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四卷 第三章 神迹石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这是什么东西?”

    肖恩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些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善渣,怪不得迪达大萨满曾经交待过,不要飞在空中。原来并不仅仅是因为空中会成为地面的活靶,还有这些奇异生物的原因啊。

    只是在迪达给予他的影像之中,并没有关于这些生物的记载。

    不过想想也是,昔日进入时空大裂缝中的人,大都是牢记不要飞到天空的教训,所以他们当然不可能拍摄这方面的东西了。

    “一号,能否计算出它们的实力如何?”肖恩急迫的问道。

    “目前不行。”一号断然道:“没有任何数据,根本就无法进行推断。”

    “给我接通玛丽。”

    “是。”

    仅仅的瞬间的工夫,一号就已经打开了玛丽的通讯铁牌。

    “玛丽?”

    “老师,是我。”

    “在你的左侧方,现了三个不明飞行物,它们正在朝你的方向靠近,你要小心。”肖恩犹豫了一下,道:“你现在就施展五级魔法卷轴,给黑旋风也加持一个。”

    玛丽的那边沉默了下来,肖恩看着影像中的变化,玛丽正努力的扭过头去,使用鹰眼术观察着他所说的方向。

    片刻之后,玛丽轻松的声音传了过来,道:“老师,我已经现了那三个怪物,不过您放心,它们不会对我们有威胁的。”

    “什么?”肖恩难以置信的问道,他真想不出玛丽为什么会如此托大。

    就在此刻,空中的那三只长着翅膀的人型生物终于钻出了云层。在数百里之外,看见了正在飞行地黑旋风。

    高空之中和地面上不同,那里云雾环绕,只要是生物,就会受其影响,根本就无法看到千里之外的东西。

    但是蚊蝇的探测功能不同,它可以使用特殊手段消除云雾的影响,否则也就无法提前现双方的位置了。

    不过,与肖恩预料中不同的是,那三个奇异生物一见到远方的黑旋风。并不是立即上去纠缠,而是迅的停了下来,它们小心谨慎的打量着远处的黑旋风,似乎在交谈着好什么,最终非但没有跟上去,反而是远远地避开,似乎对于这个庞然大物有着深深的忌惮。

    肖恩膛目结舌的看着上面的变化,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想到了玛丽的适才的镇定,不由地问道:“玛丽,你以前遇到过这样的生物么?”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它们会主动退却,不会威胁你们?”

    “因为这二天已经有很多怪物出现了,可是见了黑旋风之外,都是绕道而行,没有几个生物敢上来找麻烦的。”玛丽有些得意地说道:“只有一个四只翅膀的呆瓜过来,结果被黑旋风一吹,撞到山壁上摔死了。”

    肖恩彻底无语,看来玛丽还真是完全托了黑旋风的福气啊!

    他收起了眼罩。在原地默默的等待着。

    没过多久,远处的小黑点终于变大了,在鹰眼术的加持下。肖恩甚至于可以看到玛丽脸上的惊喜之色和黑旋风那大大张开了的嘴巴。

    然而,等到黑旋风真的飞到了肖恩的头顶上之时,他才真正地理解了为什么那些生物在面对黑旋风之时,竟然会选择绕道而行了。

    那是因为在黑旋风的身上,散着一股沛然强大的气势,再配合它长达十米地躯体,愈将这股气势挥的淋漓尽致。

    在这股气势的面前,哪怕是肖恩本人都有些经受不住,想要转身而逃了,那么在这个环境中。有胆量与黑旋风一战的生物,只怕是少之又少了。

    他深吸一口气,看着缓慢下降的黑旋风,望着头顶上那展开了翅膀,遮天蔽日般的庞大身躯,心中有着一丝特殊的集。

    不知道是否与黑旋风太熟悉的关系,所以在今天以前。肖恩只是觉得这家伙憨厚的可爱。虽然体积大了一点,但是夏天枕着睡觉不但方便。也挺风凉的。

    可是在见到那些可怕地生物竟然对黑旋风退避三舍之后,他才算是真正的明白了。

    这家伙可不是一个宠物啊,它可是一个强大的战斗帮手,就像是霍利菲尔德的金毛狮王一样,绝对是打架时的好帮凶。

    黑旋风双脚着地以后,立即屁颠屁颠的爬了过来,亲热的拱着肖恩。

    它那巨大地身躯拖在后面,仅有最前端地一点小鼻子却如同风箱般的扯动着,以此来表达对于肖恩地想念。

    轻轻的拍了拍它的大脑袋,肖恩叹道:“小黑,我实在是太小看你了。”他转过了头,道:“玛丽,还是你的眼光好啊,究竟掘出了它的战斗能力。”

    玛丽的俏脸微红,道:“老师,这并不是我的眼光好,而是黑旋风一定要我上去飞过来的。”

    肖恩微微一怔,向着她询问了几句,才明白其中的大概。

    原来在离开了肖恩之后,黑旋风显得颇为暴躁,虽然它与玛丽的关系也是极好,但是唯有肖恩才是它真正的主人。

    所以在走了一天之后,它终于忍耐不住,死缠烂打的要玛丽到它的背上去。

    开始的时候,玛丽还是牢记老师的叮嘱,死活不肯上去,但是后来黑旋风开始变本加厉起来。它不但在地面上充当了吓人的角色,而且还在空中盘旋,有时候更会飞到那被云雾环绕的高空之中吼叫二声。

