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五卷 第十一章 变异魔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第二轮的比赛很快的开始了,但是双方的气势已经生了极为微妙的变化。

    原本双方都是拥有强大的自信,以为就凭自己的实力,足以取胜对手。但是在德鲁夫毫无掩饰的激了本身气势,并且以一种猫戏老鼠般的方式获得胜利之后,顿时让努米凯拉克一脉的声势彻底的压倒了对方。

    斯蒂芬兰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在他的安排下,第二轮出手的五个魔法师竟然大都是其中佼佼者。

    在他们五个人之中,除了刀疤脸奥林特加之外,其余四人最起码的也是二星级别。

    而在这一轮中努米凯拉克派出了金、赖安和玛丽以及另外二名一星魔法师的组合。

    奥林特加所遇到的也是一位一星魔法师,不过与他不同的是,这位一星魔法师早在十年之前就已经进阶成功了。

    双方一旦交手,奥林特加就陷入了绝对的劣势之中,但是与一般人不同的是,他苦苦坚持,无论形势多么危机,都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

    肖恩的目光在这个人的身上瞥过,心中暗赞一声,这个人的韧性之强,就连他也是叹服不已。拥有如此坚韧的品行,再加上他的天资丝毫也不逊色于本森,日后他的前途肯定是无可限量,若是按照这样的趋势展下去,那么终有一日,这座城市的主人或许就会变成这位有着刀疤面容的男子了。

    将目光移了回来,金三人此刻已经是三星巅峰的水准了,若是真的彻底放开,那么拿下对手绝对是十分简单的一件事情。不过在见到了德鲁夫的那种对敌方式之后,他们似乎也受到了一定的刺激,在对敌之时,也采取了同样的方法。

    无论对方施展什么法术,他们都以相对应的魔法还击,而且将能量地强度控制的恰到好处,使得双方维持了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当这一幕在三个赛场同时出现之时。就算是斯蒂芬兰都觉得手足冰冷。

    他也算是一个见多识广地大魔法师了。但是从来就没有想到过。竟然有人可以将魔法控制到如此精妙地水准。

    或许魔导士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这种情况出现在普通地魔法师身上。那就绝对不正常了。

    他脸色白地看向努米凯拉克。却见这个老对手也是一脸地惊诧和欣喜。分明是连他本人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地情况。

    这二个大魔法师地心中同时闪过了一个念头。

    他们究竟是如何练习魔法地控制能力?才能达到了这种惊世骇俗地地步呢。

    然而。他们却从未想到过。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杀戮结界这样地魔法道具。

    在杀戮结界中施展魔法,将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别说是威力变小,就算是成功率也是大大降低。

    可是金等人在那个恶劣的环境中锻练了数年之多,大部分地魔法在杀戮天幕中都可以做到一秒钟内完全激,那么一旦到了外界。自然是如鱼得水,在对于魔法的控制上,有着远非常人可以比拟的能力了。

    片刻之后。与金对敌地三人也是现了类似的情况,其中二个人面色惨淡,他们后退了数步,当场认输了。

    对于他们的选择,就连斯蒂芬兰也没有任何指责,事实上,任何人在遇到了控制能力如此出色的法师之后,都会失魂落魄的丧失必胜的信心。

    就像是一个校队的乒乓球选手在遇到了国家队的高手之时,那种打从心底中涌出来的绝望。错非是当事人,否则很难体会到。

    不过,与玛丽对战地那个法师并没有放弃,他后退了一步,豁然从身上取出了一只戒指,戴好,随后在上面轻轻一抹。

    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顿时从戒指中传来,玛丽的脸色微变,她清晰的感应到了这股气息的恐怖和危险。

    在这一刻。她当机立断,立即放弃了刚才的那种打法,而是迅的激了三级魔法高温灼射,令人侧目的是,她并不是仅仅激一道,而是接二连三的激了五道之多。

    周围传来了一连串地惊叹之声,能够在短短数息之内完成这样的壮举,证明玛丽的实力就算不是大魔法师,但也不会相差太久了。

    如果是在狼人帝国境内。那么玛丽的这五道高温灼射肯定是瞄准对方的脑袋进行攻击。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激成功。那么十有**都会直接将对方击毙。

