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五卷 第五章 回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空间道具和魔法杖,一向是一星魔法师最为操心的事情。魔法杖还好说,但是空间道具那就实在太难以获得了。

    不过由此也可以证明,肖恩的身家是多么的丰厚了。

    长叹一声,多尼道:“当年你离开的时候,我们都为你担心。只以为你会在某一个地方隐居起来,慢慢的渡过这十年的时间。可是想不到,才短短八年,你不但将魔法印记给弄掉了,而且还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真是错有错着啊。”

    肖恩也是陪着长叹一声,想想这几年中的遭遇,还真是一言难尽。

    “多尼,老师去请什么人了?”

    “哦,老师去请米哈伊那大人以前的一位同门了。”多尼沉声道:“他的那位同门也是一位六星大魔法师,不过想要指望他亲自来有些难度,只希望他能够看在米哈伊那大人生前的交情上,派一、二个正式魔法师的弟子来吧。”

    肖恩微微点头,喃喃的道:“还有二个月么?”

    “是,还有二个月的时间。”

    恩终于有所决定,道:“金,你们暂且留在这里,我离开一趟,二个月之内一定回来。”

    金的脸色微微一变,道:“老师,您要离开我们了?”

    肖恩应了一声,道:“既然莫伦老师并没有遇到什么迫在眉睫的危险,那么我也应该回家了。”他昂,眺望远方,目光中带着无限的眷念:“八年多了,也不知道他们还好么?”

    将金等人留在了魔法塔之中。让他们与多尼和本森多多亲热。

    虽然双方地辈份有所不同。但只要不是亲传子弟。那么按照魔法界地规矩。就是各自论交。

    在双方都有心结识地情况下。很快就有了较为深厚地交情。特别是德鲁夫和本森。更是成了无所不谈地知交好友。

    不过。唐纳德三人由于实力地原因。所以与金等人之间还是有着一层隐隐地隔阂。

    然而肖恩已经将这些事情都抛之脑后了。他独自一人离开。以最快地度朝着家乡飞去。

    他先是返回了路易斯公国。然后顺着年幼之时地那条来路笔直飞去。

    当肖恩全力施展风翔术之时,度之快,远远的出了平时地飞行度,而这才是肖恩撇下金等人的最大原因。

    在他的心中,有着一种迫不及待的心情,想要到家中。

    本来在踏入路易斯公国的那一刻。他先想到的,就是家中的亲人。不过那时候他不知道老师遇到了什么麻烦,所以只好先解决这件让他牵挂的事情之后。才能放心离开。

    如今既然有二个月时间的缓冲,他当然是要利用一下了。

    五天之后,肖恩已经在空中遥遥地看见了斯考特骑士的庄园。

    让肖恩惊讶的是,庄园地面积比以前扩大了整整一倍,而且从天空中俯视下去,庄园的东西二边,各自多了一条小溪,像是系在村腰上的二条绿色绸带。

    他可以肯定,在他以前离去之时。并没有这二条小溪。那么这应该是在这几年中挖掘出来的了,看来骑士大人在他的家乡中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啊。

    找了个无人的地方下来,肖恩就这样走进了庄园之中。

    在他的身上,并没有穿着魔法袍,而是换了一套普通的衣服。

    因为他清晰的记得,上一次穿着魔法袍来到这里之时所引起地轰动,所以这一次才刻意的吸取了教训。

    庄园很大,里面的人也有很多,肖恩基本上一个也不认识。

    不过走在这一片熟悉的土地上。嗅着那夹杂着泥土芳香的空气,肖恩的心中却是剧烈的跳动起来。

    庄园中的东面有很多新的建筑,但是西边地扩展却并不大,而肖恩的父母就是居住在那里。

    肖恩踏着迫不及待的脚步朝着那里走去,他的嘴角微微抿起,眼眶中不争气的有了一丝水雾,一想到即将就可以看到逐渐年迈的父亲,乔伊阿姨,还有那不知道是否已经长到了自己腰际的八岁小弟。他的心就直接的朝着喉咙口直撞。

    终于。他看到了那间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些陌生地家。

    这个院落是斯考特骑士赠送给父亲地新家。上一次他回来的时候,父亲和乔伊阿姨就是在这里接待他地。

    上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肖恩举起手正要拍打房门,但是即将碰到门房的那一刻,他却停了下来。

    因为他刚才无意间将散出去的精神力量扩散了进去,而反馈来的信息让他的一颗心冰凉冰凉的,那就是在里面没有任何人。

    他犹豫了一下,一个纵身,轻巧的翻身而入。

    这个动作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灵巧的如同狸猫般轻松自若。

    院落中的东西堆放的整整齐齐,但是从上面积累的灰尘却看出,这里起码有一个月没人居住了。

    肖恩的眉头紧紧皱起,难道老邦德他们搬家了么?