    最终玛丽被它弄得是不胜其烦,而且看它飞了大半天之后,并没有引起任何麻烦,不由地也就心动了。

    其实。跟着黑旋风前进,确实不可能有任何麻烦的。**无论是地上二条腿走路的,还是高空中带着翅膀的,在见到了这个庞然大物之后,都是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敢上前轻易挑衅。

    而且从黑旋风身上散着地强烈能量来看,它绝对是一个级难惹的主。

    没有大魔法师以上的实力,根本就别想与它放对。而能够进入时空大裂缝的,都是五十以下的人,在这个年纪能够达到三星魔法师的。已经是天纵其才了,更别说是什么大魔法师了。

    所以乘着黑旋风在这里横冲直撞,也算得上是威风凛凛了。

    肖恩摸了摸鼻子,心中诧异,既然一个六级魔兽都可以在这里横行,那么进入这里的人之中,为什么不带一个六级或者是以上都魔宠进来呢?

    若是有其他法师知道了肖恩心中的想法,肯定会郁悒的当场撞头了。

    想要收服魔兽。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对于这些五十以下地人,别说是六级魔兽了,就算是想要收服一只三级魔兽,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或许他们的长辈能够有这样的大神通,但是任谁也不会放心让这些小家伙将那么重要的魔兽带进这个地方。因为隔离了一条时空大裂缝,那么签约的作用就将被消弱到极点,这时候若是魔兽反噬,他们那些弟子的唯一下场就是被当作粮食之用了。

    所以真正能够进入时空大裂缝之中的高级魔兽,怕是也唯有黑旋风这唯一地一个了。

    与黑旋风亲热了一阵,肖恩想到了自己与迈哈和蓝皮肤怪人之间的交锋。不由地对金等人担忧起来。

    虽然进入这里进行试炼是每个人的自己选择,但肖恩依旧是有些担心。

    拿出通讯铁牌看了看,心中盘算了一下六个人之间的距离。肖恩道:“玛丽,现在你和黑旋风直接去金和卡特耶复的地方,然后再去找赖安和德鲁夫,你接了他们四个之后,来与我汇合。”

    玛丽恭敬的应了一声,但黑旋风却是有些儿不太愿意了。它的口中出了轻微的呜鸣声,似乎在向肖恩提出自己的抗议一般。

    玛丽的嘴角微微一抿,她知道肖恩一旦决定了地事情,肯定不会轻易改变。

    果然,在肖恩狠狠的一瞪眼之后。黑旋风立即变得老实了起来,一只巨大的尾巴来回摇动,将红土石块弄得疙疙瘩瘩,凹凸不平。

    肖恩连忙止住了它地肆虐,否则再过一会,这里就要下流星雨了。

    拉着黑旋风叮咛了片刻,肖恩又拿出了几颗高级能量晶石塞入了它的大嘴巴中。给它当零食吃。

    在得到了朱丽安娜和哈里森的支援之后。肖恩也是在一夜间迈入了富人的阶级,自然不会吝啬于几颗高级能量晶石的。

    将这个大家伙安抚妥当之后。肖恩一挥手,玛丽坐到了黑旋风宽大的背上,这个大家伙三步一回头,依依不舍的飞走了。

    看到了黑旋风明显的惺惺作态,肖恩真是颇有些哭笑不得之感。

    确实,这家伙越来越聪慧了。

    这一切的变化,都是从开始吞食那些神秘石壁开始的,或许那个巨大地石壁,真的是一条龙变成的吧。

    目送她们远远离去,再也看不见之后,肖恩才转身,修改了方向,继续前进。

    在进入时空大裂缝之前,肖恩的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

    虽然他本人拥有杀戮结界,所以在这里是自保无虞,但是其他人就未必怎么放心了。不过,如今既然有了能够在天空中肆无忌惮飞翔的黑旋风,那么众人的安全系数就不免大大地增加了。

    将所有人汇合在一起,或许寻到好东西地机会要少了一点,或许相比于分开试炼的效果要小了一点。但是无可否认地,在这里能够威胁到他们生命的力量已经不多了。

    肖恩收敛了心神,在认定了方向之后,他开始了快赶路中。

    距离赖安他们的地方虽然比较近。但是人地双腿却无法与黑旋风的飞行相比,肖恩十分怀疑,只怕还没有等自己走到那里,黑旋风已经带着所有人来与自己相会了。

    就这样走了一天之后,肖恩察看通讯铁牌上几个小点的情况,一号分析的结论是,黑旋风绝对能够抢在他的前面将所有人接到一起。

    不过就算如此,肖恩还是没有放慢脚步。

    连续二天之后,他终于走出了这块红土地。

    在红土地的外面,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红土地正好延伸至山脉的脚下。

    抬头相望,似乎没有尽头。而有些山峰更是陡峭高耸,一端直入云霄,根本就看不见一个头。

    在看到了这里的地形之后,纵然是肖恩也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幸好是黑旋风能飞,而且还够强大,有着足够的威慑力。否则单凭二条腿地话,根本就无法穿过这里的群山虽然他也想学着黑旋风的样子飞到半空。但是想想迪达大萨满的警告,以及影像中出现的那三只奇异生物,肖恩顿时打消了冒险的想法。

    黑旋风能够做到的事情,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复制的啊。

    在休息了半响之后,肖恩进入了山群之中,反正有蚊蝇监视着,他从来就不会担心迷路地问题。

    几个小时之后,前面带路的蚊蝇突然停了下来,它来到了肖恩的耳朵中,低声说着:“主人。前面现了一头狮子。”

    “呃?”肖恩心中大奇,这算什么现?不过他心中一动,惊讶的问道:“霍利菲尔德?”