    可是在这里,他们的行动却是受到了极大的约束,所以玛丽只好朝着对方的手臂施法,想要将那个散着强大气息的戒指打掉。

    四道高温灼射竟然先后打在了防护罩地同一个点之上,强大地破坏能力顿时将那人的防护罩击溃。

    而最后一道高温灼射眼看就要打到那人地手臂之上了。

    一旦这个魔法成功命中,那人的这条手臂从此以后就将彻底残废,就算是使用魔法的手段进行治疗,也会留下一定的后遗症。

    不过就在此刻,从那个戒指之中飘出了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形白球。

    白球的个头并不大,从肖恩的方向看过去,竟然与他上一辈子所见到的土豆有着几分相似,而且还是那种刨了皮的,在水中泡过夜的光溜溜的土豆。特别是上面的那些坑坑洼洼的疙瘩,就愈的相像了。

    这个奇异的白球对于能量的变化似乎非常的敏感,它滴溜溜的打着转儿,一下子就窜到了那名法师的手臂上。

    高温灼射毫不留情的打在了这个白球之上。

    只是,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在强大魔法的打击下,那个白球竟然没有任何损伤,甚至于连外表的皮肤也没有丝毫的破损。

    那道蕴含了巨大威力的高温灼射在接触到对方身体地那一刻,在亮了一下之后,就被这个圆球给吸收了。

    肖恩等人同时惊讶的看了过来,特别是金等人的目光中都有着一种跃跃欲试的味道。

    老师,这是什么东西?德鲁夫诧异万分的问道。

    不知道。肖恩沉吟了一下。看着这个如同去皮土豆一样的白球,沉声道:这应该是某种变异魔兽吧,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地魔兽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也无法肯定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金等人虽然是心中好奇,但却并没有人为玛丽担心。

    毕竟,玛丽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女性魔法师。她可是经历过草原试炼。并且从斗兽台那种环境中活着出来的下一个千年传奇。

    就算是这个土豆似的圆球再诡异难测,也休想威胁到玛丽的生命安全。那名法师在白球出现之后,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不过,他刚才所受到的惊吓不小,眼中的惊悸尚未完全退去。

    确实,如果不是白球出现及时,那么此刻他只怕已经成为一个独臂法师了。

    玛丽的凶悍和决断,无一不让这些人感到震惊和畏惧。对于这些学院派地法师而言。在实战中与战争法师对搏,绝对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玛丽的目光紧紧地锁定了这个小白球,眼中有着一丝奇异之色。

    她朗声问道:这是什么魔兽?

    对面的法师微微一怔。他有心不想回答,但是做为正统学院派法师的代表,他的个性并不彪悍。特别是在面对一个俏丽的,并且拥有强大实力的女性魔法师之时,他还是保持了相当的风度。

    这是我在戈比大雨林中搜寻到的一只变异魔兽。那个法师严肃的回答道:我并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魔兽,就连魔法工会中也没有关于它地记录。但是,它却是货真价实的四级魔兽,而且还在变异,很有可能进阶为五级的家伙啊。

    五级魔兽?

    这一次。就连肖恩也是微微心惊了。

    五级魔兽的实力究竟如何,众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只要看看昔日的狮心王子的坐骑金毛狮王,就可以明白这种魔兽究竟有多么的强大了。

    而且更主要的是,这只魔兽竟然是一只变异魔兽,那就愈地令人感到头痛了。

    玛丽虽然并不畏惧,但是此刻秀眉微蹙,也是颇为棘手。因为她无法掌握这只魔兽究竟生了什么变异,拥有哪种特殊的能力。

    那人深吸一口气。轻轻的在白球上拍了拍。顿时,一股诡异的能量波动从这个白球上散了出来。

    它身上的白光依旧,但是却莫名的多了一种阴恻恻的感觉。

    白球的二端开始逐渐的拉长了,蠕动地肌肉让它地身躯不断扩伸。

    片刻之后,它竟然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变成了一只长达一米有余,粗如儿臂地罕见的魔兽了。

    肖恩的目光逐渐睁大,如果说刚才这只魔兽还象一只刨了皮的土豆,那么当它彻底的拉伸之后。就变成了一个让肖恩非常熟悉的生物。

    只不过这种生物在这一刻被放大了千百倍而已。

    栉齿略长。喙退化,下唇须短小。无单眼,体翅灰白色,翅脉灰褐色。

    如果将这只魔兽缩小到仅有火柴棒大小的话,那么在二十一世纪中的人就可以很清晰的告诉你,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蚕……