    最后打量了一下这个院子,肖恩立即是毫无留恋的离开了。他所挂念的,可是自己的亲人,而不是这一个仅仅居住过几天的房子。

    顺着街道往前走,他终于来到了另一个非常熟悉的地方。

    这里是城西的商品集聚地,哪怕是整个庄园都在朝着东面展,但是这里已经形成了规模的各种铺子,可是不会轻易搬迁的。

    这条街虽然不是什么四通八达的通途大道,但也算得上是坦荡笔直,畅通无阻。

    在这一片街道中,最令人瞩目的一个店铺,却是一个占据了四间门面的打铁铺。

    刚刚来到街道口,就可以远远的听到一道道熟悉的叮当声。

    那种金铁交击之声仿若世间最美妙地天籁之音。让肖恩的心脏都随着打铁的频率而有所改变。

    “笨蛋,你是怎么在烧火啊,有没有吃饭啊。”

    一道暴喝之声遥遥传来,肖恩的脚步微微一顿,嘴角迅的荡漾开了一抹浓浓地笑意。

    这个声音他非常的熟悉。不过在他的印象当中,这个声音的主人应该是一个老实巴交的青年人,但是想不到也有这么一天,那个孱弱、胆怯、有着严重不自信的爱得,竟然会爆出了如此严厉的吼叫。

    如果不是这道声音的印象过于深刻的话,肖恩几乎要以为自己地碰到了维纶老师。

    他缓步来到了铁匠铺的门口,四个门面之中摆放了许多成品,不过令肖恩吃惊的是,在三个门面中。竟然放着刀剑之类地凶器,而并不是四周农夫使用的农具。

    他的眉心微微一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呢?难道这里竟然不太平了么?

    肖恩的动作极快。一只脚刚刚迈入房间,就已经以闪电般的度穿过了大堂,直接进入了后院之中。

    房间中的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人就不见了,他们几个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否是在大半天遇到亡灵了。

    在内院之中,数十人各自分工,依旧是干了个热火朝天。

    一个魁梧有力的汉子右手拿着一把大锤,正在捶打着手中的兵器胚子。

    肖恩地脚步顿时停了下来。在他的眼前,一切都似乎慢了下来,而那沸沸扬扬的声音也似乎停了下来。

    他的眼睛在这一刻,只能够容纳一个人影,那个高大的,随着铁锤起落而肌肉滚滚的男人。

    似乎是感到疲累了,那名男子放下了铁嘴和钳子,后退了几步,拿起了放在脖颈上的毛巾胡乱擦拭了几下。

    就在他喘了几口气。想要重新上工之时,一只修长却有力的手抢在他之前将铁锤和钳子拿了起来。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地人,满脸的惊奇说不出话来。

    肖恩拿着钳子将火炉中的剑胚取出,代替了那个人的位置,叮叮当当的敲了起来。

    他的每一下敲击都蕴含了强大的力量,那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之中,仿佛一段优美地音乐在以一定地韵律演奏着。

    似乎是感受到了屋中那奇异的气氛变化,慢慢地,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

    随后。这些铁匠和铁匠学徒们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无论是维纶老师。还是大嗓门爱得,在这一刻都显得非常的安静。

    他们静静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毫不费劲的拿着维纶老师的那只沉重的专用铁锤。看着一个剑胚在他的铁锤下逐渐成形。

    这个年轻人使用如此沉重的铁锤敲打,他的度和频率自始至终都没有延迟分毫。

    半响之后,当这一曲以铁锤和剑胚为组合的交响曲完成之后,肖恩将剑胚投入了一旁准备好的水缸中。

    大量的白色气体骤然冒起,房间中布满了潮湿的味道。

    最后,肖恩换了一根铁钳,将剑胚捞出,恭敬的递归了维纶。

    维纶神情凝重的看着,终于,他那张似乎永远也不会吃惊的刚毅的嘴唇终于张开,眼中露出了赞赏之色。

    “好,很好,你的手艺已经过我了。”维纶重重的说着。

    肖恩弯下了腰,道:“老师,这都是您的教导。”