    “没错。就是这家伙。”一号唆使着说道:“主人,您想要去教训他一顿么?”

    肖恩略一犹豫,虽然自己与那家伙不对眼,但是迪达既然已经说了,他多少也是要卖一个面子的啊。

    “主人,难道您忘了那个里奇大萨满就是他们引来的。”一号继续道:“还有,您难道不想知道他们三个究竟偷了里奇大萨满什么东西?所以才让他不惜千里迢迢的追踪么?”

    肖恩的眼睛微亮,终于有所决定,道:“好吧,我们过去看看。”

    一号愉快的应了一声。朝着前方飞去。

    这一次肖恩赶路可是真的小心翼翼,不敢出任何声响了。

    慢慢地,转过了几个隐蔽的山坳,肖恩越行越是偏僻了。

    走着走着,肖恩的心顿时是提了起来,这家伙放着好好地山路不走,却在这个越行艰难的地方攀越。其中肯定隐藏着什么自己尚不知晓的猫腻。

    继续转过了一处山坳。肖恩终于看见了这个狮心王子。

    霍利菲尔德站在一个巨大的石壁之前,他紧紧的咬着手指头。眉头都攥到了一块,脸上布满了无可奈何的神色。

    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面光滑如镜的石壁上,眼中有着贪婪和懊恼之色。

    在他的身边,那头巨大地金毛狮王乖乖的坐着,从它的身上,并没有多大的气势外泄,显然这个大家伙是受到了收敛气息的命令。

    肖恩的目光在地面上瞟了几下,顿时现那里的异常。

    在这上面,有着许多兽皮碎片,有地兽皮在边缘处还有着烧灼地痕迹。

    如今的肖恩已经是一个制作魔法卷轴地大行家了,虽然他能够制作的卷轴等级最高的不过是五级而已,但是这已经足够让他从这些碎片上推断出霍利菲尔德刚才的所作所为了。

    这家伙肯定是在使用魔法卷轴,而且从他的表情上来看,这些魔法卷轴应该是为了面前的石壁准备的。只是不知为何,那么多的卷轴都无法让这个石壁有着丝毫的损伤。

    肖恩的目光终于移到了石壁之上,这块石壁仿佛是天然形成,没有一点儿的癖暇,光滑的如同明镜一般,将霍利菲尔德的容貌照射的一清二楚。

    眉头微微一皱,肖恩地心中泛起了一丝紧张。

    在无数年的风雨侵蚀下。没有任何石壁能够保持到这样的地步,而且在一轮又一轮的魔法打击下,它依旧是毫无所动,由此可见,这玩意并不是天然生成,而是以某种手段弄出来的魔法物品了。

    只是,这面石壁起码有数百米之高,周围的宽度都在数十米上下。

    能够在这种石壁上留下大型的防护型魔法,并且天知道经过了多少年都完好无损的人,绝对不是肖恩能够抗衡的。

    正在肖恩偷偷打量着这里的环境之时。那头金毛狮王突地站了起来,眼睛紧紧地锁住了肖恩的方向,口中出了魔兽特有的吼叫声。同时在它的身上,也腾起了巨大的光焰,本来隐藏着的黄金气息毫不掩饰的散了开来。

    霍利菲尔德的脸色大变,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窜到了金毛狮王的身上,那汹汹腾起的光焰在这一刻将他包围了起来。

    虽然这位狮心王子的武技高强,但是能够进入这里的人。起码都是一星魔法师或者是战争萨满这样的级别。如果他不骑着金毛狮王,那么肯定无法与这种人对抗。

    肖恩讶然的瞅了眼张牙舞爪的金毛狮王,想不到这家伙竟然如此灵敏,现了自己的隐身之所。

    不过,对于这头金毛狮王肖恩已经不再象以前那样的忌惮了。

    在经过了大草原一年地试炼和一年多的巩固之后,纵然是以一对一,肖恩也有与之一战,并且战而胜之的信心。何况,在他地身上还带着二件逆天级的物品,无论是杀戮天幕还是那个新得到的魔法杖。都足以让这家伙彻底收声。

    “什么人,出来。”霍利菲尔德厉声喝道。

    肖恩冷笑一声,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道:“狮心王子,好久不见了啊。”

    霍利菲尔德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他抬头张望了几眼,在肖恩身后和天空中巡戈了片刻,问道:“肖恩,你怎么会来到这里?你的魔宠飞天黑甲蜥呢?”

    肖恩双手一摊,道:“我是无意中来到这里的,至于黑旋风么,在我的那几个弟子处。”

    霍利菲尔德紧绷的身体有些儿放松下来了,在他的心目中。肖恩纵然是比以前强大一些,也决不可能是金毛狮王地对手。所以在听到飞天黑甲蜥的下落之后,他顿时放心了。

    这并不能怪他,因为谁也不知道,在肖恩的手中,竟然有着一号空间的逆差时间和魔力叠加锻炼法。

    这一组合的威力之大,甚至于比起金等人在黄金结界中修炼的效果还要好上许多。所以肖恩才能一年一跳。在短短的二年间,就已经窜到了三星魔法师地境界。

    “你为什么不把飞天黑甲蜥留在身边?”霍利菲尔德不解地询问道。

    肖恩晒然一笑。道:“我为什么要留它在身边呢?”说着,他的目光朝金毛狮王瞥去,口中道:“我又不是魔兽骑士,离开了魔兽之后就一无是处了。”