    没错,就是每到春天就会孵化成长,并且结蛹吐丝的蚕宝宝。

    当然,眼前的这只蚕宝宝却是无法与肖恩以前记忆中的那种温顺的家伙们相比。因为这只体积巨大了无数倍的家伙在这一刻却是充满了攻击性。

    它抬起了头,一股冰冷的气息朝着玛丽笼罩而来,它那近乎于惨白的身躯在缓缓的蠕动着,身上散出了一种奇异的香甜味道,令人闻之欲醉。

    肖恩等人同时眉头微皱,一股气流在他们的身周泛起,将这股味道拒之体外。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这股味道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下意识的却并不想在没有答案之前将这种怪异地气体吸入体内。

    玛丽的身周也涌起了同样的气流,这几个经历过了多次战役的人都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着这种先见之明,就连努米凯拉克和斯蒂芬兰这二位大魔法师都因为缺乏足够的生死搏杀而有所疏忽。

    大多数地魔法师们在嗅到了这股奇异的香气之后。非但没有闭住呼吸,使用风系魔法驱散这种气体,反而是因为这种气体的香甜味道而大力的深吸了几

    片刻之后,有些人的神情顿时开始恍惚起来,看着他们的身躯微微摇晃,偶然还有着摇头晃脑的动作。肖恩的心中就是一凛。

    看来这种气体果然具有某种神奇的能量,若是散出去,倒是与传说中地摇头丸症状有些儿相似。

    如果是普通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嗅到了这种气体,那么肯定会毫无抵抗的陷入一种如梦如幻地虚拟场景之中。

    但是这里的人都不是普通人,就算是最为逊色的家伙,起码也拥有一星正式魔法师的资格。

    他们的精神力量远远的过了普通人。

    所以当他们开始进入了那种环境之后,就自的感应到了某种危机,庞大的精神力量在最后关头让他们保持了清醒,将他们从那种虚幻的影像中拉了回来。

    一时间。数位魔法师都是冷汗涔涔,心中后怕不已。

    这一下,所有人都知道了这种气体地可怕之处。顿时学着肖恩等人的样子,使用小型的风系法术将这种气体远远的排斥开。

    肖恩在旁边看的暗叫可惜,这只和蚕宝宝比较相似的魔兽看上去并没有完全长大,所以从它身上所散出来的气体并不强大,若是有朝一日,这只蚕宝宝彻底长大之后,这种气体才能挥出真正的威力,连魔法师也无法抵抗了吧。

    啊……

    一道凌厉的惨叫声从不远处传来,肖恩等人回一看。不由地吃惊不小。

    刀疤脸法师奥林特加一脸傲气地站在原地,虽然他已经是气喘吁吁,脸色煞白,分明就是一副精神力量透支的表现。

    但是,在他的前方,那位与他为敌的老牌一星魔法师,却已经是摔倒在地,昏迷不醒了。

    奥林特加强撑着看了众人一眼,象是宣布似的道:我。赢了。

    努米凯拉克蠕动了二下嘴唇,并没有说话,肖恩的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激赏之色,朗声道:没错,你赢了。

    无论是什么原因,一个刚刚进阶的一星魔法师竟然能够赢得了一个老牌一星魔法师,哪怕这仅仅是一个巧合,也是足以令人惊叹和尊敬了。

    肖恩的心中甚至于还有着一丝可惜,如果他有幸进入神之乐园进行试炼。那么日后前途肯定是更加的广阔了。

    奥林特加长喘了一口气。象是终于放下了心中地一块巨石一般。

    他地双目一闭,就这样轰然倒地。不过与他的对手不同。他是因为魔力耗尽,所以才会不支昏倒地。

    斯蒂芬兰的脸上现出了欣慰之色,虽然对方有肖恩等人的异变突起,让他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但是奥林特加的表现,却让他们都有着一种扬眉吐气之感。微微的一摆手,自然有一位法师搀起了奥林特加,将他送出了魔法阵。

    此刻,第二轮的比赛中,就只剩下玛丽的这一组了,面对着这只奇异怪虫,任谁也不敢说能够轻易取胜。

    特别是一个女孩子,天生就畏惧各种稀奇古怪的虫类生物,所以就连努米凯拉克都不太看好这场了。

    但是,玛丽却轻哼一声,从她的身上骤然的腾起了一道凌厉之极的强大杀意。

    这股杀意正是她在历年中的凶险遭遇中锻炼出来的,那种仿若杀神在世般的充满了暴戾的凶气。

    当这股煞气毫不掩饰的爆之时,每个人都不自由   “>主地感到了一种透心凉的寒气从心肺中油然升起。

    几个差劲一点的魔法师更是后退了数步,心惊胆战的看着玛丽,目光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怪异之色。

