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037、好哇,居然躲在这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看着她眼眸里狡黠的笑意,他将她衣襟拉下,露出粉白诱人的香颈,上面还有他昨夜烙下的痕迹,他眸光暗热,低下头邪恶的抵上她香颈。

    “呵呵……羿哥哥……不、不要……”慕心暖痒得直缩脖子,跨坐在他大腿上的身体也开始扭摆,试图摆脱他。

    “别动!”她胡乱的扭摆让尹肇羿倒抽冷气,本来是想逗逗她,结果有一种玩火自焚的感觉,不得不放开她香颈,将她身子紧紧固定住。

    感觉到他强烈反应,慕心暖也不敢动了,红着脸窝在他怀里,安静的听着他急促的心跳声。

    她已经不是那个傻乎乎的丫头了,现在他的任何变化她都一清二楚。

    而尹肇羿抱着她柔软的身子,明知这样容易失控却还是不舍得将她放开,薄唇抵着她耳畔轻轻蹭着,试图与她说话来分散身体那股灼热的气息。

    “若是今日无所获,不许留在湛府,找个回宫的借口出来,天黑前我会在湛府附近等你。”

    “知道,我不会在别人家过夜的。”

    尹肇羿开始为她整理衣襟,将她肌肤上深红色的印记遮得严严实实的。

    看着他眼眸中火热的气息,慕心暖红着脸嗔道,“讨厌死了,自从来了东龙国之后,我身上的痕迹就没消过。”

    尹肇羿忍不住笑出一口白牙。

    她小的时候他什么都不敢做,如今什么都做了,他不但不会再忍,还会把利息都收回来。

    瞧他那得意的劲儿,就差脸上开朵花出来了,慕心暖撅着小嘴哼道,“弄得人家满身都是,你还好意思笑?不行,我也要在你身上留下印记!”

    她还真不是威胁,直起腰就往他脖子咬去——

    “嘶!”

    尹肇羿忍不住歪嘴轻呼。

    然而,看似被咬痛的他眼眸中全是宠溺的笑,还托高她身子帮她省力气。

    慕心暖也不是咬他,只是吮吸得有些过力而已。等她放开他脖子时,忍不住惊道,“哎呀,怎么成这样了?”

    他吸的和她吸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色,她没掌握好力道,把他肌肤弄得跟挨了打似的。

    “嗯?”尹肇羿浓眉挑起。

    “完了,这样子太丑了!”慕心暖一脸懊恼,急得眼珠子转来转去,然后从怀里摸出一块手绢,快速的围到他脖子上,“嗯,这样就看不到了。”

    尹肇羿唇角使劲的抽动着,尽管看不到自己的样子,可想也想得到此刻的自己是有多滑稽。

    忍着笑,他将手绢从脖子上解下来,没好气的道,“我一个大男人,脖子上缠块手绢,你是想让我被人笑话么?”

    “可是不挡着让人看见同样会笑的。”慕心暖嘟着嘴道。她下次再不这样了,就算留印记也要换别的地方。

    “无事,我就说被虫子咬的。”

    “这样能行吗?”慕心暖眨着眼睛,表示深深的怀疑。

    尹肇羿搂紧她,在她耳边低声笑道,“谁让你下口如此重?”

    慕心暖心虚得说不出话来。

    …

    大门口,看着自家姐夫脖子上刺目的红痕,慕昕蔚脱口问道,“姐夫,你这是怎么了?”

    慕心暖一听,赶紧回道,“被虫子咬的!”

    她不说话还好,她这一嗓子立马引起了旁边夜颜和慕凌苍的注意,顺着儿子的目光看去,夜颜立马扭开头偷笑,而慕凌苍则是瞬间冷了脸。

    慕昕蔚忍不住惊呼,“虫子咬的?这得多大的虫子啊?”

    谁知尹肇羿脸不红气不喘的开口,“成了精的虫子。”

    慕昕蔚惊得双眼瞪大,还想再说什么,被自家父王咳嗽制止,“还不快上马车!”

    他这才想起要办正事,赶紧钻进了身后的马车里。

    慕心暖压根就不敢抬头,也拉着尹肇羿快速钻进马车里。

    看着自家男人冷硬的俊脸,夜颜哭笑不得的拉他,“行了,他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慕凌苍狠狠的剜了她一眼,然后上了另一辆马车。

    他身上带着莫名的怒气,夜颜最了解不过,这分明就是吃女婿的醋了!

