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1279章 没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那只清代茶碗摔碎的声音惊动了外面的警卫员,有人很快就推开门进来,立刻就看到王建英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连忙出警报,同时对王建英展开救助。

    王建英很快就被救进医院,同时他摔倒昏迷的消息也很快就传开了。要说对此事最最紧张的,当然是老王家的子子孙孙了。要知道王建英可是老王家的顶梁柱,王家的第二代和第三代全都在是在他的余荫下才能活得如此滋润。比如就像是王震之流,如果不是因为王建英还在位,哪敢明里暗里的跟萧平作对?

    所以整个王家都希望王建英能长命百岁,至少也要在目前的位置上多待几年。然而眼下身体一向还算硬朗的王建英却突然摔倒昏迷,而且情况还非常严重,自然牵动了王氏家族所有成员的心。就连前几天刚被王建英教训过的王震,在知道这个消息后也赶到医院来询问情况了。

    等王震赶到医院的时候,他的父亲王银桥已经到了。王震连忙快步走过去,小声地问王银桥:“爸,爷爷的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王银桥神色凝重地摇头道:“到现在一直昏迷着,医生说……老人家有可能终生都是植物人,最好的情况也就是勉强能醒,但恐怕也会落下个半身不遂的后遗症。”

    王震满脸忧色道:“爷爷的身体一向都不错啊,怎么这次会这么严重?”

    王银桥神色凝重地摇摇头,表示自己对此毫无头绪。因为王建英已经把那个u盘藏起来了,所以没人知道他在昏迷前听到看到过什么。也不知道让王建英昏迷摔倒的正是他的宝贝孙子王震。

    听到王建英的情况不妙,王震也是愁眉紧锁。不过他这副表情究竟是为爷爷担心。还是怕自己失去目前的地位就不可而知了。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医生神情凝重地从手术室里出来了。看到家属都等在外面。连忙客气地对他们道:“王老的情况不太好,到现在都昏迷不醒。脑中的淤血已经取出来了,但究竟造成多大的损伤还不好说。医院准备先把王老安置到重症监护室,给他最好的治疗,希望老人家的意志力够强,可以闯过这道难关。”

    听医生这么说,王银桥和王震都是愁眉紧锁。医生的话等于说王建英已经无法继续工作了,而这代表着他要从目前的位置上退下来,这对整个王家来说都是巨大的打击。简直就和天塌下来没什么两样。今后他们就再也不能在王建英的庇护下为所欲为了。

    “这样可不行啊。”王银桥对王家的其他人道:“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救治老爷子,一定要让他恢复健康!”

    虽然平时王家内部也会因为各种原因产生纷争,但这次众人的观点却出奇地一致。谁都知道王老爷子有多么重要,全都点头表示同意王银桥的话。

    就在此时王震突然灵机一动,连忙对其他人道:“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有个叫萧平的家伙医术很不错,听说他治好过不少人的不治之症,我们为什么不让他来给爷爷瞧瞧呢?”

    “萧平?!”王震的叔叔王连桥思索片刻也点头道:“我好像也听说过这个人,据说他的医术出神入化。专治各种重病,而且从来都没有失手过。”

    王震的姑姑王云皱眉道:“哪有这么神奇的医术,这个萧平该不是什么骗子,你们听到的都是以讹传讹的谣传吧?”

    “我觉得不像。这个萧平可能确实有几分真本事。”王银桥也同意儿子的说法,缓缓点头道:“我有确切消息,雷安的病就是他治好的。听说还有申城的文子平、江浙的张国权都找他治过病,这些事应该不是假的。”

    王震沉声道:“不但如此。这个萧平还是陈老和王将军的保健医生。有这么多大人物相信他,这个萧平肯定是有一套的。”

    说这些话时王震只觉得心闷得慌。萧平可以说是王震最大的敌人。让他在家人面前夸赞萧平,简直就像是在自抽耳光。不过王震也知道王建英对自己和家族意味着什么,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推荐萧平来给爷爷治病了。

    听了王银桥父子的话,王云也不说话了,默认了请萧平来给父亲治病的建议。见兄弟姐妹都没有意见,王银桥立刻拍板道:“既然大家都同意了,我会尽快把这个萧平叫来给老爷子看病。希望他真象传说中的那样有本事,能顺利治好老爷子的病,否则的话……耽误国家领导人治疗的罪名,他可是负担不起的,哼!”