    维纶哈哈大笑,突然大吼道:“小家伙们,今天收工,放假一天,厨房加菜。”

    众多学徒们面面相觑,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向来严厉的几乎已经是堪称严酷的维纶老师的口中,竟然听到了这样的话。

    维纶眼睛一瞪,再一次大吼道:“看什么,都给我滚,通知厨房。加菜,上好酒。”

    下一刻,欢呼声顿时从这些学徒们的口中了出来,哄的一声,连屋顶都好像要被揭掉一样。

    爱得伸出双手。一边做轰赶状,一边笑得裂开了嘴。

    片刻之后,偌大地院子中就只剩下维纶、爱得和肖恩三人了。

    肖恩扰了扰头皮,心中颇有点儿不好意思,不过从维纶和爱得二人身上却感受到了那种久违而又熟悉的热情。

    “老师,您知道我的父亲和乔伊阿姨去了哪里么?”肖恩沉声问道。

    “哦,他们二个啊。”维纶一声无奈的长叹。

    肖恩的一颗心顿时是高高地悬了起来,就连他的脸色也有了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维纶唉声叹气的半响,让肖恩的心七上八下。几乎都要停止跳动了才以一种埋怨的口气道:“你父亲他就是一个闲不住的家伙,有了你弟弟之后,一直说什么不干活。所以手脚痒。所以硬生生的带着乔伊和小家伙回到了老家。”

    “老家?”肖恩的面色顿时变得极为古怪,他幽怨地看着维纶,老师您可知道,刚才好悬没有将我吓死啊……

    维纶大力的点着头,道:“没错,是老家,可怜我那个妹子,刚刚跟着享福没几年,就又回去受苦了。你这个父亲啊。真是一辈子的劳碌命,连骑士大人送给他地奴仆也不要,说什么要自力更生,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肖恩哭笑不得的站在维纶的面前,听着他的絮叨。他的心中有了一丝的恍惚,这八年过去了,原来每个人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爱得的身躯愈地魁梧,已经丝毫不在维纶老师之下了,而他的嗓门也锻炼出来了。在干活的时候,已经取代了老师的地位对于众多弟子进行指点。

    老师维纶虽然不再参与这种事情,但是在遇到了许久不见的得意弟子之后,这个话匣子一旦打开,可就收不住了。

    虽然此刻肖恩的归心似箭,但是在维纶的面前他依旧是没有露出半点儿不耐烦的神态,只是静静的听着,时而嗯、啊、呀了几句,让这位已经过了人生盛年地中老年大叔畅所欲言。

    如果是其他的魔法师看见了这一幕。那么绝对不敢相信。

    一个大魔法师。竟然会陪着一个普通人聊天。如果他们有这个时间,早就去冥想去了。

    渐渐的。维纶似乎是有些累了,他停歇了下来。

    爱得和肖恩相视一笑,他们二个重重一个拥抱,爱得小声道:“肖恩,欢迎回来,如果不是看见你打铁的动作,我们还真的不敢认你呢。”

    肖恩用力的应了一声,他这些年的外貌变化极大,起码身材疯长了许多。八年间,从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成长为一个二十三岁的青年。如果不是那种一脉相承地技术,别说是爱得了,就算是维纶也不敢轻易相认啊。

    “肖恩,你不是说要闭关十年地么。”爱得的眼中突地闪过了一丝敬畏之色,道:“魔法师地闭关是什么样子?有危险么?”

    维纶的兴趣顿时也被提了起来,他圆睁着双目看着肖恩,眼中也流露出了极度的好奇。

    魔法师的生活和普通人相差甚远,对于普通人而言,魔法师简直就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中的人物,他们拥有翻天覆地的力量,同时也拥有怪异的,难以理解的坏脾气。

    听说他们一个愤怒,就可以让一个村庄化为灰烬,而且还在帝国之中享有各种正常人难以企及的特权。所以,当最初相见的喜悦过后,维纶师徒顿时想起了肖恩那魔法师的身份,心中多少也就有了一些忐忑。

    肖恩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那种温柔就像是一道温暖的泉水般涌入了维纶二人的心中,将他们的顾虑和忌惮全部冲洗干净。

