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1073章 割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被陈兰指派负责照顾粮田的工人,都是些经验最丰富的粮农。..对他们来说开镰收割水稻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来到稻田后,几个工人也没多说什么,很默契地选了一个起点,从那里并排开始收割水稻。

    萧平本来也想下地干活的,却被那几个工人死命地拦住了。按照他们的说法,有自己这些老粮农在场,哪能让老板亲手干活,这等于是在打他们的脸的,万万不可如此。

    虽然萧平是老板,但在很多时候都不愿以势压人。更何况这些工人都是出于好心,他也就不在坚持,只是站在田埂上,饶有兴趣地看众人割稻。

    有老板在旁边督战,几个工人干起活来比平时更加卖力。只见他们手里的镰刀翻飞,每一次挥出都能割断一把水稻。然后就用稻茎随手一捆,一束水稻就收割完成了。

    对这些工人来说,割稻就像吃饭喝水那样平常。萧平仔细地把看着工人们的动作,觉得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包涵着神奇的节奏,不但能以最快的速度收割成熟的水稻,而且还可以最大限度地省力。

    这也让萧平暗暗感慨,正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别看萧平体质远胜于这些工人们,但真要比割稻速度的话,他自忖还真不是大家的对手呢。

    工人们割稻的速度很快,没多久稻田里就出现了一条长长的空地。在他们的身后,则是被扎成一捆捆的麦穗。每串麦穗都巨大而饱满,向萧平预示着丰收的喜悦。

    这次种子基地用来试种新品种粮食的土地。总共也就二十多亩而已。在这二十多亩地上,既要种植新品种的水稻和小麦。还要种植对照组的粮食,分配到每种作物上也就五亩多土地而已。

    对十几个卯足了劲收割水稻的工人来说。这么点面积的稻田根本算不上什么。大家伙从天刚亮开始努力干活,到了太阳快到头顶的时候,五亩多稻田就收割完了。

    虽然工人们觉得这点劳动量根本算不上什么,但萧平还是觉得大家都很辛苦。他一再向众人保证,会让陈兰拨款买一些机械农具,减轻大家的劳动强度。

    其实在工人们看来,二十来个人照顾二十多亩田地,工作已经非常轻松了,根本不需要再添置什么机械农具。不过见老板这么关心自己。大家也非常感动。这一感动众人的工作热情就更高了,虽然此时太阳已经很毒了,但大家还是坚持把所有割下的稻穗捆扎好,运到了办公楼前特意铺就的水泥地上。

    接下来的一道工序就是脱粒,把稻谷从稻穗弄下来,剩下来的就是稻草。而脱下来的稻谷在晾晒几天后就能装袋送进种子仓库,留做下一季的粮种。

    脱粒机是一个工人的,眼下他已经是种子基地的工人,这机器留在家里也没用。索性搬到种子基地来使用。

    几个工人抱着成捆的稻穗,在脱粒机上来回摩擦。快速旋转的滚筒能把谷粒都从稻穗上弄下来,但又不伤到稻谷,这样才能留作粮种。

    没多久金黄色的稻谷就堆成了高高的一堆。同时还有刚脱下来的谷粒源源不断地加入其中。稻谷很快就堆成了山,在阳光下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就象是座真正的金山一样耀眼。

    一个种粮经验丰富的工人看着越来越多的稻谷。脸上全是按耐不住的喜悦,忍不住对萧平道:“老板。我估计这批稻谷至少超过一万斤!五亩多地居然能打出这么多粮食来,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大丰收啊!”

    虽然到目前为止。新品种粮食高产量的特性已经可以基本确定,但萧平还是没有完全放下心来。毕竟根据他和陈老的约定,只有亩产量超过对照组三成,陈老才会在全国推广粮种。而想要知道确切的增产数据,必须等所有的稻穗都脱粒完成、并且晾晒称重之后才能知道。所以对萧平来,最关键的时刻还在后面,此时还没到松懈的时候。

    就在萧平紧张地等待结果的同时,陈兰还在她的宿舍里睡着呢。昨晚俏寡妇确实喝得太多了,回到自己房间就睡得昏昏沉沉,连张嫂帮她脱了衣服都全然不知。

    不过此时陈兰却被脱粒机的噪音吵醒了,迷迷糊糊的她还没睁开双眼,就想起了昨晚喝醉前发生的事,再感觉到自己只穿着内衣,立刻发出一声惊呼。

    在外间忙碌的张嫂听到陈兰的惊呼,连忙跑进来慌慌张张地问:“怎么了,陈经理?”

    这时候陈兰也发现原来自己是在宿舍,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不禁好奇地问道:“张嫂,你怎么在这里?”

    “陈经理,你昨晚喝醉了,是萧先生让我留下来照顾你的。”张嫂笑吟吟地对陈兰道:“萧先生为人和善,长得也帅,看得出他也很关心你,真是可不错的小伙子啊!”

    从张嫂的笑容中感觉到了什么,陈兰的芳心不争气地猛跳起来,她可不想和张嫂在这事上争论,很快就转移话题道:“昨晚……是谁送我回来的?”

    “当然是萧先生啦。”张嫂笑吟吟地道:“他亲自去市里把你接回来的,听说还和农业局的什么领导起了冲突,把人家给打了呢!陈经理啊,萧先生对你真的很不错哦!”

    “还打了人?”张嫂的话让陈兰心中一惊,连忙下床匆匆漱洗完毕,就想去找萧平问个清楚。

    然而陈兰到了门口才突然想起来,既然是萧平送自己回来的,那昨晚自己被赵广智灌醉后发生的事,肯定都被他看在眼里。喝醉的陈兰根本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如何,万一有些什么不好的情况被萧平看在眼里,他因此生自己的气那该怎么办?

    这个念头让陈兰悚然一惊,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陈兰也是好不容易才遇到萧平这么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子,萧平在她心目中的位置无比重要,俏寡妇几乎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天。

    如果萧平真的因为昨晚发生的事,误会陈兰是个轻浮的女人,或者索性以为她是故意想要靠上赵广智这棵大树,从此和她一刀两段的话。对陈兰来说无疑就等于天塌了,这是她绝对不能接受的情况。

    这些念头在陈兰脑海中一一闪过,站在门口的她不禁患得患失地想道:“万一他真以为我是个随便的人,从此再也不理我了,那我该怎么办?!”

    虽然理智告诉陈兰,萧平绝对不是无情无义的人,但她还是忍不住想,如果萧平真的没生自己的起,为什么不来看看自己,反而看大家割稻呢?陈兰担心万一萧平真的作出分手的决定,自己绝对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

    最终陈兰还是没有勇气立刻面对萧平,她打消了去外面看脱粒的念头,心事重重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在进办公室前,陈兰吩咐秘书自己谁都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