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二十章 对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其实现在无论植物还是动物,都生长得这么快,外面肯定是可以找来食物的。”李轻水看着外面说道:“只是食物没有保质期,就算找来了大量的食物,在没有特殊环境的储存下,也无济于事。所以,如果要找食物,就需要每天出去。”

    “这太危险了。”刘畅点了点头,“就算我们有小女孩的帮助,但是却也不可能避开每次危险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也许真空包装可以让食物保存的长久一些,但也不能阻挡厌氧类微生物的繁殖,而且,我们也没真空包装的条件啊!”李轻水揉了揉脑袋。

    “也许抑制微生物的化学制剂能排上用场的?”一直没有说话的朱琳破天荒的第一次开口了,而她开口内容却是让所有男人都震惊的,“那些浸泡尸体的福尔马林什么的,不是有很强的抑制微生物生长,防止腐坏霉烂的效果吗?”

    “吃甲醛?”胖子惊呼道:“你疯了吧?那是会毒死人的!”

    “其实稀释到一定程度还是能吃的。”李轻水听了朱琳的话,出奇的没有反对:“虽然对身体不好,但是稀释后的福尔马林,也就是甲醛,还是可以一试的。起码可以让食物保存个几天不会变质,这可比任何防腐剂效果都要好。”

    “再说吧。”刘畅听了他们的话,接口道:“现在食物还没有呢,就想着怎么储存了,还是走一步说一步吧,先看看军队那边给我们怎么安排。”

    刘畅说完这句话,几个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安静的站在原地等待了起来。

    大约三个多钟头后,军方才把所有到来的市民通知完毕——在这个没有无线电甚至连电都被中断了的世界,想要通知十几万人一个消息,也是一件很费劲的事情。

    等到把所有人都通知整合完毕后,这些涌来的居民被分成了两个队伍,分别被带进了军区大院。

    两个队伍无需置疑,就是那选择了不同目的地的两个队伍——一个愿意留在当地,一个愿意跟着队伍去郑州。

    就这样,刘畅一行人跟着肯留在当地的队伍走进了军区大院的深处。

    军区大院里面很大,虽然军队都是以团为单位分开驻扎的,但是,总共几万人众的军队群再多容纳十几万民众也是可以的,所有人都跟着自己前面人的脚步老老实实的走动着,怕掉了队。

    队伍两侧的军人全都已经全副武装,而可能是军队的关系,这里的异变生物已经被第一时间清理掉了,使这儿看上去很安全。

    一众人等被带到这里之后,又是一段漫长的等待,这次一直等到了天黑,这些外来人员才全部被安置完毕。

    刘畅几人被安排到了一个士兵的营房,上下铺那种的,类似于学生宿舍,但比学生宿舍看起来更简单干净。

    这次军方的安排没有男女之别,是以家庭和组织为单位的,所以朱琳和小女孩还有三个男生被安排到了一起。毕竟在这种环境里,谁都想跟自己的亲人朋友在一起,至于说男女之别——在生命和生存面前,却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军队宿舍其实本质上和学生宿舍差不多,这是一个八人宿舍,在军队里,大概就是一个班的数量。这个八人宿舍一共被安排进来了十二个人,除了刘畅一行五人外,还有一个三口之家以及一个四口之家。

    那个三口之家是由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女人带着两个将近六十岁的老父母组成的,这个组合看起来格外柔弱可欺。

    另一个四口之家就看起来强势了很多,两个二十多岁看起来长得很凶的兄弟,还有他们看起来仅仅只有五十岁左右还在壮年期的父母。这一家子看上去长相都很凶残,两个兄弟个个穿着背心打着赤膊,长着一身剽悍的横肉。

    他们一来就抢占了四个最好位置的床铺,毫不讲理,这让刘畅有些看不下去了。

    “喂,我说哥们,我们一共十二个人,只有八张床铺,按照道理来分的话,每三个人只有两张床铺,你们就算有四个人,就按照你们四个人分三个算,也已经沾光了,再怎么你们也应该再让出一个床铺!”刘畅说着话,上前了一步,“我们就八张床铺,分着来,谁也别想占便宜!”

    “唉哟,我说哥们,你挺横啊!”两个正在铺床的兄弟听到了刘畅的话,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转头看向了这里。

    而李轻水和胖子看到这边起冲突,也都站了过来。

    这边三个青壮年男性,另一边加上这对兄弟的父亲也是三个,而且双方都不是省油的灯,那一家不消多说,就刘畅这里,自从他杀了人之后,手上沾了血的人,眼神和气质也都是不一样的。

    而胖子平时在宿舍的时候就是最流氓的一个,而且自从死了母亲,身上更是给添了几分决绝气势。

    至于李轻水,虽然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但是气质干练,也从没怕过谁。

    所以,双方看起来势均力敌,这也就是场注定起不了冲突的对峙——大家都只是在争属于自己的那份利益而已,而更关键的是,谁也不想在这场战斗中受伤。

    所以,双方对峙了一会后,那对兄弟的母亲,一个看起来老于世故的女人走了过来,笑脸相迎的打起了圆场。

    “唉,我说,大家都是过来逃难的,被分到了一个地方都是缘分,干什么一见面就弄得火急火燎的,小兄弟我看这么着吧……”老女人说着话,瞥了另一家人一眼后说道:“你看,我们这边四个人,就退一步,让出一个床铺,你们那边五个,也给你们四个,剩下的那一个就给最后一家人,我看挺公平的。”

    说完这句话,老女人笑脸相迎的看向了另一边:“你说对吧?”

    那家人没有人说话。

    “你看,他们没意见,小刚,小勇,老李,拉倒吧,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说着话,老女人把自己的男人和俩儿子拉了回去。

    这场对峙就以这么一个结果告终——双方展示武力,达成谈判。这不是一场冲突,所以没有胜利者。或者说对峙的双方都是胜利者,牺牲的自然就是那远处弱小群体的利益。

    有人的地方,就永远处处丛林法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