    她忍着笑上了马车,坐到他身旁嗔道,“有什么嘛,他们现在是夫妻,又是新婚燕尔,你这个过来人难道还不了解?”

    慕凌苍冷冷的回了一句,“成何体统?”

    夜颜用眼角斜着他,故作惊怪,“哟,现在知道体统了?当年有人比这更过分呢。”

    瞧她那眼神,慕凌苍不自然的抿了一下唇角,再接着把眸光从她脸上移开。

    夜颜忍不住笑出声,拿手肘轻轻撞他,“你是在怨我没给你烙痕迹么?”

    慕凌苍扭回头,将她捞到怀里,低头就咬上她的红唇。

    十多年夫妻,夜颜的总结就是,这家伙十年如一日,还是那么闷骚!

    他是不爽女儿嫁人了,可她却从女儿女婿身上看到了当年他们的影子。别说当年,就是现在他们都奔四了,也没哪一天是正经过的。

    只不过儿女都长大了,这个当父王的会刻意保持形象,但私下还不是照样对她使坏!

    被他啃得唇瓣都麻了,她哭笑着把他推开,指腹揉着微肿的红唇,嗔怨的瞪着他,“这要是让人看到了,那才叫人笑话呢!”

    慕凌苍虽然没说话,但依旧抱着她不放。

    夜颜靠着他胸膛,与他说着知心话,“孩子们都大了,他们该有自己的生活。我知道你舍不得女儿,但只要她幸福快乐,我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小羿能等她这么多年,我相信他会像你对我一样的去对待暖儿。昕蔚也长大了,待他这次回去,可以帮你分担朝中的事,我相信他也有能力独当一面。等他也成了家,我们可以把家里家外的事都交给他们夫妻,到时候别说经常来看女儿,就是全天下去游玩也是可以的。就像我娘和父皇一样,自由惬意,快意人生,玩累了就回到儿女身边享受天伦之乐。人生在世,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

    慕凌苍低下头抵着她额头,深邃的眼眸中总算起了笑意。

    “都听你的。”

    “好。”

    …

    初到湛府,慕心暖跟宫里来的人一样先把环境熟悉了一遍,避免明日寿宴时忙中出错。

    由于他们是皇上钦点的人,湛府里的人对他们都恭从有加,即便是个小小的宫女,管家都是和颜悦色的,半点威风都不敢使。

    慕心暖和慕昕蔚混在宫人中,除了装扮像太监外,姐弟俩的容貌也做了一些简单的易容,包括嗓音也做了改变。

    这种乔装对他们来说只是一种小把戏,一点难度都没有的。

    他们是来湛府帮着准备寿宴的,去得地方自然也是下人出入的地方。在管家带领他们熟悉各处时,姐弟俩主要的目标就是上了些年纪的老婆子。

    可眼看着转了一圈,管家都准备带他们回去了,也没发现可疑的老婆子。

    燕三娘他们姐弟是见过好多次的,她每年都要去鬼谷做客,说熟悉她都不为过。

    后院的地方没有收获,一路上姐弟俩都在用唇语交流着,打算找机会去跟府里的几位主子接触接触,看看燕三娘是否在他们身边。

    路经一处花园时,一名年轻男子从不远处经过,身后带着随从和丫鬟,丫鬟手里还端着食盘,看他们脚步匆匆,像是赶着去某个地方。

    慕心暖注意到的是他们几人的神色和步伐,从而分析他们正在做的事。突然被慕昕蔚用手肘撞了一下,她下意识扭头,用眼神询问他要做何。

    ‘姐,你有没有觉得那人好面熟?’

    ‘谁?’

    ‘那个男的,我好像在天秦国见过他。’

    ‘他?’

