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1547章 大势已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陈东升五十多岁了,虽然他在荑湾乡和武潭县可谓是作恶多端,但毕竟也是个老人了。如果是在其他的情况下,萧平是不想动手打一个老人的。然而这家伙居然还敢说自己是陈老的亲侄子,这就越了萧平的底线。

    要知道萧平这一路走来,陈老也给了他很多帮助。老人家慈祥又不乏幽默,几乎把萧平当亲孙子看,对他来说就像是自己家的长辈一样可亲可敬。所以在萧平眼里,陈老是位令人敬佩的长辈。

    而这个陈东升却谎称自己是陈老的侄子,打着他老人家的旗帜在武潭县和荑湾乡为非作歹,坏的可是陈老的名声!萧平早就对陈东升的这种做法深恶痛绝,眼下这家伙居然敢当炸他的面,自称是陈老的亲侄子,萧平打他一个耳光算是轻的了。要不是因为还有那么多人在场,萧平说不定直接就把陈东升送回老家去了。

    萧平这个耳光打得可不轻,陈东升的脸颊被打得通红,以肉眼可见的度肿了起来。陈东升捂着被打的脸颊,恶狠狠地瞪着萧平,眼中几乎要冒出火来。

    最近十多年,陈东升俨然成了荑湾乡说一不二的土皇帝,向来只有他打别人的份,何曾被别人打过脸?这一刻陈东升心中的杀机大涨,不但想要杀了萧平,甚至不打算放过慈善队伍里的其他人。要不是在场的手下都被战士们扣押起来了,陈东升会立刻命令他们把萧平等人都砍死。

    看着陈东升怨毒的眼神,萧平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反正已经陈东升打过一个耳光了,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抬手又照着对方另一边脸颊重重扇了过去。

    “啪!”又是一声脆响,萧平怒视着陈东升大声喝道:“看什么看。你还不服气吗?竟然敢冒充陈老的亲戚,在荑湾乡为非作歹!陈老的名声都被你破坏了,今天我就是要替他老人家好好教训你这个混蛋!”

    本来被连打两个耳光的陈东升怒火中烧。但听了萧平最后这句话,脸上的愤怒立刻变成了惊愕和惶恐。下意识地小声问:“你怎么知道的?”

    “要你管?!”萧平才不会告诉陈东升事情的真相,只是冷笑着道:“总之这次你就是栽了,等着接受法律的严惩吧!”

    其他人都愣愣地看着萧平和陈东升,都被刚才生的事情惊呆了。有人敢当面连打陈东升两个耳光,已经让村民目瞪口呆,而萧平拆穿陈东升的谎言,更是让这家伙的手下都呆若木鸡。

    陈东升之所以能在荑湾乡称王称霸,靠的就是就是他“陈老亲戚”的身份而已。十几年来这已经成了荑湾乡里所有人的共识。根本没人会去质疑这种说法。而眼下萧平居然当众说陈东升是冒充的,更要命的是陈东升本人也没否认。无论是对村民还是陈东升手下来说,这都无疑是个晴天霹雳!

    就在众人震惊不已的同时,又有一队车辆出现在村口。最前面的两辆是省公安厅的警车,然后是辆没有任何标记的越野车,跟在最后的则是两辆坐满了武警的大卡车。

    这支车队显然也想进村,但却被军车挡住了去路。从最前面的那辆警车上,下来一个警官和子村口的战士交涉,很快这消息就传到了萧平和郝俊这里。

    “省公安厅也来抓陈东升?”郝俊有些意外地看着萧平道:“怎么他们早不抓晚不抓,偏偏要在我们出动的时候来抓人。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啊?”

    萧平倒没有郝俊的怀疑,他知道这肯定是陈老跟河下省方面打过招呼的缘故。既然连陈老亲自出面,确认陈东升不是他的亲戚。那下面的人自然该知道怎么做,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来对付陈东升也在情理之中。事实上萧平还觉得这些人来得晚了,他们要是在今天早上到就好了,也省了自己许多麻烦。

    想到这里萧平对郝俊淡淡一笑道:“没关系,让他们进来吧。”

    前来报告的上士知道现在该听谁的,向郝俊敬礼后向战友传达命令去了。

    刚到的车队很快就驶进晒谷场,几个人从三辆越野车里出来,其中两人穿着便衣,另外几个全都穿着笔挺的制服。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相貌威严的男子。不过此时他的表情柔和,很客气地问萧平和郝俊:“请问。这里谁是负责人?”

