逼迫陈兰屈服,按时向自己提供翡翠蔬菜,每个月都能有几十万的利润,这才是真正的大生意呢。

    想到这里金元良露出了得意的微笑,拨通一个电话道:“是袁所长吗?我元良啊,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