    慕心暖又朝那一行人看去,在领头的男子拐角时正好瞥到了他侧脸。

    这一眼,还真有几分眼熟。

    这个男的大概二十岁左右,个头高高的,从侧脸来看也挺俊的。她脑海里寻找着对他的印象,可始终想不起来,她何时见过这人了。

    也不是她脑子笨,实在是身边长得好看的男人太多了。像她那些表哥堂弟,各个都好看,其他男子要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还真是不容易。何况她心里只有羿哥哥,其他男人再好看也入不了她的眼。

    她又朝慕昕蔚看去,只见他用唇语说着,‘看这个人的年纪与湛紫舞差不多,应该是她的孪生哥哥湛旭然。’

    她这才想起来,‘哎哟,还真是他。瞧我,都把这人忘了。’

    难怪有点眼熟,当初湛家兄弟不是到魂殿找过她吗?不过一顿饭都没吃完,兄妹俩就气呼呼的跑了。

    她光把湛紫舞记住了,却忘了她这个双胞胎哥哥了。

    ‘昕蔚,想个办法接近他,能行么?’

    ‘这恐怕不行。他见过我们,如果我们被他认出来,那还如何寻找燕三娘?’

    ‘这倒也是。’

    慕心暖朝那行人离开的方向看去,画得又粗又浓的两条眉毛皱得紧紧的。

    短暂的沉默过后,她又朝慕昕蔚动起嘴皮子,‘我看他的样子像是给某个人送东西去,这人应该是他的长辈,你说会是谁呢?’

    湛旭然是湛家的嫡孙,能让他伺候的人除了他爹娘外,就是他祖父母。

    慕昕蔚转了转眼珠子,‘等下我去打听打听。’

    宫人的到来,湛府特意腾了一处宽敞的院子供他们短住,两人一屋,需要的东西也准备得很齐全。

    他们姐弟俩都是‘太监’,自然被分到了一个屋子。

    慕昕蔚去打听事了,慕心暖先回了屋里。她刚把屋子里的东西翻了一遍,慕昕蔚就回来了。

    “姐,我打听到了,据说是老夫人病了,湛淳和他夫人也正在静娴院陪着她。”

    “难怪,我们转了一圈都没见到湛淳夫妇。”

    “姐,正好他们都在,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慕昕蔚沉着脸提议。

    “当然要去了!”慕心暖摸着下巴想了想,然后对他招手,“昕蔚,你过来,我给你说……”

    …

    夜幕刚降,静娴院里陆陆续续走出人。

    躲在暗处的姐弟俩屏息静气的观察着,湛淳夫妇、湛旭然都在其中,可随着他们出入的老婆子没有一个像燕三娘。

    慕昕蔚都表示怀疑了,‘姐,难道燕三娘没有躲在湛府?’

    慕心暖不死心,‘别急,还有老夫人身边的人没看呢!等下我进去,你就在这里继续盯着。’

    确定老夫人房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她闪身飞到院门侧面,从容的朝院里走去。

    “站住?你是何人?”守门的小厮见到她,赶紧将她拦下。

    “奴才叫小松,是宫里的人。听说老夫人病了,皇后娘娘知道奴才要来湛府,特意差奴才给老夫人送药。”慕心暖变着尖细的嗓音回道,并从腰间取下腰牌递给他。

    小厮接过腰牌看了看,又看了一眼她的服饰,立马变得恭敬起来,“原来你是娘娘派来的,请恕小的失敬。”

    “请你代为通传,奴才要亲自把药送到老夫人手里。”

    “是,你这边请。”小厮微笑着为她引路。

    得知湛皇后派人送药,老夫人尤氏让她直接进去。

    在她房里,慕心暖只见到两名丫鬟,当即就暗皱眉头。

    不过她还是按照编造的谎话继续演下去,将药瓶呈给丫鬟,“这是娘娘从御医那里得来的丹药,可以强身健体,对老夫人的病很有帮助的。”

    尤氏身体虚弱,气色极差,但也很是欣喜,“娘娘真是有心,你代我转告娘娘,让她也多保重身子。”

    慕心暖回道,“老夫人,娘娘说她明日会回湛府,到时再来看您。奴才还要去准备明日的寿宴,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没找到可疑的人,她当然没留下的必要了。

    尤氏赶紧朝丫鬟吩咐,“送小松公公。”

    慕心暖转身准备离开,就在这时,房门开了,一名身着花马褂的老妇人端着药碗走了进来。

    只一眼她就又惊又喜。

    这不是燕三娘还能是谁!

    好哇,这老毒婆居然躲在国丈夫人身边!

    ------题外话------

    番外这两天要大结局了!么么,请大家多多支持凉子的新文《锦绣红妆:恭迎王妃回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