    霍利菲尔德地眼中豁然闪过了一道精光,肖恩敏锐的扑捉到了这道目光中的含意。

    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怨怼,以及森严的到了极点的杀气。

    不过狮心王子把这种情绪隐藏的非常好,如果不是受到了肖恩的嘲讽,那么肯定不会轻易的显出来。**

    而就算是忍不住出了那么一丝的真心想法,也是瞬间即逝,若非肖恩一直注意和提防,还真的要被他给瞒过去了。

    微微一笑,肖恩的脸上不动声色,但是心中却活络了起来。

    这个家伙,对于自己的仇恨竟然如此之大,看来这段恩怨已经是无法轻易化解了啊。

    霍利菲尔德深吸一口气,目光向着后方一转,却换了一副笑脸,道:“肖恩法师,您是令人尊敬的魔法师,那么您能够看出这面石壁有什么不同么?”

    肖恩的目光移到了石壁之上,似乎是在静静的思考着什么,但是他的心中却是愈的坚定了某些想法。

    光明正大地仇人还好对付,但是笑里藏刀的家伙就是一个隐患了。

    来到了石壁之前,肖恩装模作样的抚摸了半响。脸上凝重的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一面大型的魔法防护罩了。”

    “不错,肖恩法师果然厉害。”霍利菲尔德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来自于真心的惊讶之色,肖恩竟然一眼就看出了这东西的来历,确实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肖恩微微一笑,如果不是在地面上地那些魔兽皮,他也未必能够猜的出来。

    “霍利菲尔德殿下,您是如何知道在这里有这个魔法防护罩的呢?”

    “啊,我是从一个萨满的手中获取的资料。”霍利菲尔德随口道。

    “萨满?”肖恩突地双目一敛,道:“是里奇大萨满吧。”

    霍利菲尔德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他犹豫了一下,道:“不错,是与雪狼人的里奇大萨满有关,我和朋友去了一趟雪狼人的境内,在机缘巧合下获取了一些资料。”

    肖恩紧紧地盯着他,道:“霍利菲尔德殿下,我非常好奇,您和塞斯、格罗斯曼究竟是如何在里奇大萨满的手中获得资料的呢?”他眼中闪过了一道危险的神色。道:“难道你们竟然投靠了里奇,背叛了狼人帝国?”

    “不要胡说。”霍利菲尔德的脸色大变,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被肖恩坐实了的话,那么就算是他也是承受不起这个结果的。

    若是因此而使得狼人帝国和狮心帝国交恶,那个后果简直就是不堪设想。

    “肖恩法师,你误会了。”虽然并不想向这个人解释,但霍利菲尔德在权衡了利弊之后,还是道:“我们并没有投靠雪狼人,也不是从里奇大萨满的口中获得的这个消息,我们是从他地大弟子处问出关于这里的

    肖恩微微点头。怪不得那个里奇大萨满一提到这三个人就有些恨之入骨的感觉,竟然不惜违背二国地约定,直接进入战区追杀他们三人。看来在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里奇大萨满的那个大弟子十有**是性命不保了。

    不过在肖恩的脸上,却依旧是出现了一丝狐疑的表情,他的分寸把握的非常好,让人以为他只是半信半疑。

    霍利菲尔德无奈,他一咬牙,道:“肖恩法师,当初我们三个人在战区联手试炼,一同击杀了二个雪狼人战争萨满。但是其中一个在失手之后,竟然向我们投降乞命,并且拿出了一张魔法地图来交换。”

    肖恩的双目一亮。道:“是这里的魔法地图?”

    “不错,就是这里的魔法地图。”霍利菲尔德犹豫了一下,干脆拿出了一张铁片抛了过来,道:“这就是我复制过来的东西,你可以看看。”

    肖恩地精神力量在里面扫视了一下,原本还有着的一丝怀疑顿时消散了。

    这张魔法地图确实显示了这个魔法石壁的方位,甚至于在山脉的某一个方向上是一片红土也注明的非常清楚。

    这张魔法图虽然有些简陋。但是对于能够进入时空大裂缝中的人来说。绝对是千金不换的宝贝啊。

    “这个石壁中是什么东西?”肖恩将魔法图还给了霍利菲尔德,不过在他地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将这东西抢过来。

    “不知道。”霍利菲尔德长叹一声。道:“据那个萨满说,他们这一支在三千年前就已经现了这个石壁,并且还与某位魔导士特意地研究过。如果不是三千年来他们的运气 不好,否则早就打开了。”

    肖恩微皱着眉头,提出了几个问题,才明白了事情地经过。

    里奇大萨满这一支在以前确实是雪狼人中极为著名的一只萨满传承,但可惜的是,在昔日入侵北方大草原之时,这一支拼的太厉害了,结果高手尽皆伤亡,仅余下寥寥无几的几个小鱼虾罢了。

    在经过了数百年的休生养息,里奇大萨满重新崛起,并且将唯一的希望投到了那名被霍利菲尔德等人抓住的弟子身上。他想要让这个弟子进入时空大裂缝中,若是运气 好地话。打开这里的防护罩,或许能够取得什么意想不到的好东西。

    虽然现这东西是在三千年前,而且那位现的人也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并且在修炼到了极为强悍之后,刻意的与魔导士交好,研究出了解开防护罩的方法。

    但是那时候,他的年纪已经太大了,所以只好将开启的希望放到下一代之上。

    可是,没有人能够想到,在随后二千年的二次开启中。他这一支中杰出地后代虽然进入了时空大裂缝之内,却被随机传送的远远的。在大裂缝的三个月中,别说是来到这里了,就连山脉都没有靠近就别人所杀,或者是被传送了出去。

