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1069章 找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仙壶种子基地的老板?陈兰的上司?”肖建鹏小声重复着萧平的话,整个人又变得神气活现起来。

    刚才萧平一言不合就伸手打人,还让肖建鹏以为碰到道上的朋友了呢,当然不敢再多说什么。现在才知道萧平就是仙壶种子基地的老板,说到底还是要归农业局管的。这让肖建鹏心里有底气,越想越觉得自己刚才那巴掌挨得窝囊,铁了心要让萧平付出惨重的代价。

    赵广智也没想到萧平就是仙壶种子基地的老板,也不禁在心里暗暗冷笑。说心里话如果萧平报出其他的身份,哪怕他是陈兰的亲戚朋友,赵广智心里也不会如此笃定。但萧平偏偏是陈兰的上司,恰巧就在赵广智管辖范围内,他当然会觉得有恃无恐了。

    心中大定的赵广智发现肖建鹏正用询问的眼色看着自己,于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同意自己的秘书对萧平施压。

    在赵广智看来,萧平会这么紧张陈兰,肯定也对她有意思。所谓“卧榻之旁岂容他人安睡”,赵广智已经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好好敲打萧平,让他再也不敢对陈兰有丝毫“邪念”。这么一来陈兰这个熟透的美人,就会乖乖地成为他赵广智的禁脔了。

    肖建鹏给赵广智当秘书的时间也不短了,立刻就明白了领导的意思,立刻走到萧平面前冷冷地问:“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肖建鹏觉得自己已经吃定了萧平,也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只是他的半边脸颊肿得老高,嘴角还有一丝血迹。再装出这副样子未免有些滑稽。

    萧平冷眼看着得意洋洋的肖建鹏,轻轻叹了口气道:“赵广智。市农业局的副局长;肖建鹏,赵广智的秘书。我说得没错?”

    萧平的回答让赵广智暗暗吃惊,他本以为萧平是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和自己起冲突。没想到萧平明明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敢毫不迟疑地对肖建鹏动手,这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就在赵广智迟疑不决的时候,肖建鹏已经忍不住大声道:“知道我们是还敢动手,你是不是吃了豹子胆啦?”

    “豹子胆倒是没吃过。”萧平突然对肖建鹏冷笑道:“实在是因为你们看上去太欠抽,我忍不住啊!”

    这样的回答让肖建鹏勃然大怒,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觉得另一边脸上挨了重重一巴掌。张嘴又吐出几颗大牙来。

    萧平慢慢收回手掌,看着满脸都是不可置信表情的赵广智一字一句道:“果然是欠揍,这两个耳光打了之后,我的心情好多了!”

    饶是赵广智也算是有一定城府的人,面对态度如此嚣张的萧平也有些沉不住气,终于忍不住大喝道:“萧平!你是不把主管部门放在眼里了!信不信只要我愿意,就能让你们种子基地在五溪市开不下去!?”

    自打知道赵广智对陈兰心怀不轨就故意为难种子基地,萧平就没有和这家伙继续相处下去的打算。听赵广智居然毫不掩饰地威胁自己,萧平也冷笑道:“好。那咱们就看看谁先在五溪市待不下去!”

    “狂妄,简直就是狂妄!”赵广智被萧平的态度彻底激怒,对还没回过神来的肖建鹏大声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既然被人打了。那就报警啊!”

    “是,是!”肖建鹏如梦初醒,连忙掏出电话报警。他一面拨号一面盯着萧平。肿脸上满是怨毒之色。

    肖建鹏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已经在心下暗自打定主意。自己今天所受的耻辱,一定要萧平百倍千倍的偿还。

    萧平当然注意到了肖建鹏的表情。不过根本没把这家伙放在心上。他只是径直过去揽住陈兰的腰肢,扶着她慢慢走回包厢去。萧平已经决定要彻底解决此事,当然不可能就此匆匆离开,只能委屈陈兰暂时多留一会了。

    醉醺醺的陈兰感觉到有人碰自己,本能地想要甩开碰到自己的手。不过她已经醉了,当然没什么力气。萧平稍一用力就让陈兰靠在自己身上,在她耳边小声道:“别乱动,是我!”