    只从王银桥的话里就看得出来,他根本没把萧平当回事。在王银桥看来,如果不是要给父亲治病,这个萧平根本没资格出现在自己面前。

    也难怪王银桥有这样的想法,在父亲的支持下他的仕途非常顺利,目前也是局级干部了,眼看着很快还能再往上挪一挪。他自己本来就是这样的身份,而父亲王建英的级别更高,难怪会不把萧平放在眼里。

    王家的人都有眼高于顶的毛病,另外几人听了王银桥的话,不但没有劝他要对萧平客气点,反而纷纷点头表示赞同。王云为人刻薄,更是娇声道:“要是治不好老爷子的病,就让公安把他抓起来!”

    在场的人中只有王震暗暗叫苦,他深知以萧平的性格,如果家里用这种态度去请他,肯定会碰一鼻子灰。不过王震早就和萧平撕破了脸皮,此时也不可能提醒家人,只能暗暗希望萧平能摄于爷爷的身份地位,乖乖地来给他看病了。

    王家人商量过后,王银桥先离开了。他本来就担任一个部门的领导工作,还是比较繁忙的,不能在医院停留太长时间。

    回到办公室后,王银桥立刻通知他的秘书范祥,要他联系萧平,让萧平立刻赶到京城来给王老爷子治病。

    王银桥本来就不怎么看得起萧平,语言之中对他也没有多少敬重之意。而范祥此人又最善于揣摩上意,立刻就明白王银桥对萧平这个人并不是很重视,自然不会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范祥很快就想办法找到了萧平的电话号码,然后就打了个电话过去。铃声响了三下对面就接通了,范祥下意识地拿出平时吩咐下级部门的态度,趾高气昂地问道:“请问你是萧平吗?”

    萧平正为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而感到疑惑呢,听了范祥的语气就更加不爽了。不过在没弄清楚对方的身份前,他倒也不太好挂电话,而是皱起眉头反问道:“我就是萧平,你是哪里?”

    “我是能-源-局王局长的秘书范祥。”范祥充满信心地报出自己的身份,以为萧平听了以后肯定会对自己恭敬许多。

    然而范祥打错算盘了,萧平接触过的高官比范祥还多,就连面对陈老时也是潇洒自如。就算王银桥亲自出面,也不能让萧平有惶恐之感,更别说他的秘书了。

    所以听了范祥的话后,萧平根本没有特别的反应,只是冷冷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还有,找我有什么事?”

    “你……”被萧平的态度气得要死,范祥差点就要火了。不过考虑到王局长是要让对方来京城给王老爷子看病的,范祥觉得还是不要和他撕破脸皮的好,这才勉强压住了火气。

    不过范祥是压住火气了,并不代表萧平也会控制情绪。见对方迟迟不说话,他忍不住催促道:“有事就说事,不要吞吞吐吐,我忙着呢!”

    萧平倒没乱说,他确实在忙呢。前阵子杰西卡就跟萧平说好,会趁休假到农庄来看他。今天一早美国小妞就乘坐萧平的私人飞机在苏市机场降落,萧平刚刚把她接回农庄。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自从上次分别后,两人也有段时间没见,现在总算有机会单独在一起,加上杰西卡又是个热情似火的性子,自然难免会有些亲热的举动。而范祥偏偏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态度还那么差,难怪萧平会不耐烦了。

    而萧平不耐烦的样子反过来又让范祥的态度更差,这家伙立刻冷冷地道:“萧先生,你给我听好了。我们王局长请你去给他的父亲治病,这可是项非常重要的政治任务,我觉得你最好还是立刻放下手头一切工作,以最快度赶到京城的好。快到京城的时候就打这个电话,告诉我到达的时间和地点,我会派车来接你的!”

    范祥的态度把萧平给气笑了,他冷冷地问道:“给你们局长的父亲看病还成了政治任务啦?我倒是想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派头啊?”

    “你连王局长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范祥冷笑道:“他就是王建英王老,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这是个政治任务了吧?”

    萧平连忙追问:“这位王老是不是有位孙子叫王震啊?”

    “你连王少都知道,那就更应该快点过来了。”范祥得意洋洋道:“王震就是我们王局的儿子,王建英王老是他的亲爷爷,现在你明白了吧?”

    “我明白了!”萧平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然后一板脸孔道:“不去,没空!”(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