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104 武运昌隆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夏棋的劣势也是有的,那就是他从未失败过。

    他的天赋是如此的强大,才华是如此的横溢,这让他得以在不断约.炮的同时功成名就,他发现自己信手拈来的每一句废话都可以被封为圣经,久而久之,他必定已经陷入了一种膨胀与自负。他自然有膨胀的资本,但请注意,一切爆炸的开端都源于膨胀,那些强大的常青树,都懂得如何控制住膨胀,即便约.炮也会小心翼翼尽量克制。

    如此而来,初步的战略已经可以制定了。

    由于夏棋极强的实力,自己务必要收敛,要藏好自己,就像《瘟疫公司》游戏中的运营一样,当病毒不够强大的时候,尽量隐蔽不要被人们发现,否则会被万恶的研究院重视,那样的话,病毒将永远没有机会踏上可怕的冰岛和格陵兰岛。

    当然,这绝不是消极对战的态度,自己要小心翼翼地观察,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做出引导,去引诱刺激夏棋更大的膨胀,当他足够膨胀的时候,就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那种时候,他距离爆炸只需要轻轻一刺了。自己不会错失良机,会在他最高傲的时候展现出全部的实力,用最高境界的嘴炮完全摧毁他!

    所以这次的议题,选一个温和一些的吧,展现出足够有趣的论调就好了,不要暴露毒鸡汤的锋芒,就决定是你了——《猫可爱还是狗可爱》。

    这看似是一个会引发宗教战争的敏感话题,但自己并不会给出结论,只会分析主人与猫或狗之间的利益关系,分析人与猫,人与狗之间的付出与所得,展现出猫与狗,人与人之间的不同。

    恰到好处的趣味性与立场,外加完美的外形,通过海选是必然的。

    ……

    十点钟,按理说节目已经该开始了,但夏棋还迟迟未到,节目组敢怒不敢言,王晨只是心不在焉地陪着张中招喝茶,并频频看着手表。

    同学和选手们也有些烦躁。实际上,在大学校园中夏棋的影响力是有限的,大家明显更喜欢张少将。张少将十分理解地让王晨去忙别的事情,自己友善地来到选手等待区与年轻人聊天,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一样,退休后的他想多与年轻人交流,让自己的思想也变年轻。

    但同学们并不买账,围着少将要签名合照后,总是问一些很尴尬的问题。

    “张老师,岛国什么时候沉没啊?”

    张中招没怎么思索便答到:“这个……时候未到。”

    “哎呀可惜了……”同学很失望。

    另一位同学上前问道:“张老师,国足还能不能进世界杯啊!”

    张中招云淡风轻:“人心齐,泰山移。”

    同学叹了口气:“哎……有生之年怕是看不到了。”

    卷毛男也凑上前去:“张老师,米国总统大选刚刚结束,您有什么看法么?”

    张中招眉头一皱,这个学生,看起来就很讨厌,他问的这个问题,也明显是来搞事的,他立刻摆手道:“我收到一些消息,不能再谈这些问题了,对不起。”

    卷毛男不依不饶:“能不能稍微透露一点点……”

    同学们也都期待地望向张中招。

    他思索过后,露出了深邃的笑容:“别的不好说,我仅祝他武运昌隆吧,不过还是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最重要。”

    “哈哈哈哈!可以的张老师,我是你的脑残粉了!”

    热闹之间,一辆房车与一辆大型面包车呼啸而至,其中房车的价值大概是少将帕萨特残值的80倍左右。

    节目组人员立即蜂拥上前迎接,一些喜热闹的同学们也拿着手机围拥过去。

    面包车的大门先行打开,两位安保人员率先出场。

    再之后是经纪人。

    再之后是摄影师。

    大家都聚集在房车前守护好门口后,房车这才开门。

    可下来的依旧只是两名助理。

    最后,才终于轮到夏棋本人。

    此人也的确是风度翩翩,中长的头发潇洒有形,眉宇之间放荡不羁,黑色的衬衫配上藏蓝色的休闲西装养眼有逼格,配上才子佳名,很有风流的资本,这让35岁的他可以瞬间得到8到80岁女性的青睐。

    “不说别的,夏棋的确很帅啊!”

    “比照片里要潇洒!”

    “要不都说他是成熟暖男呢!”

    “经常觉得他说的话没有任何意义,但就是听起来很舒服啊!”

    “这不就够了么!”

    “听说他的新电影也杀青了,这才有时间来这里的。”

    辅以才华的光环,夏棋在女性眼中几乎人见人爱,但难免,他也惹到了男性。

    “一副装逼像。”

    “迟到了还这么牛逼?”

    “就是帮着女人骂男人,怎么解恨怎么骂就对了!”

    “怎么就没有一个帮着男人骂女人的?”

    “你傻啊,那他不得被骂死!男人都是渣男无所谓,女人要都是碧池这可要被骂死的。”

    “是啊,可为什么会这样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哼。”王帝默默聆听着这些声音,“有趣的嘴炮话题,收下了。”

    广场边缘临时搭建的帐篷导播室中,王晨不厌其烦地与夏棋和张中招交流最后的立场。

    “两位,容我最后再废一句话。”王晨望着二人说道,“一个红脸,一个白脸,一个毒舌,一个温柔,两位要尽量从不同的角度评点选手,尽可能站在对立的立场上。”

    “张老师别介意。”夏棋笑着冲张中招道,“他们做节目的,都希望大家撕起来,好玩,但咱俩肯定不会真撕的。”

    张中招和蔼笑道:“哪里的话,不用说得这么难听。真理越辩越明,干嘛非要用撕这种词。”

    王晨叮嘱道:“总之,你们二位可以不真上火,可以只是辩论,但立场要尽量明确,不要总是站在一边,必要的时候,就像《非诚勿扰》那个节目一样,一个嘉宾理智一些,一个嘉宾感性一些,具体尺度和感觉,我们也要摸索。按理说这种节目该上一个资深主持人的,但能控场的主持人通常比较无聊,有趣的主持人又容易让场面失控,因此我请到了我认为有这方面天赋的新人来主持节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