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285 辩论的魅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胡大刚抬手道:“我来说一下关键的地方,大家对于要黑韩范这类人,是有共识的,大家的分歧主要出现在对于【我讨厌】的诠释上。妈妈队认为【我讨厌】是一种任性,爸爸队认为【我讨厌】是一种理智,朝着这一点撕是没有结果的,因为就是有人任性,有人理智,希望接下来的选手换换思路,换换角度。”

    小雅掩面小声说:“大刚老师,你突然提出这个建议,是给何马出难题啊!”

    “我相信何马,我才这么说的。”胡大刚笑着冲何马点头,“请吧。”

    何马理了理西装,抬了抬眼镜起身。因为出色的口才与逻辑,他的人气始终在前五,但难进三甲,这其实已经达成了他的期盼。如果是比赛,他会明确批评对方的煽动表演,但这毕竟是娱乐节目,他也要同流合污?

    当然不,他来这里就是为了当一股清流的。

    不温不火的掌声中,何马不慌不忙说道:“大家先容我跑两句题,因为场上的五位都比我强,我怕后面没机会说了。”

    稀稀落落的笑声中,何马叙述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矛盾。

    “来这里之前,学姐学长其实是在劝我的,劝我不要来,他们说这里是个舞台,不是辩场,大家比的更多是表演,要抓住观众的HIGH点,用我们术语来说,这叫‘花辩’,表演和煽情做的很足,豌豆就是出色的花辩选手,并不是说花辩不好,这只是一种辩论风格,或者说是天赋,我学不会。”

    “还有一种辩论风格,叫‘雄辩’,用震撼的语言和根源的逻辑,再加上强大的情绪去感染你,李烩更偏向于这种风格,我也学不会。”

    “而更多的,像我这样,没有天赋的人,风格都会自觉偏向于最后一种——‘素辩’,用逻辑和论据老老实实的去打辩。”

    “花辩就像在跳舞,用舞姿吸引你。”

    “雄辩就像打拳,用拳头击败你。”

    “素辩只是在讲理,用道理说服你。”

    “我们都知道,以理服人好像越来越难了……”

    “所以我人气是最低的。”何马憨笑挠头自嘲过后,“不过也有很多朋友支持我,我们辩论社也收到很多新的入社申请,我真的心满意足了。这种时候我就在想,辩论的意义所在?意义这个词太大了,我们说小点,效益,辩论的效益所在是什么?”

    “在娱乐价值与媒体盈利之外,对于守在电视电脑前观看节目的你们来说,效益是什么?”

    “我认为是换个角度看世界,看自己。”何马指着自己的眼睛道,“个体的视野是狭窄的,而在这里,有各种立场,各种观点的选手各抒己见,虽然数量有限,但一场比赛至少能带来6个视野,这六种视野交错出了六维空间,去理解他们,去反驳他们,会帮助你脱离简单的点与线,看到一个更立体的世界,这件事充满了魅力与快感。”

    “但身为一所大学的辩社社长,却又不得不面对辩论越来越衰落的事实。”

    “我想大概是生活的节奏太快了,大家没时间去领略辩论的魅力,其它事情的快感超越了思考的欢愉,我曾深深的为此悲哀。”

    “不过现在,有几百万观众在看直播,辩论以全新的形式涅槃重生,我本人又充满了感激,不仅要感激有钱鹅的支持,费力不讨好的节目组,更要感谢所有观众,你们重新赋予了辩论生命力!”

    何马的眼睛此刻都亮了起来,他是真的激动!

    “在我眼里,《我是撕哔王》是全世界最有逼格的节目!你们是全世界最TM棒的观众!黑我们节目的人——和韩范一起Go-Die吧!”

    王晨带头,空前热烈的掌声响起:“小李!给何马盒饭里多加两个鸡腿!”

    这样慷慨的发言引爆全场,虽然与辩题无关,却是对整个一季撕哔王节目的完美诠释。

    不过为什么,说这种事最后都能黑到韩范啊!

    “你也进步了何马,真的,你也进步了。”胡大刚不吝赞叹,“你看,这是不是有点儿雄辩和花辩的意思了?没有道理就是嗨!”

    “勤能补拙,勤能补拙……”何马客气过后,整理一下衣领开始正常发言,“接着前面的话说,豌豆的花辩非常出色,他的姿态与舞步极尽曼妙,在这里我不好意思地占个便宜,因为我是职业的,看花辩技巧更加清晰一些。”

    “花辩的重点在于,用生活中一些敏感的事情引出情绪,然后修饰加工,把事情修饰的更有感染力,放在豌豆身上,就是他通过诉说自己被黑的事情引起共鸣,这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加工。”何马抬手提点道,“加工的刀法可以很巧妙,稍微切掉那么一点点真实,让你看不出来他切掉了,这样你就潜移默化地顺应他的节奏了。”

    “实际上,豌豆花辩的每个舞步,说的所有话,都为了掩盖那一点点刀工的痕迹。”何马直视着豌豆道,“我很理解你的遭遇,你但要承认,在不知不觉间,对于你遭遇的愤慨情绪,掩盖了你切掉的那一点点事实。”

    场面寂静,所有人都盯着何马,连弹幕都停下了,大家屏息静听,到底是什么呢,是哪里呢?

    “那就是……那就是!”何马说着突然望向场边的孙小美道,“时间差不多了,是不是要念一段广告了。”

    嗨呀好气啊!

    观众们立刻从群体热捧转为群体嘘声,就连李烩都想揍何马,到底是什么嘛!

    王晨已经声泪俱下:“给何马加三个鸡腿,三个!外加一瓶营养快线!”

    孙小美念广告的功夫,何马紧张地望向李烩,表情就像憋了一个礼拜大便一样:“太……太紧张,忘记,忘记要说什么了。”

    “你也会紧张么!”

    “决赛谁都紧张!快帮我想想!”

    “……我也不知道啊,我根本没动脑子,我在养神蓄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