    肖恩以他独有的方式来告诉眼前这二位一同生活过,并且让他接触魔法世界的维纶师徒,无论自己变成什么样子,无论他身在何处,他都是九岁那一年,跟着乔伊阿姨来到这里接受铁匠学徒考核的那个小孩子。

    当然,为了增加自己的说服力。他也使用了一点儿魔法地小手段。

    果然,片刻之后,维纶二人的眼中又恢复了那种正常。

    “老师,爱得,魔法师的生活其实很枯燥。每天就是冥想和学习,不过当我们遇到进步的关隘之时,就必须要静下心来钻研。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中途不能与外人有丝毫地联系。有的人甚至于一次性闭关三十年。”肖恩耐心的解释着:“这是每一个魔法师都必须经历的过程,没有人能够避免。”

    维纶和爱得同时点头,但是从他们眼中的茫然却让肖恩明白,他们根本就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确实,在他们二人的心中根本就无法想象,三十年如一日的冥想和学习。并且不与外人联系究竟是何等的孤寂,如果是他们易地相处的话……

    这二个人立即是激灵灵地打了个寒噤,看来魔法师虽然是风光万分。但是却同样要付出常人无法想像的代价。

    他们这些普通人还是活的正常一点,潇洒一点地好了。

    肖恩的手从胸前一抹,变戏法般的掏出了一大堆东西。

    “这是我在外面给您收集的一些矿石,您看看能用么?”肖恩笑吟吟的说道:“老师,今天我可不能陪您了,请您见谅。”

    维纶微微一怔,随后笑道:“没错,那么多年没回家,如果还不马上回去见老邦德的话。只怕要被他活活骂死了。”他挥了挥手,道:“快去吧。”

    肖恩应了一声,与他们二人挥手作别,快若流星的离去了。

    看到了肖恩急匆匆的脚步,维纶心中感叹,老邦德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突地,爱得惊呼了一声,道:“老师。”

    “干么。”

    “这些矿石,您看看。”爱得双目放光。爱不释手的捧着这些矿石,就像是抱着自己地孩子似的舍不得放手。

    维纶讶然的拿起了一块,他仔细的辨识着,慢慢的,他的眼中也流露出了和爱得同样的光芒,用手在上面抚摸了一下,舌头舔了一下,那双有力的,布满了老茧的手使尽全力地捏了捏。

    黝黑的脸庞上顿时充满了惊喜交加的笑容:“是精钢。天啊。竟然是传说中的精钢。”

    “老师,还有这个……”

    “缅矿。没错,这就是能够增加韧性的缅矿,肖恩这小子,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弄到手的啊。”

    “老师,他是魔法师啊。”

    “没错,魔法师就是好,爱得,你去做兼职的魔法师吧,记得多搞一些材料过来,我们这一脉又要名扬天下了。”维纶得意忘形的放声大笑。

    爱得:“………”

    肖恩的度快若闪电,他并没有飞行,而是在田野间忘形地奔跑着。

    在轻灵术地加持下,他能够感到从身边飞刮过的风声轻轻地泛起了一连串的乍响,他的身体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那种飞快奔跑所带来的阻力。但是他的心情依旧是激动不已,他有着一种感觉,如果不将这种激动释放出来,那么他肯定会因此而有所失控。

    或许是强烈而快的奔跑,让他的情绪得到了宣泄,当他飞快的回到了老家的时候,心情已经逐渐的恢复了平静。

    他并没有从村头进去,而是从村落中的那些犄角旮旯的地方兜到了自己的家中。

    这是一个小小的村落,仅有数十户人家,以肖恩的能力,当然是不会被任何人现,他轻易的就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回到了那居住了整整九年的老屋之中。

    老屋明显经过了扩建,多了二个房子,肖恩来到老房子前,轻轻一推,木门顿时出了一道响亮“咯吱”声。里面并没有人,他走了进去,老邦德的房间,自己的房间。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仿佛他昨天刚刚离开似的,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老邦德从床上爬起,为他准备早饭,随后干起来那永远也干不完的农活。

    扶著门框。肖恩忘形的痴立著,活了二十年,这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心中涨满了某种酸楚地,温柔的,而又恻然的,激动的情绪。