    如今又是一个千年,虽然有人来到了这里,但却已经不是传承于他的那一支萨满子弟了。

    肖恩不由地微微摇头,听霍利菲尔德的口气。这一支萨满在三千年前,确实是非常的有名。这一点从狮心王子的表情上就可以知道了。

    只是,三千年地时间,让这个辉煌彻底的沉寂了下来。此刻在二国之中叱咤风云的,已经是迪达这一代卓越人物了。

    不知不觉中,肖恩的心中涌起了一阵淡淡的悲哀。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真正无敌的,那么就应该是时间了。

    在这个不声不响,慢慢流逝,任谁也感觉不到的家伙面前,就算是再强大的存在也必然会有陨落的一天。

    望着依旧挺立如初的石壁。肖恩虽然知道霍利菲尔德肯定是有所隐瞒,但是大致地事情已经明白了。

    “王子殿下,塞斯和格罗斯曼也知道这里么?”

    “当然。”霍利菲尔德苦笑一声。道:“不过你不用指望他们了,三个人之中能够有我一个人被传送到这里,已经是侥天之幸了。”

    肖恩完全赞同他的这句话,若非如此,恐怕这个石壁的防护罩早在二千年前就被人打开了,那里还会等到现在。

    “王子殿下,您需要我地帮忙么?”肖恩考虑了片刻,突地问道。

    霍利菲尔德这样详细的向他讲述这段典故,若是说仅是为了打消他的怀疑,那就太可笑了。

    肯定是这种开启石壁防护罩的方法并不是霍利菲尔德能够承受的。所以他才会如此上心,想要让自己来做帮手吧。

    果然,霍利菲尔德的眼中出了兴奋的光芒,他连忙道:“肖恩法师,我想请您帮我打开这个石壁防护罩,里面若是现了宝藏之类的东西,我们对半平分。”

    肖恩晒笑一声。道:“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我已经获得了好东西,所以对这个的兴趣并不大。您还是找别人配合吧。”

    听到了肖恩地话后,霍利菲尔德眼中闪过了一丝妒忌之色,才进了几天工夫,肖恩就找到了好东西,而他在这里已经待了二天了,却是一筹莫展。

    一咬牙,霍利菲尔德道:“肖恩法师,如果您能够打开石壁,那么需要什么,由您先挑如何?”

    肖恩沉吟半响,就在霍利菲尔德头上冒汗,心急如焚之时,才勉为其难的道:“王子殿下,就算是我想要帮您,只怕也做不到啊。”

    “为什么?”霍利菲尔德诧异的问道。

    肖恩一指石壁,道:“您也看到了这一面的魔法,说实话,这种宏伟的防护型魔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就凭我的这点儿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将它破开。”

    霍利菲尔德安稳踏实的一笑,道:“肖恩法师,这一点您根本就无需担心,三千年前地那位大萨满阁下已经将这个防护罩研究透彻了,他留下了一个十分简单地办法,肯定能够将这个防护罩给打开。”

    肖恩惊愕的道:“既然有这种方法,您为何不使用呢?”

    霍利菲尔德苦笑连连,道:“我早就尝试过了,若是能够打开地话,还会等到现在么?”他一指地面,道:“肖恩法师。这下面可都是魔法卷轴的碎片啊,您应该认识吧。”

    肖恩应了一声,就算是一个普通的一星魔法师,也不会对这些东西感到陌生的。

    “这些魔法卷轴地上面只有一个法术,那就是引导术。”霍利菲尔德正色道。

    肖恩的双眉一扬,惊异不定的问道:“引导术?您没有开玩笑吧,用一个二级魔法就象打破这个防护罩?”

    确实,引导术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二级魔法,它的作用很简单,就是在制作三级魔法卷轴以上之时。用来配合魔法元素灌入之用。

    所以当霍利菲尔德说这些卷轴上都是引导术的话,肖恩才会如此吃惊。

    如果一个引导术就能破坏魔法防护罩的话,那么他们这些魔法师都可以去撞墙去了。

    霍利菲尔德严肃的道:“肖恩法师,请不要怀疑我的话。那位大萨满在历史上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既然是他地留言,肯定有一定的道理。”

    肖恩在震惊过后,也是冷静了下来,他想了想。问道:“除了引导术之外,还有什么条件?”

    霍利菲尔德的脸上闪过了一道赞赏之色,道:“在施展引导术之时,必须要找到这个防护罩的支撑点。”

    肖恩的眉头再度皱了起来,问道:“魔法防护罩还会有固定的支撑点么?应该是在魔力的作用下自动流转不休吧。”

    利菲尔德自信的道:“魔法师施展地防护罩自然是流转不息,但是这个防护罩并不一样。根据那位大萨满的研究,布置这个防护罩的人似乎并没有打算布置一个永久性的防护罩,所以他在这里设置了一个支撑点,只要在这个关键位置施展引导术,就能将这个暂时性的防护罩就此打开。”

    肖恩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用着一种狐疑的表情看着对方,道:“王子殿下,并不是我怀疑您的话。而是您想想。如果只是一个临时防护罩的话,那么能够支撑多少年的时间?您别忘了,这里可是经过了三千年地岁月啊。”

    肖恩的话中难免的带了一丝嘲讽。

    别说是一个临时地防护罩了,就算是传奇法师精心布置下的魔法防护罩,也无法支持三千年之久啊。

    而且看这个石壁就知道了,这个防护罩中的能量似乎一直在维持着,根本就没有任何耗损似的。

    霍利菲尔德双手一摊,道:“对不起,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您,但这是那位大萨满的留言。所以我相信肯定是这样的。”

    肖恩冷然一笑,道:“这样的留言您也相信?”