    在人类之中,女性的魔法师数量比起男性来。无疑要少了很多。而且女性魔法师地个性大都比较温顺平和。

    但是在玛丽的身上,却没有半点儿的温和气质,一旦她认真起来,从她身上所爆出来的煞气,甚至于已经不在她的兄长德鲁夫之下了。

    一个女性的魔法师,竟然会有着如此巨大的煞气。顿时给人带来了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刺激感觉。不过身在其中的那名魔法师可是心中叫苦,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他拿出了最后地杀手锏,变异魔兽之时,对面的这位女孩子非但没有任何惧怕,反而是战意大增,大有死拼一场,甚至于不惜两败俱伤。

    那位魔法师的脸色时青时红,他地心中后悔之极。若是早知如此,宁愿当场认输,也不会将这只变异魔兽弄出来了。

    十几年前。他在戈比大雨林中游历之时,无意中找到的一只魔兽卵。

    当魔兽卵孵化之后,就出现了这么一只怪异的魔兽。虽然他当时已经给这只魔兽下了血签,但是令他难以想象的是,这只魔兽的实力提升极快,在短短的十几年间,就已经达到了三、四级魔兽的水准,令他难以控制了。

    所以平时他都是将这只魔兽封印在冬眠空间中,如果这一次不是被玛丽戏弄的昏了头。他也不至于将这只已经逐渐控制不住的魔兽释放出来了。

    此刻,这只魔兽身上地香气爆,虽然他早有准备,并没有吸入口中,但也显得颇为狼狈。

    而更让他感到胆战心惊的是,在玛丽身上那股狂暴气势的刺激之下,这只魔兽愈的激动了,甚至于已经快要挣脱他的意念束搏。

    做为一个魔法师,是不可能象骑士一样成为魔兽骑士的。虽然他们也可以培养完全属于自己的魔宠。

    但是。当魔宠的实力远远的过主人之时,那么这只魔兽对于魔法师本人来说,可就不是一件好事情了。

    魔兽骑士地魔兽是不会伤害骑士的,但是魔宠可不一样,如果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而且魔法师又无法让魔宠收心,那么魔宠十有**都会造反,甚至于击杀它的主人。

    这就是因为魔兽骑士是用真心去交换魔兽之心,但是魔法师们却是使用血签为引。以自身的力量来压制魔兽的后果。

    所以当这只变异魔兽的实力过了它的主人。并且从冬眠空间中出来之后,就已经开始不断的尝试。如何摆脱主人对它地控制了。

    终于,在玛丽突然腾起地强大杀气刺激下,这只魔兽的身上爆出了浓雾一般地血光。

    当那股血色光芒冲天而起,溢出了魔兽的身体之后,它身后的魔法师也是同时喷了一口鲜血。

    他心有不甘的看着那已经冲破了血签的约束,终于是完全获得了自由   “>的变异魔兽,不由地心如死灰。眼前一黑,他重重的摔倒在地,变得人事不省了。

    他和变异魔兽之间的异变顿时让众人完全知晓,一时之间,场中一片沉寂,就连努米凯拉克和斯蒂芬兰二人看着那只变异魔兽的目光,都变得有些灼热和贪婪起来。

    变异魔兽,而且还是一只四级的神奇魔兽啊,如今它身上的血签已经消失,若是乘机收取的话,无疑将会成为他们最大的臂助之一。

    斯蒂芬兰踏前二步,高声道:玛丽法师,我们已经输了,请您收手吧。他口中说着,目光却是炯炯有神的落在了那只四级变异蚕宝宝的身上。

    努米凯拉克轻哼一声,也是上前道:好,既然你们输了,而且这只魔兽也与它的主人解除了血签,那么这只魔兽就交给我们吧。

    斯蒂芬兰脸色微变,道:不行。这只魔兽由我暂时保管,一旦等它的主人清醒,我就当面交换给他。

    还给他?努米凯拉克哈哈一笑,他象是直接看穿了对方的心思一样,嘲讽的道:那个人连魔兽的血签都无法保留了,那么你把魔兽交给他之后。要他如何处理这只魔兽呢?

    斯蒂芬兰的脸色微微一变,道:无论如何处理,都是魔兽主人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点吧。

    努米凯拉克冷然一笑,道:怎么,你难道不肯说么?好吧,就让我代你说罢。他慢悠悠地道:当你将魔兽还给那个魔法师,他只有二个选择,一个是将魔兽杀死。另一个么,自然是将魔兽送给你了,对么?