    也不知道木然的站立了多久,一道从远处嬉闹打骂地声音传来,将肖恩从这种似虚似幻的梦境中惊醒了过来。

    他转头一看。眼睛却是陡然瞪大。

    从前面跑来了七、八个打打闹闹的小孩子。

    小家伙们拥有着大人永远难以想象的精力,特别是当几个小孩子凑在一起,而他们的关系尚可。又没有大人管教压制之时,那种乱哄哄的场面绝对不是任何大人能够凭空想象的。

    “喂,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我们家。”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挺身而出,站到了肖恩的对面大声叫着。

    他地身躯非常强壮,这一点在肖恩的记忆中似乎比较少见。在他的记忆中,这时代地生产力并不是十分达,而在这样的小村落中的生活其实是比较清苦的,所以这里的孩子一般都比较瘦小。

    不过。真正让肖恩惊讶的,并不是小家伙的强壮,而是他的容貌。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张脸与记忆中最初地一号极为相似。

    一号最先变化的,并不是朱丽安娜,而是以肖恩的外貌为蓝本,所以此刻肖恩所见到的,简直就是他小时候的翻版。

    虽然这小家伙的个头甚至于已经不下于他九岁之时,虽然这小家伙身上那肥嘟嘟的胳膊腿儿比肖恩当年还要胖上几分。

    但是肖恩却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已经清晰的知道,他究竟是谁了。

    这是一种以血缘为纽带而无法割舍地联系,无论肖恩日后的成就如何的惊人,他都无法忘却自己的出身。

    “喂,你说话啊。”小家伙涨红了脸,似乎是因为在小伙伴们的面前丢了脸皮似的嚷嚷着:“你再不说话,我就让骑士伯伯将你抓起来。”“骑士伯伯?”肖恩一愣,随即失笑道:“是斯考特骑士吧。”

    “是啊,你认识骑士伯伯?”小家伙疑惑的问道。

    肖恩微微点头。看来斯考特骑士与自己的家里还是走的很近。否则小家伙肯定不会说出这样地话。

    虽然斯考特与自己家套关系是别有目地,但是肖恩并不因此而着恼。

    在此刻的肖恩眼中。斯考特骑士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若是他真有什么麻烦,肖恩其实也并不介意替他顺手解决。

    毕竟,以斯考特骑士地身份,最多也仅能得罪几个中低级贵族,碰到一个正式魔法师就已经了不起了,要说他能够得罪到大魔法师或者是魔导士,那么也得要他有那个资格见到人家才行啊。

    小家伙摸着脑袋,终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去问问骑士伯伯,你是不是在撒谎。”

    肖恩笑而不答,只是道:“奥哈拉,难道你竟然不请我进去坐一坐么?”

    小家伙瞪大了眼睛,叫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当然知道了。”肖恩半蹲下来,与他的视线并排,温和的笑道:“你刚生出来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家伙眼珠子一转,听了这句话之后,他好像非常的不乐意,突然他转身就跑,带着一帮半大小子瞬间就跑远了。

    肖恩目瞪口呆的摸了摸脸颊,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了?或者是因为脸上的表情让人误会了?

    虽然是有着二世的经验,但是肖恩与小孩子打交道的经验实在是少之又少。

    不过,看着小家伙带领着一群比他或大或小的孩子离去之时,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这个弟弟,竟然是这里的孩子王啊。

    他心中感慨万千,为什么在他的记忆中,前后二世都没有这种威风的经历呢。

    在地球上,都是独生子女,住在高楼大厦。如同牢笼一般的城市中,除了在幼儿园之外,想要组织十来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胡闹,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地。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肯定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哪里还有什么胡闹的机会。再说想想那时候的作业量,就已经令人不寒而栗了,跟不用说什么弹琴、练字、画画、跳舞等各种额外的附加作业。

    可以这样说,在城市中倍受关注地独生子女,在一出生之后,就已经丧失了成为孩子王的可能。

    至于在这个世界中,肖恩在小时候虽然也拥有当孩子王的机会,但是他却始终无法与那些整天拖着二条鼻涕,身上弄得灰头土脸的小孩子们玩到一起。不过此刻。在看到了奥哈拉的威风之后,他的心中却是有着一丝淡淡的羡慕,若是时光倒流。再来一次,他能够享受到这种专门属于孩童时代的快乐么?