    “是。\”霍利菲尔德毫不犹豫的道:“肖恩法师,您相信迪达大萨满么?”

    “当然。”

    “我和您一样,就象是相信迪达大萨满似的,相信那位大萨满的推论。”霍利菲尔德一脸地真挚:“我相信,那位大萨满说这是神迹。”

    肖恩脸上的神情凝重起来,他从霍利菲尔德的声音中听出了强烈的自信。不由地对这个不知名的大萨满刮目相看了。

    这个人的名气一定的大到了不可思议地地步。所以才会让霍利菲尔德如此相信他。

    考虑了片刻。肖恩道:“好吧,我来尝试一下。但是如果不成功地话,那么我也没有办法了。”

    霍利菲尔德大喜过望,道:“肖恩法师请放心,那位大萨满绝对不会有错。”

    肖恩冷哼一声,笔直的站到了石壁之前。霍利菲尔德带着金毛狮王远远退开,表示并没有任何恶意

    收敛了一下心思,肖恩将精神意识外放,静静地感悟着这个魔法防护罩。

    慢慢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肖恩的脸色却是缓缓的变得古怪了起来。

    做为一个魔法师,肖恩的精神力量要远远的大于霍利菲尔德,所以狮心王子无法感应到的东西,在他的精神感应之下,却是无所遁形。

    这个防护罩上面,果然有着一个奇异的支撑点,而且似乎并没有多做什么特殊的掩饰。只要是魔力达到了正式魔法师地境界。能够对身周的环境进行感知的,就肯定能够现这一点异常。

    “怎么样?找到了么?”霍利菲尔德迫不及待的问道。

    在看到了肖恩的脸色之后,霍利菲尔德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肖恩睁开了双目,缓缓点头,道:“在这上面,果然有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不过是不是布置之人特意留下的支撑点,那我就不敢确定了。”

    “肯定是的。”霍利菲尔德不假思索的道:“肖恩法师,请您施展引导术,激在这一点之上吧。”

    肖恩点了点头。他正要出手,突地心中一动,这种诡异的防护罩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天知道霍利菲尔德有没有隐瞒什么事情。用引导术去攻击那奇异地一点,究竟会引什么反应,他根本就没有半点把握。

    嘿嘿一笑,肖恩推辞道:“王子殿下,还是由您亲自动手吧。”

    霍利菲尔德双手一摊。道:“我也很想亲自动手,可是我带来的引导术的卷轴都用光了,所以我也没办法啊。”

    肖恩看了看一地的碎片,问道:“您带来了多少张卷轴?”

    “整整一百张。”霍利菲尔德遗憾的道:“可惜我连一次也没有成功。”

    肖恩打量了一下石壁的范围,心中暗道别说是一百张了,就算是一千张恐怕也未必能够蒙中呢。

    考虑了片刻,肖恩伸手从项链上掏出了一些物品,正是用来制作魔法卷轴的兽皮、骨笔和魔兽血液。

    将东西平铺在地面之上,肖恩也不避讳,就直接的描绘起引导术地线路图来。

    以肖恩目前的实力。制作一张这样的魔法卷轴,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只不过是片刻功夫,一张魔法卷轴就已经成功制作完毕。

    轻轻的吹了一口气。肖恩对着有些看直了眼的霍利菲尔德道:“王子殿下,这是引导术的卷轴,请您收下吧。”

    霍利菲尔德终于回过神来,他大有深意的瞅了肖恩一眼,道:“肖恩法师,您的怀疑心真大啊。”

    肖恩面不改色的道:“王子殿下,我只不过是比别人小心一点罢了。”

    霍利菲尔德接过了卷轴,问道:“支撑点在哪里?”

    肖恩飞了上去,在某一个地方点了一下。当他的手指头碰到这个防护罩之时,清晰地感应到了这东西所凝聚的强大力量。

    真不知道为什么经过了三千多年的时间。它还是有着这样强大地能量。难道真的是如那个大萨满所言,这东西是神迹么?

    霍利菲尔德再三确定了准确的位置之后,他跨上了坐骑金毛狮王。

    在这一刻,金毛狮王不再掩饰它身上的魔法气息,而是将本身能量激到了极致的地步。

    强大的能量出了一道巨大的光柱,将霍利菲尔德的全身笼罩了进去。

    当魔兽骑士坐到魔兽身上之时,双方的防御力、魔力甚至于生命力都融为了一体。换句话说。只要金毛狮王不死,霍利菲尔德也不会死亡。

    肖恩退后了几步。冷眼看着霍利菲尔德的大动作。

    他地精神力量已经扩散了出去,既是防备前面的突然变故,也是在防备这里的动作被其他人察觉。

    可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虽然霍利菲尔德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但是这股强大的金黄色气息却象是被某种力量牵引了一般,只是在周围数十米内肆虐,而没有真正的扩散出去。

    这样一来,除了附近地肖恩之外,别人还真地无法察觉到空间中的能量波动呢。

    觉了这一点之后,肖恩对于霍利菲尔德也是有些刮目相看了,这家伙也是有着一些令人吃惊地本事啊。

    慢慢的,霍利菲尔德和金毛狮王这一对组合的气势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

    金毛狮王缓缓的离地而起,朝着肖恩指点的方向飞去。

    肖恩的心中极其冷静,他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根半米长地魔法杖。一缕淡淡的能量波动在魔法杖上回荡着。