    斯蒂芬兰冷冷的看着对方。道:努米凯拉克大魔法师阁下,这是我们一脉的事情,难道您也想要插手么?

    努米凯拉克一怔,犹豫了一下,终于是冷哼一声,退后几步,袖手旁观了。

    玛丽的目光移到了肖恩的身上,肖恩迟疑片刻,缓缓摇头。这里毕竟不是狼人帝国。按照这里的规矩,既然连努米凯拉克都放弃了,那么他们出头自然是没有道理地了。

    得到了肖恩的指示之后,玛丽虽然是心有不甘,但也只有随着努米凯拉克退下去了。

    斯蒂芬兰看着眼前这只巨大的蚕宝宝,目光中有着极度的惊喜之色。

    四级的变异魔兽,而且很有可能进化到五级,这种程度的魔兽对于他们这样的大魔法师来说,绝对是一个级强大的好帮手啊。

    此刻他甚至于有些感激玛丽了。如果不是这位女魔法师那强大的杀气,只怕也无法让这只魔兽顺利地摆脱它原先主人布置下来的血签吧。

    一股强大的气势缓缓地在这里腾起,斯蒂芬兰一心想要生擒这只魔兽,所以他并不是动进攻,而是想要利用气势压制的手段,将这只魔兽收服。

    然而,出乎他意外的,这只魔兽高高的昂起了头颅,那只仿佛并没有任何骨头支持的圆脑袋上慢慢的冒出了二只芝麻大的小眼睛。

    这二只小眼睛长在一米长的蚕宝宝头上。还颇有几分搞笑的意味。但是这二只小眼睛中所蕴含地。却是一种冰冷而愤怒的目光。

    肖恩微微一怔,当他看到了这一双似乎是在控诉的目光之时。心中突地一软。

    蚕宝宝并没有任何屈服的意思,虽然通过气势的对抗,它已经明白自己并不是眼前这个中年人的对手,但是它非但没有象一般的魔兽那样返身逃窜,反而是张开了那双细小的嘴巴,似乎在告诉对方,它将誓死而战。

    斯蒂芬兰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怒色,按照他地经验,这类曾经被人类收服过的魔宠,与一般的野生魔兽并不相同,只要表现出过它们的实力,它们就会选择降伏。但是不知为何,这只魔兽对于人类却怀有着强大的敌意,竟然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

    缓缓的抬起了头,斯蒂芬兰的手中闪烁着一缕白色的冻气。

    这是一个冰系魔法,从冻气地程度来看,威力几乎不下于本森曾经撕裂过地冰风冻气。

    只不过冰风冻气是一个群体性的攻击型魔法,而这个魔法却明显是一个单体攻击型地法术。

    肖恩的眼睛不自由   “>主的闪过了一丝精光,他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法术。

    因为魔法的世界实在是太庞大了,纵然是传奇法师也是无法懂得所有的魔法,肖恩认不出来也并不稀奇,但是从这个魔法所引起来的魔法元素波动中,他却可以推测出其中所蕴含的大致威力。

    下一刻,一道白色的冻气化做了浓浓的水雾,朝着这只魔兽闪电般的袭击而去。

    在众人看来,这只魔兽虽然有着一米多长,但是它的身上并没有骨头,似乎是一个软体动物般,那么行动自然是迟缓之极的了。

    可是,接下来的变化再度出乎了众人的意料之外。

    这只蚕宝宝在冻气即将袭体的那一刻,突然全身蜷缩了起来,就像是刚才拉伸变长一样。不过这一次却是迅的缩小。

    不过就是扎眼地工夫,它已经重新变成了原先的去皮土豆的模样。

    斯蒂芬兰的冻气打在了这块土豆之上后,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尽数消失了。

    不过肖恩等眼尖之人已经现,这些冻气并不是消散,而是被这只土豆给吸收了。

    斯蒂芬兰的脸色微微抽搐了几下,他顿时是大为头疼起来。这只魔兽不愧是极为罕见地变异品种。非但能伸能缩,而且还能吸收魔法能量,这简直就是无敌了。

    缓缓的,去皮土豆般的身躯再度拉长,又一次变成了蚕宝宝的样子。然而肖恩的脸色微微一变,看到斯蒂芬兰似乎是想要继续施展魔法,他立即道:斯蒂兰芬阁下,这只魔兽的身体似乎比刚才要长了一点啊。