    片刻之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二个手持长剑地士兵在孩子们的簇拥下快步赶了过来。

    当肖恩见到了这二个士兵之时,心中愈了然。这肯定是斯考特骑士特意布置的,否则在这个小村落中,哪里可能有士兵出现呢。

    “就是他,想要骗我。”奥哈拉得意洋洋地说道:“快点把他抓起来。”

    肖恩瞪圆了眼睛,这才知道小家伙们刚才离开的原因。他们竟然不是逃跑,而是去搬救兵了。

    想不到竟然被这小家伙摆了一道,肖恩的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他心中誓,绝对不将今日的经历告诉本森和哈里森他们二个人,否则这二个家伙肯定会将这件事情挂在嘴边,唠叨的让他一辈子也别想忘记。

    那二个士兵并不是鲁莽之人,其中一个上前,神情肃然的问道:“你是谁?到邦德阁下的家中又什么事情。”

    虽然这二名士兵手中拿着兵器。但是他们明显没有太大的敌意。

    确实,在这个地方,几乎不可能生什么动乱,而且如果肖恩真是坏人,哪里还会轻易的让奥哈拉离开呢。

    肖恩微微一笑,他对着得意洋洋地奥哈拉道:“小家伙真聪明,不过太聪明可不好,今天晚上回来,我一定打你**。”

    奥哈拉的小脸蛋儿涨的通红。他正要说话。眼前却是一花,肖恩已经不见了。

    二个士兵这才紧张起来。他们小心翼翼的将奥哈拉护在身后,可是以他们的实力,又如何能够察觉到肖恩的动作。

    几个半大的孩子面面相觑,突然一声呐喊,大呼小叫的逃回了自己的家中。奥哈拉摸着自己地**,只觉得上面凉飕飕的,他的心中隐约的有着一种感觉,或许这一次**真的要遭殃了。

    肖恩使用轻灵术,在瞬间离开了原地。

    他的度之快,当然不是眼前这二个普通士兵能够扑捉的了,几个起落间,他已经来到了村落外的田地之间。

    稻田、水渠、绿树组成了农田中所独有的风景线。

    在水田地外围,围着一道水沟,沟上有些秃敝地细柳,柳上没有鸣蝉,柳下没有倒影;沟水上浮着一层油腻而红白相间的泡沫,在烈日旱风之下略皱一皱,产出更多地碎泡。

    田中央的稻草人身上停满了俏皮的麻雀,阵风吹过,它屈辱的在那里使命的摇头。

    在水田的中央,二个人正在低头劳作着。

    肖恩静静的看着这和谐的仿佛已经融入了大自然的一幕,心中似乎粘住了些什么。这感觉不是忧愁烦闷,可也不是喜悦快适,只是那么轻轻地,麻麻地,一种激动刺激着他,令他的声音都有了一丝隐晦的哽咽。

    老邦德终于从田地中直起了腰,他挥手抹了一把额头的热汗,他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仿佛是听见了一丝从内心深处中突然涌出的呼喊似的,鬼使神差般的转过了头。

    随后,他看到了一抹阳光,看到了站在阳光中的那道永远也无法忘却的人影。

    老邦德的动作停了下来,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珠顺着他的手指流进了半卷起的衣袖,他也是丝毫未觉。

    肖恩如同风一般的冲进了水田中,任凭那溅起来的泥水将他的鞋裤浇成一团,他紧紧的抱住了老邦德,就这样的抱着,什么也没有说。

    自从踏入了这里的那一刻,他已经不再是什么令人望之生畏的大魔法师,他的心境已经彻底的转变了。

    他仿佛又回到了年幼的岁月,在这里无拘无束的恣意而为。

    乔伊惊讶的抬起了头,他从肖恩那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脸庞上看出了什么,随后,她开心的笑了起来。老邦德的嘴唇抖了抖,他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都荡漾着欢乐。异样的兴奋就像海浪般冲向了他,使他头昏昏而目涔涔了。

    轻轻的拍了拍肖恩的肩膀,老邦德那已经有些佝偻的身躯在这一刻却挺得笔直,如同标枪一样的挺直。

    千言万语在胸腹间回荡着,当这些话凝聚起来,冲出口的那一刻,却变得平平淡淡,却又是如此的荡人心魄。

    “回来了,回来了……就好。”

    ps:白鹤努力了,已经是尽力而为……

    明天就要离家了,虽然仅有一周,但人还没走,心中便是不舍!

    嗯,貌似月票大神又拉大了,嘿嘿,兄弟们再度出手投一票吧,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