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163 快要谢幕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夏棋微笑过后,转望观众席,长舒了一口气,在他眼里,这是一个巨大的戏剧舞台,他正扮演着自己。

    快谢幕了夏棋,要抓紧时间了。

    “大家好,我叫夏棋。”夏棋用平缓的声音娓娓道来,“我曾经是一名电台编辑,播音主持人,网红,畅销书作家,心灵导师,电影导演,公司CEO。”

    “现在我失去了这些,我只是夏棋了。或者说,我是一个滥情的,操纵媒体的,颠倒是非的,罪无可恕的夏棋了。”

    “这里,我想放下所有的恶意,想心平气和,毫不掩饰地与大家分享一下,与我的好朋友李烩分享一下,我是怎么成为这些的,给我5分钟时间,就5分钟。”夏棋说着从支架上摘下了麦克风,潇洒地坐到地上。

    在夏棋落座的那个瞬间,李烩竟然没有想吐的感觉。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夏棋果然如他所说,心平气和的述说着自己。

    “几年前,我在广播台风流度日,那些文章说的对,我和很多姑娘共度春宵,那段日子其实挺好的,没眼界,没野心,只有浪漫。”

    “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自己的才华,我好像……特别能讨人高兴。”

    “我急于让大家知道这件事,就接受了一些人的建议与投资,炒作自己。我是第一批做微博热点的人,我看着每天几万个粉丝涌入,灵感爆棚,信心满满,我飞快的写文章,编故事,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切告诉全世界。”

    “可是我失败了!”夏棋有些亢奋地说道,“你们可能会奇怪,夏棋不是很成功么?怎么会失败呢?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当时真的失败了,在所谓的成功之前,我经历了痛苦的失败!”

    “我曾在体育场的辩论中输给李烩,但是在那一天,夏棋依然没有说出全部的话,夏棋依然有所隐瞒,夏棋太害怕说错话了,为此只好容忍李烩取巧,用什么‘鸡精汤’之类的狗屁言论蒙混过关。”夏棋转望李烩,表情平和,“这一次,我玩儿命,你随意。”

    李烩表情不怎么好,随意你一脸,炸弹也可以随意么?

    夏棋自然不顾李烩的表情,继续着他的自白。

    “而我所隐瞒的,就是我当时的失败,那也是我藏得最深的东西,只敢三更半夜起床,对着镜子,自己对自己说的一些话。”夏棋长叹道,“李烩一定也想不到,在体育场真正摧毁我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鸡精汤’论点,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夏棋自己说过的话,自己对自己说的话——”

    “【如果尚有余力,就去保护美好。】”

    夏棋停顿片刻,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我好怀念,说出这句话的夏棋。”

    “不过也只有我自己怀念而已。”夏棋的语调渐渐变得哀怨,“这句话并没有多少人喜欢,为此而生的故事也同样,夏棋曾经所追求的美好,大家并不喜欢。”

    “那时候,夏棋倾尽才华,将他认可的,美的,浪漫的东西讲述出来,他天真地以为自己会得到认可,甚至可以改变眼前的世界。多少个日夜,夏棋沉浸在创作中,从事这个他用生命热爱的事业。”

    “可是夏棋失败了!这些东西没那么多人喜欢!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夏棋开始掉粉,知名度也在下降,投资人也在施压,成吨的压力告诉夏棋,他失败了!这些夏棋所钟爱的,信奉的,美好的东西,只会被时代淹没,沉入海底。”

    “倾尽全力的夏棋一度绝望,难道这么快就要被时代淘汰了么?”

    “夏棋愤怒,悲伤,空有一腔热血,换来一片寂寥!”

    “不,夏棋不接受。”夏棋坚定地晃着手指。

    “夏棋不能被淘汰,不能,这是本能的呐喊。”夏棋使劲摇头道,“如果人们不喜欢真实的夏棋,那就改变自己,伪装出另一个夏棋。”

    “初心,本愿,艺术信仰,节操,理想……”

    “这些狗屁东西,在生存面前,在荣华富贵面前不值一提!”

    “夏棋在最绝望的时候,将自己的恨意巧妙地发泄出来,发表了夏棋自己都很讨厌的,但却很中听的鸡汤——”

    “【肯花钱打扮的女人,才能吸引到肯赚钱爱你的男人。】”

    “这是一句多么愚蠢,多么粗鄙,多么恶心的话啊,我自己看到都想吐!!”夏棋张开双臂微笑道,“可大家喜欢啊,哈哈哈!这TM就是最讽刺的地方!!没人喜欢那个高尚美好的夏棋!大家喜欢的,是那个粗俗恶心的夏棋!!”

    “到底是夏棋恶心,还是TM你们恶心呢??”

    “无所谓了!”

    夏棋紧紧抓着自己的左胸口,嘶哑的宣泄着:“我是多么多么!多么多么!希望大家喜欢那个‘守护美好’的夏棋啊!可这只是一厢情愿而已,大家喜欢的是那个恶心的粗鄙的没有深度的浮夸的夏棋!”

    “就像你们喜欢那些小鲜肉,喜欢荤段子,喜欢嘲笑凤姐,喜欢关注明星离婚一样,浮夸或下流才能让你们高潮,美好平淡至极,思想无用之至!”

    “就这样,粉丝涨回来了,故事转发多了,投资人也高兴了,书也出版了,钱也赚到了。”

    “只是夏棋,永远不再是最初的那个夏棋了,他变成了自己曾经最为厌恶的人,放弃了守护他信奉的美好,去宣扬连他自己都恶心的丑陋。”

    “夏棋沉浸在金钱与奢侈之中,再也无法停下,越来越少在深夜惊醒,去对着镜子面对曾经的夏棋了,因为每个夜晚都有女孩陪伴夏棋了!”

    “要骂夏棋可以,但请你们先问问自己。”夏棋抬手从左至右,扫向全体观众,目光冷峻,甚至包含着某种怨恨,“换做你们自己,是坚持孤独地贫穷地在人们的嘲笑中守护所谓的美好,还是媚俗地富裕地被人尊重着去宣扬所谓的丑陋?”

    “呵呵。”夏棋露出了“我看懂你们了”的笑容,“毫无疑问,坐在这里的所有人,已经选择了后者,不然你们没有资格坐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