    虽然在迷迷糊糊之间,但陈兰还是立刻听出这是心上人的声音。陈兰实在是喝得多了,刚才只是出于女性自我保护的本能,才强打精神而已。现在靠在萧平肩头,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味,陈兰整个人立刻就放松下来,只是闭着双眼任由萧平扶着自己往前走。她完全不在乎要去哪里,只要在萧平身边就什么都不会担心。

    看着萧平揽着陈兰的腰肢走进包厢,赵广智眼中闪烁着嫉妒的目光,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发誓:“萧平……迟早有一天我要你乖乖把这个女人双手奉上!”

    萧平扶着陈兰在包厢里的椅子上坐下,立刻给刘云亭打了个电话。既然对方报警叫人,萧平当然也不会束手待毙。为了种子基地和陈兰,萧平必须把赵广智彻底打倒,让他永远都没有翻身的机会,为此就算用到省里甚至陈老的关系也在所不惜。

    刘云亭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接通电话后就笑吟吟地道:“萧老弟啊,听说你的生意可是越做越大,连私人飞机都买起来了,今天怎么有时间打电话给我啊?”

    虽然萧平觉得刘云亭对种子基地不够关照,否则今晚的事也不会发生。不过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刘云亭那么客气,萧平也不好给别人脸色看。

    所以萧平并没有流露出太多不满,只是淡淡一笑道:“刘大哥,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可是向你求援来啦!”

    刘云亭可是秘书出身,对他人的情绪变化特别敏感,立刻就察觉到萧平心情不好,而且还和自己有关,连忙正色问道:“萧老弟,究竟出了什么事了,你就别给我打哑谜啦!”

    “刘大哥,眼下我就在市中心的蓝天酒店三楼的八号包厢里。”萧平深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句道:“市农业局的副局长赵广智刚刚亲口对我说,他要仙壶种子基地没办法继续在五溪市的地面上开下去!”

    “这混蛋!”刘云亭这才明白萧平为什么心情不好,饶是他修养不错,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仙壶种子基地和萧平是什么来头?别人不知道,难道刘云亭还不清楚?萧平可是和江浙省还有申城的一把手都有良好关系的人!别的不说,单只看萧平和张雨欣还有文烨这两位衙内的熟悉程度,就知道他有多大能量了。赵广智这厮居然敢对萧平叫板,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

    更何况种子基地培育的种子可都是销往国外的,刘云亭可是打听过了,这个基地每年至少能为市里贡献不低于八位数的税款,除此之外还能解决数百人的就业问题。

    在辖区域里有这么一家企业,无论对哪个领导来说都是件求之不得的大好事。这个赵广智居然威胁人家要关门大吉,简直是在和整个五溪市政府为敌。

    萧平听得出刘云亭是真生气了,决定抓住机会为他添一把柴,故意接着道:“不瞒你说,刘大哥。我这次回种子基地,是特意监督一批试种水稻的收割情况。陈老对我们的新品种粮食很感兴趣,我正打算继续扩大种子基地的规模,为今后在全国推广粮种做准备。不过经过赵广智这件事,我恐怕要重新考虑种子基地的选址问题了。”

    听到萧平提到陈老,刘云亭不由得心头一惊,连忙追问道:“萧老弟,你说的陈老……就是那位陈老?”

    萧平也不隐瞒,只是淡淡笑道:“除了他老人家还有谁?”

    没想到仙壶种子基地居然已经入了最高层的法眼,刘云亭的最后一丝冷静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不知道萧平是怎么和最高层搭上关系的,但刘云亭也知道他绝对不会在这么大的事上吹牛骗人。

    这一刻刘云亭真是对赵广智恨之入骨,这货真是在自己找死,居然敢去招惹已经进入最高层视线的种子基地。万一要是真的因此把萧平给气走了,陈老会怎么看这件事?只要他找机会对江浙省的领导随便提一句“你们江浙省的五溪市对农业关注不够,逼得一家不错的农业企业不得不搬迁”这样的话,他刘某人的仕途肯定就此玩完了。

    想到这里刘云亭背上全是冷汗,连忙对萧平道:“我看赵广智是不想当这个局长了,我现在就赶过去,看他究竟打算怎么样让你的种子基地关门!”

    知道刘云亭这是向自己表态要严惩赵广智了,萧平也用比较缓和的语气道:“那就麻烦你了,刘大哥。不过你最好快点来,我刚才和赵广智的秘书有点冲突,他好像已经报警了。”

    “不用担心,这事我来处理。”刘云亭大包大揽道:“我尽快赶到,你等我啊,萧老弟!”

    “好,我等你。”萧平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没等多久就听到外面的肖建鹏大声嚷嚷起来,显然是警察已经到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