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176 赶快捂耳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虽然这件事很令人震惊,不过路茫很快找到了合理解释。

    好小子,险些被你骗了,夏棋被搞死,那是夏棋的事情,谁知道是他自己作死还是惹到了什么庞然大物,你强行把这功劳往自己脸上贴,你当我哈士奇么?

    对面的李烩接着补充道:“我再引申一下,我们的谈话中已经包含了一些舆论敏感的元素,我有能力立刻组织团队对贵公司以及文大川个人进行攻击,你得知道我现在不是在商谈,不是在对话,也不是在装逼,我是在威胁你。”

    “呵呵……”路茫已经觉得眼前的人不可理喻了。

    “一个电话,搞定,好么?”

    路茫刚要摇头,却见两个刚刚出咖啡厅的女白领一声惊呼。

    “啊!李烩!!”

    “李烩本人么?”

    “一定是的,还有汉服少女和……这是谁,动画中的那个推车老汉么?”

    “能合影么?”

    “签个名!”

    “虽然很小众,但请放心制作《千年绳结》,我们绝对会买票的!”

    “众筹都可以!”

    李烩已经被二人包围。

    路茫不免心里虚了一下子,这家伙难道真的很吊?

    不对,很有可能是雇佣的两个临时演员来糊弄我的。

    那也不对,沙千钧现场打电话联系的李烩,李烩事前根本不知道会在这里商谈,而这两个白领是早就入场的,不可能这么快。

    算了……何必多想,一个电话而已,只要老板说不认识李烩,立刻挂掉就好了。

    将信将疑,路茫终于拨通了电话。

    被莫名拉着合影的沙千钧惊讶地看着路茫。

    自己费尽唇舌也才如此,李烩真的强靠气场逼他拨电话了么?

    “老汉好真啊,原来是有原型的!”白领在搞定李烩后,迫不及待地与沙千钧合影。

    “老汉?”

    谷轻依红着脸解释道:“我们做了一个小短片,用您的形象做了一个路人车夫……”

    “哦哦……这不成问题……”

    大约5分钟后,哄走两个白领,路茫也挂下了电话。

    此时他再看李烩,已经不得不收起了之前的轻视。

    “没有联系到文总……”路茫尴尬说道。

    这纯粹是在骗人,这样的表情变化一定已经联系到了!

    路茫擦了把汗说道:“助理的意思是,可以安排你与文总面谈,条件可以谈,文总亲自定。”

    “就是说,想去画展,依然要签约对吧?”

    “这个……好像是吧……助理是这个意思,这并不代表文总的态度。”路茫有些慌张地说道,“我个人建议,咱们一起跑一趟,去我们公司……”

    “好了,到此为止。”李烩已经率先转身,“再见。”

    “等等李先生……”路茫难以理解这个男人为什么装完逼就跑。

    这一次李烩没有回头,辛苦你们办画展了,不过休想夺走我的任何一点零花钱。

    谷轻依也拉着沙千钧跟上了李烩的步伐,不再与路茫腻歪。

    路茫只好摇了摇头,回身走向停车场。

    另一边,谷轻依拉着沙千钧追上李烩后说道:“怎么他现在成这样了?风传他这个人很有才华的!”

    “哎……”沙千钧一声长叹,“有才华的人呐,都去干一样的事情了,画画的不如卖画的,出色的人都去卖画了,留下一些不那么出色的人画画,就这么简单。”

    “唔……”谷轻依总觉得这话很不爽。

    李烩抿嘴道:“不是一贯如此么,有才华的人理应去做最赚钱的事情。”

    沙千钧有些无法接受这种说法:“可他……生来就是个画画的啊!”

    李烩轻描淡写道:“可画画也的确不如卖保险赚钱啊。”

    谷轻依忍无可忍加入辩论:“可我喜欢!”

    “喜欢某种东西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你会和所有人一样,去喜欢钱的。即便强如我,也不得不承认金钱是我行为的第二驱动力。”

    “这不可能!”谷轻依不禁抱头痛苦道,“哎呀,你能不能不要随时随地喂毒鸡汤啊?你好歹给我个防范时间堵耳朵啊,这样猝不及防你知不知道!”

    沙千钧却满脸疑惑地说道:“那第一驱动力是什么?”

    “当然是爽。”

    “难道不是艺术与美么……天才都是这样的不可理喻么!”沙千钧也要被逼到抱头了。

    “这毫不矛盾,艺术与美难道就必须要不爽么?”李烩点头道,“下面按照我说的进行准备,请注意,《最后的净土》绝非是一幅画,我要做成一组。”

    “系列组图?”沙千钧惊道,“你……你的灵感又回来了么?终于决定……”

    “好了,我们去准备吧。”

    听过李烩的计划后沙千钧喜忧参半,兴奋与矛盾并存。

    “可是……这样未免有炒作之嫌,我个人对此深恶痛绝。”

    “拍卖资金的20%以你的名义建立基金,你来掌握资助需要帮助的艺术家。”

    “哦……呼……就这么定了!我去画展了!”

    送走了亢奋的沙千钧,谷轻依的世界已经愈发矛盾了。

    “沙院长明明很讨厌资本的……”谷轻依喘着粗气走着,“资本与创作到底是什么关系……”

    “当然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创作者依赖资本扩大影响力,资本利用创作者的才华盈利。”

    “那你为什么执意拒绝路茫?”

    “讨厌被剥削。”

    “可资本……不就为了赚钱的么……”

    “人不也该争取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么?”

    “那怎么才算不剥削!”

    “你真要问这些复杂的问题么?”

    “还是算了……”

    “我要放毒了,捂耳朵!”

    “啊!!”谷轻依瞬间闭眼捂耳朵。

    “开玩笑的,我累不累啊。”李烩做了个鬼脸,趁着谷轻依听不到光速重复,“丑八怪丑八怪……”

    “……”谷轻依突然松开耳朵,“你好幼稚!”

    “幼稚只是相对于成熟的存在,就像童话相对于现实……捂耳朵!”

    “啊!!”谷轻依光速抱头。

    “哈哈哈哈!你才幼稚好么!”

    “烦死了!!我头一次不知道该怎么活了!”

    “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