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1425章 强词夺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审讯室的一张椅子被砸烂了,连墙角的监视探头都没能幸免。这些财物也就算了,最要命的是邵义明居然也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于此相反的是萧平和陈兰全都好好的。陈兰轻轻晃动着婴儿车哄孩子,萧平则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们母子,根本没多看满脸惊愕的赵航一眼。

    赵航当然能猜到,这些事都是萧平干的。不过眼下可不是和萧平算账的时候,他连忙跑到邵义明面前,焦急地呼唤着:“邵先生,邵先生你没事吧?”

    “放心,他死不了!”旁边的萧平冷冷道:“你好歹是刑侦队的副队长,至于象一条狗似的拍这个姓邵的马屁吗?你就算自己不要脸,也得顾及下属的感受吧!你这样做让手下把脸往哪放?”

    赵航刚才只想着邵义明可千万不能有事,以免误了自己市刑侦队副队长的前程,所以表现得确实有些过头了。现在被萧平这么一提醒,赵航连忙回头看跟在后面的那几个下属,果然现他们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见赵航转身了,那几个刑警连忙移开目光,不和他做眼神的接触。

    属下的反应让赵航更加痛恨萧平,但也有几分尴尬。好在就在此时邵义明轻轻哼了一下,多少为他化解掉几分尴尬。

    想到自己的前程都在邵义明身上,赵航也顾不上下属的看法,连忙轻轻扶起邵义明道:“邵先生,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没想到萧平都把话挑明了。赵航还这么肉麻地去拍邵义明的马屁,另外几个刑警也暗暗感到羞愧。不过赵航毕竟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几人虽然不齿他的为人,但也不敢走开。

    邵义明长长地喘息一声。差点让其他人以为这家伙快断气了。不过萧平下手的力度恰到好处,只是让邵义明在吃点苦头至于昏迷过去,还不到要了他性命的程度。所以在一口大喘气之后,邵义明居然在赵航的搀扶下慢慢地站起来了。

    邵义明先是一张嘴和血吐出几颗牙齿,充满怨毒地瞪着萧平,含糊不清地道:“刚才就是他打我,你们警方要给我主持公道!”

    没等赵航开口,萧平就已经矢口否认:“我没打他!”

    萧平这句话一出口,就连那几个刑警也对他侧目而视。眼下的情形十分清楚。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肯定是萧平对邵义明下手。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萧平的战斗力如此强悍,居然在双手被铐的情况下,还能对邵义明造成如此伤害。

    赵航当然要坚定地站在邵义明这边,立刻冷笑道:“你没打邵先生?那他是怎么受伤的?难道是自己摔的?”

    “就是他自己摔的。”萧平煞有其事地点头,仿佛这就是事实一样。

    “胡说八道!”赵航忍不住大声道:“邵先生都亲口指证你了,你还在这里狡辩!”

    萧平一脸平静道:“他是当事人,指证我有什么用?我还说我没打呢!你硬要把这个罪名栽倒到我头上。那就拿出证据来!”

    萧平这么说就有点胡搅蛮缠的意思,但就连赵航一时也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其实本来审讯室里是有监视探头的,要拿出证据并不困难。偏偏探头被砸坏了,也就是说萧平打没打人全靠他和邵义明用嘴说。如果邵义明拿不出真正有力的证据。他这顿打很可能就白挨了!

    萧平的反应也把邵义明气得火冒三丈。向来只有邵义明用这种办法对付别人,根本没人敢用同样的办法对付他的。以前邵义明一直因为自己的这种手段而洋洋得意,不过当同样的事情生在自己身上时。他也和其他人一样愤怒、郁闷但又非常无奈。

    还是赵航处理这种事比较有经验,立刻恶狠狠地对萧平道:“你别得意。警方可以给邵先生验伤,就能知道是他自己摔的还是你打的!”

    萧平当然知道警方有这样的能力。以邵义明的人脉实力,也确实能享受这样的待遇。不过就算验伤能得出结论,那也是几天后的事了。到时候萧平早就和刘云亭联系上了,根本不用担心会受到邵义明的报复。

    所以萧平对赵航的话完全不在意,只是对他淡淡一笑:“就算验伤证明他被人打了,你凭什么就认为一定是我?笑话!”

