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265 好的这就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敲定了抨击李烩的文字后,制片人指点道:“后面要吹韩范。”

    “怎么吹?”编剧茫然。

    “谁是笔杆子?”

    “……”编剧略微思索过后,继续打字,“实际上……韩范在拍摄过程中,始终勤勤恳恳,现场情况我们十分理解,因为长时间赶进度,韩范已经三十几个小时没有睡眠,本来记下的台词也有些模糊,考虑到制作周期,我们……我们导演提议,让韩范放弃台词,口型动一动就好了,这是我们剧组的责任……”

    “不愧是编剧!都圆回来了!”制片人拍着编剧的肩膀大加赞赏,“这个好,我们背锅就对了!”

    “……”编剧接着打字,“可是李烩并没有提这一点,而是将一切责任……”

    “加上一些措辞。”制片人提点道,“暗示李烩因为个人原因想整韩范,卑鄙无耻什么的都往上扣……”

    编剧用力地打字:“在与李烩接触的过程中,不难发现他的极端性格与狭隘心胸,他始终对一切抱有偏见……”

    “偏见不好,改成仇视,嫉妒之类的……”

    编剧又用力打了几个字,终于受不了了,一把推开键盘,捂着脑袋简直要神经分裂了!

    “艹!我写不下去了。”编剧痛苦地捂住了脸,“不行,不对。”

    “小华!”制片人皱眉道,“谁写都是写。”

    “可这不对啊!”

    “不对的事情多了!你是鲁迅么?!还是雨果托尔斯泰?”

    “可是……它就是不对啊……”

    正此时,大老板从会议室出来,看到了争执中的三人。

    副手上前道:“怎么?有困难?”

    导演连忙起身强笑道:“没没没,就是讨论措辞,有点激烈!”

    编剧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大老板眯着眼睛道:“别再给我出幺蛾子,不行换人。”

    导演连连点头道:“没问题的,一个小时内给您看稿子。”

    “有问题么?”大老板冲编剧努了努嘴。

    编剧更加瑟瑟发抖。

    导演不断地暗暗掐他,但他还是没有表态。

    编剧怯怯抬头,他的眼袋已经要爆炸了,他近乎哀求地说道:“还是让我写剧本吧,我写不了这个……”

    “嗯。”大老板表情微微一松,“那你先回去吧,好好休息。”

    “谢……谢谢……”编剧拿上了自己的行头,谁也不敢看,灰溜溜出了办公区。

    大老板随后冲制片人冷冷道:“你找的人。”

    制片人浑身一个寒颤:“写剧本的……不懂这些。”

    “别再出幺蛾子。”大老板加重语气说道,“别刺激他,下次不要再找他了。”

    “嗯……”

    大老板这才离去。

    导演和制片人面面相觑,对着叹了一口气。

    “你来还是我来?”

    “我来吧,都一样。”

    “嗯,都TM一样。”

    ……

    蓟大校园,轿车中,舒淑不得不再招惹眼前这个可怕的家伙,也不得不再次强调——

    “我就是个传话的,我没有任何主观立场!”舒淑紧张地打量着李烩,“这次……可能……也许……真的要……解除合作了。”

    “发一个公函好了,没必要打扰我睡觉。”李烩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其实就是一团漆黑罢了。

    “我是……被暗示,被命令,来揣测一下你的态度,看看还有没有回转的余地。虽然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但这是我的工作……”舒淑咽了口吐沫,用蚊子一样的声音问道,“你可以删除微博、视频并且公开向韩范道歉么……天啊别打我!”

    舒淑已经捂住了脸,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李烩是不可能妥协的,但是没办法,自己被迫前来,必须问一问呐!

    她已经准备好面对李烩的谩骂了,什么“没原则”,“有钱鹅也不过如此”,“韩范是你爹啊”之类的谩骂。

    然而李烩的反应比预测中最可怕的反应还要可怕。

    “好的,这就做。”李烩极其平淡地答道。

    “……”

    “还有事么?”

    “……这就做什么?”

    “道歉,删除视频。”李烩转头微笑道,“我理解,有钱鹅要在文化行业发展,不能和大佬把关系搞僵。”

    舒淑咽了口吐沫:“你咋突然这么好说话了?我以为……”

    “我会战斗到最后一刻?”

    “……”舒淑尴尬道,“这个……我完全能理解你的深意,如果被全面封杀的话,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偶尔妥协一下对吧?哈哈,哈哈哈……”

    “所以我只要删除视频和言论并且道歉,就可以继续合作对么?”

    “原则上是……这样我们也算给足大佬面子了,这次大佬真的生气了……”

    “剧本第一版定了,配合人设和场景的草稿设定,下周给到你们手里,尽快完成立项。”李烩打开了车门。

    在舒淑眼里,这个伟岸的背影充满了孤独与伤感,过于顺利的进展反而令舒淑十分难过。

    “李烩……”

    “嗯?”

    “骂我两句吧,好么?”

    李烩淡然道:“你做了一个高管该做的事,一个成熟的抉择,态度也很好,为什么要骂你?”

    “可是……好像哪里不对头啊……”舒淑更加难过,“骂我两句会好受一些……如果让我选,一万个韩范也不如你的一根头发,但不是我……决定这些的不是我……我很难过。”

    “所以你难过是没有用的。”李烩微笑道,“要让更多的人难过。项目继续,不要耽搁。”

    看着李烩的离去,舒淑愈发难过,终究趴在方向盘上抽泣起来。

    她最怕的事情发生了。

    她成为了自己曾经最厌恶的那种人。

    那种精于算计,没有信仰的人。

    那种颠倒黑白,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人。

    那种放弃追求,贪恋权力与金钱的人。

    那种现实到炸,一点也不艺术的人。

    她为自己哭泣。

    接下来是王晨,由于比较熟了,不需要亲自面谈,只需要电话里两句话大家就能互相理解,李烩一边走一边接通了电话。

    “睡了么?”

    “没,我知道会有很多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