    斯蒂芬兰一怔,准备好的一个魔法顿时停留在手中不出去了。

    他仔细的打量着这只蚕宝宝的体形。其实他并无法判断肖恩地这句话是否属实,因为在他的眼中,这只蚕宝宝似乎和刚才并没有区别。

    但是他却明白。如果肖恩的话属实,那么这只蚕宝宝或许就是一只依靠吸收魔法能量而不断成长地变异魔兽。

    一旦给它吸收了足够的能量,那么就算是他,也休想再克制它了。

    看着一脸难色的老对手,努米凯拉克笑道:斯蒂芬兰阁下,您是否还打算出手呢?我们不能这样一直等下去吧。

    斯蒂芬兰的脸色骤然几下变化,说实在的,面对这样的一只魔兽,就算是他。也不由地生出了一种老鼠拉龟,无从下手的感觉。

    肖恩的心中微动,快步上前,绕过了他们,将那位昏迷不醒的魔法师拉了起来,伸手在他地背心处轻轻的推拿几下。

    斯蒂芬兰一脉中的众人同时脸色一红,他们刚才的注意力全部被这只神奇的魔兽给吸引了,竟然没有人去关心这位昏迷的魔法师。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这些人之间同样没有多大的交情。虽然是一脉相承,但平日里却是天南地北,好不容易聚集在一起,也是因为利益使然。

    所以当那神奇的变异魔兽出现,并且挣脱了血签之后,他们甚至于还有着几分幸灾乐祸般的感觉呢。

    肖恩地手心中闪动着轻微的金黄色能量,这股能量一旦进入那名法师的体内,顿时让他的脸色迅快的好转了起来。

    很快,他就清醒了过来。看到了眼前的情形。不由地一愣。

    肖恩迅快的将他昏迷之后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道:法师阁下。我以前侥幸得到了一件好东西,如果您打算放弃这只魔兽的话,那么我想要用此物与您交换。

    说罢,他遮挡了众人地视线,拿出了一件东西放在了此人地面前。

    那人的眼睛骤然一亮,竟然现出了一丝激动之色,他抬头看了看与斯蒂芬兰对峙地魔兽,又看了看眼前的东西,终于一咬牙,道:好,我换了。

    说罢,他将这东西收入了自己的空间饰品之中,急匆匆的道:法师阁下,这只魔兽属于您了。

    肖恩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转过了头,面对斯蒂芬兰,道:大魔法师阁下,这只魔兽现在应该是属于我了吧。

    斯蒂芬兰的目光顿时变得阴鸷了起来。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肖恩竟然会在他的面前做出这样的事情。

    狠狠的盯了肖恩一眼,斯蒂芬兰转头,道:马龙,你怎么可以将血签魔兽卖给外人呢?

    马龙的脸色微变,喃喃的说不出话来。

    斯蒂芬兰又道:马龙,你将这只魔兽卖给我吧,我把你上次看中意的魔法杖给你。

    马龙犹豫了一下,摸了摸自己身上的空间饰品,终于道:斯蒂芬兰阁下,我已经答应了这位魔法师阁下,所以只有请您原谅了。说罢,他抬头看了眼周围的人,道:听说您刚才已经承认我输了,那么此刻也是我离开的时候了。

    斯蒂芬兰阴沉着脸,道:马龙,你就不再考虑一下了么?

    马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斯蒂芬兰阁下,刚才我在被这位魔法师先生救醒的时候,就已经决定暂时离开诺可多帝国,去其它的国家游历一番了。他心灰意冷的一笑,道:敌人……我竟然是被敌人救醒的,嘿嘿。

    他一边冷笑着,一边朝着魔法阵的外面走去,斯蒂芬兰一脉中,凡是与他眼光相对之人,都是下意识的瞥了开去,直到他离开了峡谷之后,这些人才松了一口气。

    斯蒂芬兰的眼神愈的阴鸷了,不过他终究是一代枭雄,深深的喘了一口气,道:努米凯拉克阁下,这只魔兽是你们的了,请你们尽快处理,不要浪费时间,否则我建议大家联合起来,干脆将它击杀了吧。

    ps:昨天飞机晚点,凌晨1点左右才到上海。

    没办法,在上海呆了一个晚上,今天回家码字,匆忙上,存稿没了……

    本来在我的构思中并不是这个魔兽,不过在年会期间,与一个正太谈话的时候,突然间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个魔兽,嘿嘿,你们猜猜,这个正太究竟是谁?

    回家了,从明天开始,每天更新一万五吧,再多真吃不消了,汗……

    年会期间啊,白鹤没有停过,,实在是太幸苦了,兄弟们,给几张月票吧,貌似要被追上了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