    “你……”赵航被萧平噎得说不出话来,正想示意属下把他带出去审问,顺便狠狠教训一番,却听到萧平的电话铃响了。

    萧平双手被铐,接电话有些困难。陈兰连忙把电话举到他耳边,让萧平可以轻松地听电话。

    眼见萧平在审讯室旁若无人地接电话,赵航也是气得脸色铁青。特的一个心腹手下见了,连忙上前想从陈兰手里夺下电话,却在无意中看到了萧平警告的眼神。

    别看这家伙是个刑警,但此时却真的被萧平吓到了。特别是想到萧平被铐着双手都能把邵义明打得这么惨,他更加不敢轻捋虎须。眼看脸色铁青的赵航都没有阻止萧平打电话,这家伙也站住脚步,不去多管闲事了。

    就连赵航的心腹都装着没看见萧平打电话,其他几个刑警当然更加不会多事,一群人眼睁睁地看着他和外界联系。

    打电话给萧平的正是刘云亭,他也是刚刚开机,收到提醒短信后就和萧平联系了。

    “小萧,我刘云亭啊。”刘云亭在电话里乐呵呵地道:“我刚才在省里开一个重要会议,手机关着呢。你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么?”

    “刘哥,我这可是向你求救来啦。”萧平淡淡地道:“我现在和陈兰还有她的孩子,都被关在五溪市花园区公安局呢!”

    刘云亭一听萧平的话就急了。对萧平越是了解,他就越觉得这个年轻人的背景深不可测。别的先不去说他,就说萧平是陈老非常欣赏的年轻人,而且在国家的粮食安全问题上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这两点说出来就能吓死人了。

    而且刘云亭也了解萧平的为人,知道这件事肯定不是他的错。否则萧平是绝对不会打电话来,还说出向自己“求救”这样的话。

    想到这里刘云亭连忙对萧平道:“你别急,我立刻就联系市局的老关,让他立刻赶过去给你们解围!”

    见刘云亭根本没问事情的来龙去脉,就直接想办法帮自己解决问题,萧平也非常满意,笑呵呵地向他道谢:“那就谢谢你啦,刘哥。”

    “自己人客气什么,我先打电话给老关,然后再和你联系。”刘云亭说完就挂了电话,没过一分钟就又打给萧平了。

    “我已经和老关说好了,他会亲自去花园区分局。”刘云亭先把这个消息告诉萧平,然后才问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被带进警局也就算了,为什么连陈兰和她的孩子都不放过?”

    萧平冷笑道:“这事说来就话长了,和一个叫邵义明的家伙有关。这家伙带着几个人,在大街上骚扰带孩子逛街的陈兰。我是看不过去打了抱不平,结果就被弄到警察局来了。”

    听萧平居然提到“邵义明”这个名字,刘云亭也不禁心头一跳。刘云亭对这个邵义明也多少有些了解,不但知道他是五溪市最大的房产商,而且也对他特别的“爱好”有所耳闻。刘云亭也是见过陈兰的,觉得以邵义明的为人,当街骚扰陈兰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没想到这事居然还和邵义明有关,刘云亭的嘴角也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不过他并没有在萧平面前流露出任何情绪,只是好言安慰他:“你放心,我会让老关彻查此事,绝对不会让你和陈兰受委屈!”

    知道刘云亭这是在向自己表态了,萧平也笑着道谢:“那就麻烦你了,刘哥。”

    “不麻烦不麻烦。”刘云亭客气了一句,在和萧平告别后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的刘云亭沉思片刻,立刻拨通一个号码道:“老关吗?事情有些变化。你到了花园区分局后,只要保住萧平和他的同伴就行,至于对方暂时不要动。而且你的态度也不用很坚决,更不能让对方知道这件事和我有关。”

    刘云亭口中的“老关”,是五溪市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关耀根。他也是刘云亭非常信任的属下,两人的关系非常密切,闻言不禁好奇地问:“刘书记,为什么要这样?”

    “和萧平起冲突的是邵义明,这家伙在锦湖路上当街骚扰仙壶种子基地的经理陈兰,所以才会把事情闹成这样。”刘云亭沉声道:“你去了之后只要保住萧平和陈兰就行,以邵义明的性格,肯定会暴跳如雷的。我就是想让他跳,跳得越高越好,你明白了吗?”

    刘云亭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关耀根哪里还会不明白,立刻笑着道:“我知道了,刘书记,您这是想让邵义明身后那尊大神跳出来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