    萧平和郝俊对视一眼,上前一步道:“我叫萧平。这里由我负责。”

    “萧先生,你好!”那男子客气地和萧平握了握手,然后开始做自我介绍:“我是省里的政-法-委-副-书-记房杰,这次是专门为了抓捕陈东升黑恶势力团伙而来,萧先生也是为了此事而来么?”

    “原来是房书记,幸会幸会。”萧平笑眯眯地道:“其实我是仙壶慈善基金会的人,到荑湾乡就是为了进行一次慈善活动而已。”

    “慈善活动?”房杰有些惊讶地看着周围至少几个连的士兵,对萧平的说法很是怀疑。

    萧平也知道眼下的场面比较大,笑着向房杰解释:“是这样的,房书记。我们正在开展慈善活动,但有人却来捣乱,想要抢夺我们的慈善物资。刚好这些战士从村口经过,他们看不过眼了就来帮一把手。”

    “原来是这样啊。”房杰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笑着对萧平身边的郝俊道:“荑湾乡有群以陈东升为的黑恶势力团伙,所以这里的治安向来比较差。感谢部队里的同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帮我们地方上避免了一起重大的刑事案件啊!”

    其实凭心而论,萧平的说法房杰根本不信。什么不对刚好经过,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种借口骗骗初中生还差不多。

    不过房杰出前可是得到了省委何书记的面授机宜,告诉他千万不要得罪到荑湾乡做慈善的仙壶基金会成员,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协助对方,只要把陈东升及其党羽一网打尽就好。

    虽然房杰不知道这仙壶慈善基金会是何方神圣,但却牢牢记住了何曙光的话。所以眼下就算萧平不给房杰任何解释,他也不会流露出丝毫不快。在房杰看来萧平能作出解释,就已经是给自己面子了,所以他才不管这解释是不是真的,总之只要有一个说法就行了。

    只看房杰的态度,就知道他肯定会站在自己这边,萧平也对他笑笑道:“听说陈东升这伙人在武潭县十分嚣张,简直闹到了天怒人怨的程度?”

    “可不是嘛!”房杰义愤填膺道:“这伙人在本地为非作歹,早就进入我们的侦查视线。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取证,警方已经掌握了许多犯罪证据,今天就是来把这个团伙的骨干成员全都捉拿归案的!”

    萧平当然清楚,要不是陈老和河下省的领导打了招呼,警方是绝对不会对陈东升这伙人下手的。不过他也不会傻到揭穿此事,只是面带惊喜道:“哦,这可太巧了!部队的同志刚刚捉住的那伙人中,领头的那个好像就叫陈东升,要不房书记来看看是不是?”

    房杰也装出一副惊喜的样子道:“这可真是巧了,好,我这就让人来看看!”

    这一看的结果自然不用多说,陈东升可是武潭县的名人,认识他的人着实不少。不但陈东升当成被警方抓获,就连他手下的骨干成员,比如陈虎、汪成等人也一个都没逃掉。

    至于陈东升的那些下手,当然也难逃被捕的命运。一个个被武警战士押上卡车,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总之陈东升这伙人除了在武潭县城看娱乐城的那些人外,其他主要成员几乎被一网打尽。唯一没有被当场抓走的,也只有重伤送到医院的陈平了。不过他也会被警方看管起来,只等伤势稍稍恢复之后,也会接受法律的审判。

    房杰指挥警察和武警战士把陈东升极其手下都押上车,笑眯眯地对萧平道:“萧先生,有了你的帮助,我们顺利地打掉了陈东升黑恶势力团伙,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啊!”

    萧平笑道:“房书记客气了,其实我们真没做什么,这件事全靠郝营长和战士的帮忙。”

    既然萧平都这么说了,房杰自然也向旁边的郝俊道谢。不过他可是看出来了,这件事会展成这样,绝对是萧平主导的,郝俊说穿了和自己一样,只是个跑腿解决问题的而已。

    基于这样的推断,房杰对萧平特别客气。在向他保证陈东升及其他人肯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之后,才带着大队武警离开了荑湾乡。今天房杰的事可多了,还要抓捕陈东升其他手下,实在没有时间留在赵家湾村。否则的话他一定要和萧平多亲近——能让何书记亲自批示抓捕陈东升极其手下,这个年轻人肯定不是普通人,多接触一下肯定没坏处。

    虽然抓起来的人都被武警带走了,但郝俊并没有感到失落。对他来说这样的解决方法最好,也会省掉许多麻烦。等房杰带着人离开了赵家湾村,郝俊才笑吟吟地问萧平:“萧先生,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萧平对郝俊爽朗地一笑道:“接下来还是要麻烦你的战士帮忙,我们把慈善活动继续搞下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