    肖恩已经输入了精神力量,里面的六级防护罩正在缓缓的激着。

    随着魔法的等级提升,施展魔法的难度也是越来越大。以肖恩尚未达到大魔法师的水准,想要激魔法杖中的六级防护罩,还是需要几秒钟的时间。

    只不过在肖恩的精准控制下,这个魔法正处于一种即将激地状态之下,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在下一秒种激出来。

    霍利菲尔德终于来到了半空中,他轻轻的撕开了卷轴,一道白光在他的手中出现,正是引导术所代表的魔力。

    他用手指遥遥的对准肖恩所说的那一点,一点点的靠近着。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缓慢了下来,那一点点的距离似乎在这一刻成了遥不可及。肖恩地眼眸凝为了一点,他感到了空间中似乎有着某种神秘的气息变化,但究竟是什么变化,他却一无所知。

    手掌紧紧的攥住了魔法杖,因为手心汗水的原因,哪怕他握的再紧似乎也有些松动的感觉,这种强烈的期待感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出现过了。

    仿佛是经过了半个世纪似的。霍利菲尔德的手终于碰触到了那一点。

    异变,顿时在下一刻泛起。

    整个光滑如镜地防护罩上竟然真的出现了一阵涟般的波动。

    以霍利菲尔德为中心,这种波动不断地扩散着,带动着整个石壁都出了一种低沉的轰鸣声。

    一股巨大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金黄色的能量骤然散开,将整个石壁都照映的精光灿灿。

    肖恩清晰的感应到了上面能量的强大和恐怖,这简直是一种无可抵御的能量,在这股能量的面前,纵然是迪达大萨满和沙漠之王伊迪卡伦,似乎也将变得不堪一击。

    唯一能够与这股能量相提并论的。就唯有当时空大裂缝出现地那一刻,那种平和的,似乎能够包容天地的宏伟金光。

    就在肖恩被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之时。却看见霍利菲尔德在金光之中转过头来,他的眼睛中蕴含着一丝阴谋得逞之时的诡笑,那刻骨的仇恨和凌厉地杀机更是毫不掩饰地释放了出来。

    在看到了霍利菲尔德的目光同时,肖恩不假思索地激了魔法杖之上的第六级能量防护罩。

    这几乎已经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了,就像是野兽在危机来临之前的那种本能反应。

    一道奇异的能量瞬间将肖恩笼罩了进去,这股能量不仅仅是度极快,而且在威势上更是非同小可。

    虽然在此刻黄金能量的压制下,这点儿的气势就像是大象旁的蚂蚁般,根本就不够瞧。但是想要将这只蚂蚁踩死碾碎,纵然是大象。也是需要抬一下脚的。

    无穷无尽的金色光芒以极快的度向着四周扩散而去,随着它们扩散的距离不断增大,颜色也开始变淡了,特别是出了百米之外,金色能量就快的被分解和同化,乃至最后的完全消失。

    肖恩和霍利菲尔德的脸上同时流出大惑不解的表情。

    如此强大的能量,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就消散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此奇异而不可思议的变化让他们二人感到难以置信。

    不过相比较而言。他们二个人此刻的心情可是天壤之别。

    肖恩自然是希望这种黄金能量消散的越来越快,因为霍利菲尔德摆出了一副要利用这种能量的架势。那么他自然不希望这种能量可以长久不衰了。

    但霍利菲尔德的想法就与他截然相反了,他的身上被强烈的金色光芒所笼罩,从金毛狮王身上所散出来的能量,与这道石壁防护罩上的能量似乎有着一种神秘的联系,让他可以得到一部分的控制权限。

    但是相对于金毛狮王的实力而言,这股能量实在是太强大了,已经强大的到了远远的出他的控制范围之外。

    想要操控这些能量,就像是一只蚂蚁想要控制一只大象般地自不量力。

    不过,如今他已经是杀机尽现。无论是为了一雪昔日之耻,还是独占石壁能量罩中的东西,他都要将肖恩击杀在此。

    勉力的一挥手,终于有一道浓郁的光芒朝着肖恩的方向冲击而去。

    光芒的度极快,纵然是在这一片金黄色中,依旧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肖恩满脸的凝重,事实上,在霍利菲尔德会转过头来的那一刻,他先想到的就是逃跑。

    可是就在他心念刚动之时,便已经感受到了霍利菲尔德和金毛狮王联合出来地精神锁定。

    在那电光火石般的短短时间内。肖恩就已经做出了最终的选择,并不是逃跑,而是开启六级防护罩。

    果然,就在防护罩开启的那一瞬间,大片的金黄色光芒已经不受控制的扩散出去。

    这片光芒的度快到了不可思议,而且之中还隐隐的有着一种压制一切地强大力量。

    在六级防护罩中的肖恩勉强支撑着,仅仅是笼罩在这片光芒中,就已经让人兴起了一种无力抗拒的感觉。

    他的心中暗叫侥幸。若是在刚才那一刻选择逃跑的话,只怕刚刚腾空就要被这一片金色光芒追上,连六级防护罩也无法开启就要被彻底压制,那时候才是真正的束手待毙呢。

    不过现在的情况同样不妙,随着霍利菲尔德操控着的浓郁金光打到之后,本来就已经是勉强支撑着的防护罩就愈显得是岌岌可危了。

    肖恩的脸色在瞬间接连变了几下,这可是六级地防护罩啊,若是换作自己操控的五级防护罩的话,只怕早就是破裂多时了。

    正当他全力支撑之时,霍利菲尔德地脸上出了一丝峥嵘的狞笑。将他脸上的英俊之色破坏的一干二净。

    他再度挥手,又一道金色光芒骤然出,六级防护罩出了一道轻轻的脆响。这代表了这道防护罩已经承受不了外界的压力,开始变得碎裂了。

    肖恩的脸色惨白,在这片金光的强大之下,他的心中第一次涌现出了茫然和颓丧的感觉。

    他可以肯定,这片金光是一种精粹地到了极点的单属性能量,只要不属于这一属性的东西,都将被它彻底抹去。

    自己的六级防护罩之所以能够暂时抵挡,并不是双方的实力相当,而是这股能量根本就没有任何针对自己罢了。

    就像是山洪暴,一个人在水中侥幸的抓住了一根横在水面上的断树。所以才没有被狂暴地山洪冲下去。

    如今他唯一地希望,就是等这片山洪爆结束,那么他才能够靠着这颗断树保住性命。

    但是,如果山洪继续冲击的话,那么这颗断树其实也坚持不了太长地时间。

    可是如今再加上霍利菲尔德的攻击,那就是真正的雪上加霜了。

    霍利菲尔德的每一次冲击,就像是直接打在肖恩的心中一样。那种绝望的情绪很快的充满了肖恩心头。

    他的身躯微微颤。这才知道,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时间并不是死亡之时。而是在面对死亡。却偏偏无法逃脱的那一刻。

    看着肖恩充满了绝望和怨毒的眼神,霍利菲尔德爽快的笑了起来,以前在他身上所承担的所有屈辱在这一刻已经全部的解脱了。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冷笑,双目冷然的盯着肖恩,那种踌躇自满的目光就像是审视自己的奴隶一般高高在上。

    他伸手,就像是挥赶蚊蝇一般的,随意的甩了一下。

    一道愈浓郁的金光仿佛是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骤然间出现在了肖恩苦苦维持的防护罩上。

    就像是压断了骆驼脊梁的最后一根稻草般。

    防护罩终于破裂了。

    看着眼前的防护罩一点点的破裂,就像是周围的空间一点点的坍塌般,让人打从心底中泛起了一阵无力和绝望的情绪。

    肖恩的脸色惨然,他知道,在这片金光之下,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别说此刻根本就无法立即打开防护罩,就算是马上打开了五级防护罩,也绝对无法承受这股金光所带来的压力。

    ,这片金光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会如此可怖。

    在这一刻,肖恩的脑海中骤然浮现出了在大沙漠中,伊迪卡伦为黄金沙虫治疗的场景……

    黄金能量!

    莫名的,肖恩的心中涌出了一个念头,就在六级防护罩彻底破裂的那一刻,肖恩的眼中却迸出了一丝求生的**。

    一个魔法几乎是在瞬间成形,当这道魔法成形的那一刻,肖恩的体表上也浮现出了一道金黄色的光芒。

    虽然这道光芒的强度并不大,与周围的金光相比,就像是在烈日之中的萤火虫,根本就没有挥的余地。

    但是,就在这道金色光芒出现之后,那犹如烈日融雪般的强大金色能量就再也无法威胁到肖恩了。

    那庞大的,仿佛无穷无尽的能量照射在肖恩的体表之上,非但没有将他抹去,反而让他的体力在快的恢复着。

    就在刚才因为苦苦支撑着六级防护罩而耗损的精神力量似乎也同时恢复着。

    肖恩抬起了头,目光中有着浓浓的惊喜和一丝冷然的嘲弄。

    霍利菲尔德惊讶的张大了嘴,那由于过度吃惊而大大裂开的嘴巴将他脸上的冷酷破坏的一干二净,那双微微凸出的眼珠子更是显得无比的滑稽,如果不是他还有呼吸的话,几乎已经可以说是一个僵化的木头人了。

    “黄金能量……”

    慢慢的,从狮心王子的口中出了一道近乎于呻吟的喃喃声。

    “你怎么可能拥有黄金能量的?”他的声音中有着浓浓的不甘心的味道,一双眼睛死盯着肖恩。

    “我为什么不能拥有黄金能量?”肖恩特意停顿了一下,嘴角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连你都可以使用黄金能量,我当然也可以了。”

    利菲尔德出了一道如同野兽般的咆哮,道:“黄金能量,只有受到众神祝福的信徒和守护者才能拥有,你……”他突然停了下来,目光紧紧的锁定了肖恩,道:“你,你是魔兽?”

    虽然肖恩恨不得将他抽筋剥皮,但是听了这句话之后,依旧是一个趔趄,差点当场摔倒。

    “你才是魔兽呢。”肖恩恨恨的道:“一个骑着狮子的魔兽。”

    “你不是魔兽?”霍利菲尔德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他怔怔的道:“你不是兽神的信徒,不是魔兽,难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人能够使用黄金能量?”

    肖恩冷冷的看着他,不过在这一刻,肖恩的心中也是有些忐忑。

    虽然在他的体表上有着一层黄金能量,使得他在这股似乎能够抹去一切的强大力量之中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但是,他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极限了,却根本就无法象霍利菲尔德那样,借用一部分这种黄金能量的力量。

    若是在这个环境中与狮心王子交手,那么他的下场只怕依旧是非常不妙。

    不过幸好的是,此刻这个狮心王子似乎中邪了一般,竟然忘记了与肖恩的仇怨,并没有主动进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